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信周2017-04-15 15:223,289

  监狱里的犯人每天有两个小时的放松活动的时间,活动的场所在监狱大楼的顶部。整个大楼的顶部这里被一个坚固的铁笼子罩起来,有一大半的区域供犯人们在里面活动。

  晒太阳算是犯人们奢侈的享受,在监号待时间长了,能到楼顶活动一下,是犯人们每天最期待的事情。

  不知道是因为活动空间有限,还是安全起见,每个楼层的犯人都是分开活动,每层一个小时,一个楼层的犯人回去后另外一层的再上来。

  安睿智所在的楼层有三十几名犯人,犯人们吵嚷着走进放风的大铁笼里,这些犯人见到安睿智都恭恭敬敬,不到两天犯人们都听说了他的厉害,知道监号的老大黑熊被安睿智一拳就打下去了。

  安睿智发现他要接近的哪个神秘人物虽然与他在同一楼层,但是每次活动的时候却并不与其他犯人在一起。这个神秘的人物被单独关押在一个监号里,而在活动的时候也是与他们隔离的。

  在楼顶大铁笼的一端还有一个十几平方米的区域,与这边隔离开来,这个神秘人物被单独押在里面,他就象动物园里被关在铁笼子的狼,在里面来回走动,两眼闪烁着凶光,不时地扫视着这边的犯人。

  安睿智有意走到靠近关押神秘人物的铁笼边,随意地问跟在他身后的瘦猴,“这个人是干什么的?怎么被单独关在里面。”

  每次活动的时候,瘦猴都屁颠屁颠地跟在安睿智后面,向其他犯人显示他与老大的关系,忽然听到安睿智问他话,立刻凑上来,点头哈腰地说:“大哥是说这里的这个人,他跟我们不一样,我们是都已经被宣判了的,据说这家伙还没有被宣判。”

  “为什么?”安睿智故意好奇地问。

  “因为这个家伙那边的大毒贩,公安肯定是等抓住其他人的时候一起判,其实这家伙早晚是死罪……”瘦猴极力在安睿智面前显示自己知道的多,“妈的,这些该死毒贩,早就该枪毙了……”

  “噢?你好象挺恨毒贩!”安睿智笑着说。

  “没有这些毒贩老子哪能吸上毒,不吸毒怎么会去抢劫,又怎么会进到这里!都是这些毒贩害得,弄的老子人不人鬼不鬼的……”瘦猴咬牙切齿地说。

  铁笼子里的神秘人也用眼睛盯着安睿智他们俩人,安睿智在与他的眼光交汇的一刹那,感觉到了这个家伙的眼神真的跟狼一样闪烁着狡诈和凶恶。

  这时,一个狱警走过来,用电棍指着安睿智和瘦猴大声呵道,“你们俩离开那里,不准靠近铁笼。”

  安睿智就是为了让这个毒贩注意到自己,见已经达到目的,也就转身离开。

  在安睿智被关押到这里第五天的时候,他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出现了。他正在监号里思考着下一步的行动,忽然听到门外有狱警在大声喊自己,“2157号,有人探监。”

  安睿智走出狱室,两名狱警押着他走向探望室,安睿智边走边想,会有谁来探望自己?因为极少有人知道自己被关押在这里,另外监狱有固定的探望时间,现在也不是探监的时间。

  他满心疑虑地跟随狱警来到探监室,还没进门安睿智就看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顿时感觉大脑轰的一下,头也随之变大了,原来是自己的妈妈正焦急地等在里面。

  安睿智硬着头皮,迈着沉重的脚步走进了探望室,两名狱警闪身站在一边监视着他们。

  来探望安睿智的是他的父母和结婚不到一年的妻子小柔,安睿智心想自己应该猜到来探望自己是爸爸妈妈。爸爸是省里某厅的副厅长,妈妈也是一个正处级干部,虽然与这里相隔好几个省,距离几千里路,这件事要传到他们耳朵里真是太容易了,有的人肯定会主动地告诉他们。

  妈妈和妻子见安睿智走进来,眼泪哗的流了下来,小柔搀扶着妈妈慢慢从座位上站起来。

  安睿智低下头不敢看妈妈的眼睛,他不知道如何对妈妈解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爸爸用颤抖的声音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安睿智抬头看了爸爸一眼,只见爸爸铁青着脸,他到现在还不相信儿子能作出这样的事情来。

  “我……我……”安睿智张口结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小山……告诉妈妈……这是怎么回事……”妈妈喊着安睿智的小名,泣不成声地说。

