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2)第20章:荀攸辞官
顾影2017-04-14 21:022,985

  荀攸做为专门为皇帝起草文书、颁发旨意的黄门侍郎,在职这些年中可以说并没有什么大的做为,一天到晚除了遵照皇帝的旨意行事外,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可做,而长此以往,也让他这个胸怀壮志、身怀大才之人早早生出了去意。

  就在他毅然写罢辞程书表之时,却恰闻灵帝传诏,遂意决携辞表入宫,以了心愿。

  常言道,人要是霉运当头,喝凉水都塞牙,一旦运气来了,却是挡也挡不住的。

  就比如此时此地的断风寒,似乎老天也已经开始注意到他这个本不属于这个时代且时不时与它做对之人,而荀攸亦迎来了他人生中的转折点。

  此时的长乐宫已然摆上酒宴,皇帝居中高坐,断风寒、王美人携殿下刘协分别侍于左右,下方乃是“十常侍”一干阉人分坐两旁,诺大的宫殿中更是歌来舞往,气氛欢愉至及。

  荀攸入殿已久,见此情形却只是偶立一角,内心大是叹息不止,暗道这汉室颓灭之际不远矣。

  良久,一曲歌舞散罢,他这才躬身进前,跪奏道:“下官荀攸,参拜皇上,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断风寒坐在皇帝左手边上,对于下方晋见之人的言语听得很是清楚,得闻“荀攸“二字,心里止不住一惊,心道他便是那曹操后期争霸中原时,身边不可或缺的五大谋士之一的荀攸荀公达么?!

  “平身!”灵帝点头挥手,让荀攸起身答话。

  “谢皇上!”荀攸再行拜谢,而后起身垂首而立,恭敬的言道:“不知皇上唤微臣前来所为何事?”

  灵帝闻言,当即热情的握住断风寒的双手,欣然道:“颁朕旨意,诏告天下万民,告曰:朕今得大贤,攀以兄弟之称,为祝其事,朕将行特赦之令,更愿天下万民与寡人同庆!”

  “谨尊皇上意旨。”荀攸闻言内心暗讥灵帝昏庸,但表面却并未表示出什么。

  “嗯,还有一事,须得交待下去。”灵帝点了点头,遂思索道:“既为朕之兄弟,又怎可无有爵禄分封之地,诸卿可替朕着想一番,何地可堪相赠?”

  灵帝话一出口,下首的张让便起身奏道:“既为皇上兄弟之亲,当可称爵王侯,下属从国之地皆可封之。”

  张让这番话却也是经过一番思虑得,早先去丽阳宫的路上,他便已召集从党之人研讨此事,传报王美人之后,当即做出了对己方有利的决策。

  果然,十常侍等人闻之,立即纷纷响应赞成,蹇硕亦起身言道:“启禀皇上,以微臣之见,断王深夜救驾乃是天大之功,其亦是汉祖诸皇推崇之人,皇上与其更乃是梦中神交、一见如故,今权以兄弟相称,此等殊荣又岂是一属从小国可与之相配,微臣有一议,尚请皇上柬纳。”

  “爱卿尽管说来!”除了张让,可以说灵帝最宠幸的人便是蹇硕了,所以他的话还是相当有份量的。

  断风寒此时也听出蹇硕话中之意,就好像他们这些阉人之前商量好一般,似乎自己得到的爵位以及封地越大便对他们越有利,其中之复杂实是他此刻难以理解的。

  不过有一点,他尚且明白,那便是这些阉人至少眼下和自己是站在同一阵线的,相互间都有着难以名言的利用价值,所以能够提升自己的利用价值,无偿不是一件对他们有利的事情。

  蹇硕接着言道:“单以王爵赐封不足以达天意,既为亲王者亦不可以一小国相匹,以微臣之见,莫如以一州之地相赐也!”

  好家伙,一开口就是一个州,若放在后世,这一州和一省怕是没多大区别,但如今的大汉领土也就十三个州,算下来面积也不小了。断风寒心里这一盘算,当真是震惊无比,全身上下不自然的打了个激灵。

  再看灵帝,闻言后则是一脸欣喜,道:“爱卿此言大大有理,既是如此,倘依卿家所奏,一十三州又需以何地可赠贤弟?”

  蹇硕闻之未言,只是打眼暗撇一旁的张让,张让得到暗示,立即回道:“皇上得断王之亲,当不可远封,便以邻州之地兖州相赐即可!”

