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2)第15章:乱世奸雄
顾影2018-03-22 11:403,184

  侍郎荀攸深夜从大将军府出来并未急于回到自己的住所,而是立即赶往了城中另外一处权贵豪门的府地--袁公府。

  说起这袁公府还得追溯到章帝时期(建初元年公园76年),此府之主正是那当朝司徒袁安,后袁氏一族历经数朝,以至四代皆有族人出任三公一职,时人称之“四世三公”。依照东汉官制,以太尉、司徒、司空为“三公”,总理众物,乃百官中权利最大,地位最高者。故而袁氏一门在东汉自章帝刘炟初始,历经九朝至今时的灵帝其间,皆为当世炙手可热的显赫家族,而如今这袁府之主便又落在了时任当朝司空的袁逢身上。

  说起来荀攸与这贵为司空的袁逢倒也没有什么深交,星夜来寻却是为探其族叔荀彧而来。

  荀彧少有才名,南阳名士何颙见其曾惊为天人,惊称其为:“王佐才也”,而后来的历史亦证明了此言非虚。

  此时的荀彧很受袁逢的赏识,更是将其奉为上宾,两人经常倾心谈论,对于大汉今后的格局均抱有相同的看法。不过在对于如何治理乱世,匡正天下的大计上,年轻气盛的荀彧就比袁逢显得更为得心应手。

  两人既然对于今后的天下局势有着相同的看法,那么也就必然会及早的做好一切准备。对于家门显赫的袁逢来说,不管今后的天下如何,唯有一点他必须保证,那便是袁氏一门的兴望是否仍旧可以长久的保持下去。所以像荀彧这样的王佐之才,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的,因为他要及早的为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谋划好一切。

  而荀彧则是要借助袁氏一族的地位来达到自己今后展现理想包袱的目的,他更是早已经对未来做出了完善的规划,对于袁绍膝下两子袁术与袁绍亦做出了明确的选择。

  荀攸的到来,让荀彧感到了疑惑,虽说两人乃是同族,但关系却不大亲密,再加上对方乃属何进一党,心下难免有所悱恻,结合到前半夜发生在大街上的刺杀事件,荀彧更是从中嗅出了什么。

  荀彧虽然是荀攸的族叔,但年纪反倒要小对方六岁,相貌更是儒雅俊美,比之荀攸的老沉则显得多了几分灵活。

  古时注重礼仪,对于这个年轻的族叔,荀攸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尴尬,行至其面前便大礼参拜,诚然道:“攸深夜打扰堂叔安寝,望堂叔莫怪。”

  “公达莫要多礼,快些请起。”荀彧紧赶两步,欣然将荀攸搀扶起来,道:“公达深夜前来,想必有大事相商。”说罢握着荀攸之手,热情的将其领至内室之中。

  两人分宾主落坐,再三客套一番后,荀攸便开门见山道:“不知堂叔可知晓今夜街市中发生之事?”

  荀彧笑道:“如此大的动静,彧岂能不闻。”

  荀攸接着道:“即是如此,攸便敢问堂叔对此作何看法?”

  “呵呵……”荀彧闻言突笑,随即将几上铜壶提起,并为荀攸面前的杯中注满水,接着做出了一个请用的姿势。

  “堂叔何故发笑?”荀攸不解道。

  荀彧笑罢,首先扫了眼荀攸,遂才缓缓言道:“公达前来莫非是要试探于我呼?”

  “此言从何说起?”荀攸闻言更是诧异不已。

  荀彧面上突然一紧,两眼射出一道寒光,逼视着荀攸,道:“公达出此攻心之计,当是绝妙无比,但又岂能瞒骗于我!”

  荀攸闻言当即释怀,内心暗赞对方果然多智的同时亦有心试探其才学,故而并不说破,只是故作疑惑道:“计从何来,尚请堂叔言明!”

  “哼……”看到荀攸面上的疑惑,荀彧冷哼一声,遂厉声道:“公达休要瞒我,想那何进即便再蠢,亦决不会做出此等明目张胆之事,若非此计甚妙,匹夫安敢为之!”

  说到这里,荀彧稍微停顿一刻,接着便有条不紊的言道:“此计攻心为上,妙处有三,其一,何进党阀势大,但却少有实心者,其下皆是见风驶舵之人,如今此事败露,何进一党人人自危,故而形同一线,最终只得迫使与那何进一心,保其不失。其二,借此事试探朝中其他官员,以显自方实力,倘若有人责之,何进必借此事反扑,以诬告之言而除之。其三,更是示警当今圣上不可一意孤行,借此稳固太子地位。此事看似愚蠢,实际上却是攻心妙计,作用非凡。纵观何氏一党中人,我看非公达有此能耐,他人何以有此见地!”

