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
顾影2017-04-14 21:021,693

  他并非是因为感到即将城破而有所惧怕,而是因为面对着城下这支神秘且又强悍的军队感到震惊。

  不论武器装备,还是士兵的素质,这支围城军队显然并非一般的流寇。

  他们的主帅是什么人?又何以不惜一切的攻打陈留?

  任凭张邈想破了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而更让张邈感到茫然的是,这些身着软甲,外罩白衣的流寇们就像是与自己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一般,每每攻上城廊,似乎都会不顾一切的冲向自己。而那种仇视的眼神,那种不顾一切的彪悍,直到此刻仍旧像驱之不散的阴魂缠绕在张邈的心头。

  一名浑身沾满血迹的尉官匆忙的来到张邈身前,惊惧的禀告道:“禀报太守,属下派往东郡求援的信使已然回城。”

  “情况如何?”张邈急忙催问道。

  尉官摇了摇头,叹声道:“信使回报,东郡早已为黄巾匪寇占领!”

  “你说什么……东郡失守了?!”张邈闻言惊呼,神情顿时颓丧起来。

  他联想到之前派往各地信使的回报,立时得出一个可怕的结论,那便是除了前往洛阳求援的信使无有音信外,陈留相邻各郡皆有战事,如今东郡失守,想来其他各郡亦无法前来救援,如此便只有寄望于洛阳方面了。

  看到张邈突然颓坐下去,尉官心有不忍,当即上前进言,道:“如今兖州皆起战祸,无有援军到来,我等恐无法坚守此城,即便朝廷发兵救援,迟则亦需三日,以下官之见,太守大人莫如率我等弃城突围,待会合洛阳援军后,再夺回此城!”

  张邈看了看这名尉官,面上一阵抽搐,遂冷笑起身,道:“尔等岂敢乱我军心?!”说着,右手已然缓缓摸向了腰间的佩剑。

  尉官见状,即刻慌忙跪下道:“下官失言,还请太守恕罪!”

  张邈未有言语,但却猛然拔剑出鞘,未有任何犹豫,当即将这名尉官一剑刺死。

  而后他拔出带血的长剑,将其朝天高举,大喝一声,道:“众兵士听令,尔等与我再坚守此城三日,以待洛阳援军到来,如有懈敌怠慢,乱我军心者,定斩不赦!”

  与此同时。

  白衣军的中军大帐之中。

  一名被五花大绑的精壮汉子,战战兢兢的看着帐中高坐身着白衣素服的叶玄霜。

  其实与其说是身穿白衣,莫如说是身披孝服更为贴切一些,而让这名精壮汉子莫名所以的是不但眼前这位年轻漂亮的女将军身着孝衣,就连一旁所立军士亦是此等装扮。

  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捉拿自己?

  他没有去想,因为他根本就没空去想。

  “我且问你,此信乃是何人所书?”帐中高坐的叶玄霜还没有发话,但是一旁坐着的李鹰却开始了盘问,看其苍白的面色,显然身体情况并不乐观。

  汉子没有犹豫,当即据实回答,道:“此信乃大将军何进所书,今派小的前往陈留,交与太守大人。”

  李鹰闻言便思索起来,没有再问,而叶玄霜却紧接着问道:“书中所言那兖州王又是何人?”

  原来这精壮汉子,便是前日何进秘密派往陈留的信使,其信中所言便是要张邈出兵迎奉兖州王之时,伺机刺杀。却不曾想,这信使一路赶至陈留,竟被暗伏于官道两旁的白衣兵士所拿。

  信使闻得上方主将问话,便立时说开,道:“说来恐诸位不信,那兖州王原本乃是一布衣之人,只因救驾有功,便得到当今皇上赏识,也不知为何,皇上对这人倍加宠幸,乃至与其兄弟相称,后更将其封为兖州王,并以兖州之地为赐……”

  他这正说的高兴呢,站在一旁的李虎却不大耐烦,上前就是一脚,喝道:“你他娘的,俺家主母问你一句,你做实回答便是,尽扯些鸟事做甚?”

  被踢翻在地的信使大声哀呼的同时,亦出言求饶道:“英雄莫恼,英雄饶命,小的所言句句属实,绝无虚假。”

  李鹰暗瞪李虎一眼,遂又发问:“你可知那兖州王,姓甚名谁?”

  信使深怕再受李虎拳脚招呼,当即慌忙跪爬到李鹰脚边,道:“小的据实回答,还请英雄开恩,绕过小的姓命。”

  李鹰瞄了眼前的信使一眼,淡淡的笑了笑,遂望向帐中的侍卫,冷冷的言道:“你已无有选择的余地!”

  “我说,我说,小的一定把知道的全都说将出来!”信使看着李鹰那副虽然显得病态但却满不在呼,一脸从容自信的脸孔时,一种莫名的恐惧当即迫使他将近日洛阳发生的一切事宜尽皆吐露出来。

  而帐中所有人在听完信使的叙述之后,显然皆露出了不可思议却又十分欣喜的表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