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信周2017-04-15 15:223,144

  从囚车被拦截的那一瞬间起,毒贩高坎的心就提了起来,从两名截击人敏捷的身手上,他判断出这两个人决不是普通老百姓,很可能是接受过特殊训练的特种兵,能在几分钟内干掉所有的武装警察,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见到武奋斌救出安睿智后,俩人转身要离开,高坎焦急万分,他知道自己的罪行,按照中国的法律死一万遍都不多,这可是活命的唯一机会,绝对不能错过,高坎刚要央求安睿智把自己放出来,还没喊声出来,前面的一个犯人抢先说话了,武奋斌又转身回来把他们放出来。

  高坎一声不吭地紧跟在安睿智他们后面,高坎的心里非常清楚,要想逃出去,就必须跟定前面的这三个人,在监狱里他就从犯人们议论的话里知道了安睿智的事情,知道他是特种兵出身,因为打死了人被判入狱。他们既然能拦截囚车,就一定有办法逃脱追捕。所以当安睿智他们向树林跑的时候,高坎紧随在他们后面,刚跑进树林就听到有一名犯人被击中,几个人窜的更快了,没命地朝山林深处跑。

  安睿智他们几个马不停蹄地翻越了两道山粱,也不知道跑出了多远,高坎感觉自己的双腿象灌满了铅一样,沉重的再也抬不起来了,但是求生的欲望促使着他,拼命地跟在前面三个人的身后,一步也不敢落下。

  前面的几个人只顾没命地逃窜看也不看高坎一眼,似乎他根本不存在一样。望着三个人的身形,高坎觉得不可思议,这几个人穿山越岭速度竟然跟山上的岩羊差不多,跑了这么久了依然健步如飞丝毫看不出疲惫。

  跑了四五个小时后,在最前面的安睿智终于停下了脚步,他静静地侧耳听了一下周围的动静,身后早就听不到追兵的声音。

  时间已经接近傍晚,只有树梢上还能看见一丝金色的阳光,山林里死一般的沉静,只有有清脆的鸟鸣不时地回荡在林间。

  安睿智警惕地倾听了一下周围的情况,然后才弯下腰,用手支撑在大腿上喘了几口气,虽然他们经常进行野外长跑训练,但是几个小时的猛跑仍然让几个人疲惫不堪。

  安睿智调整了一下呼吸,突然回过身来,愤怒地瞪着双眼,用严厉的口气质问武奋斌和方普恒,“是谁让你们来救我的?”

  俩人冷不防被安睿智的表现吓了一跳,从来没有见队长发这么大的火,方普恒喘着粗气,结结巴巴地说:“没……没有人,……是我们自己来的……”

  没等方普恒说完,安睿智突然抬腿一脚踹在方普恒的前胸上,把他踢倒在地上,然后指着他开口大骂,“混蛋,你知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你们俩都毁在这件事情上了……”

  “队长,”武奋斌在旁边大叫了一声,“事情本来是我们一起惹出来的,你一个人都承担了下来,让我们兄弟俩怎么能安心?”

  武奋斌的话音刚落,安睿智就上来一拳把他打了一个咧趄,痛心地说:“糊涂啊,你们真糊涂,我一个人承担下来,就是为了让你们没有事情,谁让你们来劫囚车?这样一来大家不是都完了吗。”

  方普恒从地上爬起来,激动地说:“队长,我们一直是象亲兄弟一样,兄弟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被判了无期徒刑,我们俩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在监狱里受苦,我们就是死也要把你救出来。”

  武奋斌也接着说:“反正我们俩也被开除了军籍,要被遣送回原籍,有什么好怕的。”

  跟在他们后面的那个逃犯似乎有些看不下去,对安睿智说:“这位大哥,不管怎么说两个兄弟也是好心救你,你怎么忍心打骂他们。”

  “滚一边,这里没你什么事。”方普恒向说话的家伙吼了一声。

  这个家伙眼见拍马屁没拍对地方,只好一身不吭,低着头乖乖地躲到旁边。

  “唉,这样一来我们就都成了公安部门的通缉犯了,天下之大就再没我们的立足之地了……”安睿智长叹了一口气,坐在了一边的石头上。

  毒贩高坎在一旁好奇看着他们,在囚车上的时候就奇怪安睿智的表现,对于被营救出来似乎没有一点高兴的意思。现在终于明白了,对他们的兄弟情谊既敬佩又羡慕。人生能有这样的朋友也算没有白活,这是才是为了朋友两肋插刀。

