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御水温泉
雪雪2019-12-03 02:105,471

  血影带雪颜来到一处竹林,远远看到深处隐约可现一处竹屋,屋内闪烁着点点灯光。

  “洛大人,王爷就在里面,这是您的针包!”血影拿出雪颜的银针,雪颜才意识到,他刚刚是特意在洛府花园等她的。

  “王爷怎么了?”雪颜知道血影请她来,肯定来诊病的。

  “王爷寒毒发作,杜大夫又不在京城,属下只好请大人前来。得罪之处,还请大人见谅!”雪颜知道他是救主心切,并没想责怪他。

  “寒毒?你们王爷是中了毒?”雪颜一直想不通龙淏淼***那股流窜的寒气,可没想过是中毒。

  “是,这毒隔一段时日便会发作,发作时五脏六腑都像是被冰冻般,甚是痛苦。”血影想起主子每次痛不欲生的样子,不禁心如刀绞。

  雪颜独自走入了竹屋,隔着丝质的屏风,隐约看见用汉白玉的修葺的水池。水中不断的冒着泡,热气缭绕。雪颜意识到,这是一处天然的温暖改建的。雪颜缓缓走近水池,却未看见龙淏淼的影子。这时从水底突然冒出一个人,雪颜大惊,连连后退。

  “怎么是你?”龙淏淼眉头紧皱,只是穿着丝质的矜衣,如幕的头发完全浸湿。坚实的***膛在浸湿的矜衣下若隐若现。谁说出水芙蓉只适合女人的,眼前这个妖孽比女人还要艳冶几分。雪颜不禁小脸通红,她也没想到她和龙淏淼竟是这么个情景下见面。都是外面那个冰块,不早告诉她,这里是温泉。

  “还不是你那忠心的属下,特地请我来诊病的!”雪颜回避着他那冰冷的目光,她感觉已经被他目光的杀死好几次了。

  “不过看你容光焕发的,应该没什么事?”雪颜很想逃离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不想却被龙淏淼拽住脚踝,整个人失去平衡,掉入水中。雪颜沉入水底,很快的游了上来。这里的水真的好暖啊!

  “你会游泳?”龙淏淼似乎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眼睛全是惊诧。

  “上次溺水之后,就会了!”雪颜立刻***过来,之前那个雪颜溺水之事。龙淏淼果然狡猾,原来是在试探她。

  “你到底是谁?”龙淏淼目光带着几分暧昧,盯着雪颜凹凸有致的身形。

  “洛雪颜啊!”雪颜赶快用手护在***前,警惕的向池边退。

  龙灏淼冷笑,伸手将雪颜拉入怀里。冰冷的唇瞬间吻住了雪颜。雪颜拼命挣扎,却被他死死的禁锢在怀里。雪颜只感觉头昏目眩,温热的热气,让雪颜有些喘不过气。杏腮更加红绯,已是无力反抗。

  突然,龙淏淼好像很是痛苦,放开了雪颜。雪颜推开了他,向池边游去。再回头时,却不见了龙淏淼。雪颜大惊,他不会溺水了吧?刚才他那痛苦的表情不像是装的。雪颜深吸一口气,沉入水中便看见龙淏淼正缓缓的向下沉。雪颜抱住他,把他拖出水面。

  他的身体宛若寒冰一样冰冷。即使是在这温热的泉水中,仍旧没有任何暖意。而此刻的龙淏淼已经昏迷!这便是寒毒发作的样子?雪颜将龙淏淼费力的拖到池边,便注意到轻纱后面有一张软榻。雪颜将龙淏淼全身擦干,让他躺在榻上,顺便将雪裘锦被给他盖上。雪颜又入水捡起掉落的针包,脱去已是湿透的外袍,只剩一件水色抹***和一件纱裙。雪颜如今顾不得许多,救人要紧。反正在现代,这样的穿着稀松平常。雪颜快速的下针,先给龙淏淼止痛。雪颜仔细的把着脉,天下还有这么奇特的毒,不会要人性命,却是体若寒冰。雪颜发现龙淏淼***流窜的寒气似乎平静的许多。雪颜又下了几处要***,便看见龙淏淼缓缓的苏醒了。

