(卷2)第2章:初临洛阳
顾影2017-06-13 10:303,911

  东汉末年,军阀混乱,水旱成灾,疫病流行,百姓多处于水声火热之中。著名诗人王粲的《七哀诗》中便有:“出门无所见,白骨蔽平原。”的描述,这就是当时社会景况的真实写照。

  目睹这种情况,华佗便非常痛恨那些作恶多端的封建豪强,十分同情受压迫受剥削的劳动人民。为此,他不愿做官,宁愿背着药箱到处奔跑,为人民解脱疾苦。亦是他这种不求名利,不慕富贵,一心为贫苦百姓怯病去疾的高尚情操,使得华佗一生得以集中精力于医药的研究上,从而最终确定了他在民间百姓中的“神医”地位,名声远震。

  但是国之泱泱,黎民百姓何以万计,限于人力与财力的匮乏,使得华佗空负妙手回春之术,难以有更大的施展。对于这种情况,华佗便认识到只有借助朝廷的力量,在各地大力开办医所,倡导“医者父母,去病为本,以国之力去万民病”的思想,才能得以实现自己的夙愿。

  但即便是在后世文明社会的今天,他这种想法也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何况是在汉末这个人吃人的封建时代,妄图“以国之力去万民病”这种思想,想来不但是他的一厢情愿,更是可笑之极。

  一路上断风寒静静的倾听着华佗的诉说,内心久久不能平静,纵然他极其不愿打击眼前这位慈祥的老人,可是仍旧对他的这种不可能实现的理想给予了否定。

  华佗对于断风寒的态度并不在意,反而笑道:“贤侄见识足远,实叫老朽钦佩,只是此番上京,老朽实望得尝所愿,那蔡邕乃朝中重臣,群臣之中亦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倘若此人恳向天子柬言,老朽定可成事。”

  断风寒闻言苦笑,想那灵帝刘宏正是导致当今世局紊乱的罪魁祸首,卖官敛财这种事都做的出来,又怎会舍得掏国库之资给你施善,要真像你老人家这样的胸怀,那他也算是个有道明君,天下亦从此太平了。

  华佗知道断风寒并不认同此事可以成功,但只要知道他能够理解自己的这一番苦心即可,所以不在提及此事,只是接着复又叹道:“原本打算取道陈留探望子诚一番,不想途经中牟耽搁了几日,唉……!倘若世间商贾多像子诚那样的善义之人,想必老朽亦能夙愿得尝。苍天不公,为何要让子诚离我而去……”

  华佗念及叶茂,竟而再次悲泣起来,这种沉哀的气氛却使得一旁的断风寒深受感染。

  兀自哀悼一阵后,华佗勉强打起精神,道:“贤侄可知令岳与老朽之事?”

  断风寒默然摇头,虽然他幸运的成为了叶家女婿,可是与叶家之人毕竟只相处了最多两日,又如何能够知道这些事情。

  华佗慢慢恢复了平静,看着断风寒的眼神就像面对一个多年的老友一般,或许他此时已将断风寒当作了叶茂吧。

  “老朽与子诚相识已整整二十年之久,那时老朽初到陈留……”华佗缓缓的闭上了双眼,脑中浮现出与叶茂相识的场景,伴随着口中的陈述,泪水仍旧从眼角不断的涌出,其内心对叶茂之死所产生的悲痛,可见一斑。

  原来,当年华佗游历四方,施医问药无数,已然声名远播。后途经陈留之时,恰逢叶茂之妻李氏早产,从医者皆无法救之,唯有华佗施以剖腹之术后,叶玄霜这才得以降世。事后叶茂对华佗慕以上宾,对其神技推崇倍至,最后在得知华佗以救治万民之疾为己任的理想时,更是钦佩不已,当即广施钱财为其修建医馆,为其施医赠药提供了一定的保障。后来华佗有感于叶茂之义,最终与其结成了异性兄弟,这在当时亦成为了一段佳话。

  从那个时候起,华佗便想到以这种方法来实现自己医救众生之举,所以一边继续游历江湖施医救人一边游说地方豪杰商贾广施财义,可惜结果却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顺利,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像叶茂那般的仁义善心。一度失望的华佗终究决定回到陈留医馆,择收弟子以广施医德,却不想路过中牟县时,见到不少身患疾病的穷苦百姓,仁心大动,就地问诊施药。可是他倏然不知,自己正是因为这几日的停留,却避免了叶家灭门之祸的牵连。

  而后华佗打算离开中牟县时,却不想被那奉父命回乡祭祖的小姐蔡琰截住,蔡琰小小年纪但却十分孝顺,知晓父亲蔡邕身负顽疾多年一直未有根除,闻言华佗在中牟时,当即从老家陈留围县赶至,半道上将华佗截住。原本华佗不愿前去,但闻求医者是当朝名臣蔡邕,当即眼前一亮,从而思索出了那一套自己认定大有可为的方案,立时做出了暂时不去陈留的打算,故而这才引出了后面搭救断风寒的事来。

  现在想来,这一切都如同上天的安排一般,实教人感叹天意难测。

  饶是断风寒这种不信命运之人,听到这些事情,内心也大是感慨不已,像这种只有在小说或电视里才会出现的剧情,却不想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华佗此时停止了叙述,注视着断风寒的双目之中又多平添了几分慈爱之情,面上终于再次露出和蔼的笑容,道:“贤侄既是子诚爱婿,老朽自不当再视贤侄为外人,初次相见,无有好礼相赠,老朽这里有一本《混元筋经》便赠与贤侄,或许对贤侄今后有所助力。”

