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巫山黄鸟 第1节 奇怪的面试
苍狼客2018-05-24 13:243,516

  第一节 奇怪的面试

  2007年7月,广州大学城,某大学餐厅。

  即将毕业的公输然与女友余倩正在就餐。

  余倩拍拍公输然的脸,说:“小帅哥,工作找得怎么样了啊?”

  公输然本来要笑,却听到她问工作,又不快起来,当下强作笑颜,用夸张的口气说:“今天一娘们面试,见我英俊潇洒,当即拍板要我,但我早委身于余倩大美女了呢,自然不答应了。”这样说分明是在强撑颜面。

  余倩吱吱笑起来,又说:“你可真乖,只是没啥出息,自家媳妇都养不起了。不过不怕的,本姑娘养你这个小白脸。”

  公输然闻言,有些失落。余倩跟他同级,几个月前就签下了一家好单位,可能跟她的家庭背景有关。而公输然太不争气,全班只剩几个人没签下单位,他竟名列其中!都是英语四级没过给害的。公输然的生物学专业课很好,在学校也混得不错,偏英语一直搞不上来。堂堂中国人却被一门外语整残了,怎么也想不通。不过他并不表现出来,只是捏捏余倩的鼻子,有气无力的说:“倩倩真好!”

  余倩心细,问公输然:“你好像还有事?”

  “没事,就是我好好的一篇记实散文,竟被那个破教授评论为神话故事,真是好笑。”

  “哦,原来世上了解你的人真多呢!你不是老拿你家那本《鲁班书》说事的嘛,我看你编的故事也就只能诱骗我这种小女孩。”

  这一下说中了公输然的心事,他大声争辩说:“《鲁班书》当然是真的!我这篇散文就是写我来友爷爷与《鲁班书》的故事!”

  余倩闻言呵呵直笑,说:“我准知道你又在卖弄你家那本破书了!你是怎么写的啊?”

  公输然很是不满,愤愤地说:“来友爷爷是真正的鲁班传人,精通《鲁班书》,《鲁班书》中记载了各种巫术与奇门遁甲术,能随意制人死地,号令飞禽走兽!最精妙的是有一门法术叫美女脱衣法,可以让美女主动献身。”他停下来,坏坏地盯着余倩领口,色笑起来。

  余倩见状,慌忙捂住领口,拿起筷子就打,边打边骂:“你这个色魔,总不上进,好的不学,天天就幻想美女脱衣法,美女脱衣!美女脱衣,我打爆你的头!”公输然招架不住,只得挨了几下,依然咧开了嘴笑。

  余倩打完,又说:“你这样写,换谁都要说是神话故事呢!”

  公输然想,我家除了来友爷爷的《鲁班书》,还有一门家传邪术,我还学过些皮毛呢,只是远不及《鲁班书》厉害。中国传统巫术源远流长,又极为神秘,只在民间少数人中流传,一般人哪里见识过,自然不会信了,便不再争论。

  两人吃完饭,余倩又说:“下午,你要带好倩倩去哪玩呢?”公输然有些心不在焉。他与余倩在一起快两年了,余倩青春活泼,长得又美,不知有多少人艳羡他们,可公输然总觉得缺点什么,他觉得自己的生命另有轨迹,什么东西一直在召唤他,可就是找不到原因。一年又一年,他依然这样庸庸碌碌地活着,现在竟还工作无着,颜面扫地,要是被家中亲人知道,还怎么抬头做人啊?想到这里,他意兴索然,只是不忍心拂余倩好意,就说:“我们出去随便走走吧!”

  两人手挽手走出食堂,遇到了胖嘟嘟的校就业办陈秘书,他一见公输然就大叫:“好你小子,出来泡妞也不带手机,让我一顿好找!”说罢拽住公输然就走。

  公输然挣扎不掉,便大声抱怨:“慢点慢点,领导,别把你的门生给拉扯坏了。”陈秘书虽是老师,平时却和蔼得很,公输然以前在校团委工作,两人关系十分亲密。余倩眼见约会被扰,甚是不快,跑过来打陈秘书的胖手,在一旁帮腔说:“放开我的小白脸,你这个死胖子!”陈秘书被打得告饶,只得放手,又一脸严肃地说:“公输然,学校来了一帮神秘人物,似乎权威很大呢,说是要在本校招聘一名生物学专业的学生。校长看起来很怕他们,要我将全校学习好思想好的学生精挑五名供他选择,也不管别人签了单位没签。我这不给你小子走走后门,让你也去试试嘛。”公输然作受宠若惊状,说:“陈老师啊,你对我的恩德我何日能报啊?只是我连那三流小公司都搞不定,又那敢去惹大人物呀?不去不去!”说完转身就走。

  陈秘书急得直跺脚。余倩倒也机灵,马上拉住公输然说:“反正你工作也没确定,就当去玩玩,让权威人士见识一下现代高等教育的产物是何等垃圾呗!”公输然听着十分受伤,但转念一想,那瞎猫还能撞上死耗子呢,何况我一大活人?当下回心转意,与陈秘书一道去了。

