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2)第24章:接连意外
顾影2017-06-14 15:303,246

  毛玠的到访,着实让断风寒喜出望外,为了能够表现出自己的求才若渴以及对对方的重视,他便连早朝也抛之脑后,而这也的确使得毛玠内心感到十分受用。后来两人又经过了一番详谈,毛玠更是被断风寒超远的眼光以及生动且富有感染力的语言所折服,最终做出了一个令他终身无悔的决定。

  而就在毛玠与断风寒最终谈妥,甘愿奉其为主,欲行主从之礼的这一档口,一道尖锐细长的嗓音却打府外老远的地方传来。

  “皇--上--驾--到--!”

  皇帝来了,而且身后还跟着朝中一大群文武官员。

  “皇帝不在宫中呆着,怎么突然跑这来了?”断风寒暗自纳闷的同时,遂起身往前院出迎,临行时亦吩咐毛玠避于客室之中。

  毛玠见他突临变故却从容自若,不失方寸,遂默然点头欣许,内心亦是一番暗赞。

  犹豫事前过于仓促,灵帝的到来,即便是宫中的礼司监亦来不及做出详细的安排,何况是蔡府的一干家人奴仆。所以当他们听到皇帝驾到这四个字时,还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而当他们反映过来时,也已然来不及出门迎奉了。

  随行的护卫很快便将整个前院严密的护卫起来,待蔡府的家丁奴仆们匆忙的跑到前院时,灵帝已然急步行入院中,故而这些家丁们也来不及聚集到一齐,只得纷纷伏跪下去。

  陪侍在灵帝身旁的蔡邕本来心里还是很激动的,毕竟是皇帝光临府上,荣耀自是非常。可是一见着满院子零零散散伏跪的奴仆们,显然心里满不是个滋味,随即在心里暗责自己疏忽,之前光顾者激动忘了着人先速回府中安排,而后当即对皇上请罪,道:“微臣府中下人平日疏于礼教,闻皇上前来,竟未结出迎奉,此为微臣之过也,还请皇上赦免府中下人不敬之罪。”

  灵帝此来哪管得这许多,当即一抖袍袖,欣然道:“朕此来乃是思念贤弟心切,亲往探望亦乃突然,不知者无罪,卿家不必忧虑,朕并无怪罪之意。”

  蔡邕闻言立时拜谢,随即又言道:“还请皇上移驾大厅相待,微臣这便去后院唤醒断王,使之前来迎奉。”

  他说完便欲前去,却想不到当即便遭到了灵帝的阻拦。

  灵帝笑道:“朕思念贤弟心切,怕是等不得,卿家在前引路,朕当要亲往后院探望。”

  可当他这话音刚落,便听远处传来一道宏亮的嗓音:“不知皇上前来,臣弟见驾来迟,实是罪该万死!”

  接着便见断风寒一路疾驰,从远处行来。

  不多时,便已然来到灵帝跟前,扑的一声跪倒在地,高呼道:“臣弟昨日贪杯至醉,今日延误朝事,还请皇上治罪!”

  也不知是不是灵帝平日听厌了身边的太监以及众大臣们那种要死不活的声音,一听到断风寒这种宏亮极副激情的嗓音,心里就泛起一股子说不出的震撼感觉。

  灵帝得见断风寒,当即大喜,立时上前搀扶,欢喜道:“贤弟何罪之有,只是朕一日不见贤弟,心中实为挂念啊。”

  “让皇上如此劳心,实乃臣弟之罪也!”再次被灵帝热情的撰住双手,断风寒内心甚是感动。细心想来,纵然这灵帝在怎么混庸无道,可是近日来对自己还真是没话说。转念又想到自己暗中所做的一切,不免又会生出一些愧疚。

  灵帝不知断风寒所想,却仍旧热心探问,道:“贤弟昨日在蔡卿府中一切可好?”

  断风寒诚然,道:“回禀皇上,臣弟一切安好,皇上实不用如此费心。”

  此时,两人一边亲切的交谈着,并齐肩一道走进前院大厅之中, 后行至厅中主榻之处,灵帝当仁不让的上得席榻,并还热情的拉着断风寒也坐了上去。这种热切至极的臣子待遇,此间亦只有断风寒能够享受,而厅中所立众臣也只有干瞪眼的份。

  大将军何进如何忍受的了断风寒受灵帝如此宠幸,嫉妒之心大起,遂与同早间所受之气一道迸发,当即言道:“启禀皇上,兖州王持宠而骄,今晨胆敢未行朝奉之礼,此实乃目无君主之重罪,唯念皇上荣恩虽可豁免,但亦不可开此先例,按我大汉律制,兖州王当前应以及早归赴封地,万不可遗留京师,免生私党之祸也,还望皇上三思!”

