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凤凰奇遇 第1节 焚纸塔
苍狼客2021-01-04 12:112,364

  第一节 焚纸塔

  凤凰山城依偎着沱江,群山环抱,关隘雄奇。这里的山不高而秀丽,水不深而澄清,峰岭相摩、河溪萦回,碧绿的江水从古老的城墙下蜿蜒而过,翠绿的南华山麓倒映江心。江中渔舟游船数点,山间暮鼓晨钟兼鸣,河畔上的吊脚楼轻烟袅袅,可谓天人合一。

  在沱江边,有一座塔,高七层,白石青瓦,临江而立,造型朴素而又玲珑。名为“万名塔”,又称“焚纸塔”。当地人带有字画的废纸不可丢弃,要集中于此塔中进行焚烧,可见凤凰人对文化之崇敬。也由此,自古至今,凤凰便名人辈出,像著名画家黄永玉、文学泰斗沈从文、民国内阁总理熊希龄、京剧名旦云艳霞、科学家萧继美等,无不名扬海内外。

  刘常这日无事,与江未希、杜乾坤游逛凤凰城,途经万名塔,他望着依山傍水的万名塔,顿觉奇异,喃喃道:“沱江由北向南贯穿县城,活络地气;北有凤凰长城雄居山巅,傲守北部阴风;万名塔五棱七层,临水而立,呈坤势,取镇压河妖,采纳水精之意,唯有西面高山绵延,无依无凭,若高山之中也有地精之气,再设一座双棱双层塔于上,镇守山怪,吸纳地精,就可与万名塔两相呼应,使凤凰风水生发,氤氲聚积,风凰就成为福寿宝地了。”

  在刘常身侧,有位路人,正好听到他的话,便驻足端详刘常。

  此人上身着蓝色制服,臂膀上贴有城管袖章,下身穿黑色西裤,一双沾满灰尘的黑色尖头皮鞋,脸色较黑,瘦不拉几,可能是肾上腺激素分泌过多所致。他名叫王二狗,本是凤凰县城中的无业游民,初中没毕业就在街头瞎混,平日与城中小混混拉帮结派,组成一个叫彪强帮的小组织,取“嫖娼帮”之意,靠收取些保护费,组织卖淫嫖娼活动为生。王二狗混到二十五岁,突然良心发现,欲要弃恶从善,于是带上两瓶五粮液,一条红塔山上了舅舅家。舅舅名叫吴天良,父母取名时,想着让他多点良心,懂点道理,所以才叫天良,他在当地管理治安极富成效,将区域内的一大帮混混全部控制住。因此,该地虽有不正之风,但刑事犯罪率极低。吴天良长得矮矮胖胖,挺着一个大啤酒肚,额头饱满,下巴浑圆,若在他脸上拧一把,非得挤出几斤油来不可。王二狗将来意一说,吴天良点头赞许,这娃终于长进了,他意味深长地说:“娃呀,古人讲‘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这个道理你终于明白了。”这文化人讲话就是一套一套的,王二狗情不自禁地用崇拜的眼神俯视着吴天良。

  刘常没有察觉,继续游逛了一通,就回了住处。杜乾坤此时已决定离开团队,只等温子菡返回就即刻返京。刘常二人劝说不下,也只得默许。

  晚上时分,楼下传来紧促的脚步声,两名城管队员在王二狗的带领下敲开了刘常的房门。王二狗鞠一躬说:“刘先生,我舅舅吴天良局长得知先生莅临,特命我邀先生前去一叙。”

  刘常虽不知吴天良为何人,但听头衔,就知来头不小,他有些惊讶,便问:“不知吴局长邀我有什么事呢?”

  “本地属边城小县,向来少能人异士,舅舅得知先生有通天地之灵,所以相请。”

  刘常回想起在万名塔下的自言自语,暗暗自责暴露了身份,便推辞说:“吴局长可能弄错了,我只是一名普通游客,哪里会通天地呀,呵呵,三位请回吧。”

  王二狗在此地嚣张跋扈惯了,哪里容得了别人的拒绝,当下便说:“先生来此游历,没有亲友照应,万事都得小心,舅舅掌管本地治安,对你大有帮助呢。”他常年混迹街头,明白威胁与客气的尺度,最近几年又随吴天良学了些文化,讲话水平大有长进。

  刘常心机一转,已经明白,只得答应了下来。他随王二狗下楼,室外有一辆奥迪在等候,这车在凤凰县城算是十分豪华的了。四人上车往公安局驶去。

  公安局大楼十分豪华威严,大理石台阶两侧趴着两只张牙舞爪的石狮,令人望而生畏。吴局长的办公室位于五层建筑的顶楼,前后两进,外侧是会客室,里侧是办公间。

  吴局长早早站在会客间迎接刘常。三人坐定,吴局长打个哈哈,说:“刘先生精通堪舆术,必定是名师所授,吴某十分仰慕。今日请你过来,是有一桩小事请先生出手。”堪舆术是风水学最初的称谓,古人云堪舆,堪者天道,舆者地道,以天地之道指导风水术。它由古代河图、洛书、先后天八卦、阴阳五行衍生而出。风水之名最先见于晋代郭璞撰的《葬书》:“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不止,故名“风水”,风水之法,得水为上,藏风次之。堪舆术实则是指相宅、相墓之法,它又称“地理”、“青乌”、“青囊”等。

  刘常不露声色地说:“我上学之时,偷看过几本风水小书,平时爱在人前卖弄,没想到让吴局长知道了,只是我才疏学浅,恐怕帮不上什么忙。”

  吴天良面露不悦,但依然平和地说:“先生不忙谦虚,先听我说清事由。”他指指王二狗又说,“他有一位朋友在城西商业街开了一家娱乐城,由于位置好,生意十分兴隆,但自从去年开始,营业额迅速下滑,如今已是入不敷出,因此想请先生前去看看,若能帮忙,自然少不了报酬。”

  刘常暗忖,今天若不帮忙,恐怕是走不掉了,帮忙完毕后,只要我离开此地,他们就无法查找到我,我的身份也就不会因此传开了。

  于是,他说:“既然吴局长这么看得起我,我自然会尽力而为。”

  吴天良大喜,当下吩咐王二狗速去安排筵席,款待刘常。王二狗点头哈腰,一路小跑着去筹备了。这时,一名警察送进来一份卷宗,报告说:“局长,昨天一伙匪徒再次出来抢劫,被我环路派出所的同志包围,但他们会使巫术,竟然刀枪不入,而且奔跑速度极快,竟从我们眼皮底下逃跑了。”

  吴局长翻开卷宗,里面有几张匪徒照片,几乎都是上身赤裸,下身黑色苗裤,与今年发生的几十起抢劫案的匪徒应是同一伙。刘常扫了一眼照片,心中已明了,这群匪徒便是害死公输然的同善社神兵,但他不愿张扬,闭口不言。

  吴局长眉头紧蹙,前些年这群匪徒抢盗次数不及今年一半,使本地的犯罪率指标不至于太难看,但按今年这种局势发展下去,年底评优是没戏的了,他不禁长叹一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鲁班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鲁班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