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入宫
雪雪2019-11-30 02:105,657

  深秋晴日菊还香,独坐书斋思已长。无奈风光易流转,强须倾酒一杯觞。雪颜坐在回廊之上,望着园中开的正好的秋菊,心中不禁感叹。明日即将入宫,洛府上下都在为她明日入宫而忙碌着。只有她在这里静坐发呆。明日恐怕是多少女子期盼已久的日子吧!一朝飞上枝头,万般美景皆黯淡!雪颜冷笑,心中却在盘算着如何让自己落选,躲过初择。

  晚膳用过,洛泽坤又派人将雪颜叫入书房。雪颜思量着,定是明日入宫之事。

  “女儿拜见爹爹!”雪颜含笑请安。

  “雪儿,快坐!”洛泽坤一脸兴色,缕着自己的胡须。

  “雪儿,明日即将入宫,切记在宫中要谨言慎行,以免惹来祸端。”

  “雪儿谨记爹爹教诲。”雪颜温顺的应着。

  “为父已在宫中为你打点,自会有人在宫里多关照的!”洛泽坤一脸爱惜之色,他这个女儿天生丽质,他日定能宠冠后宫。

  “爹爹,女儿有一事不明?”雪颜有着猜不透洛泽坤的想法。皇上已是年迈,即使她偶得圣宠,也不过是昙花一现。等江山易主,洛家地位依然岌岌可危。他这样的老狐狸不可能不为以后打算。

  “雪儿但说无妨!”洛泽坤看出雪颜的疑惑。

  “爹爹,雪儿想知道您的真实打算?”雪颜单刀直入,不再避讳什么。

  “哈哈!雪儿果然是长大了!已经开始会猜度为父的心思了。”洛泽坤没想到平日里刁蛮任性的女儿,如今心思竟会这么沉着。

  “雪儿,为父已经把你的名字,从初择的名单中去除了!凭雪儿的姿色,他日成为六宫之首一点不为过。只是不急于这一时。”雪颜听后,不禁唏嘘。原来这老狐狸果然想得够远。而洛雪颜也只是他放入宫中的棋子而已。

  “爹爹,皇上如今有五个皇子,却未立太子。爹爹又怎能知道哪一个会是将来的帝王!”雪颜想知道,这老狐狸是站在哪个队伍里的。

  “如今爹爹也不是很肯定,皇上如今最宠爱的是九皇子龙灏淼,但是九皇子生性孤傲,又有顽疾,并非是最佳的太子之选。五皇子龙灏睿,自小喜欢兵法,气魄有余但缺乏智谋。是将才却非帝王之才。大皇子龙灏焱,骄奢淫逸,皇上也早就深恶痛绝。最有可能的就是三皇子龙灏熙,四皇子龙灏轩。”雪颜听着洛泽坤精准的分析,看来他已是心有所向。

  “爹爹,是让想让女儿接触三皇子和四皇子?”雪颜试探道。

  “非也,爹爹是想让你静观其变。所谓君心难测,在没有完全了解皇上真正圣意之前,绝不能过早卷入夺嫡之争中。”

  “雪儿明白!”洛泽坤果然是老谋深算,只可惜她无意卷入这场政治漩涡,只待三年后远走高飞。至于什么宠冠后宫,爱谁谁去!

  “雪儿,洛家的兴衰便在你这里,入宫切记谨慎行之!”洛泽坤又叮嘱了一遍,便让雪颜跪安了。

  雪颜出了书房,不禁唏嘘这官家的无情。什么都可以是交易,什么都可以被利用。突然想起洛夫人那句繁华如梦皆为空。也许她早就知道洛泽坤的盘算,她也是无力改变。醉心修行,不是身无可恋,便是看破红尘!而不同的是,如今的洛雪颜,又岂会在受制于人!雪颜已经感觉到此次入宫,定会步步惊心,精彩万分!

