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1)第18章:死战之心
顾影2017-04-14 21:023,340

  八名铁卫以两人一组,分别从八个方向对断风寒连续发起了四次攻击,并且每次攻击都会换一个动作花样,相互间配合可谓恰到好处,如果换做四马同出,恐怕断风寒真就没辙了,也就只能抱着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了的心态了。

  好在八铁卫早想到这种可能,故而未将阵法完全崔动起来,他们这样轮番攻击正是为了消耗断风寒的体力,等到他完全脱力之时便从八个方向一齐攻来,到那个时候,就算断风寒临死想拉个垫背的恐怕也没力气做到了。

  所以断风寒也一再巧妙的依靠时间差以及先发制人的策略成功的避开了八铁卫的四次进攻。

  不过此时他的体力的确消耗甚多,恐怕对方再这么玩下去,到最后他就真的会落得个八刀分尸的结局。

  断风寒大口喘着粗气,尽量趁着对方还未再次攻击之前抓紧时间调整体力,心想与其被动挨打,不如果断出击,如果他们还那样玩,自己便只好赌上一把,好歹还能捞个垫背的,要不然被他们活活玩死,做鬼也会感到憋屈。

  张超对八铁卫先前的进攻并不是很满意,在他看来八铁卫若是一齐攻上,即便断风寒有三头六臂也难以招架。

  他可没有把八铁卫的死活放在心上,心想只要能当着叶家诸人的面前杀死姓断的小子,必然能给叶家诸人的心理上造成压力。所以就算死一两个铁卫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对他来说又没什么损失。

  看到八铁卫重新结阵,欲再次轮番攻击,张超立刻显得有些不耐烦,厉声道:“尔等还等什么,还不快将此贼擒杀!”

  八铁卫终究不敢违背张超的命令,权衡再三仍是有所保留,继而发动了四马齐出的攻势,而令外四人则是游马圈走,封住断风寒斜侧四个方位严阵待发,只要断风寒从这四个方向突围便上前给予至命一击。

  率先发起攻击的四名铁卫从前后左右四个方向一齐杀向断风寒,其威力已远非先前二人组阵冲杀可比。

  断风寒仍是策马向迎面而来的铁卫驰去,他此时已经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早已生出了死战的决心。

  座下飞雪四蹄狂奔,瞬间将后方来敌抛开,断风寒利用这一短暂时间,用尽全力刺出手中凤舞银枪。

  与断风寒对上的那名铁卫面对断风寒这种拼命的打法很是畏忌,不敢与之相抗,当即刀势一缓,以守代攻。他想自己本来的意图就是为了阻缓断风寒的去势,只要挡住对方的这一枪,那么自己的任务也便完成了。而对方势必因为自己降下了速度,到那时后面的三位同伴已经攻到,看他还能如何抵挡。

  原来这八铁卫所使之阵正与八卦易理相谙,内中玄妙极为深奥,非一般武将可以窥破其中奥秘。

  此阵法攻防具佳,创建者正是那西汉开国名将淮阴侯韩信。虽是如此但此阵确并不为后人所知。

  原来,当年韩信投奔刘邦之时,并未受到重用,尽管萧何多次向刘邦举荐,可仍是只得到一个管理粮饷的官职。当时刘邦已然暴露出逐鹿天下的野心,一时被项羽亚父范增所知,范增力劝项羽除掉刘邦,奈何项伯从中干扰至使项羽未从,鸿门宴后刘邦急欲率手下数十位将领逃回封地。而此时项羽有所悔悟,立刻率兵劫杀。韩信知晓项羽之勇当即夜逃,哪知确被萧何追回并晓以道理,曰:“王难之时,君若力助,王脱其难,定以厚报之!”韩信醒悟,心想若是在刘邦最危机的时候,显露一手,定然可以博得刘邦的赏识,故而献计与刘邦,言自己能够叫项羽铩归。不多日,在众人逃往南郑的路上,项羽率军赶到,韩信出阵与项羽立下赌约,若项羽能够破除自己手下八将合击,己方则任凭项羽处置。项羽乃当世霸王,勇武非凡,自然不将对方看在眼中,当即应约。而韩信则以兵法战阵之术兼八卦易理创出八卫阵,遣八将围困项羽,若非项羽当时凭借神勇闯杀出阵,其必当身死阵中。至此,项羽应诺而退,而刘邦自也安全回到汉中,从此韩信便得到了刘邦的重用。

  当然项羽与刘邦当初再三不纳韩信,直到后来方才悔悟,可惜为了顾及脸面均为提及此事,知晓其事者亦有所忌不敢从提此事,以至后世史书中均未有此记载,故而此阵不为后世人所知。

  八铁卫起初只是八名悍盗,在青州截掠一商队时从中得到一部韩信后人整理编纂的典籍,可惜这些人不识货,除了习得典籍中八卫阵得一些皮毛外,里面关于兵法战阵之类的记载全部没有放在心里,而后竟然付之一炬,若然被稍有统兵常识之人知晓这其中之秘,其定然痛心无比。

  想来也算断风寒运气,八铁卫只是记下了阵中方位,对于其中繁复深奥的变化确是难以掌握,如今他们使出此阵,威力早已大打折扣。况且八人将自己的性命看得比什么都重,故而此阵演变起来多是防守至上,虽然在道理上与韩信合力攻敌的初衷相合,但是确与其一人扰敌七人机变的本意相违背。

  此时断风寒抱着死战的心态,确是误打误撞,没有从侧面的缝隙中逃生,反而采取主攻迎敌的策略,显然如同当年霸王项羽冲杀闯阵的情形。

  那名铁卫迅速的横刀抵挡断风寒刺出的银枪,心中得意道:“看你如何抵挡背后三刀!”

