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信周2017-04-15 15:223,268

  把安睿智送回去后,陶副局长马上安排沈梦和李天啸开始了准备工作,这项行动关系到战友的生命安全,所以容不得一丝纰漏,要让整个K计划看起来滴水不漏的确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牵扯到方方面面。

  为了保密起见,所有具体工作都由李天啸和沈梦来亲自来做,俩人分头行动,沈梦负责地方上的事情,李天啸主要协助陶副局长做内部工作。

  安睿智离开后,陶副局长立即安排人对安睿智提出的两个人武奋斌和方普恒,进行了详细的调查了解。

  武奋斌和方普恒都是中尉军衔,选拔到特种大队都在三年以上了,可谓是老特种兵了,从进入特种大队后就与安睿智在一起。俩人都身怀绝技,一个聪明机智,一个勇猛无畏两人各有所长。

  特种大队的战士每个人都有外号,在平时和有行动时他们之间都称呼外号,很少直呼其名,这样一是显得亲切,再也是为了安全。这些外号基本是根据每个人的特长队员们之间相互叫起来的。

  武奋斌的外号叫猴子,主要是因为他敏捷的身手,窜爬跳跃的敏捷程度一点也不比猴子逊色。方普恒叫铁钉,他的性格与硬功夫都跟铁钉一样,他手里握着一个铁钉,一挥手就能戳穿两公分厚的木板,一甩手铁钉可以击中十米以内的任何目标,不但百发百中而且威力巨大。安睿智的外号叫大神,这个外号是如何来的没有人去探讨过。

  事实上能进入到各大军区特种大队的兵都是千里挑一,甚至比飞行员的淘汰比例都高。无论是政治思想,还是军事素质根本没有任何问题,对他们进行审查也就是例行公事。因为任务的特殊性必须得这样做,当陶副局长跟他们谈话时,他们也与安睿智一样,没有丝毫的迟疑就答应了,与队长一起执行任务也让他们兴奋不已。

  人员全部确定后K计划正式开始执行。

  三天后刚好是周末,安睿智与武奋斌和方普恒一起到驻地附近的县城放松一下,顺便买点日用品。

  接近中午的时候,三个人走进了县城最大的一家酒店,准备吃过午饭后再回驻地。

  餐厅的零点区有十多张餐桌,还没到就餐的高峰时间,餐厅里的客人还不是很多,三个人就在中间的一个餐桌边坐下。为了方便,仨人外出时都穿着便衣,所以并不引人注意,餐厅有两三帮客人已经点了酒菜在吃喝。

  安睿智点了几个菜,要了两瓶白酒,笑着对俩个兄弟说:“在队里都闷坏了吧,今天咱们兄弟三个放松一下。”

  方普恒把酒瓶抓过去,用拇指抵住瓶盖下沿,轻轻用力,啪的一下用拇指把瓶盖顶开了,仅是这一手就让旁边的人看得目瞪口呆,随后方普恒握着酒瓶把三个人面前的杯子都倒满。

  “大哥说的对,今天咱们一醉方休,来铁钉,咱俩敬哥一杯。”武奋斌端起酒杯,示意方普恒。

  “敬什么敬,哥仨一起走一个。”

  安睿智说着话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三个人喝起来酒来都带着北方人的豪爽。事实上安睿智的酒量很大,一斤老白干不在话下,只是在部队里要求严格,平常都滴酒不沾。

  三个人杯杯见底,不大一会儿,两瓶白酒就干了出来,仨人好象喝到兴头上了,安睿智一招手,让服务员又送过两瓶白酒来。

  这时候餐厅里已经是座无虚席,客人们熙熙攘攘,有喝多了的客人在大声交谈着,还有的客人在吆三呵五地划拳,整个餐厅跟乡下的集市差不多。

  在安睿智他们旁边的餐桌有五个年青人喝酒,这五个人一见就知道不是善辈,都是短发,还有的是光头,其中两个把上衣都脱了,光着上身,露出胸前的纹身。

  这五个人是李天啸跟四个战友装扮的,其实这些特种兵都整年累月的在野外训练,根本不用化妆就带着凶猛的样子,换一下衣服就可以,只有胸前和胳膊上的纹身是刚贴上去的,不过看上去与真的一样。

  五个人喝的是啤酒,不多时间已经喝完了两箱,每个人都四五瓶下肚了,其中两个已经有了醉意,旁若无人的高声划拳。

  几个人的吵闹声让安睿智不住的皱眉头,特别是两个人的划拳声让他心烦,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武奋斌见安睿智不高兴的样子,马上转身对划拳的两个人说:“你们能不能小声点,还让不让人吃饭?”

