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2)第19章:一步登天
顾影2017-04-14 21:023,775

  想来世事真是难料,当所有即将可能发生的事情全部被断风寒预测到并且已经有所准备之时,却没想到老天又开起了玩笑。

  对于灵帝出人意料的举动,不只是断风寒内心感到实是诧异,就连同朝中文武百官亦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侍奉在灵帝身旁的张让却是对此毫不奇怪,只是灵帝对断风寒所表现出来的热情程度倒有些让他感到十分的意外,随之一种不安的感觉由然心生,纵然他对于这个名义上的“反何盟友”并不反感,但是多年来身处宫廷政场的他却暗感到断风寒今后势必会成为另外一个何进,这一点是他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内宫之中,灵帝竟然十分热情的将断风寒安排在自己的身侧而坐,而像这种与王同坐的殊荣,自古以来是不多见的,何况是出于一个即将没落毁灭的汉末宫廷。

  先前对此一度战战兢兢的断风寒已然慢慢的平复下自己的激动与不安,此时却也对灵帝的热情给予了回应。

  但凡自古君王无道者不乏其人,但却大可分为两种,一种不但昏庸无道,性格却也残爆不仁,如商纣。另外一种却只是治国无术,妄宠奸佞,但本身却是生性懦弱之辈,而断风寒现今面对的灵帝便可以归纳于后者。

  与灵帝接触的多了,他便能感觉到这个无道君王其实并不可怕,至少断风寒已然看出灵帝是一个毫无心机城府之人,这样的人往往坏不到哪里去。即便是任人咒骂的无道昏君,可这也只是他宠幸奸臣小人所至,以他自己而言恐怕是不会想到因为自己的庸碌而导致了当时汉朝天下局势的动荡吧。

  历史上的灵帝如今却才二十九岁,比断风寒大上几岁,可谓正值壮年,但他的体质却如同一个垂暮老者一般,想必整日纵情于酒色之间,身体早已被掏空。

  “朕今得贤弟,便如久旱逢甘霖也!”不知何时,灵帝对断风寒的称呼也更加显得亲近起来。

  “皇上切莫如此称呼草民,草民实是担当不起,还请皇上直唤草民贱名便是!”对于热情的显得有些过了头的灵帝,断风寒内心感到很是惶恐,遂赶忙离坐向灵帝跪拜下去。

  此时的断风寒亦能感受到在面对灵帝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中,对方在他的面前表现的更不像一个千古君王,却也多像是一个热情善意的兄长,由此心中以往对于灵帝的主观看法却也稍有改变,不过这却不能够改变历史对他最终的评价,由此多少也替他感到一丝委婉叹息。

  灵帝起身用双手将断风寒托起,微有些不悦,道:“贤弟何以如此,莫是瞧不起朕,以后再莫行此大礼,切不知贤弟乃是上天赐于朕,朕又怎可博待。来来来,快些入坐,你我二人今后当以兄弟相称,贤弟切莫再行推脱。”

  “这……皇上龙恩厚重,草民实是无以为报……”断风寒还欲推脱,却被一旁的张让插道:“断王莫要再行推阻,切不知断王乃是皇上早已神交之人,皇上如此厚待断王,断王理应谢恩才是。”

  什么断王?怎么我又变成断王了?断风寒一听张让对自己没由来得称呼,心里极为诧闷,当即转念一想却也明了对方的意思,这皇上的兄弟不正是王爷么。

  从一介草民变成身份尊贵的王爷,这等殊荣当真是可遇不可求的,有些人为了一个小小的官职,便要奋斗终身,可是自己却是一步登天,想来简直如同做梦一般。

  但断风寒始终也想不到,这一切礼遇皆是因为灵帝的一个奇怪的梦所造成的。

  虽然张让这么说,但断风寒仍旧不敢接受,只得诚恐的回道:“公公折杀草民也,草民岂敢有此不分之想!”

  “当得,当得,阿父之言正是朕之心意,贤弟便莫要再行推却。”灵帝轻轻拍着断风寒的双手,接着又道:“朕既与贤弟兄弟相称,贤弟又怎可无有封地,贤弟尽管说来,只要是这汉之江山所属,一十三州之内,贤弟尽管开口,朕决不吝惜!”

  “这……”断风寒闻言当真是受宠若惊,可想要再行跪拜谢恩推辞却被灵帝双手拽着脱不得身,只得口头辞谢道:“草民身无功名,怎敢领此厚赏,倘若皇上如此,恐惹朝中大臣悱议。”

  要是旁人得此厚赏,怕是早就乐坏了,可断风寒却是心里清楚,纵然是你皇帝凭借自己一时喜好行事,但定然会遭朝中大臣们反对甚至更多引起大多外戚官员们的不满,以现今的局势,实在是不明之举。再说他可不愿让世人们认为他也如同张让一般,只靠着溜须拍马,阿谀讨好来获得皇帝的欢心。到时候倘若朝中官员联合起来搞个什么清君侧,自己不就玩完了,毕竟他还没有“十常侍”这般有着经营多年的政治势力,就算是身份一时得到提升,却也不过是一个空壳而已。

  而灵帝却是不这么认为,他想自己唤张让为阿父都没什么,何况再多一个外姓兄弟,故而一听断风寒顾虑,便欣然笑道:“贤弟莫要多虑,这江山乃是朕所有,朕如何施为,外人岂可干预,贤弟尽管宽心便是!”