  可是他哪知道断风寒已然放弃了背后,一心只求与敌同亡。

  “叮~!”刀锋磕在银枪上,立时溅出些须火星。

  断风寒一枪没有得手,右手当即快速从大腿上抽出龙刺,就在两人挫马而过的同时,右手倒握龙刺柄部瞬间从对方颈脖处划过。

  那名铁卫没料到对方会有此一手,当时便感到咽喉处一凉,随即疼痛难忍,感到呼吸困难,一摸脖子竟是鲜血淋漓,还没弄清怎么回事便一头载下马去嗝屁着凉,座下马匹不知主人已死还在竟自前冲。

  而那铁卫左脚还勾在马镫之上,硬是被那马儿拖回了本阵中去,一路上留下令人感到眩目的血迹,惨状骇人。

  饶是阵中张超那样的久经战阵之人一时也感到惊恐,其余铁卫见一名同伴莫名奇妙的挂掉,竟也是骇然无比。

  断风寒此时无瑕理会已死之人,因为此时后面的三把大刀已经快劈下来了。当即没时间圈马掉头,当即猛然回身,一抖右手,龙刺猛然射出,直接朝身后其中一名铁卫射去。

  他这一招在后世不知取过多少人命,早已练的百发百中,加上距离不远,身后铁卫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迎面而来的龙刺穿过了甲胄,直接钉进了心脏。

  剩余两名铁卫见又丧一名同伴,恼怒非常,誓要一刀将断风寒劈成两半。

  断风寒已经没有时间招架,心想能杀死两人已经不算亏本,这两刀无论如何也挡不下来,只好任命了。

  可是就在他认定自己必死之际,突闻胯下飞雪“唏沥沥”一声嘶鸣,突然间猛的一个跳蹦,竟然带着断风寒脱离了两名铁卫的刀势,并且蹦嗒着四蹄自行调了个头。

  两名铁卫一愣,做梦也没想到这马竟然会自行躲避,竟然让自己这本就有十成把握的一刀劈了个空。

  断风寒神思电转,知道此马方才乃是自行护主的行为,不愧是宝马良驹。大感幸运的同时,连忙使枪回刺,并且大笑道:“哈哈,不想老子还能多赚两个!”

  别看断风寒的枪势没有什么招式可言,可是刺枪速度还真是快异绝伦,这还多得他在后世部队勤练拼刺之术的结果。

  两名铁卫本来就被飞雪刚才的一叫一跳给怔住了,哪能想到断风寒这么快就反应过来,并且出枪刺来。

  本来这些铁卫武艺比那张超还高出一筹,可是自从学会了八卫阵法硬是将自身武艺疏懒了,今日又看到断风寒那神来一枪,在单打独斗上更是失去了信心,刻下断风寒突然发难竟然一时无瑕反映。当即便有一名铁卫被断风寒一枪扎了个透心凉。

  另一名铁卫瞧见又一名同伴被杀,当即气的“哇呀呀”直叫,不等断风寒抽枪,举刀便劈了下来。

  断风寒此时也是杀顺了手,自信心大增,本想迅速抽枪再战,哪晓得这一枪扎得太深,那铁卫临死还紧紧攥住枪杆不放,任凭他怎么使劲,也抽不出来。

  眼看对方大刀劈下,断风寒只得将身体往侧面一歪,可是仍旧慢了半拍,虽然躲过当头一刀,但右肩依旧被对方长刀劈中。

  好在他早先从叶府出发前在衣中罩了软甲,软甲护肩部位衬有钢片。外有厚皮革裹衬,软中有硬,致使对方这一全力一刀没有发挥出本身的效果,只是砍进去寸余,甚至连骨头都没有受到伤害。

  尽管如此,断风寒仍是感到痛楚万分。

  叶家诸人见此情形也是心惊肉跳,尤其是叶玄霜差点没晕过去。

  当然更觉得惊骇得却是那名出刀得铁卫,他见自己全力一刀竟然只是让断风寒受点小伤,脸色立刻变得惨白起来,想要抽刀可是却已经被断风寒右手猛然按住。

  那名铁卫无法从断风寒肩膀上抽出长刀,而断风寒一时也无法从死了的铁卫身上抽出长枪,一时间,三人的马匹直在场中打转,座上之人间接形成了角力比拼,情形着实怪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