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2)第21章:问策天下(上)
顾影2018-03-22 11:383,291

  昔日汉高祖曾言,异姓不可称王,自此汉室历代君王分封制度中,除了汉室宗亲的刘姓成员,外戚权臣皆不可封王。可谁也不曾想到,就在这汉室将亡的档口,灵帝刘宏却不顾朝中大臣们的反对,公然做出了这么一件有违祖训的事来,不但封了断风寒一个兖州王,更是连一州之地也一同划分与他。

  灵帝的热情与恩宠,很是让断风寒在宫中逍遥快活了两日,其间他与灵帝更是食则同席,寝则同榻,此等殊荣着实让朝中外戚大臣们眼热了一把。而断风寒被册封为兖州王且封赐一州之事亦成为洛阳城中居民们茶余饭后的话题。

  对于权握重兵的大将军何进来说,断风寒的突然得势,显然令他感到有些忧虑,不知内中实情的他理所当然的想到了这个人很可能又是“十常侍”为了与自己达到在政治势力上的均衡从而暗中扶持起来的。

  而对于“十常侍”一干阉党来说,断风寒的得宠却无疑是一件对他们有利的事情,至少他们仍旧认为断风寒当前与他们还处在同一阵线上,在没有得到切实的权利之时,是绝对不会与他们发生利益上的冲突。

  总之不管两方势力如何看待断风寒这股突然崛起的政治力量,他无疑已经站在了当今汉室复杂的政治争伐背景下的风口浪尖上。

  纵然断风寒手中还没有什么实际的权利,但是以上天突然赋予他的这一显赫身份,已然使他拥有了可以和当今天下各路诸侯叫板的这么一个政治优势。但悉知历史的断风寒却绝对没有因此而沾沾自喜,相反他的头脑更是异常的冷静,他清醒的认识到了当前的局势以及自身看似尊贵令人羡慕,实际上却是身处囫囵的危险境地。

  在宫中逗留了两日,断风寒除了与灵帝日夜逍遥外,便是与殿下刘协及其“十常侍”一干阉党门联络感情,直到今日总算得以从宫中诸人的热情中脱出身来。

  出宫之后,他未作任何停留,当即回到了蔡邕的府邸。

  此时断风寒的身份已然今非夕比,蔡邕自然需得以上宾之礼敬待,倾其府中之人敞门相迎。

  入得府中,断风寒与一干旧识一一叙礼,而后将近日之事和盘托出,对于他的这番奇遇,诸人无不啧奇概叹。

  聊至晌午时分,府中举宴之际,门卫家丁来报,告知府外一自称荀攸之人欲求见兖州王。

  断风寒闻听,立时起身出迎,诸人亦随行相伴。

  待众人匆忙行至府门外,果见一雅致儒生恭立于门阶之下,正是那黄门侍郎荀攸荀公达。

  断风寒与蔡邕即刻下阶相迎,断风寒更是热情倍至,道:“累荀大人在此久候,风寒之罪也,还望荀大人莫怪。”

  “邕虽与荀大人同朝为官,却未曾有缘一聚,久闻荀大人之才,实该早往拜会,不想今日却劳荀大人亲临寒舍,实乃邕之过也,失礼之处,还望荀大人多多包涵!”蔡邕与荀攸虽同朝为官,但之前确并无交往,今见荀攸上门拜会断风寒,做为主人家却也不得不表现的热情一些。

  荀攸躬敬的言道:“大王与蔡大人言重矣,攸日前早已向皇上辞去官职,今乃是布衣之身,又岂敢尊享此等礼遇,倒是攸以卑贱之身前来拜会,实是失礼冒昧之极。”

  “呵呵呵呵……”断风寒闻言立时发出一阵轻快的笑声,随即上前紧握住荀攸双手,热情的言道:“荀先生高才,风寒早有心结识,无奈日前宫中相叙,碍于皇上之面,不得倾心聚谈,今日可与先生畅言,实乃风寒之幸也,来,来,来,你我无需多礼,且进府一叙。”

  自从有了尊贵的身份,加上两日来在宫中受灵帝的熏陶,断风寒竟也多了几分王者之气,实让在场诸人感到诧异,尤其是府主蔡邕,他心想这个断风寒倒也真会卖人情,就好像这座宅院是他的一般,自己这主人家倒好像成了摆设。念及至此,蔡邕只好无奈的笑了笑,亦对荀攸摆手相请。随后诸人亦随之复入厅中,重新分宾主落座之后,午宴方才得以进行。

  席间,断风寒频频对荀攸举杯相敬,对其所表现出的热情更是让一旁诸人感到意外。不过倘若这些人也同断风寒一般有着对后世发展未仆先知的本领的话,想必他们同样会对此时还没有任何作为的荀攸表示出强烈的兴趣。