  “队长,就凭咱三个在一起,有谁能把咱们怎么样?要想去哪里还不是随便我们,有什么好怕的……”方普恒满不在乎地说。

  “话是这么说,可是在国内绝对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地了,从现在起我们就要亡命天涯。”

  高坎听到安睿智的这句话,灵机一动马上凑上来说:“三位朋友,我有几句话,你们不知道想听不想听。”

  方普恒白了高坎一眼,没好气地说:“有屁快放,那来的这么多废话。”

  “我见三位的身手绝非一般人,你们不如随我去境外吧,我保证你们到了那里后想要什么就有什么。”高坎故作神秘地说。

  “你是什么人?我们凭什么相信你?”武奋斌用怀疑的语气问高坎。

  高坎想拉拢安睿智他们去境外是有他自己的打算,他知道这里距离边境线还有几百公里,凭自己的力量是绝对逃不出去,要想活命就必须靠这三个人的帮助。警察很快就会来追击过来,说不准前面还有拦截,只有这三个人能帮助自己脱离危险,所以无论如何要劝说仨人跟自己一起逃。再说这三个人如果跟随自己到了金三角那边,那自己可就是如虎添翼。

  “我在金三角地区也是一跺脚地就颤三下的人,请你们相信我,到了那边后保证你们比在国内要舒服一百倍,金钱、美女,还是军队,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们什么,我可以对佛祖起誓,保证说话算数。”高坎边说边用手指着天发誓,生怕三个人不相信他。

  安睿智想了一下,看着武奋斌和方普恒说:“我们现在在国内也没有立足之地,不如先过去看看再说,如果不行我们就去南非,我有个朋友去了那里做了一个雇佣兵,混的还不错。”

  没等俩人有所表示,高坎就急忙说:“当雇佣兵能挣几个钱?假如你们跟我去金三角,到那边后我每个人先给你们一百万美元,保证说到做到。”

  “咱们丑话说到前头,跟你去境外可以,但是贩毒的事情我们兄弟不做。另外我警告你,如果敢戏弄我们,你可要小心……”安睿智说到这里,拾起地上的一根胳膊粗的木棍,双手用力,只听到咔嚓的一声,木棍被折成了两截。

  安睿智把折断的木棍顺手扔在了高坎的脚下。高坎明白安睿智的意思,心想这三个神仙可不好惹,赶紧说:“请三位朋友放心,象你们这样的身手我打着灯笼还找不到怎么会怠慢,到那边后如果我讲的话有一句是假的,任凭你们处置。”

  这时另外一个跟着逃出来的犯人,见状急忙上前一步,低声下气地对安睿智说:“大哥,能不能带上我一起去?留在国内也是一个死,到外边后我一定鞍前马后服侍大哥。”

  “你就跟在后面吧,是死是活看你自己的造化。”安睿智不冷不热地说。

  这个家伙一脸的媚笑,点头哈腰地说:“谢谢大哥,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我一定好好伺候大哥。”

  就在这时候,头顶上传来直升机的轰鸣声,高坎和那个犯人本能地朝树下躲藏。

  安睿智坐在那里一动没动,冷静地说:“对方发现不了我们,这是在丛林里,除非是用红外线探测仪。”

  武奋斌观察了一会儿,对安睿智说:“队长,直升机很明显是冲我们来的,我们该怎么行动?”

  安睿智仰首从树叶间隙望了一下天空,估计再有半个小时天就要黑了,他轻声说:“马上就要黑天了,夜晚在树林里容易迷路,另外追捕的警察也不会在晚上行动,我们就在这里休息,等天亮以后再说。”

  几个人分别找了块地方坐下来,武奋斌和方普恒背靠着背坐在石头上,那个犯人显然是累坏了,背靠在一棵大树上,很快就响起了鼾声。

  高坎可睡不着,已经是一天时间没吃没喝了,又跑了这么长时间,身体里的水分变成汗水消耗了许多,现在他只觉得口干舌燥,喉咙象冒烟一样,而且肚子里饿地咕咕直叫,他奇怪这几个人怎么能睡得着?

  夜深人静了,森林深处传来野兽的嚎叫,让人感觉毛骨悚然,一阵山风吹过,周围的树叶杂草发出唰唰的声响,象人的脚步声。高坎瞪大了眼睛,惊恐向四周巡视,感觉好象追兵包围了过来,现在他才体会到什么叫草木皆兵。而其他四个人依然在沉睡中,全然不顾周围的一切。

继续阅读:第8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杀金三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