  “你没事了!我先走了!”雪颜看他气色渐渐恢复,应该是无碍了。龙淏淼缓缓起身,靠在软软的绒垫上,目光却一直在雪颜身上留恋。

  “是你救了本王!”龙淏淼露出一个笑容,却很快被冰冷覆盖。

  “其实我真不想救你!”雪颜想去取衣架上的那件披风,毕竟她现在这个样子可是出不了门。

  龙淏淼看出她的意图,抢先一步将雪颜拉回了榻上。雪颜重心不稳又爬在了龙淏淼的身上。

  “在看,信不信本姑娘***瞎你的眼睛!”雪颜看着一脸坏笑的龙淏淼正盯着自己***前呼之欲出的雪白,愤怒至极。

  “是你勾引本王的!”龙淏淼翻身将雪颜死死的压在身下。雪颜死命挣扎着。

  “做本王的女人不好吗?”龙淏淼轻轻的在雪颜耳畔说道。他是第一次对一个女人有了想占有的感觉。父皇曾有意为他纳妃,但都被他以身体虚弱拒绝了。他见过的女人都太过虚伪,让他不禁厌烦,直到遇到她。她的聪慧,她的冷静,她的智谋,她的心境都是那么的独特。这样的女人若不据为己有,那便定要毁掉!雪颜看到本来柔情似水的眼中闪出的一丝杀气,这个男人又想怎样?

  “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愿意嫁给你,至少本姑娘就不稀罕!”雪颜趁他晃神之际,推开了他。将披风***住了自己。

  “你和景王的斗争,和洛家无关。我也敢保证洛家不会参与!所以你最好别想利用洛家达到你的目的。”雪颜冷艳决绝的看着龙淏淼,似乎是警告,又似乎是宣战。

  “女人,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我随时可以让洛家覆灭!”龙淏淼寒冷的冰眸杀意四起。

  “我当然不会怀疑你的能力,不过我也会竭尽全力保住洛家!如果奕王殿下想多一个敌人,雪颜愿意奉陪!”雪颜毫不畏惧他的威胁,径直出了温泉。龙淏淼紧紧握住手上玉扳指,怒气上腾。洛雪颜,你最好不要做本王的敌人,否则本王宁可毁了你。

  雪颜一出来就看到侯在外面的血影。血影看着雪颜的衣服,心下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一厝ィ毖┭掌?叩目醋叛?埃?飧瞿腥苏媸强珊蕖�;

  “洛大人,王爷怎么样了?”血影担心的看着竹屋。

  “他好得很!”这种男人活该中这种奇毒,想着龙淏淼刚才轻狂的行径,雪颜恨不得宰了他。不过理智告诉他,这个男人还是少惹为妙,与他为敌绝对是不明智的。只要洛家中立自保,应该不会有灭门之忧。

  雪颜自是一夜无眠,翌日早早的回了宫。龙啸天恢复的很好,已经可以下床活动了。雪颜来到承乾殿,只是例�;***?碌那肼觥�;

  “洛大人!”连公公笑盈盈的行礼。

  “连公公,麻烦您通传!”雪颜回礼。

  “皇上有命,大人来了不必通传,您进殿便可!”

  雪颜陪笑,便入了内殿。一进去便看见龙淏熙和龙淏淼都在。二人同时看了一眼雪颜,立刻收起了目光。

  “臣叩见皇上!”雪颜跪地请安。

  “雪颜平身!”龙啸天今日的心情似乎很好,脸上挂着笑容。

  “父皇,今日洛侍郎称病不朝,这殿试举行在即,该由谁主持,烦请父皇示下。”龙淏熙看了一眼冷静的雪颜,这个时候洛泽坤称病,难道是有意为之。

  “洛爱卿病了?”龙啸天转而看着雪颜问道。

  “臣前几日返家父亲还是安好的!”雪颜完全一副不知情的神态。

  “洛爱卿是国之肱骨,雪颜不妨回去看看!”龙啸天温和的笑道。

  “启禀皇上,臣今日还要为皇上推拿,不由劳烦张太医走一趟吧!”众人没想到雪颜竟然找了个差事推脱了。

  “也好!”龙啸天知道雪颜这是避嫌。不禁被她的聪慧而折服。

  “既然洛爱卿病了,殿试主考就由陈尚书负责吧!”龙啸天吩咐龙淏熙。

  “儿臣领旨!”