  翌日,雪颜精心装扮后,便向府外走去。洛府所有的下人都候在府门外。雪颜看着洛夫人盈红的眼眶,便知道定是伤心了一夜。

  洛泽坤一身官服,站在石阶若有所思。

  “雪儿,拜别爹,娘!”雪颜俯身叩拜。

  “雪儿!”洛夫人搂住雪颜,声音呜咽。

  “娘,别伤心了!有机会女儿定回来看您!”雪儿知道只有眼前人才是真正疼惜她的。

  “夫人,雪儿入宫是洛家的喜事,何必哭哭啼啼的!”洛泽坤一脸不悦。

  “雪儿,快上轿吧,不要误了时辰!”洛泽坤嘱咐道。

  “可儿,替我好好照顾娘!”雪颜嘱咐身边呜咽的可儿。

  “小姐千万保重!”可儿扶住洛夫人,依依不舍的拜别雪颜。

  雪颜上了轿,从此相忘于江湖。

  今日舞阳门外格外热闹,虽是初冬,却是一派春色盎然。各家的闺秀,全都花枝招展的齐聚于此。雪颜下轿,看着这场面,堪比现代的港姐选美,想到此雪颜不禁轻笑。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只是可惜了这豆蔻年华。

  这时舞阳门大开,从里面走出数十个内侍。为首的是一个年长的公公。

  “各位小姐,久候了。请随咱家入宫!”内侍侯在两旁,拥簇着几十个选秀的佳丽入了舞阳门。

  雪颜缓缓的走在几丈宽的青石板路上,看着两边高耸的朱漆宫墙,一种压抑,一种威严直上心头。看着前面缓缓打开的宫门,只见琉璃金瓦,朱漆红墙的几座宫殿威严耸立。汉白玉的围栏玉阶,高低有致,彰显着皇家的气势恢宏。

  “各位小主,这是宣政殿,是皇上早朝之处,未有召见,不可私自擅入。领头的公公尖细的嗓音,提醒着已是眼花缭乱的佳丽们。一行人绕过回廊,便入了一扇宫门。此处绿水潺潺,亭廊交错,柳暗花明,雕廊画栋。穿过花园向西,便是几处宫殿。虽不及宣华殿的雄伟,却是不失奢华。雪颜进入一处院落,里面已经候着一批宫女。为首的公公见过一个身着宫服的年长女子后,便带内侍退了出去。

  “各位小主辛苦了,本官是负责这次选秀的李尚宫。本官念到名字的小主请到这边来!”雪颜知晓这便是初择,洛泽坤已经将自己剔除了,倒是省的她费心思。

  “徐嬷嬷,请您先带这几位小主入明华宫休息,待学习好宫中礼仪之后,参加大选。一个年长宫人领命,在众多宫女的拥簇下离开了。雪颜看着离开的那群佳丽,心中却是悲哀。如此的青春年华,即将与这沉重的深宫大院一起凋零。

  “未入初择的各位小姐,会分派到各宫伺候主子。宫中规矩甚多,还请各位谨言慎行!过了三年便可归家。”李尚宫犀利的眼神扫过剩下的人,特意在洛雪颜这里驻留了一下。

  “陈嬷嬷,带她们下去吧!交给各宫管事!”李尚宫吩咐着身边的年长宫人。

  雪颜离开了院落,缓缓的跟在后面。不知道她会去伺候这后宫中哪位主子。陈嬷嬷分别让几个宫人带走几个落选的佳丽。只剩雪颜一人。

  “洛小姐!”陈嬷嬷俯身请安。

  “嬷嬷有礼!”雪颜赶快回礼。看她的年纪在这宫里也是德高望重之人。

  “洛小姐果然是国色天香,倾城倾国!难怪李尚宫会为难小姐的去处?”陈嬷嬷会心一笑。

  “嬷嬷的话,雪颜不慎明了。”雪颜心下狐疑,洛泽坤不是已经安排好了吗?

  “小姐是景华宫和云陌宫两位主子都点名要的人,李尚宫自是为难。所以李尚宫要老奴安排姑娘去承乾殿伺候皇上!这万般的无奈还请小姐见谅!”

  “伺候皇上???”雪颜不想绕了一大圈,还是没逃过!

  “做皇上身边的奉茶宫女!小姐不必如此惊异!”陈嬷嬷似乎看透了雪颜的心思,一脸笑意。

  “雪颜多谢嬷嬷照顾!”雪颜俯身谢过。

  “小姐冰雪聪慧,相信自是知道这宫中规矩的!老奴这就带你去见连公公!”陈嬷嬷说完便带着雪颜去了承乾殿。这承乾殿是北冥皇帝的寝殿,光看这梁柱上的几条金龙,就已知它的与众不同。陈嬷嬷带着雪颜站在殿外,顷刻便从里面走出一个年长的内侍。

  “陈嬷嬷,有礼!”

