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向空
不怕小明2018-03-13 19:343,887

  “我还没问完呢!”向小伤站在原地根本没有移动分毫,若是一棍子落下,那定然是会打在向小伤头上,不过向小伤可是没有准备挨下这一棍子,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小伤,问他丢了什么灵药!”青玄的声音这是忽然在向小伤耳边响起。

  “丢的二阶中品灵药到底是什么。”听到青玄的声音,向小伤立刻问到。

  可是,此刻那向空手中的家法棍已经从向小伤头顶之上落下,眼看就要砸到向小伤。

  向小伤立刻沉心提气,右手抬起,就要施展虎啸掌,这家法棍子只不过是让人吃痛,并没有什么威力,就算是一个二星灵士一棍子打下来,向小伤也有把握施展虎啸掌一掌打断这棍子。

  可是就在这是,眼前却是忽然一暗,一个身影快速出现在向小伤身前。

  “砰!”

  一声沉闷的响声在向小伤耳边响起,向小伤抬头一看,父亲快步上前正挡在他的身前,一手抬起以手臂挡住了那家法棍,棍子击中手臂的位置,向青山灵力的光芒微微闪现。

  向青山也是有九星灵士的实力,而那向空不过只有二星灵士,那家法棍也不过是一根普通木棍而已,向青山若是不心甘情愿的话,这向空想要伤到向青山,根本不可能。

  “若是你伤了小伤。”向青山另外一手握住家法棍从手臂上拿下:“这事情就没那么轻易就能了结了!”

  自己一棍被挡住了,向空先是一愣,但是随后就是一阵恼怒,伸手就要再来一棍,可是一听向青山的话,向空举起的棍子就僵在了空中,好久那向空才点点头:“我是在执行家法!”

  “我问你丢了哪一种二阶中品的灵药!”向小伤见到向青山没事心底才松了口气,从向青山的背后走出来继续问到。

  但是向小伤看向空的眼神,比起刚才更为寒冷。

  “是柳叶藤!”药坊的掌柜终于是开口说了,似乎是被刚才那突如起来的冲突吓住,这掌柜的手居然微微有些颤抖。

  柳叶藤,二阶中品灵药,内含大量的天地灵力,名不副实的是这柳叶藤药性狂暴,但是却药力悠长,可以作用于冲击更高等级时的助力灵药。

  “柳叶藤?小伤,柳叶藤可是就在那掌柜的身上!”青玄声音在向小伤耳边响起:“我能感觉得到。”

  “问这有什么用?”向空瞟了一眼向小伤:“今天你阻拦我调查柳叶藤失窃,我会上报家族的,家族绝对不容许你们这种……”

  “哼!”向小伤一声冷哼打断了向空的话,伸手一指那药坊掌柜:“交出来!”

  向空的声音一顿,比起刚才声音小了很多:“交什么?”

  那掌柜也是一脸无辜:“你什么意思?”只是,药坊掌柜的手,却是比刚才抖得更加厉害了。

  向小伤看了一眼向空:“那柳叶藤在掌柜的身上,他监守自盗!”

  “怎么可能…”到了这时,向空的声音也是小了很多,看向小伤的眼神中多了一些异彩。

  “要我动手搜么?”向小伤将目光移到掌柜身上,紧紧盯着掌柜的腰间。

  “是我,是我,是我的一时鬼迷心窍,监守自盗拿了这柳叶藤!!!”就在周围气氛有些凝固的时候,掌柜忽然一下跪在了地上,不住的对着向空磕头,顺手也就从腰际翻出了一个白玉盒子。

  打开一看,那白玉盒子里面正是装着的如同细柳叶子一般的藤蔓,这正是柳叶藤!

  周围围观的人群中顿时是响起一片哗然之声。

  “居然是你!”听到那哗然之声向空脸色难看了起来,飞快一把抓起白玉匣子,反手家法棍直接落在了掌柜的身上,那掌柜的不过是肉体凡胎,也没有修炼灵力,向空一棍子下去打在掌柜的身上直接将掌柜打吐血了。

  “拉下去!”向空对着身旁的伙计喊了一声,居然不再作停留就想要走。

  “等等!”向小伤却是快步上前,挡在了向空身前,向小伤可是记得刚才这向空的所作所为,若是这么轻易就放他走了,向小伤恐怕是会后悔好几天的。

  向空眼睛一眯心中生气一丝怒意:“干什么!”

  “道歉!”向小伤说。

  “什么?道歉?”向空声音抬高了八调又在末尾狠狠压下去,周围的人看见掌柜的被带走,本来已经准备散开,忽然听到向空的声音,立刻又围了起来。

  “的确是应该道歉啊。”

  “就是,刚才冤枉人家了,道个歉有什么。”

  “我就说青山不是那种偷东西的人。”

  终于这些街坊邻居们是开口帮向青山说话了,之前他们虽然也是相信向青山不会偷东西,但是在向家子弟向空的威严之下他们根本不敢出声反对,但是现在,向小伤居然一眼就瞧出了真正偷东西的人让向空吃了瘪,这些街坊邻居也是胆子稍微大了一点,开口帮向青山说话。

  向空看了看四周脸色愈加难看,又看了看挡在自己身前没准备走的向小伤:“做事留一线!”

  “这掌柜的已经四十多岁,没有灵力修为,他拿那药性狂暴的柳叶藤干嘛?自杀吗?”说出这些的时候向小伤眼神没有丝毫变化:“他嫁祸谁不好,嫁祸到父亲身上!”

