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1)第22章:游击战术
顾影2017-04-14 21:022,880

  “兄长,叶家反贼定是往北逃去了。”张超将自己从山道上拾到的一颗夜明珠交到了张邈的手中后,对于叶家诸人逃逸的方向做出了正确的判断,但见张邈深思不语,他便立即开始调令士兵欲往北追赶。

  “且慢!”张邈面上露出一丝疑惑之色,随后向身旁的一名校官问道:“北面地形如何?”

  “据图上记载,山北贫脊林稀,地形开阔。”校官从身上掏出一张记录着卧虎山形貌的羊皮图回禀道,似乎他十分了解张邈的用意,手指划过图上东西两个方向,道:“唯有东西两方林木茂盛无迹可行,而向东十里则是万丈断崖,贼众应不会向东逃逸……”

  张邈很满意的看了眼那名校官,道:“若依尔之言,反贼怕是向西逃窜了。”

  “这个……小的不敢断定,只是……”校官犹豫了一阵,遂大胆分析道:“贼人先前已然见识过我军强弓的厉害,想必不会在将自己暴露在空野之地,既然贼人逃入山林之中,亦正是打算借助林木掩护以躲避我军搜捕,若我是贼人之首,定然不会向北面空野之处逃窜。”

  校官发表完自己的见解,张邈当众大加赞赏,而张超却忿然岔道:“那这夜明珠做何解释,分明是贼众逃逸时不慎掉落在此。”

  张邈将手中的夜明珠扔在了张超的身上,冷笑道:“愚蠢之极,这只不过是贼人布下的饵罢了,意在引我向北搜寻。”

  “兄长怕是多虑了,如若先前兄长恳听小弟之言,又怎会教贼人逃进林中?”对于先前张邈不肯听从自己的意见让大军对河沟发起冲击之事,张超一直耿耿于怀,如今见自己的意见竟不如一名普通校官,当然很是恼火。

  张邈闻听张超话中满是讥讽,心中立时不悦,刚想出口喝斥,却突见几名弓手狼狈的从西面密林中钻了出来。

  其中一名弓手大腿上负有刀伤,鲜血不住的往外流淌,在两名同伴的搀扶下,一撅一拐的走到了张邈等人身前,道:“大人,我等三十多名弟兄一路向西追赶贼人,不想半路遭到贼人埋伏,只掉我等几人逃回。”

  这几名弓手便是先前最先追赶上叶家诸人的弓手,不知为何竟然落得此番下场。

  张邈见此情形,当即向一旁傻眼的张超道:“如何,卓才还有何话可说?”

  此时张超也觉得自己先前的判断出错,但仍有些不甘心,上前抓住这名受伤的弓箭手,大声问道:“你可看清,是否真是叶家贼子所为?他们还有多少人?”

  “小人怎敢谎报,伏击我等之人却是叶家反贼,约莫有三十人。”弓箭手惊愕的看着一脸怒气的张超,据实的回禀道。

  张超似乎有些不情愿的接受了叶家众人向西逃逸的事实,遂一把将弓箭手推出老远,立即转身向张邈请命,要自己带人前去捉拿。

  张邈冷眼直视张超,并没有立即下令,只是向先前那名校官吩咐道:“我正式提拔尔为北营军司马,现着令尔带一曲兵士向西追捕贼众!”

  “多谢大人提拔,下官定不辱命。”校官内心一阵激动,当即开始从五百名弓手中调集出四百人。

  张邈接着又吩咐道:“收寻时以五十人为一部,向西分散搜索,若遇贼人埋伏,另外三部可当即围之!我自带余部随后接应。”

  “尊令!”校官点齐人马,接令而去。

  看着校官依令行事,张邈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正所谓:聪明反被聪明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张邈自认为自己识破了断风寒的诱敌之计,但实际上却是因为自己的多疑,落入了断风寒早已布下的圈套……

  一只抬起前爪,竖立着身体的野兔十分机警的注视着周围的环境,在确定自己的生命没有受到威胁后,这才放心的觅食起来,但是当它欢快的蹦窜到一处密丛旁时,却被里面突然伸出的手臂给捉了进去。