  “睿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小柔焦急问,她更不相信自己的爱人会犯下杀人的事情。

  安睿智无奈地说:“妈妈,你们听我说,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

  “你都被宣判关押在监狱里还会是什么样?”没等安睿智把话说完,爸爸就愤怒地说,儿子做出这样的事情让他感觉无地自容。

  “爸爸,妈妈,你们应该相信自己的儿子,请你们马上回去,以后你们会明白一切的……”

  “这么说你是被冤枉的?小山,你把实情告诉我们,让你爸爸赶快找人,就是在这里你爸爸也有很多熟悉的朋友。”妈妈听了安睿智的话,感觉事情有转机,她从心里怀疑这件事,因为母亲是最了解自己的儿子。

  爸爸也紧接着说:“我马上给你找律师,另外我还几个同学也在这边几个重要部门担任领导工作,我相信很快会让这件事水落石出。”

  安睿智知道自己不能再多说话,这件事不仅是关系到自己的安慰的问题,任何一个环节出现漏洞,后果都不堪设想。他更知道父母的能量,他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找到这里,如果他们为了自己的事情四处奔波,真的让事情很难收场。

  “爸妈,请你们相信我,你们千万不要为了我的事情到处活动,时间会证明一切……”

  “傻孩子,你被判的可是无期,时间会证明一切……那要等到什么时候,要等到你白了头的时候,还是我们去世以后……”妈妈的话如同刀子割在安睿智的心上,安睿智感觉自己的心在流血,他现在终于品尝到被亲人误解是什么样的滋味。

  这时,站在旁边的狱警提醒他们,“请长话短说,时间快到了。”

  安睿智一只手握住妈妈的双手,另一只手被小柔紧紧抓住,安睿智用坚定的语气对父母说:“爸妈,你们一定要相信自己的儿子,千万千万不要为我担心,更不能为我活动,我会证明给你们看,你们一定要记住儿子的话。”说到这里,安睿智又深情地看着妻子,“小柔,替我照顾好爸爸妈妈,我不会让你失望。”

  安睿智说完,奋力从妈妈和小柔手里抽出自己的手,毅然决然转身快步离开了探监室,他不能让妈妈看见自己眼里含着的泪花。

  “小山……”身后传来妈妈撕心裂肺的喊叫,安睿智顿时感觉自己的心如同刀割一般,但是他丝毫不敢停留,快步离开这里。

  陶钧宇大校很快得到了安睿智的父母到监狱探访的事情,他也惊叹安睿智父母的神通广大。为防止节外生枝,他决定把行动提起进行,同时去拜访一下安睿智的父母。

  安睿智的父母已经连夜赶到N省的省会,准备动用所有关系替儿子解脱,他们对儿子的入狱持有很多疑点,让他们惊讶的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部队竟然没有告知他们。

  陶副局长随后乘直升机赶到省会,立即去宾馆拜访安睿智的父母和他的爱人。

  李天啸跟随陶副局长一起去的宾馆,他在前面按了一下客房的门铃。

  开门的是安睿智的爱人,一位很漂亮的职业女性,她见门外站着两个陌生的军人,好象就猜测到了什么事情,急忙把俩人让进房间。

  这是一间套房,外边是会客室,三个人也是刚到酒店不久,安睿智的爸爸正在打电话,看样子在联系朋友。

  李天啸赶紧把陶副局长向安睿智的父母做了介绍,俩人一听陶副局长是总部来的,心里猜测到可能是为安睿智的事情,急忙招呼陶副局长坐下。

  陶副局长坐下后对安睿智的父母说:“你们一定是为安睿智的事情而来,可以看得出你们很相信自己的孩子,作为父母你们对安睿智最了解,而且对他的工作性质也知道,所以你们要坚信自己。”

  听到这话,安睿智的爸爸长舒了一口气,他马上从陶副局长的话里听出了弦外之音,如释重负地说:“既然如此,我们就放心了。”

  “打死我也不相信这孩子会做出那样的事情,这两天可把我们急坏了,担心的吃不下睡不着觉,立即赶了过来。”安睿智的妈妈也感觉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请你们原谅,我不能告诉你们什么,只是希望你们尽快回去……”

  陶副局长的话音未落,安睿智的爸爸就爽快地连声说:“好,好,我们明白了,只要孩子不是真正犯了罪,我们就放心了,明天我们就离开这里。”

  陶局长也不便于多说什么,他知道安睿智父母都是领导干部,一定明白里面的事情,所以很快就告辞了。

  解决了这边的问题后,陶副局长随即赶回基地,他要亲自指挥下一步的行动……

继续阅读:第6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杀金三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