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赌灵药
不怕小明2015-12-21 20:053,914

  赌灵药,这个活动在灵动大陆之上处处都有,只是形式不尽相同而已,但是目的就只有一个,在真真假假的药草中找出真的灵药。

  灵动大陆实在是广阔,物种之齐全令人难以想象,而这时候,就会有很多几乎和灵药一模一样的杂草出现,而且还被草药人采回来。

  但是在药坊中,药坊只敢使用绝对有把握是灵药的药草,若是有半分拿不准,他们也是不敢使用的,这样的话,问题就产生了,那些采药人也不愿意自己采的“灵药”被大量否定。

  在无双城,就在药坊之前摆出了另外一种贩卖灵药的摊子,八金币一株药草,是真的,那你瞬间赚十倍以上,若是假的,你就亏八金币。

  赌灵药,考验的不仅仅是对灵药的熟悉,因为那些药坊的人也很熟悉,更多的则是运气,那些假灵药和真灵药实在是太像了,很多假灵药只有服下才知道自己服错药。

  有些假灵药是有毒的,所以赌灵药也被一些有心人称之为——毒灵药。

  今天,向小伤就是要赌一把灵药,毕竟他只有八金币。

  对于向空的挑衅,向小伤自然是无心理会,说起来,在这三年时间,向小伤的心性已经非常沉稳了。

  这个赌药摊在这一排的赌药摊中算不是最大的,但是赌药摊并不是要大才能在那一堆假灵药中找出或许有或许没有的真灵药。

  况且,是青玄让向小伤到这个赌药摊前的。

  “是不是这株?”穿着一身粗布衣服手里拿着个装满了金币袋子的摊主指着三株灵药对一个光头大汉问到。

  “就是这株,我不信今天就赌不到!”光头大汉一摸脑袋说到。

  摊主笑着点点头,将那株药草小心翼翼拿起给到了光头大汉手中,光头大汉立刻是从那那株草药上扯了一点根须下来放在嘴里嚼着,然后还分给了周围几个人一起嚼了点。

  “唔~好像都一样,不像是假的!”旁边几个人是眉头紧皱。

  光头大汉依然是眉头紧蹙,好久之后他才将目光投向了几个刚刚一起验药的人:“怎么样?”

  “没问题,这也已经是这里最后一株红蓟草了,没问题!”几个人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目光投向了摊主,摊主一脸微笑,和之前并看不出什么不同。

  “哈哈,我就知道,妈的,我刚刚看这株就觉得他像!”光头大汉大笑一声,变脸像是变天一样快,在四周众人无不羡慕的目光之下,那大汉三下五去二将那灵药生吃吞进了肚子。

  红蓟草,一阶下品的灵药,若是真灵药的话,有疏通经脉,短时间内还有加快吸收天地灵气的功效。

  “哇,感觉真舒服!”光头大汉一声呻吟,好像是在寒冬腊月吃饱了饭躺在热炕上一般,一脸的,满足。

  “草,怎么又是假的,你今天卖了五十多株红蓟草,没有一株真的,你怎么回事啊!”众人看到光头大汉这副模样立刻是明白了,这哪是一阶下品灵药红蓟草啊,分明就是长得向红蓟草的毒草,大汉这模样,明显是产生了幻觉。

  摊主一脸笑意,和刚才一样:“赌灵药都这样,你们难道还不懂规矩吗,要是我敢肯定这药草全都是真的,我还拿出来摆摊?”

  “那也不能五十株都是假的啊,你都转了几百金币了!”周围响起一阵阵的怒骂咆哮声,但是大家都还是安安稳稳站在原地,眼睛却是盯着那摊位上的其他草药又琢磨开了。

  “怎么不下手去买啊,怕买到毒草啊,不用怕,买到毒草我替你解毒,哈哈!”向空也是从外面挤了进来,一拍向小伤肩膀大笑道。

  向小伤抬手一巴掌拍掉向空的手:“怎么,你是怕我买到真灵药,所以过来故意激将么。”

  向空听完又是一声哈哈大笑,扫了几眼摊位上的灵药:“哈哈,只要你买到真灵药,我就帮你付了买药草的钱。”

  “好的,有了这冤大头,你可以省下你那八个金币的身家了!”青玄嘀咕到。

  “八金币?我赌灵药,你加的彩头也就是八金币?”向小伤忽然嘴角一弯,目光斜瞟了一眼向空,不屑的神情谁人都是看得清清楚楚。

  “哦,好像是少了点,我大佬三加彩头都会加九个金币。”

  “妈的,你觉得你九个金币多?老子都是加十五个的,你也好意思在我面前提!”

  听到向小伤调侃向空的话,大家也是议论纷纷,说得那向空脸上一阵青一阵红。

  “我出灵药本身的价钱!”向空忽然大吼一声镇住四周的声音,刚才这里议论彩头的声音顿时将其他几个摊位上的人都是吸引了过来,毕竟有彩头的时候不多。

  “若是他赌的灵药是真灵药,那么,那株灵药值多少钱,我就出多少钱!”向空挺胸昂首目光在刚刚那些议论的人的脸上一一划过,眼中无尽的是优越。

  一株一阶下品灵药都要一百多金币,这里还真没有人敢玩儿这么大彩头。

  嘴角抹过意思笑容向小伤说到:“那既然是这样的话,我就勉为其难,接下你这个彩头。”

  “等等?”向空却是一伸手拦住了身子朝草药摊上的向小伤:“光我出彩头,你不出点彩头不太好吧。”

  向空目光一扫周围人的眼睛,从他们眼中看到了兴奋的神色,大喝一声:“大家说我说的对不对!!!”

  “说得对,在赌灵药上加彩头,那自然是两方都要出彩头的!”