  何进这番话可谓毒辣之极,名为劝告,实际上却是在指断风寒结党营私,意图不轨。

  他的话音一落,身后党阀立时纷纷上言,皆赞成此何进之意,即便朝中一些清正之臣,如太傅马日郸、太仆朱携等亦是认可此议,毕竟前朝多有番王私结京中重臣图谋作乱之事。

  有此前车之鉴,朝中众臣不论党派,竟而出奇的站在了同一阵线上。

  “这……”灵帝似乎从来就没有遇到过这般场景,没想到这些平日里明争暗斗的臣子们竟而言出一致,内心不禁感到为难。随即他便看向侍奉于一旁的大太监张让。

  岂知张让却也没有表示反对,反倒十分的赞成何进的这一言论。而对于这种情形,不但灵帝感到意外,即便是断风寒亦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转念一想,这也倒省去了不少麻烦。

  断风寒见灵帝带着为难而又不舍的眼神看着自己,随即当即起身,拜道:“诸位大臣所言即是,为恐遭他人诽议,臣弟亦当速离京师才是,皇上荣恩浩荡,臣弟今生无以为报,便只得回返封地,教化治下之民,以报皇恩!”

  “这……”灵帝立时起身搀起断风寒,眼中当即有些湿润,道:“莫是朕有薄待贤弟之处,连同贤弟亦要弃朕而去呼,倘若真怕惹他人猜忌,朕便收回贤弟之职,改封安乐候,如此便可永驻京师常伴朕左右矣!”

  靠死,这怎么可以呢?断风寒闻言差点没跳起来。要是真变成这样,虽然暂时还能享受几年,可到了将来灵帝一归天,那么自己可就真的玩完了。

  好在一旁的张让和下方的何进同时出言阻止。

  何进暗瞥张让一眼,内心一阵冷笑,暗想既然你这阉狗想玩阴的,老子陪你玩便是。随即他便立时进言,道:“自古君无戏言,皇上之言怎可视为儿戏。”

  与此同时,下面的一干大臣们又是一阵反对之声。

  张让此时虽然也不知道何进为什么这么急着将断风寒赶往封地,但为了今后的局势发展和自身的利益,他却也破天荒的和何进有生以来第一次达成了一致的意见。

  只可惜灵帝无论如何也听不进去,即便是平日极为宠幸的“十常侍”所说的话亦不能改变他此刻的心意。

  由此可见,断风寒今时今日的地位是何等的殊荣。

  没办法,谁叫他在灵帝的眼中是那个被大汉前朝众多帝王推荐的辅汉之人呢,谁叫他是灵帝眼中的神仙兄弟呢!

  灵帝见诸臣群起反对,立时大为震怒,当即喝斥,道:“尔等不必再言,朕心意已决,不可有违,此后胆敢再议此事者,定不轻饶!”

  完了,这下完可完了。断风寒见灵帝说出这般狠话以后,下方诸臣再也未有敢出声者,心中当即叫起苦来。

  可就在他失望之际,一名小太监双手捧着一书帛锦袋从厅外一路小跑而入,来到张让跟前,便高举手中锦袋躬身传报道:“启禀皇上,荥阳郡有紧急军情上奏!”

  张让将装有紧急军情的锦袋承给灵帝,灵帝此时却正烦着,故而接过便仍在一旁,连瞧也不瞧一眼。

  诸臣见灵帝如此,多有未敢言者,唯太傅马日郸会及蔡邕等一帮老臣出面进言,道:“荥阳乃司州防务之本,更为我洛阳门户,今有紧急军情,势必万分火急,皇上当应立即览阅才是。”

  灵帝闻言未动,默然审视群臣一番,这才缓缓拾起锦袋,将内中书帛取出,随后也未细看,便递与一旁的张让,示意其代为念诵。

  张让恭敬的从灵帝手中接过书帛,待将其展开后便仔细的念读了起来。

  待他念罢,厅中诸人无不震惊。

  灵帝更是一缓先前之怒,焦心如焚,道:“此事如之奈何,诸卿可有良策?”

  原来这荥阳郡上报的紧急军情非是其他,乃是当日从陈留逃出的那名求援骑将送出的求援信。

  原本那骑将本已身受李虎一箭,虽未至命,但亦伤势严重,乃至荥阳时便已因流血过多而昏厥过去。后经荥阳郡守着人医治,方才醒来,并将兖州发生之事告知。荥阳郡守得知此事便当即着人快马上京通报,以求朝廷派兵驰援。

  此时,大厅中群臣们已经乱成一片,着实吵杂。

  而断风寒却暗自高兴起来,心想人算不如天算,老天总算是开眼了。

  打定注意,他当即便一整衣饰,起身下榻,恭敬的对灵帝言道:“启禀皇上,兖州自古乃兵家必争之重地,治下陈留更与我司隶交邻,倘若此地失守,洛阳便危矣,以臣弟之见,当务之急,皇上应当立即发兵援救才是!”

  群臣闻言,皆纷纷响应,似乎断风寒之言亦是他们所想一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