  而荀攸则表现的相对比较平静,似乎他对于断风寒的这一举动好像早有预见一般,除了一脸的欣然之色外,更是无有惊容,所谓的荣宠不惊想必正是如此。

  早前与断风寒在宫中一会后,他或多或少的已经感觉到了断风寒的与众不同之处,虽然那时断风寒在灵帝与“十常侍”面前表现的与一般阿谀小人无有区别甚至有过之无不及,但是眼光毒辣的荀攸却早已看出断风寒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而从对方及时出面保住了自己的性命并且随后毫无理由的帮助自己成功的辞去了官职这些事情上来看,似乎对方对自己有着相当浓厚的兴趣。

  当然,如果断风寒和张让等人一样是个身体不完整的人,那么荀攸亦足有理由认为断风寒的这一表现可以称之为同性之癖。

  可事实上,据荀攸的深入观察,断风寒绝非阉人。

  如此一来,对于断风寒的这一表现,荀攸事后当即做出了一个大胆的推测,而今日便是为了印证他的看法而来。

  其实断风寒此时亦大概的猜测到荀攸到此寻访自己的目的,可他却始终没有说破,亦没有故作不知的开口相询。他自从日前与荀攸在宫中相见之后,他便早以将荀攸二字牢记在心,心想少时需得再次与之一叙,对于这样的大才,他无论如何是不会放过的。但却没有料到,荀攸今日却自动寻上门来,这倒使他省去了不少麻烦。

  荀攸的表现再次令断风寒感到惊佩,因为他除了与诸人纵论当今实事之外,也一样没有道破自己今日来此的真正目的。当然,说是来此拜谢断风寒日前在宫中搭救自己的这个理由却也算得上一个很不错的幌子,至少蔡邕对此并没有表示过怀疑。

  午宴在一片欢愉的气氛中得以结束,而此时的荀攸亦表现出了几分醉意,后经断风寒的一再坚持,荀攸终究与其入得内院客房之中,而这一切在他人眼中看来,似乎再寻常不过了。

  此时断风寒将一干侍女挥退,接着便将一应门窗紧闭,而后匆忙行至榻前,看着横卧在榻上似早已酣睡的荀攸,欣喜言道:“倘若先生不弃,风寒今生愿时刻聆听先生教诲!”

  “哈哈哈哈哈哈……”早以沉睡的荀攸闻听此言,当即从榻上坐了起来,看到一脸真诚的断风寒恭敬的立于榻前,立刻起身言道:“大王果有智慧,想攸此来,今生必无憾矣。”

  说着便又是一拜道:“攸虽无汝南许子将断人前程之能,但却深有识人之明,外间世人皆言大王乃为阿谀无能之辈,攸则不以为然,今日一试,果应攸之见也。”

  断风寒闻言暗自欣喜,面上却未有一丝表露,随之上前将荀攸搀扶起来后,道:“前日宫中一叙,风寒便有诸事相询,无奈碍于当今天子,不得以尽述,今日遣去他人,我与先生方能得以私叙,借此之机,我二人当可倾心而论,不必再有任何忌讳。”

  “大王所言及是。”荀攸点头应道,紧接着却概叹道:“不想大王深得谋身之道,攸实是多虑也,想必大王亦知眼下身处之境而早有谋划呼?”

  别看二人此时的言论有些过于莫名其妙,实则是暗藏珠机。

  其实说白了,一个是为展报复,苦求明主,希望得以找到施展自己才华的舞台,而另外一个则是为了出于今后的需要,希望得到一个深谋远虑的智者的辅佐。只是碍于眼下二人尴尬的身份以及所处的境地,是绝对不允许向《三国演义》中刘备得遇诸葛亮那般直白的。毕竟以断风寒此时的身份地位恐怕早已受到某些势力的注意,而二人的密切往来势必也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说两人今日一会,自然会上演这么一出掩人耳目的戏作。

  此时断风寒与荀攸盘膝对坐于榻上,并未做出回答,只作反问:“先生可知风寒之志呼?”

  荀攸似早已对此类问题有了免疫力一般,习惯性的笑了笑,接着又是习惯性的用右手中指蘸着杯中之水在榻上的木几上写下了四个字——志在天下!

  断风寒对荀攸的回答表示很满意,随即又接着问道:“先生何以如此恳定?”

  荀攸笑而不答,却作自问自答状,道:“大王日前并未与攸相识,又何以出言保攸之性命,旁闻攸之才学,大王若深以为然,亦应求得圣上为攸加官晋爵,又岂会如攸所愿,还攸以布衣之身,解攸于庙堂之外?莫非大王只有识人之明,未有举贤之能呼?非也!以攸之见,大王实是深谋远虑,攸辞官而去,正合大王心意,否之则不能安用矣,以此而论,足见大王罗聚人才之心,若非有意天下皇图,又岂会行此招人口实之事?”

  他这番轻松异常的言语一经道出,断风寒内心不禁又是一阵暗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