  “好!便如爱卿所奏!”灵帝十分欢喜的看了看众人,见众人都表示赞成,觉得自己很是圣明,遂欣然对一直立下下方没有言语的荀攸,道:“荀爱卿可曾记下,便如方才之言起草书表,明日早朝,朕当要亲自向朝中文武百官宣告此事。”

  “是,微臣已记下。”荀攸领下旨意,心里却十分不是滋味,对于灵帝这等胡乱任用亲信小人之举,实是厌恶到极点,而另一方面却也概叹自己与断风寒的命运有着天壤之别,心中更是有些不甘。

  灵帝见荀攸领下旨意却没有立即退下,反而好似在那发怔,立时有些不悦,道:“荀爱卿何故不退下,莫非对朕此举有议?”

  “哦……微臣不敢!”荀攸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当即表示出自己并没有异议,而后却突然跪地,奏道:“微臣此来,尚有一事起奏,还请皇上恩准。”

  “何事?但且说与朕知晓!”灵帝不知道荀攸想说些什么,心里却猜测是否和自己刚才的决定有关,是否会与自己的意思背道而驰。

  岂知,就在众人都这么猜测之时,荀攸却是向灵帝表达了自己决定辞官回乡之事,这不得不让众人感到奇怪。

  要知道,在这个时代,一个官职对许多人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而像荀攸当的这个黄门侍郎,说起来也算个不小的官了,好歹也是在皇帝身边办事的,而像他就这样主动辞去官职的,当时可真不多见。至少在殿中这些一天到晚都幻想着如何得到至高权利之人的眼中,荀攸的这一举动当真是一件令他们费解的事情。

  当然,荀攸的这一出人意料的举动,在断风寒眼里看来却是在平常不过了,反言之,他却也更加钦佩起荀攸的超常智慧以及其过人的卓见。

  “大胆荀攸,何以辞官相胁朕?”灵帝不想有他,当即想到荀攸此举乃是公然反对自己方才与诸人对断风寒的封赏,虽然不做明言,却是以行动相抗,所以当即暴怒起来。

  荀攸亦不曾想到灵帝会有这种误解,当即跪拜道:“微臣不敢,微臣却是有感近日身体不适,难以实心任职,深怕有误国事,故而请辞,还望皇上恩准。”

  “哼,你当朕三岁孩童呼?此等歹毒心思,朕岂会不知!”见荀攸不焦不躁的解释,灵帝越是以为他是在狡辩推脱,故而当即摔杯大怒,向两旁侍卫呼喝,道:“来人,把这逆臣拖出去斩了!”

  说杀就杀,灵帝这一举动当真是突如其来,从先前的欢喜到现下的暴怒,便只在顷刻之间,先前连一点征兆也没有。

  就在两旁的侍卫们快速上前拖拿荀攸之时,断风寒当即起身,充忙下得陛阶,跪倒道:“皇上且莫动怒,荀侍郎尊旨在前,辞官在后,并非有抗旨之意,还请皇上莫要责怪。”

  灵帝见断风寒突然跑下去跪在荀攸一旁,并替他求情,却立时转怒为喜,道:“贤弟何以如此,快些起来,即是贤弟为他求情,朕便不再斩杀于他,来,快些起来。”

  断风寒谢恩起身,随之意味深长得看了眼荀攸,心道好险,差点因为自己害死一个名士。

  转念想到荀攸的才学,立时大动心思,遂向荀攸诚然,道:“久闻荀侍郎大名,今日一见,风寒实是荣幸,方才闻得大人身体不适,莫如稍待时刻,待风寒为大人寻良医诊治。”

  说罢,他也不管荀攸如何的诧异,便又朝灵帝言道:“风寒早闻荀大人乃当世大才,今日得见,实是欢喜,还请皇上赐席与荀大人,好让风寒能与荀大人欢叙一刻。”

  “贤弟既有此心思,朕怎会驳逆,当准贤弟之请便是。”灵帝也不管那么多,反正对于他这个才结识的神仙兄弟自是有求必应,只要他高兴,自己怎样都好。

  断风寒此时也总算是感受到了被皇帝恩宠的滋味,一试之下却是感觉其中美妙无比,难怪张让等人沉迷于此。

  死里逃生的荀攸此时也是暗自抹了把汗,心道好险,再三拜谢完皇帝的不杀之恩后,亦对断风寒倾述感激之情。而他却不知道,自己今天与断风寒的相遇却是他开始施展一身才学抱负的机遇转折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