  旁边桌上的哥几个倚仗人多势众自然不吃他那一套,其中一个人用手指着武奋斌大声骂道,“小子,你他妈的说谁?嫌吵你在家里待着。”

  武奋斌也不甘示弱,“我就说你,你有没有家教,你父母没教你怎么做人?”

  身上有刺青的一个家伙随即晃晃悠悠站了起来,顺手抓起一个啤酒瓶就靠了上来,嘴里还骂着,“我他妈的让你看看什么是家教。”说着话,抡起酒瓶朝武奋斌的头顶砸了下来。

  也不知道是没有反应过来,还是喝多了酒,武奋斌竟然没躲没闪,只见啤酒瓶猛然砸在他的头上,啪的一声,瓶子应声而碎,玻璃碎片溅向四周。头顶开瓶是每个特种兵必备的基本功,对武奋斌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不过在外人看来这却是不得了的事情。

  餐厅里的客人被突然发生的事情惊动了,都朝这边张望,嘈杂的餐厅猛然静了下来,显然是被醉汉的举动吓住了,大有一鸟入林百鸟压惊之势。

  只见武奋斌抬起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头顶,好象没事一样。他依然坐在那里,上身没动,猛然抬腿,一脚就踹在那个伙计的胸口上,这家伙本来就喝多了,脚下无根,被武奋斌一脚踢得四脚朝天,象王巴一样仰面朝天躺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其他几个人见此情景,有从腰里掏出尖刀来的,也有的抄起屁股下的凳子,把安睿智他们三个人围在了中间。

  当兵的人本来就争强好胜,难得有演对手戏的机会。李天啸和兄弟几个临来的时候就偷偷地商量,借这个机会跟安睿智他们较量一下。他们是总部直属的特种部队,而安睿智是下面大军区的特种大队,从来没有交过手,刚好借这次演戏的机会摸一下底。

  酒店内其他客人一见这架式,心想要闹出人命来了,都慌忙逃出餐厅。酒店内的服务人员也没有人敢上来劝架,急忙打电话报警。

  李天啸四个人真拳真腿地招呼安睿智他们三人,安睿智他们虽然喝了两瓶白酒,身手依然敏捷。显然他们没想到李天啸几个人会动真格的,刚开始明显处于被动局面。

  方普恒首先挨了李天啸两拳,另一个同伴抡起一把木制椅子就砸向他的后背,啪的一声,椅子应声而碎。

  方普恒忍不住骂了一句,“我操,动真格的了,哥俩放开了打……”他一边喊一边象猛虎一样朝李天啸扑过来。

  安睿智和武奋斌也动手跟其他三个人打了起来,打了几分钟李天啸感觉这三个家伙真的不好对付,他们四个人一点便宜没赚到。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警笛声,有两辆警车停在了酒店外面。按照计划李天啸他们要被放倒,可是打起来后就忘了,听到外面的警车后,李天啸想起来要被打倒,就在他一愣神的瞬间,方普恒的拳头打在了他的腮上……

  李天啸顿时感觉大脑轰的一下,一股鲜血从嘴里喷出来,紧接着肚子上又被挨了一脚,他仰面摔倒在地上,心想赶快装死吧。李天啸心里真是后悔莫及,如果不想着试试安睿智他们的身手,也不会挨这顿打。

  其他几个伙伴见李天啸倒下来,也赶紧放慢了手脚,被安睿智三个人很快放倒在地上。李天啸猜想哥几个一定跟他一样后悔。

  等到警察进到餐厅时,战斗已经结束了,李天啸他们几个全部趴在地上,有的嘴里还在哼哼,有两个一动不动昏死过去了。

  警察赶紧叫来了救护车,把躺在地上的人送进医院,同时把安睿智三个人带进公安局调查事情的真相。

  想不到的是送进医院的人竟然死了一个,这件事情一下子闹大了,公安部门随即扣押了安睿智他们三人。

  安睿智主动承担了所有责任,说人是他打死的,而且自己带着两个队员出来,出了这样的事情自己必须承担责任。

  部队来人把武奋斌和方普恒带回部队处理,而安睿智则被关押在了看守所里,几天后被移交军事法庭审判,为了起到警示作用,有关部门都得到特别指示,一定要严肃查处涉案人员,同时报纸和电台都对此案做了报道。这件案子被用最快的速度处理了,半个月后安睿智被判处无期徒刑,随后被押往监狱。

  武奋斌和方普恒在被部队带回去后,处理决定很快就下达了,俩人被开除军籍,遣送回原籍。

  就在准备把俩人遣送回原籍的头天晚上,又发生了令人想不到的事情,这俩人打昏了看守他们的警卫,偷偷地逃跑了。对于两个训练有素的特种兵,做这样的事情简直是易如反掌,没有人知道武奋斌和方普恒逃到什么地方去了。

继续阅读:第4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杀金三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