  “老三,赣州之事,那个逆子可认罪了!”龙啸天一提龙淏焱,就压不住的火气。

  “回禀父皇,大哥要求面圣!”龙淏熙想起牢中的龙淏焱,难道他真有定国侯的把柄?

  “哼!朕知晓了,你跪安吧!”龙啸天示意龙淏熙退下。

  “儿臣告退!”龙淏熙看了一眼龙淏淼,面露恨意。在父皇眼中,他在出色,都得不到他的赞许,哪怕是一个眼神都是奢望。

  雪颜读出了龙淏熙眼中的那丝嫉恨,只是她不明白,同为亲生,为何会如此的亲疏有别?

  “雪颜,朕准你今日归家探望洛爱卿!你懂得避嫌,朕就更不能违背天伦!”龙啸天看着心不在焉的雪颜,以为她是在为洛泽坤的病担忧。

  “皇上,臣叩谢皇恩!”雪颜晃神,一脸无措的跪地谢恩。

  “淼儿,最近身体可好!”龙啸天一脸慈爱的看着坐在不远处的龙淏淼。

  “还是老样子,孩儿让父皇担忧了!”龙淏淼很是泰然。

  “父皇真是愧对你母后!”龙啸天很是自责的叹气。

  “是孩儿命中如此,父皇切勿自责!”龙淏淼劝慰道。

  龙淏淼***的寒毒到底是何原因?为何让龙啸天如此的痛心疾首?雪颜不禁狐疑。

  “父皇,儿臣有一事相求!”龙淏淼看了一眼雪颜,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那束目光正巧被雪颜扑捉到,一个不好预感由心而生。

  “淼儿,父皇允了便是!”雪颜看着龙啸天对龙淏淼的一脸溺爱之情,不禁唏嘘,也难怪其他皇子会嫉恨龙淏淼。

  “父皇,儿臣想请洛太医为孩儿诊病!”雪颜看着龙淏淼,便知他是故意的。

  “朕真是老糊涂了,光记得皇儿的病是杜大夫负责的。却忘记了雪颜的精妙医术。”龙啸天笑道。

  “雪颜,明日起奕王的病由你主诊,相信有你和杜大夫,淼儿定能痊愈!”

  “臣尽力而为!”洛雪颜接了旨意,心中不禁的咒骂着龙淏淼。杜月清每次进宫原来都是为他诊病的。想到他,心中不自觉的燃起一丝温暖。

  “皇上,华妃娘娘求见!”连公公此时入殿禀告。

  “嗯,宣她进来!”龙啸天靠在榻上,有些疲倦之意。

  “臣告退!”雪颜收起药箱,适时的退了出来。一出殿便迎上花容月貌的华妃。

  “臣参见华妃娘娘!”雪颜跪地请安。

  “洛大人快平身!皇上今日可好?”华妃笑盈盈的问道。

  “皇上龙体安好!”雪颜躬身回道。

  “娘娘,皇上传召!”连公公出来传旨。

  “洛大人,有空多到楚华宫坐坐!”华妃说完便入了殿。雪颜看着华妃的背影,又想起已故的云妃和皇后。今日龙啸天提到皇后自责的神情,不像是装的。只是自古天子不长情,纵是万千宠爱,也是有了新欢忘了旧爱。

  “洛大人似乎特别喜欢发呆!”龙淏淼不知何时出来的,站在雪颜的一侧,语气充满挑衅之意。

  “臣参见奕王殿下,臣还有事,先行告退!”雪颜想尽快逃离。

  “洛大人这步以退为进的棋,走的真是精准!”龙淏淼冷笑,这个女人的心思果然缜密。

  “王爷的话,臣不慎明了!”雪颜早料到她的小伎俩瞒不过龙淏淼。

  “洛大人蕙质兰心怎会不明了?本王的病,今后还要劳烦洛大人了!”龙淏淼冷笑。

  “臣尽力而为!”雪颜早知道他会用这招,那夜在温泉她就知道他没那么容易放过她。望着虚弱的背影,雪颜不禁赞叹龙淏淼演戏的本领。这个男人还真是小气,再怎么说她也救过他两次。问题是她都不知道是怎么和他接上梁子的,怨只怨金华寺中,自己多管闲事!