  说着,便从身旁的木箱中掏出一本全羊皮封订的小册子,递到断风寒的面前。

  断风寒双手恭敬的接过,心想这书名倒是没听过,光听名字倒有点像是厉害的武功秘笈,不过翻开一看,却有点失望,除了一些难懂的汉体字外,就只有五幅人体图形,看到这他想起了华佗创作的那个名为《五禽戏》的健体操,这恐怕和那些至高无上的武功心法扯不上什么关系吧。

  见断风寒有些发怔,华佗笑道:“此册虽说不上价值万金,但却是老朽耗费半生心血所创,其间妙用还需贤侄自己慢慢体会。”

  “伯父厚赐,凌云自当好生保存,日后必会细心研读。”断风寒将羊皮册放入怀中贴身放好。心里却在想,虽然只是一般的强身健体之术,但还是比较有收藏价值的。即便自己已经不能回到后世那个年代,可是这本书倒是可以让自己的子孙们好好保存下去,将来必定会价值连城。

  华佗默然点头,随即撩开了车窗上的帘布,向窗外撇了一眼,道:“看来只需晌午,我等便可到达洛阳,不知贤侄今后有何打算?”

  “洛阳……这么快就到洛阳了?”断风寒闻言一惊,心想从中牟到洛阳,少说也有二百多公里路程吧,这马车的速度也太快了点吧。

  华佗道:“若是贤侄知晓自己昏迷了几日,便不会有此一言了。”

  看来自己的确昏迷了数日,断风寒很快便想通了其中道理,遂言道:“既已到洛阳,凌云便无处可去,莫不如与伯父一道同去那蔡府,待伯父此间事了,再同返山中寻找玄霜。”

  “老朽亦有此打算,倘若贤侄孤身潜返,必定遭官府盘拿,想必张邈那厮不久便会将此事上报朝廷,沿路州府必然会严加把守,故而贤侄切不可孤身上路,加之那蔡家小姐已然知晓贤侄身份,莫如将此事原委相告,或许那蔡邕可为贤侄洗脱罪名,为子城一家平反。”华佗把自己的想法和盘脱出,虽然成败尚未可知,不过眼下却不失为一个明智的选择。

  况且那蔡邕并非何进之流,乃朝中梗直正臣,即便不能相帮,亦不会加害自己。断风寒想到这里,当即赞同了华佗的想法。

  说话间,便已时值正午。

  此时车外断断续续的传出了人群嘈杂哀怨之声。

  断风寒撩开帘布,却发现乃是两行由百姓排成的长队正挨个等待着城门卫兵的检查,这些百姓大多衣装单薄,有的人身上的衣装竟是用一片片粗麻布拼接缝制而成,在这寒冷的冬季,皆冻得瑟瑟发抖,面色紫青。

  这可是洛阳啊?天子脚下的百姓竟然会是这般模样!断风寒看到此处,心里着实不是个滋味。

  “官爷啊,可怜可怜我吧,这些钱是为我这可怜的孙子抓药的啊,若是都捐了门税,我这孙子便要病死了呀……”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从不远处的城门处传来。

  紧接着却又听到一声凶悍的吼叫:“滚开你这臭老头,没钱还想进城!”

  “官爷,求你行行好,行行好,我给你跪下了……”衣不蔽体的老汉当众跪在了城卫的脚下,苦苦的哀求着。

  城卫很是恼怒,口中大喝道:“臭老头,你找死!”说着便抬脚将老汉踹倒在一边。

  老汉的孙子立时上前,与其抱哭起来。

  断风寒将这一幕尽皆看在眼中,心头似在滴血,一旁的华佗亦无法忍受,终于忍不住掀开车帘,想要下得车去。却不想这时却突然听到一名女童的娇叱声:“小小城卫,竟然如此可恶。”

  华佗一听到这声喝斥,却又安然座回了车中。

  断风寒虽是不解,但却没有在意,只是透过车窗,注视着城门处的情景。

  只见前面那辆马车中赫然钻出一名十来岁的小女孩,模样很是漂亮,身后还傍有一名年岁稍大的女孩,不过从衣着上看倒是像富家的婢子。

  断风寒一想到这个十岁女童便可能是那个令无数三国迷们倾慕的蔡文姬,不禁感到讶然,心想名动三国的才女竟然才这么大点,看来自己来到这个时代早了点,否则当可一赏这绝代佳人的美貌。

  城卫听到喝斥,恼怒万分,立刻指挥着数名官兵围了过来,当看清眼前乃是一漂亮女童后,却戏噱道:“娘的,老子当是什么了不得地人物,原来竟是个半大地丫头,不过这丫头张得倒是标志,过两年给老子暖被窝倒也不错。”

  蔡琰自小在府中生长,多未出过府门,对于这种经常发生的事情,他何以见过。若是一般贵胄公子多是不会沾染这等闲事的,即便插手,也是吩咐下人量出自家的背景来历,说些客套话唬唬这些城卫,哪像蔡琰这小丫头般不懂世故。

  今见城卫气焰如此嚣张,淫言秽语的侮辱自己,自小接受良好道德教育的蔡琰当即脸红起来,气的牙齿直打哆嗦硬是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小美人,是不是听到老子这番话,想快些长大,啊……”这城卫仗着自己乃是大将军何进辖下,故而对这种一看便知是富贵人家的小姐根本就不放在眼中,说话间便已伸出肮脏的手掌向蔡琰粉嫩的小脸蛋上摸去。

  但就在他的手指即将触及蔡琰之时,一阵凌厉的疾风迅然而至。

  城卫口中立时发出一阵哀嚎,不知何时,他的右手已然失去了四根手指,情景异常的诡异。

  与此同时,数十名青年剑士快速的将蔡琰圈护了起来,而那名约莫三十出头,貌似剑士头领的中年男子却手持长剑缓缓的策马行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