  面试地点放在学校多媒体会议厅。

  三人刚走到门口,就被两名西装格履,眼戴墨镜的人挡住了。余倩撅起嘴,悄悄对公输然说:“人模鬼样,耍酷耍得真像。”公输然嘿嘿一笑,便站在一旁等待。原来里面有人在面试,已是第四位,下一个就轮到公输然了。

  大约半小时后,里面走出一位趾高气扬的人来。他是校学生会主席刘青天,这小子长得高大,口才也好,学习也好,反正好东西全被他拿走了。也难免他要自以为是,满嘴的“必须、一定、无论如何”等精英用语了,像公输然这类被边缘化的学生,最恨他这种人。刘青天看到公输然,有些意外,指着他问:“你也来面试啊?”满脸的惊讶与不解。公输然不舒服到了极点,将他指到鼻尖前的手指压下去说:“你的手指头保养得真不错啊!”刘青天一怔,不知如何应答,讪讪地又说:“太正式了,你要挺住啊!”说罢掸掸全新的领带走了。

  这时公输然才发觉自己只穿着休闲衫,三天没换的牛仔裤加泥渍斑斑的运动鞋,来得太匆忙,竟没想到要搞形象包装。唉,反正也没多大希望,不管了。

  这时,一个墨镜拍拍他的肩,手往厅内一指,示意他进去,也不说话,酷得还真够狠的。公输然战战兢兢地走了进去。余倩好奇,想要跟进去,墨镜却把门一拉,她就被挤压了出来,心中老大不快。

  大厅很大,可容纳一千余人,但现在空空荡荡,非常阴暗,只有在主席台处开了几盏小灯,五个面容冷峻的老人坐在嘉宾位上,看来是要让公输然上主席位了。这种面试方式最让人难受,一对多,仿佛受审的犯人,气势上完全处于劣势。公输然忐忑不安地走上去,扫了一眼五人,其中一个似乎眼熟,好像在某个学术刊物上见过。他向五人鞠了一躬,五人毫无回应,大厅寂静得让人发慌。他有点手足无措,不停地将双手在身前和身后变换着。

  “公输然?”面熟的老者终于开口了。他秃顶,头发花白,眼神和蔼,戴副眼镜,不高,170cm不到,保养得很好,一看就是知识渊博,生活优裕的学者。

  “是!”公输然恭敬地回答。

  “你的姓氏很特别,在国内十分难见啊。”

  “是这样的,据我家谱记载,我家是公输班,也就是鲁班后裔,公输姓氏发源于鲁国,随后流散到山东、河南等地,但一直香火不旺,到乾隆年间,已衰落得只剩一脉,这根独脉又经多年迁移,现定居于湖南省南部。”

  “嗯,你可知公输氏为何衰落么?”

  “这个我不知,但有传言说是修习家传邪术,贻害后代所致。”

  五人开始交头接耳起来。过了一会,面熟的老者又问:“你学习过这门邪术么?”

  公输然暗忖,我早年也学过些皮毛,但门都没入就放弃了。但这门邪术十分阴毒,虽习之不深,但如果承认,估计工作也就没了。当下思定,就回答说:“这门邪术传到我这一代,已基本失传了。”这样讲也不算说假话,因为家传邪术确实散失很严重,公输然的父亲也只懂得皮毛呢。

  谁知,老者突然举起一份书稿问:“这篇文章是你写的吧?”

  公输然走近一看,正是刚刚跟余倩说到的那篇散文,自己才出去吃个饭,这文章怎就到了他们手中,不觉惊出一身汗来。他惊讶地说:“是我所写,怎么到你们这里了?”

  五人并不回答,老者又说:“《鲁班书》就是公输氏的家传邪术,你来友爷爷将全本传到你家,你会不学?”公输然大惊,自家确有一门邪术,但并无名字,没想到与《鲁班书》是同一种,这邪术我公输氏自己没有全本,外姓人反倒有了,真是奇怪?

  当下说:“我确实不知我家传邪术就是《鲁班书》,听说此书十分阴毒,学习者会断子绝孙,因此我碰都不碰它一下。”

  老者点点头,徐徐说:“你公输氏自鲁班始,兴旺发达,随后快速衰落,几近灭绝,就是因为这本书啊!也算你们最后一脉聪明,将该书毁掉,才得以保全。如今这门邪术又从外姓人中传入你家,这公输氏恐怕要在劫难逃了。”

  公输然听得心惊肉跳,暗想:估计我公输氏先人见《鲁班书》害人害己,为保全家族的延续,才加以销毁,阻止后代练习,只留了些无关紧要的小法术口口相传下来。如今它却又传入我家,真是机缘巧合,不要影响我公输家的传承才好。便说:“我一定会阻止这件事。”

  老者微微一笑,说:“好吧,你被录用了,这里有一份协议书,你考虑好后,就签字,明天到北京来报道。”说着一位工作人员给他递来一份就业协议书,上面注明了薪水与报道地点,薪水竟是当前市场行情的十多倍。

  公输然十分意外,有些手足无措,正要再问。

  五人却扬扬手鱼贯而出,独留公输然一脸茫然地站在主席台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鲁班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鲁班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