  向空嘴角一抽,心中却是翻起了惊涛骇浪,不敢再有什么推诿,向空立刻是转身对着向青山一拜:“对不起了!”

  “态度!”向小伤撇了撇嘴,那一家法棍虽然不重而且还被向青山以灵力抵挡住了,但是那种侮辱可不是简简单单一句对不起就算了的。

  “对不起,刚才冤枉你了。”

  “你和我是同辈的人,辈分呢?”向小伤依然是不满意。

  向空悄悄一望四周那些快要绷不住脸笑出来的人,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狠下心一咬牙,弓腰拱手道:“青山叔,对不起,刚才是我鲁莽,冤枉您了!”

  向小伤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对于向空这么一个家族的直系重点培养的子弟来说当众给人道歉绝对不是什么轻松的惩罚,向小伤转眼看了看向青山:“父亲可满意?”

  向青山心中满是说不出来的舒爽和惊喜,只得是微微点了点头:“甚好”

  说罢,两人相视一笑,接下来这里的事情就和他们两人没有关系了,两人直接挤出了人群。

  “父亲,为何我没到的时候,你不作反抗?”向小伤还是记得之前刚刚进去的时候,那向空已经是举着棍子朝向青山要打过去了。

  “当时所有的矛头都是指向我,我没有选择,但是公道自在人心,日后他们找不到其他证据,也是不会将罪名强加在我身上的。”向青山笑了笑,但是脸上更多透出的却是无奈。

  向小伤却是沉默了,向小伤知道,向青山上面说他的想法都有一个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他不想被家族除名。

  而那,自然就是为了向小伤。

  在向家之中,特别是在向家直系子弟之中,一般稍稍有点天赋的人,那都会受到极好的待遇。

  虽然向小伤表现出的天赋极差,以至于向小伤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享受到家族的优惠,但是这不代表向小伤以后一直都是享受不到家族的优惠。

  向小伤马上就要去家族之中接受家族的统一训练了,成人礼前一年,向家子弟都是要必须接受的,不论是直系还是直系或者如同向小伤这般,天赋一般!

  这就是家族的优势!

  “是不是觉得父亲很软弱?”父子之间一阵沉默之后,向青山忽然是问到。

  向小伤连连摇头:“我知道父亲是为了我!”

  向青山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想当年,我也是锋芒毕露,就算是修行不成也是从不放弃。但是,时间太长了,长到仅仅就用风,都能磨平了我的锐气。”

  “现在的我,已经没有了其他的想法,只要你能好,我自然是无谓任何困难和麻烦的。”

  “我定会出人头地,让父亲不再受这鸟气!”向小伤狠狠点了点头。

  向青山长长舒了一口气,拍了拍向小伤头:“去修炼吧。”

  向小伤这才点头告辞才离开了去。

  远处,向空和另外一个白白净净的青年站在房屋阴影之下,看着向小伤和向青山两父子。

  “哥,今天要不是向小伤这小子过来搅局,我就将那柳叶藤带过来了!”向空无不懊恼:“真是奇了怪了,那小子怎么就知道我把灵药放在了那掌柜身上。”

  “下次不要做这种事了,我不喜欢。”那白白净净的青年正是向玉麟:“多给药坊掌柜点钱。”

  向玉麟说完就转身回走,忽然,向玉麟又停住了脚步:“向小伤是不是应该到家族中接受成人礼之前的训练了,家族还真是好,随便什么歪瓜裂枣也会给予一年的训练时间。”

  在那里的事情向小伤自然是不知道的,不过向小伤并不以为这件事会太过轻松的结束。

  “那个向空看起来,应该是不会善罢甘休吧。”青玄问到。

  “应该不会,向空年纪比我大不了多少,天赋也比较差,但是他有个好哥哥,他哥是我向家年轻一辈第一人,在他哥哥的照顾下,他的确是在家族子弟中算得上是比较大胆蛮横的人。”

  “那要不要跟上去,找个僻静的地方,杀了他?”青玄声音陡然一冷。

  向小伤差点没从河边摔下去:“再怎么说,他也是我们家族的人,怎么能随便喊打喊杀。他日后想要对付我,那只能是在我去家族训练之后的事情了。”

  向小伤沉心感受了一下体内的灵力:“过不了多久,我就能够试试凝聚灵海,准备冲击灵士,到时候,就算是我到了家族之中,以你传给我的二阶中品功法和一阶上品战技,我也是不惧他那个二星灵士!”

  青玄哦一声便是观察着已经沉心入神开始修炼的向小伤,没有再说话了。

  一个月的时间飞快过去,向小伤天天在此修炼,经脉之中的灵力在二阶中品的功法帮助下,从游丝变作了潺潺细流,潺潺细流又在丹田之中开始不断汇聚。

  向小伤按捺住心底的激动已经有好几天了,好几天之前,向小伤丹田之中的灵力到差不多到了能够凝聚灵海的程度。

  但是向小伤一直按捺着想要立刻凝聚灵海冲击灵士强者的心情,不为其他,只为了能够等到那呼之欲出的感觉,然后在凝聚灵海,一次成功,一举踏入那灵士强者的行列。

  今天,已经是日落西山,西边的天空被夕阳映照得如同火烧一般红,丝丝的云彩落在其中已经显了黑色。

  向小伤还盘坐在那河边,眼睛微微闭上,双手合拢十字交叉叠在胸前,一切都显得那么安详,就连呼吸的频率都是比往常慢了一些。

  “突破不突破啊,不突破回家了。”青玄不禁是在心中暗自叨叨着。

继续阅读:第8章一星灵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动八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