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苍狼客2015-12-21 19:47509

  周贞定王二十五年,即公元前444年。

  河面雾气蒸腾,头顶皎月当空。

  公输班负手桥上,清凉晚风中,苍苍白发狂舞不休。这位才华横溢的鲁国巨匠仰望苍穹,满面沧桑。

  桥下,大弟子泰山叩首曰:“恩师穷毕生才智,写成《鲁班书》,尽传修造、炼丹、巫法与奇门遁甲精髓,乃千古奇书,必定名垂青史!”

  公输班裹紧衣袍,忆起往事来。几十年前,他削竹为鹊,可翱游天上,三日不下。身怀六甲的班妻好奇,偷骑上天,不料空中分娩,污血破法,木鹊坠毁,母子双亡。不久,法术浅薄的班父骑坐木鹊控制不当,竟飞入苏州闹市,当地人视为妖怪,将他围殴致死。多年后,班母六十大寿,公输班制木马车贺寿,马车机关巧妙,由木人自动驾御,班母欣喜登车,马车却一去不还。

  公输班掏出《鲁班书》,抚摩观阅,凄凉酸楚涌上心头,他长叹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一切自有规制。我一生辉煌,到头来却落得个孤家寡人,皆因违悖天道伦常所致!今日,我立毒咒于此书!望后世子民,诚实守正,不生邪念。”公输班长袖一挥,在《鲁班书》上写下贫、病、孤三个无形大字,只见月华荧荧,凝聚于书,诅咒便结为不破。泰山欲要阻拦,已是不及。

  是夜,公输班卒于滕州鲁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鲁班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鲁班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