  “老奴参见连公公!”二人相互行礼。

  雪颜看了一眼来人,看他的衣饰便知品级较高。

  “这可是洛小姐!”连公公仔细的打量着雪颜。一副精明的眼神,似乎可以看穿人心。

  “奴婢参见连公公!”雪颜俯身行礼!

  “姑娘果真是冰雪聪明,李尚宫果然慧眼!”连公公很是满意雪颜审时度势的态度,虽为大家闺秀,却多了一份沉静和干练。是和那些年轻气盛的小主们不一样。

  “小喜子,先带洛姑娘去休息,晚些晋见皇上!”连公公吩咐着身边的内侍。露出一记饶有深意的笑容。

  雪颜俯身行礼告退,便随内侍离开。

  “洛姑娘,这就是你的房间,有什么需要告诉我好了!”小喜子笑吟吟的帮雪颜拿包袱。

  “雪颜谢过公公了!”雪颜行礼。

  “姑娘大礼,小喜子可受不起!”雪颜打量着这个也就十五六岁的男孩子,尚有一丝稚气。

  “公公叫我雪颜就好!雪颜初入宫中,还需公公多多照顾。”雪颜说着将一定银子递与小喜子!

  “小喜子谢过雪颜姑娘了!姑娘先休息吧!”小喜子收下了银子,喜笑颜开的离开了。

  雪颜看着简单的家俱,将随身物件收在了柜子里。

  坐在床上,想着陈嬷嬷刚刚的那几句话。这景华宫和云陌宫的主子为何都要她?洛泽坤是不可能多此一举,让她未入宫就如此招摇的。难道是他?雪颜脑中闪过一个人,正是之前遇见两次的三皇子龙灏熙。想到此,这一切就不难解释了。而还有一方定是洛泽坤安排的。不过李尚宫的确是高明,竟然两宫都不可得罪,无论是谁总不会和皇上抢人的。雪颜已经感受到这宫里人心的凶险,她以后的确要谨言慎行。

  “雪颜姑娘,请开门!”雪颜起身,开门一个十七八岁的宫女,长的倒是眉清目秀的。

  “玉华见过雪颜姑娘!”宫女先给雪颜行礼。

  “玉华姑娘有礼!”雪颜回礼。

  “这是连公公让奴婢拿过来的宫装,姑娘换了好晋见皇上!”玉华放下衣物,笑盈盈的打量着雪颜。

  “雪颜姑娘生的好生娇俏啊!”玉华赞道。

  “玉华姑娘见笑了,有劳姑娘送衣服过来!”雪颜客气给玉华倒茶。

  “姑娘不要见外,我与你都是皇上的奉茶宫女,我早进宫一年,姑娘不嫌弃就叫我姐姐吧!”玉华倒是个和蔼的性子,雪颜自是欢喜与这样的人共事。

  “玉华姐姐,以后还请多多提点!”雪颜俯身行礼。

  “雪颜姑娘折煞玉华了!”玉华扶起雪颜。

  “这宫里规矩甚多,特别是咱们在皇上身边侍候的,更是要三缄其口,否则说错一句话定要招来杀身之祸的。妹妹倒是要谨记。”玉华提醒着雪颜,帮雪颜换下衣饰。

  “雪颜谨记便是!”顺手取下了一只珠钗送予玉华。

  她知道,在这个不念情谊的地方,唯有金银最好使。

  傍晚,雪颜和玉华侯在承乾殿外等候传召。这时连公公从殿内走出来。

  “你们二人进去侍候吧!别吵了皇上!”连公公又叮嘱了几句。玉华和雪颜便端着茶皿进入大殿。

  殿内轻纱帷幔,珠阁玉宇,金龙盘坐,云香环绕。一派肃穆奢华之感。玉华带雪颜来到一处屏风后,屏风上是江山锦绣图,考究的楠木雕花。玉华示意雪颜将茶皿放在里面的茶几上。自己点燃了一只金丝火炉,将金壶加满泉水放在上面烧煮。

  “玉华姐姐,皇上平时都喜欢什么茶?”雪颜轻声问道。

  “皇上最喜欢的是景山的雪慕,这种茶产量极少,也只有宫中皇上最宠爱几个主子有。”玉华从茶几后拿出一个锦盒,里面放着一个精致的玉瓶。

  “这就是雪慕!”玉华倒出一些放在器皿中准备冲泡。

  “即是再好的茶,天天喝难免也会腻吧!”雪颜看着茶叶,顺口一言。

  “话是如此,可是咱们也只能按主子的喜好来啊!”玉华何尝不知这个道理

  “玉华姐姐,我们今天不如煮个特别的茶!”雪颜已有主意。

  “雪颜,什么特别的茶!”

