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2)第3章:剑帅王越
顾影2017-04-14 21:023,081

  中年男子神情冷淡,举步缓行间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逼人的气势。

  断风寒内心十分清楚,亦只有绝顶高手才有这种凛冽的霸气,而这名中年男子便是叶渊以外的又一名绝世高手。

  “好惊人的剑气,不愧是剑帅王越。”华佗轻捋颚髯,双目闪过一道精光,对于这名中年男子所展现出来的气势不免动容。

  “剑帅王越?!何许人也?”断风寒闻听华佗之言,脑中立刻现出疑问,熟读史册的他当即联想到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所遇到得那些人物,心中暗想此人恳定又是一个被史官们遗忘的厉害角色。

  华佗似乎对断风寒不识王越之名感到有些诧异,不过依旧没有将疑问表现出来,只是微微笑道:“剑帅王越与刀皇童渊并称当世两大高手,以闲侄所见,若此二人一战,谁能胜出?”

  断风寒早就知道童渊乃是叶玄霜伯父叶渊化名,华佗此言自当是知道童渊的真实身份,不过断风寒仍旧感到惊愕,心道叶渊不是用枪吗?怎么会有个刀皇的称号?若然又怎会教出赵云那样的徒弟来!

  收起短暂的愕然,断风寒摇头言道:“凌云实是无法猜测,还请伯父赐教。”

  华佗仰头思索,道:“倘若早些年,王越无论名声以及自身修为均非叶子山之敌!”

  说到此处,他又停顿下来,双目疑视着断风寒,眼神中似有些须期待之意。

  断风寒心知他话中有话,故而没有打岔,只是心中暗自猜度起来。

  华佗将断风寒刻下的举动收在眼中,心中暗加赞许,遂接着言道:“那王越好勇斗狠,素有恶名,数年前便仗手中之剑,横扫天下英雄,无有其敌,着实是后生可畏,可惜最终仍是败在叶子山刀下。”

  从华佗口中得知这段往事,断风寒便禁不住回想起自己与叶渊对拆一招时的情形,立刻想到那叶渊当时必定有所保留。

  “哎……!”华佗长叹一声,苦笑道:“贤侄可知如今王越何以如此厉害?”

  断风寒默然摇头。

  华佗道:“老朽初遇那王越之时,正是其被叶子山击败之后,其受叶子山刀气所伤,经脉尽皆毁去,俨然成为一个废人。老朽巧遇之下,心有不忍,当即以混元内气施以救治,事后并传他一篇混元筋经以养身心,不料此人年纪轻轻却天赋异禀,尤其在武学一道上独有惊人悟性,竟自从老朽所传健体功法之中悟出击剑之气,想来实非老朽所料。”

  断风寒听到这里,内心狂震,左手下意识探进怀中,将先前华佗赠予他的那本名为《混元筋经》的羊皮册掏了出来。可细加翻阅之下,根本不能从中看出些什么门道来。

  大奇之下,他终究忍不住问道:“莫非此册并非普通健身之术?”

  华佗缓缓摇头,道:“医学与武学本就源出一道,医有内外之术,武亦分内外之功,老朽除去养身功法之外,对于武学一道确是不通,但此册中所记载之功法乃是一种以气养身之术,那王越悟性其高,竟将其引伸至武学一道,确实非老朽所愿,方才他在远处只是随意地隔空一斩,剑体便以发出极强的无形剑气,让那城卫四指齐断,可见其如今的修为已然达到叶子山之级数,故而倘若两人相对,胜负确实难以预料。”

  我的天,这也忒夸张了吧!断风寒心中暗想,剑气伤人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

  华佗见他发呆,面上突地严肃起来,道:“此册中之术既为治人之术亦是杀人之术,贤侄今得此册,还须慢慢体会,谨慎处之,是济是戮,全在贤侄一念之间。”

  断风寒心中明了,知晓华佗用心,当即言道:“杀人之术亦是救人之术,善恶两极皆在施术者心中,凌云虽未有伯父广济天下之胸怀,但亦非好恶杀戮之人,伯父之意,凌云必当谨记于心。”

  华佗闻言点头欣许,随即便不再言语,复又向窗外瞧去。

  此时几名城卫已然折服于王越周身的霸气之下,心中生出恐惧,纷纷向后退开。

  那受伤城卫眼见王越朝自己走来,两腿竟而不住打颤,早先的威风荡然无存。

  “此处若非京师重地,王越必取尔等狗头!”王越行至城卫面前,右臂迅然抬起,冰冷的剑刃立时搭在了城卫的肩上。

  他这一手,简直是快异绝伦,若非他无意取这城卫性命,想必此时这城卫早以人头落地。

  此时城卫感到肩上宝剑如有千斤之重,当即被压得跪在了地上,闻及王越之名,心头立时剧震,大声呼道:“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大侠手下留情!”