  雪颜不禁心生哀怨,回了太医院。

  刚进太医院,就看见几个老太医侯在院中,看似是在等她。如今这太医院由她主持,他们心里一直就不服气。只因惧怕皇威,敢怒不敢言而已。

  “几位大人这是在等雪颜?”雪颜威而不怒。

  “洛大人,老朽年迈,想请假修养几日!”为首的张太医首先发难。雪颜看这阵势,只是冷笑。

  “几位大人都是要回家修养吗?”雪颜冷冷的扫了一眼众人。

  “是啊……”后面几位太医有些迟疑的看看张太医。

  雪颜知道,这是张太医给她的下马威。他知道如果现在太医院集体请辞,自己是绝对应付不来的。

  “若是几位大人身体不适,雪颜自是要准假。只是这太医院伺候的都是主子,绝不可有分毫怠慢。让几位带病诊病,岂不是雪颜的疏忽。雪颜明日禀告皇上不如让各位大人告老还乡可好?”雪颜看着众人的脸色,听到告老还乡全都脸色煞白。雪颜知晓,这帮老东西可是舍不得这个太医院的肥缺。

  “洛大人,下官身体无碍!不劳大人费心了!”此刻几个大人赶快改口。

  “哦!几位大人真的没事了?”雪颜故意问道。

  “真的不要紧!”几位太医赶快点头复议。

  “张太医,您呢?”雪颜看了一眼沉定的张太医。

  “下官谢洛大人美意,老朽倒是真想告老还乡了!”张太医有些愤恨的看着雪颜,他不服气自己竟然败在一个黄毛丫头的手上。这口气自己咽不下去。以他在太医院的地位,皇上不一定就准他告老还乡。

  雪颜也猜出他的小算盘,没想到这个老东西这么难对付。

  “既然张太医要告老还乡,本王就替父皇恩准了!”龙淏熙不知何时入院的。雪颜有些惊错的看着他,他来了多久?刚才的事他又看进去多少?

  “臣参见景王殿下!”众人请安行礼。

  张太医见是龙淏熙,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

  “张太医这些年的确是劳苦功高,这点小要求就不用劳烦父皇了。”龙淏熙来到雪颜身边,露出一个温煦的笑容。

  “老臣谢景王殿下体恤!”张太医没想到景王的到来,今日的结果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只能领旨谢恩。

  众人也知今日的鲁莽,纷纷告退。这洛家的女儿不是他们可以招惹的。

  “雪颜谢景王殿下解围!”雪颜见众人散去,又俯身行礼。

  “本王也是凑巧而已!这些老东西总是自以为是,你今日杀了他们气焰,倒是让他们知道收敛!”龙淏熙很是赞赏的望着雪颜,眼中那股情愫却更加浓重。

  “臣今日实属无奈!”雪颜估计刚才的事,龙淏熙是全看在眼里了。

  “洛大人病重,你今日不回府探望吗?”

  “家父在此时病重,作为女儿自是担心,只是臣如今身份,理应避嫌!”

  “不如本王陪你回府吧!如今张太医请辞,洛大人的病却是耽误不得。”雪颜迎上了龙淏熙暧昧的目光,只是眼中都是惊异之色。看来洛家想平静度日还真是难呢!

  “臣谢景王殿下美意!”雪颜自知拒绝不掉,只能谢恩。

  “那好,酉时本王在舞阳门等你!”龙淏熙很是愉悦的离开了。雪颜站在院中,看着周围已经凋零的枯枝残叶,心中不禁惆怅起来。龙淏熙的心意,她自是不能接受。因为她受不了和众多女人分享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本不是个长情之人。更何况她还要应付宛若鬼魅般的龙淏淼,那个冰块脸说不上哪天不高兴就会要了自己小命。雪颜一脸苦恼的坐在书桌上,不停的叹气。只要一想到龙淏淼,她就会乱了方寸。这个男人注定就是她的灾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倾城:妙手神医惑帝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倾城:妙手神医惑帝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