  “对对对,那小子,该你出你的彩头了!”

  “小子,出不出彩头啊,别胆怯,胆怯就回家去吧,哈哈!”

  嘴角笑容依然在,笑看着这些看戏的人,向小伤一耸肩:“我可比不上你,有那么都金币,所以你看我这全身上下,你要哪儿,到时候就给你哪儿!”

  “哈哈,好,说得好,兄弟,给你一把刀,要是你要我帮你砍也行!”一个粗狂汉子一听到向小伤的话立刻就双眼冒光兴奋了起来。向小伤的意思大家都知道,向小伤那是不出钱,直接砍手砍脚什么的,向空高兴要哪儿就要哪儿。

  当然,那是要向小伤买到了假灵药之后的事情。

  向空也是眼睛一亮:“好,好,好,快选!”

  向小伤摇了摇头,目光开始在那草药摊上剩余至少上百株的草药上来回扫视着。

  时间过去了大概有一刻钟,但是向小伤还没有下手,若是以往,谁选草药选一刻钟就买的话,大家还会觉得他唐突了。

  但是现在不同了,大家觉得向小伤好浪费时间啊。

  草药摊主也是眉头皱了起来:“哎,我说,小兄弟,你不买就算了,你们赌灵药加彩头搞得人家都看,不买了,这样我很亏的!”

  “就是就是”向空乘着机会就上,眼中尽是急不可耐的意思,拿过了那粗狂汉子的短刀:“我就要你那只左手吧,右手留着吃饭!”

  “急什么,马上就好!”向小伤在刀光映照之下没有丝毫动容,眼神依然是看着草药摊上那么多草药:“这么多,一株株看,总得要点时间吧!”

  向空一声冷笑:“大家快看啊,这小子要耍赖了,若是他看个十天半个月,谁在这里陪他耗得起啊!”

  “就是,就是,不能这样老耗着吧。”

  “小子,到底找到没有啊,快把手伸出来吧。”

  “别浪费我们大家时间昂,快点选,不然我们大家帮你选,就选那个二阶下品的竹青果吧,哈哈!”

  竹青果,二阶下品灵药,主要功效和百年冬青草差不多,都是疏通经络,但是那效果,比起百年冬青草简直不知道好了多少倍,至于那实际的价值,至少也在三千金币以上,灵药随着品阶提高,那价值是打着滚儿翻着倍地涨!

  听到选那二阶下品的竹青果,周围顿时传来一阵哄笑声,竹青果在这摊位上就一枚,本来青色竹青果在这个时候却是透着一丝丝白,而且传出来的味道也是隐隐有一丝不对,这里基本上就有十多人能够分辨的出来。

  见到周围人这么说,向空将刀比划了下:“怎样,还没选好?”

  向小伤回头一看刚才那个提议选竹青果的人:“多谢你了。”

  “嗯?”那人一愣,没明白向小伤的意思。

  向小伤转身伸手便拿起了那摆在最上面却已经三天无人问津的“二阶下品灵药竹青果”。

  “你,你他妈还真选啊!”向空不禁就是一愣旋即脸上就充满了笑容,拿刀的手挥了挥,兴奋之情无可复加:“来来来,来俩人帮我按住这小子,免得他挣扎。”

  好吧,他们已经认为向小伤输了。

  但是的确也是,是敢想象人家随手指的一株灵药就是真的?

  而且,那灵药还是二阶下品,二阶下品在药坊中都是要预约才能买到的好不好,在赌药摊出现?无双城没见过这号好事。

  “怎么,不等我验药?”向小伤头一抬,目光仿佛能够摄人心魄。

  向空的手又是一僵,脸上的表情也是一僵,好久才又露出笑意,看向四周那些脸上全是不屑的人们,向空也是一笑:“验验验,怎么不等,我可提前说了,就算是你中毒死了,我也要砍你一只手,而且那药草钱还要你自己付。”

  “他不付我就拔了他的衣服,多少能挽回点损失。”摊主笑到,看向小伤的眼中充满了不屑和怜悯。

  那竹青果是何等贵重的药材,怎么会流落到这赌药摊上,说白了这枚竹青果已经被三家药坊的掌柜鉴定是假的了,现在放在这里就是摆个样子。

  几乎所有人脑海中都开始想象待会儿那血腥的画面了,不过很多人亦是兴奋,见血在灵动大陆不是什么不好的事。

  但是向空除外,向空正在忙着想待会儿是从手腕砍下去,还是从肩膀上砍下去,说的是右手,右手臂也是右手吧,那就砍一半,不能太欺负人,想着想着,向空的笑意更浓了。

  大家都是将目光放在了向小伤身上,等着向小伤验药。

  竹青果验药本来很简单,掐一点皮下来,然后食其味,闻其香,这枚竹青果果皮上至少三个小缺口,这说明验药的人至少四人。

  “咔擦!”向小伤忽然捧起竹青果一口就咬了下去,一声脆响后只见到汁水横流,一股清香瞬间从向小伤手上弥漫开来,白里透青的果肉看起来简直让人食指大动,很少有这么好吃又好看的灵药啊。

  众目睽睽之下,向小伤飞快将那竹青果当做苹果一样就吃下了肚子。

  “怎么样?”

  “有毒吗?”

  “有洗刷筋脉的迹象吗?”

  “快快快看,他身上开始沁出淤积在筋脉中的杂质了。”一股异味传来,众人非但没有捂鼻逃走,反而是一指向小伤惊叫道。

  “那枚竹青果,是真的!!!”赌药摊摊主双腿一软,差点没摔倒。

  ps:收藏啊收藏,大家给力啊!!!

继续阅读:第11章储物戒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动八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