  王越面若寒霜,立时收起手中长剑,紧接着手指轻旋使得长剑旋转两圈后,极其稳准的插回背上的剑鞘之中,动作潇洒飘逸实在教人赏心悦目。

  长剑入鞘后,他紧接着便冷冷言道:“既知我名,尔又怎敢大胆冒犯我家小姐,还不向我家小姐赔罪!”

  “是,是,是……小人这就赔罪。”城卫跪爬着来到蔡琰面前,磕头道:“小人该死,冒犯蔡大小姐,还请蔡大小姐恕罪。”

  如今洛阳城中,谁人不知剑帅王越被当朝大儒蔡邕收于府中,城卫既知王越,当然晓得王越口中的小姐乃是蔡邕之女蔡琰。虽然他倚仗着大将军何进之威,并不惧怕其他官阀,但是王越这种角色他确实不敢招惹。毕竟王越乃是江湖中人,行事单凭各人喜好,不畏惧权势,但凡招惹上,必然会招致杀身之祸。至今江湖上还流传着这样一句口头禅:童渊神刀诛邪恶,王越剑下不留人。由此可见王越的名头有多么的响亮。

  蔡琰见城卫已然失去四指,内心不愿再加责于他,故而只是斥道:“既然你以受罚,本小姐便不再责难于你,但你且记下,往后切不可再鱼肉百姓。”

  说着,复又指向远处那对爷孙道:“放那爷孙二人进城,且不可在为难他们!”

  “是,是,是……小人往后不敢了。”城卫当即磕头应承。

  蔡琰点头,随即从袖中摸出一串铜钱交与一名青年剑士,并吩咐其将串钱赠与那爷孙,随后便与婢子月儿重新入得马车之中。

  经过短暂的停歇后,车队终于驶进了城中。

  路过城门时,断风寒抬眼扫了一眼跪在城门边上的那对爷孙,眼见老少二人可怜之状,心中只得暗自感叹。

  若论朝中官宦府邸的规模,除去大将军何进的府邸以外,当属座落在外城西街的蔡府。

  此刻蔡府上下早已群出府门,恭迎远道而回的大小姐蔡琰。

  为首一人,须发苍白,仪表非凡,赫然正是那名满京华的当朝大儒蔡邕蔡伯喈。

  随着马车嘎然停止,蔡琰下得马车之时,蔡邕身后一众家仆跪地齐呼:“恭迎小姐回府。”

  “诸位免礼!”蔡琰抬手轻挥教众仆起身,紧接着便紧赶两步,行止蔡邕面前,福身道:“爹爹安好,女儿给爹爹行礼了。”

  蔡邕早先已然闻报,得知蔡琰为其请得神医华佗,故此并没有责怪她拖延回府时日,反而老脸满含欣慰,道:“好了,我儿既已平安归来,为父便不必再为你日夜牵挂了。”

  原本以为父亲会对自己迟归大加责难,不想竟是如此易与,蔡琰与婢女月儿当即松了一口气。

  此时断风寒也已经跟在华佗身后来到了蔡邕面前,华佗正当俯身行礼,却被蔡邕上前搀住道:“久闻华老先生大名,今日得见,老朽实是荣幸,小女少不更事,不远千里劳请大驾,还望华老先生莫要怪罪。”

  “哪里,大人乃当世大儒,今日得见真颜,倒是老朽之幸也!”华佗久经江湖,阅人无数,今见蔡邕如此气度,确也为之心折。紧接着便一指身旁断风寒,道:“此子乃老朽新收义子,姓断,名风寒,字凌云。”

  原来两人下车之前便已商量妥当,今后便以干亲父子的关系示与人前。

  “凌云见过大人。”断风寒当即闪身像蔡邕施礼道:“大人之名,凌云早已有所闻及,今日得见,实乃凌云之幸。”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自古如是。虽然这几句客套话人人会说,但在蔡邕耳中听来,确是极端受用,毕竟华佗之名世人皆知,他能看重的人想必亦非寻常之人。再加上断风寒本就身健魁梧,相貌不凡,故而蔡邕对他的第一印象就十分的良好。

  听到断风寒的几句奉承之言,蔡邕也着实受用,当即笑道:“承蒙断公子美言,老朽实是惭愧。”

  说着便立即侧身督请二人进入府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