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为他流泪了
婷婷仙后2018-03-29 12:572,103

  走过宽敞的大道,雨滴落在窗户上,模糊到人看不清外面的景象。欣然用纤长的双手放在车窗上,感受不到雨水在手上的清凉感觉,轻眨着长睫毛,收回手坐好了身体。

  到达学校,欣然从车上下来,周围同学羡慕和鄙视的眼神都一一表现出来。很不自在的她,不顾旁人的言语,闷不吭声向前走。

  没有过专车接送的体验,曾经也有羡慕过那些有钱人家的小孩,为什么那些人有疼爱他们的父母不说,还会有那么好的生活环境,他们想要什么就可以拥有什么?而自己则什么都没有,上帝甚至很残忍的把自己的父母也夺走了。

  跑车在雨天里行走,落在地面的雨水被车轮捻起,飞溅到路边。一手拿着方向盘一手用胳膊肘倚着车窗,手背拖着下巴,很自在的姿势开着车。双眼望着前方的路道,像是在想着什么?

  坐在副驾驶座位的俊秀,细细观察着表哥的反应,藏在心里的疑问也随口说了出来。“今天那个女生哥觉得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懒懒回答着。

  想到欣然几次的上扬嘴角,她可爱的眨眼动作,小心偷偷看任赫宇时的眼神,还有静静聆听任赫宇的吧的话而表现出的尊敬,都无法让人忽视她带给身边人的触动。

  “哥会喜欢她吗?”没来由的俊秀突然问了一句。

  脑中出现了她淡漠面对他的场景,在BLUE MOON表现的压抑神情,也有埋怨他不好的话……这样突然闯进自己生活的一个人,任赫宇冷笑:“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她啊,我想她离开我家,我不想见到她。”

  俊秀持反对意见,“我不这么想啊,感觉哥平时你太强势了,在家里谁都害怕你,难得欣然不畏惧你,那是好事啊。”

  正襟坐好的任赫宇,斜眼瞪着俊秀,“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还是想尽快的去韩国,我会很乐意送你过去的。”

  不负众望,可爱的俊秀继续嘟着薄薄的嘴唇,“我也是说着玩玩的嘛。”

  没有理他的任赫宇,把车停在他专属的停车位,熄火拔出钥匙,示意俊秀一起下车。走在长长的有顶的走廊上,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任赫宇边走着边拿出手机放在耳边……

  跟在后面的俊秀,也不知道他接了谁的电话,本一直向前的脚步突然停下。而且任赫宇帅气的脸冷到极点,他声音不大,很有杀伤力的说:“等我过去,我会让他尝尝我的拳头。”

  挂断电话的他,转换了方向,俊秀有一时的没有缓过神,还好能追上他的步子……

  刚从主任办公室出来的欣然,就看到任赫宇冷着脸向前走,俊秀在后面跑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从任赫宇的表情可以看出,事情不简单……

  没有多想的她,也跑着跟了过去。她沿着他们走过的路,来到她上次拍下任赫宇和别人打架的地方,远远就看到雨里有一大帮人站着,他们手中拿着各种的武器,白色长袖的校服,穿在他们身上,领带松了,袖子卷了起来,每个人都杀气腾腾。

  对方少说有十个人,站在他们对面的只有两个人,就是上次在BLUE MOON看到的和任赫宇一起的两个男生,他们手上没有任何东西,很轻松的表情。

  大雨把他们全都淋湿了,不影响他们的斗志心。总算知道任赫宇要干什么的欣然,上前加快脚步放在任赫宇前面,挡住了他的去路。“你要干什么?还想打架吗?”雨打的欣然眼睛都睁不开,可还是不想他跟别人打架。

  任赫宇对突然冒出来的欣然很不爽,淋湿的刘海搭在左眼上,全身上下体现的贵族气质更有魄力,冰冷的双眼盯着欣然,性感的唇瓣开启。“给我走开!”简短的几个字,足以让人感受到阵阵寒意。

  欣然心里也会害怕,如同她在雨里颤抖的身子,可不能因为害怕而让他跟人打架。“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的?非要靠打架才能解决?”

  “给我滚!”任赫宇不耐烦了起来。

  俊秀在一边看着,一边不可思议倒吸一口气。天哪,欣然也太大胆了吧?

  身体哆嗦了一下,没有退缩的与他对视,“我答应过任叔叔,不能让你再这样下去了。”

  “所以上次才会拍我打架的画面给主任?”

  “那个……”感到词穷的欣然咬着唇,“不是那样的。”

  无情地推开欣然,欣然不敌任赫宇的力气,吃痛跌在了地上,长长的发甩出雨滴,闷哼着表情纠结……

  没有愧疚的任赫宇,阴狠说着:“以后少管我的事情,否则你会承担后果的。”

  眼角看到他的脚步向前跨步,鼻子一阵酸意,难过的低下了头,不去管他。

  俊秀忙着过来蹲下身,很同情的问她:“你好好吧?没事吗?”

  同样被雨淋过,为什么每个人的态度就那么不同呢?摇着头,“没事。”

  俊秀叹息着看在雨里已经打成一团的人,很无奈的说:“只要是哥想做的事情,你不要妄图阻止,记住最后吃亏的人一定是你,因为他不是别人,只因为他是任赫宇。”

  这是什么话?欣然挑过头,坐在地上看着任赫宇三人和对方十人的对决,不是第一次看他和别人打架,只是抡起的拳头砸在对方身上,导致对方躺在地上挣扎着喊痛,就可想象他用了多大的威力。

  尝到了咸咸的味道,她可以骗自己说味觉失灵了吗?脸上明明都是些雨水,滑到嘴边产生咸咸的味道,是因为错觉。怎么可能是泪?自己怎么会为了他而流泪?她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这样就会痛快了吗?看到别人痛苦的样子,你就很爽吗?为什么你的双眼流露出的情感,是比任何人都还要受伤呢?任赫宇,你到底有多少故事?你究竟把自己藏得有多深?

继续阅读:第20章 跟他道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道少爷:Dear,让我宠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