  说着便又对一旁传令官道:“传旨,召侍郎荀攸入宫晋见。”

  “尊旨!”传令文官尊旨急去。

  灵帝接着又对张让,道:“阿父且去丽阳宫唤殿下前来陪侍,也好当面拜谢贤弟搭救之恩!”

  “奴才领旨!”张让尖声应道,暗瞥一眼断风寒后当即也匆匆离去。

  就在张让离去,灵帝便突然将一应侍卫婢女挥退,而后赶忙起身朝断风寒跪下,口中更急呼道:“神人在上,汉,高祖不孝世徒子孙刘宏参拜神人!”

  见灵帝如此突如其来之举,断风寒立时惊惶不解,亦赶忙跪下,语颤道:“皇上何以如此,快些请起,草民实是惶恐!”

  灵帝闻言并不起来,只是更加恭敬,道:“日前刘宏偶发一梦,梦中便与神人一会,今日神人果真下临世间,刘宏不敢不敬。”

  断风寒闻言急思,暗中猜测对方所言,而见灵帝对自己如此礼遇,却不知如何是好。无奈之下只得自己先站起来,而后赶忙上前将灵帝搀扶起来,后言道:“皇帝乃天下万民之主,怎可委身参拜于我,快些请起,草民实是担当不起。”

  灵帝起身,已然泪失脸面,但却欣喜道:“梦中祖上相言,告知神人乃临凡辅我大汉,刘宏得上苍如此恩遇,实是万幸之至,我大汉终可盛世不衰也!”

  断风寒此时虽然还有些稀里糊涂,但将灵帝所说的两句话结合起来,终于猜出此间大概端倪,为求明了,便试探的言道:“皇上与草民可曾相见呼?草民何以没有印象?”

  他这话说的极为有技巧,虽然看上去是在怀疑,但是却没有言明否决自己在灵帝所言那般的神人身份。他很清楚这个时代的人多信奉鬼神之说,皇帝却也不例外,如果自己在灵帝眼中真是一种神仙的身份,那么今后自己便会省去了很多的麻烦。

  灵帝闻言却也没怎么思考,直接便把早间对张让说的那番梦中情形再次对断风寒说了一遍。

  断风寒闻言大是感到惊奇,一来暗想这托梦之说倒也有些玄妙,虽不可尽信但却不可不信,二是暗想到如果自己真的能改变历史,有心帮助灵帝的话,说不定还真能扫平诸侯,平定乱世,还大汉一个不世之基。

  如果真是这样,他到底该怎样决定自己今后的命运呢?似乎他的人生道路在此时已经出现了分叉口……

  断风寒在努力的改变着自己的命运,做为一个常人来说,他绝对想过一种安逸的生活,但在这乱世之中,除非能够有称霸一方的实力,否则却是非常困难的。而当他在面临机遇抉择的道路分叉口时,他又一次陷入了迷茫之中。

  但是历史的车轮始终因为他的到来而打乱了原有的节奏,加快了运转的速度,以至于不该出现的历史事件亦随应而生。

  做为自古兵家必争之地的中原兖州,近日却突然面临着失陷的危局。

  一支不知道何时突起的白衣军突然对陈留一带发起了攻击,更甚至在瞬息之间便以将陈留四周诸县一一攻陷,此时的陈留已然成为孤城一座,城中郡守张邈虽然凭借着一万官军苦苦的支撑着,可是不久之后,却也终要面临着城破的现实。而更让人惊心的是,不单是陈留,以至于整个兖州其他各部却也纷纷遭到了战火的洗礼,而攻击这些地方的不明势力却是一只不知何时流窜至此地的黄巾军。

  不管是神秘的白衣军也好,还是突然冒出的黄巾军也好,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便是他们装备精良,战术运用十分得当,就好像是对兖州之地谋划以久一般。

  总之,这一切突如其来的变故都预示着大汉的历史将要改变。

  中牟县官道,一个熟悉的地方。

  不久前重伤的断风寒便是从这里逃过张氏兄弟的猎杀。

  而今日,似乎却是颠倒了过来。

  李虎,一个没有在历史上出现的人物,今日却带领着数百名叶家精英,埋伏在官道两旁的密林中,伺机补杀一切从陈留突围而出并向司隶方向派出的求援骑将。他亦想不到自己的主公曾经也在这里被张邈等人追杀,只知道如今自己是奉了其弟,如今是以叶家部族为整体的白衣军军师李鹰的命令来此埋伏。

  对于一个整日在山中狩猎的神箭手来说,这种任务他是在适合不过了。

  “得哒得哒得哒……”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自远处而来,是猎物进网了。

  李虎打起精神,低声骂道:“奶奶的,老子总算等到了!”说着便将背上的弓箭取下,却又吩咐身旁众人道:“尔等不要动弹,看老子如何捕猎!”

  果然,在他刚说完不久,三名浑身尽染血迹的骑兵从远处飞驰而过,看情形必是经过一番血战方才从陈留突围而出。

  而就在他们刚从驰过密林之时,李虎一声爆喝跳出,右手三支狼牙箭立时搭在了崭新的硬弓之上。

  “唰……”三箭其发,几乎同一时间,分为三个方向,向那三名骑兵的背心上袭去。

  “哧、哧、哧……”一弓三箭,三箭其发,箭箭命中目标。

  李虎露这一手,立时让埋伏在密林中的众人们欢呼不已。

  可就在李虎得意之时,前方三名身中狼牙箭矢的骑兵却只倒下两人,另一人却晃了晃身形,而后竟再次崔马拼命向前方逃逸而去。

  当李虎再次欲射之时,这人却早已远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