  荀攸闻言当即拍手称道:“好,堂叔果然深谋远虑,着实令攸钦佩。”

  “哪里,若论计谋,公达之才远在我之上啊!”荀彧微叹一声,随后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遂又突然向荀攸言道:“以公达才学,不难看出今世之格局,如今汉庭紊乱,宦官外戚专权,久之天下必乱,我等身怀匡世之才更应当及早为将来做好打算,公达又何以甘心效力于那市井屠夫,莫如由我引荐一位明主与汝相佐!”

  荀彧这番话言辞恳切,颇令荀攸感动,但经过短暂的思索,却笑问道:“堂叔所言之明主,莫不是那司空袁大人嫡子袁术袁公路?”

  “非也!”荀彧断然否决,接着却又言道:“我今投身于袁公,虽看重其显赫家世,但对于其嫡子并不看好,但观袁氏一族,唯有庶子袁绍堪有所为,今后亦可成事!”

  “哦,是那袁本初么?!”荀攸闻言默然深思起来,良久未有言语。

  荀彧以为其动心,遂再加劝言道:“那袁本初虽为庶出,但我观其日久,以为其心存鸿图大志,假以时日汉庭绷裂,则必可成为一方霸主,倘得良臣相佐……”

  说到这里,荀彧立时不再多言,其意则不言自明。

  荀攸亦是善谋之人,对于荀彧这种危险的言论自当有所理解甚至赞同,但对于袁绍他却当即做出了不同的看法,道:“攸观此人亦久矣,虽说其志不小,但却少智,非成事之相耳!”

  有道是多智者善谋自身,若论智计才学,这荀氏叔侄二人,当以荀彧为先,但论及视人之明,却非荀攸莫属,这一点历史亦早已做出了评论。

  荀彧的确只是看到了袁绍好的一面,虽然无有智谋,但想到其只要今后恳从柬善纳,要成大事却也无有大碍,故而对于荀攸的话只是一笑了之,并未加以反驳之言。

  倒是荀攸紧逼其上,接连言道:“倘论素有大志而多谋者,攸到今日才方知一人,堂叔可愿闻之!”

  “哦?”荀彧眼中带着疑惑,缓言道:“公达但说无妨。”

  荀攸微微一笑,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用左手掳起右臂宽大的袍袖,右手中指伸进杯中,蘸着水在黑木几上工整的写下了五个大字。

  “洛--阳--北--部--尉。”荀彧将荀攸在几上写出的字体一一念出,紧接着便大为惊异,道:“洛阳北部尉不正是曹孟德?”

  “不错!正是此人。”荀攸严肃的看着荀彧道。

  岂知荀彧一见荀攸认真起来,立时又大笑道:“我道是谁,原是谯郡曹阿瞒,我与此人少时有过相识,其喜好飞鹰走狗,多有怪癖之举,何言大志?其只是凭借养祖阉宦之权才得以入朝为仕,可见未有过人才学,虽说任上敢于治法,但多半却是倚借何进之势,又有何勇可言,如此混水摸鱼之辈,如何当得了大事,公达实是高看此人矣!”

  根据史载,灵帝熹平三年(公园174年),二十岁的曹操被举为孝廉,入洛阳为郎。不久,被任命为洛阳北部尉。洛阳为东汉都城,是皇亲贵势聚居之地,很难治理。曹操一到职,就申明禁令、严肃法纪,造五色大棒十余根,悬于衙门左右,“有犯禁者,皆棒杀之”。皇帝宠幸的宦官蹇硕的叔父蹇图违禁夜行,曹操毫不留情,将蹇图用五色棒处死。于是,“京师敛迹,无敢犯者”。

  如今照荀彧之言看,这曹操真的敢这么做,怕也是有何进在背后撑腰,想想也不无道理。

  “唉……我等皆小看此人矣!”荀攸闻言概叹一声,想起先前自己何尝不是这样认为,但从何进口中得知为其策划者乃是此人之时,他的内心却是极为震撼。

  想到这里,荀攸当即向荀彧发问道:“堂叔可知此攻心伐髓之计出自何人?”

  “哦,公达何以有此一问,难道非是出自公达,那……”荀彧不料荀攸有此一问,脑筋急转直下,联想对方先前之言,当即震惊道:“莫非是……”

  他没有直接道出答案,但却看着一脸平静的荀攸。

  荀攸微微点头,立即言道:“我等皆小看此人矣!”

  “哈哈哈哈哈……好一个曹阿瞒,好一个曹孟德!”荀彧当即苦笑不止,神情极为复杂。

  在笑罢之后,他却立时换上一副严谨之色,怅然言道:“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莫非汝南许子将之言当真可预示其人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凌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