  “玉华姐姐,你帮我准备一些东西来!”雪颜轻轻在她的耳边窃窃私语。

  “雪颜,真的可以吗?”玉华一脸狐疑的望着她,这搞不好是要掉脑袋的。

  “姐姐信雪颜一次!”雪颜很自信的回道。

  玉华也想博一次,若是能得到皇上赞许,自然是好事,若是惹怒皇上,她大可推倒雪颜身上。玉华打着如意算盘出去了。

  半盏茶的功夫就把雪颜要的东西都带来了。

  雪颜熟练的动手制作,不一会便好了。玉华让雪颜送如内殿。雪颜悄悄进去,便看见身着一身明黄锦缎龙袍的中年男子,英姿飒爽的坐在龙案前,批阅奏折。雪颜定神,鼓起勇气将茶端在御案上。

  “皇上,请用茶!”雪颜轻声道。

  “嗯,搁着吧!”皇上未抬头,将手上的折子仍在不远处。雪颜立在角落,不敢言语。这男人气场太大了,让她紧张不已。

  皇上抿了一口茶,将茶杯重重的搁在案上。

  “这是什么?”冷峻的口气,不禁让雪颜倒吸一口凉气。

  “皇上恕罪,是奴婢做的菊花雪梨茶!因为入冬天气干燥,皇上又日理万机。所以煮了这润肺滋补的水果茶!”

  “你是新来的宫女!”龙啸天看着地上的人,觉得眼生。

  “奴婢新入宫的奉茶宫女!”雪颜声音有些颤动,果然伴君如伴虎!这时连公公听见殿内的动静,便匆匆走了进来。看见雪颜跪在地上,便知定是触怒了圣颜。

  “皇上,老奴该死,不该让这新人来伺候皇上的!”连公公跪在地上请罪。

  “抬起头来!”龙啸天没理会连公公,盯着雪颜道。

  “雪颜抬起头,望着座上的龙啸天。这个男人虽然年迈,还是这么俊逸。目光炯炯如炬,寒若冰霜。让她不禁感到似曾相识。

  “你叫什么名字?”龙啸天继续问道。

  “洛雪颜!”雪颜倒还镇定,反正今天她豁出去了。

  “你是洛泽坤的女儿?”龙啸天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奴婢正是!”

  “洛侍郎的女儿真是特别!”龙啸天露出一丝欣赏之色。连公公立刻看出了端倪。

  “这茶甚是独特,以后朕的茶都交由你了。”龙啸天大悦,饮尽了杯中之物。

  “奴婢遵命!”雪颜回道。

  “连公公,赏!”龙啸天愉悦的说道。雪颜舒了一口气,天啊,这也太戏剧了吧,天子果然是喜怒无常啊!雪颜起身退出大殿,平复着自己那颗快要跳出来的小心脏!这承受力还有待锻炼啊!

  “洛姑娘,今日真是太险了!”连公公一出殿,便舒了一口气。

  “今日多亏公公美言!”雪颜行礼叩谢。

  “是姑娘的果茶和胆识救了你,咱家不敢邀功!”连公公又打量的着雪颜,这个女子还真是与众不同。天子震怒,竟然可以临危不惧,即使是朝堂上的男子也没有几个有这样的胆识。

  “只是雪颜运气好而已,公公大恩,雪颜定当涌泉相报!”

  “玉华,皇上吩咐,以后御茶交由雪颜,你等尽心听命即是。若出差池,谁也躲不过责罚。”连公公瞪着玉华,似乎已经洞察了她的如意算盘。

  “玉华谨记!”玉华看了一眼雪颜,没想到刚入宫,就得到皇上的赏识和连公公的庇护,果然不一般!还好没有得罪她。

  连公公示意二人退下,便进入内殿。

  “雪颜,今天真的好险!”玉华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雪颜今天莽撞,差点连累玉华姐姐。”雪颜冷笑,这宫里的人果然最擅长演戏。

  “大家姐妹一场,见外的话自是以后也不许提了!”玉华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

  雪颜知道她是为了自保而已,这宫里不为自己打算,就会被别人算计。所以她并不在意她心里的盘算。说起盘算,她何尝不是只想平静的过三年,之后便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倾城:妙手神医惑帝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倾城:妙手神医惑帝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