  同是别人眼中猎物的断风寒看着自己刚刚捕获的猎物,不禁想起了以往在部队上执行丛林任务时的情景,那个时候他更喜欢抓一些蛇类来补充自己的体力。对于这些弱小又可爱的小动物,他却是从来没有碰过,以致于一同执行任务的战友们都视他为另类。

  可如今断风寒不得不残忍一回,带着极度歉疚的心情用龙刺割破了手中野兔的喉管。

  也许喝惯了蛇血,所以他此时感觉兔血的味道有些怪异,不过为了生存,他不得不将就一些。

  隐藏在身边的几名乡勇看到他像野兽般吸食野兔的鲜血,无不感到惊骇,竟而下意识的往远处挪动,好像生怕他会像对待野兔一般对待自己。

  “不要动!”断风寒放下野兔的尸体,严肃警告着身旁的几名乡勇,他知道自己的做法让这些古人难以接受,可是他却并不想做过多的解释。

  几名乡勇听到断风寒的警告,当即便老实了下来。

  看到这些乡勇对自己如此敬畏,断风寒内心感到很是欣慰。

  自从成功的逃进密林后,这些乡勇们已然对断风寒生出了敬服之心,所以当断风寒决定率他们引开身后官军时,这些人竟然没有一丝的怨言,反而对他所表现出的这种轻生重义的精神感到心折。

  虽然他们眼下只是普通的百姓,还没有经过基本的军事训练,但是他们拥有一颗勇敢的心。其后在尊照断风寒的指示,漂亮的完成了第一次伏击后,他们的气质已然产生了微妙的变化,正逐渐从农夫的角色蜕变成一名真正的战士。

  就在此时,远处林中出现了弓箭手的身影,除了几名在前挥刀开路的弓手外,基本上都是张弓搭箭,做好了随时射击的准备。

  “只有五十人,想来这些弓手应该被分成了几组,看来张邈还算是会用兵。”断风寒暗自数了数出现在自己视野中的弓箭手,心里暗自笑道:“不过对于我这种游击高手来说,嘿嘿……”

  想到这里,他立即看了看分别埋伏在几个隐秘草丛中的乡勇们,只见这些人早已将大刀贴在了怀中。

  弓箭手们正如断风寒设想般地踏进了死亡陷阱,虽然他们已经很小心了,可是面对断风寒这种伪装高手,他们只有甘认倒霉。

  “杀!”伴随着断风寒的一声令下,三十名乡勇以两三人一组向五十名弓箭手发起了进攻。

  这些乡勇有的从地上冒出来,有的则从树上跳下来,几乎同时出现在了五十名弓箭手前后左右各个位置。

  这些弓箭手显然没有预料到会中了对方埋伏,一阵慌乱之下,箭矢尽朝着各个角落飞去,可是很多都造成了误伤,而他们在遭到近身突袭的情况下,更是失去了战斗能力,皆因还来不及搭上第二只箭,便已遭到对方无情的斩杀。

  身在外围的几名弓箭手见此情形,哪里还敢纠缠,只得往回逃窜。

  “撤!”断风寒见好就收,便立即下令撤退。

  有着丰富作战经验的他,当然不会留给其他几部弓箭手合围的机会,所以继续率领众人往西撤退。

  断风寒的意图十分明显,对方若是集中在一块,那么己方便可轻易的绕下山去,若对方仍是分散,那么己方就可以对敌人慢慢的进行蚕食,将敌人逐一消灭。

  看着又损失掉近五十名弓手的张邈,心情差了极点,他怎么也想不到对方竟然是这么的难以对付,心想如果继续这样追赶下去,恐怕自己手下的这部人马怕是都要折在此处了。

  可是若不能将叶家诸人完全消灭,终究是祸患无穷,在经过一番衡量之后,他终究把心一横,再次向传令兵下令道:“传我令,命剩余弓手原地隐

  伏待命,若见贼人回返,可暗中射杀。”

  说完接着又向另外一名兵士道:“尔快些下山,速调五百骑兵徒步进山,伙同弓手搜捕贼众!”

  “尊令!”兵士得令,即刻转身下山而去。

  在经过重新部署后,张邈当即冷哼一声,兀自狠狠言道:“我誓教尔等死无葬身之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