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宫中的禁忌
雪雪2019-12-03 02:103,329

  宣政殿中,文武百官都在等候皇上临朝。昨日景王和奕王的监国的圣旨一出,大臣们都是惊诧不已。这北冥的天恐怕就要变了。洛泽坤怡然自得的立在殿内,毫不理会周围窃窃私语的声音。

  “洛大人,恭喜啊!”丞相闵雨农一脸笑意上前搭话。

  “闵丞相说笑,下官哪有什么喜事?”洛泽坤堆笑,装出不知所以的样子。

  “洛大人的千金如今是北冥第一女官,更是深受皇上赏识!这难道不是天大的喜事?”闵雨农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

  “闵丞相真是折煞下官了,这都是皇恩浩荡啊!”话毕,做了一个谢恩的手势。

  “洛侍郎谦虚了,能像洛千金如此成就的,这天下恐怕也是绝无仅有的第一人啊!”徐尚书有着奉承的插话。

  “这都是洛大人教女有方啊!”几个大臣纷纷过来附和。

  洛泽坤虽是一脸兴色,始终却是谦恭之态。雪颜入宫的表现,的确太出乎他的意料。他也狐疑,雪颜自从失忆后就完全变了个人,无论性子还是脾气都和从前不一样了。就是这医术何时会的,他也不得而知。他自己也有着太多的疑问,难道真是神仙传授?

  “景王殿下到!”随着殿外内侍的尖声,从殿外走进一位英姿飒爽的男子。身着月白色蛟龙托日锦缎长袍,白玉金冠束发,腰间束着一条上好的明玉腰带,上面镶嵌的宝石闪闪发光。银线镂花勾边的外袍,趁着脚上一双雪缎锦靴,衬得男子更加俊逸不凡。龙淏熙登上大殿的玉阶,落座在龙座下方的紫檀木笼花太师椅上。目光扫了一眼下方躬身而立的群臣,露出一个温煦的笑容。

  “奕王殿下到!”随着另一声尖细的声音。众人都赶快侧目而视,随后便听见一阵急促的咳嗽声。龙淏淼一身玄紫雪缎对襟长袍,胸前的蛟龙腾云绣的是栩栩如生。头戴紫玉金冠,身披雪貂裘皮披风。仍是苍白的脸色,有如冰霜的神态。穿着紫玉金靴缓缓登上玉阶。手中握着龙凤空花金丝暖炉,落座在另一边的太师椅上。时不时的用丝帕掩鼻咳嗽。

  “九弟今日的气色看起来好了许多!”龙淏熙一脸担忧之色。

  “多谢三哥惦念,还是老样子!”龙淏淼冷笑,目光却是犀利的扫了一眼下面的众臣。

  “臣叩见景王殿下,奕王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在众臣的叩拜声中,北冥开启新的一个局面。众臣都明白,不久的夺嫡之战,定是座上两位之间的角逐。而他们的选择,则关系到将来的仕途和荣华。稍有不慎,仕途之路尽断不说,恐怕乌沙也难保。天下人都知晓,皇上对这已故皇后唯一所出的九皇子,甚是宠爱!若不是身患顽疾,恐怕早已登上太子之位。可是这些年三皇子的势力也是如日中天,将来鹿死谁手还是未知。这朝堂之上从来都是角逐的战场,无声的硝烟更胜战场。

  “父皇重病修养期间,各位大人有事启奏,无事退朝吧!”龙淏熙看了一眼身边面色如水的龙淏淼,不禁眉头紧皱。

  “臣等遵旨!”众臣躬身行礼。

  “闵丞相,三年一度的殿试即将开始,不知可准备妥当?”龙淏淼看着下面谦恭的闵雨农,语气却很是平淡。

  “回奕王殿下,已在筹备当中。”闵雨农心中一惊,他一直都觉得奕王绝不是表面这么弱不禁风。

  “今年殿试主考官不如就由洛侍郎来担当吧!三哥你看如何?”龙淏熙没想到龙淏淼会突然提及殿试,而且还毫不避嫌任用洛泽坤。难道是因为洛雪颜?龙淏熙想起那日雪颜的进言,还有对自己心意的冷然。不禁心生怀疑。难道洛雪颜是老九故意安排在父皇身边的?

  “洛侍郎本就是状元出身,九弟的确是慧眼识才。”龙淏熙不露声色的附和道。

  “臣惶恐,臣定当竭尽全力!”洛泽坤也是心下一紧,奕王这太过明显的示好,并非是好事。

  “既然无其他特别事启奏,那就退朝吧!”龙淏淼咳嗽了几声,显得有些体力不支。

  “三皇兄,臣弟身体不适先告退了!”

  “恭送奕王殿下!”

  龙淏淼看了一眼座上的龙淏熙,在众人注目中离开了大殿。

  龙淏熙目光充满嫉恨,从小到大他都是这副傲慢冷酷,目空一切的样子。而父皇对他的宠爱更是让他愤恨难当。难道就是因为他是皇后所出?就是因为他生有顽疾?上天的确是公平的,让他得了这不治之症,一生受这寒毒折磨。

  龙淏熙下了早朝就命人去请龙淏轩和龙淏睿。二人匆匆赶到景华宫。就看见一脸阴霾的龙淏熙,坐在榻上。

  “三哥,还在为刚才朝堂上的事烦恼?”龙淏轩坐下,便知晓龙淏熙烦恼的定是洛家的事。

  “依你之见,这洛泽坤可是老九的人?”龙淏熙其实也不愿相信,洛泽坤投靠了老九。若是真的,他和洛雪颜之间就意味着对立。他不缺女人,但是洛雪颜却是唯一可以入心之人。心爱之人怎能想让?

  “三哥,这么在意洛泽坤,还是因为洛雪颜吧!”龙淏轩有个不好预感,这洛雪颜会成龙淏熙的死穴。成大事者,要是太过沉浸在儿女私情之中,绝对会为情所累。

  “三哥,我到觉得今天这事是九狐狸特意做给咱们看的。”龙淏睿一边研究着殿内一尊红珊瑚,一边说道。

  “五弟,为何?”龙淏熙问道。

  “老九是在试探我们,因为他也不知道洛泽坤是不是我们的人。怪就怪在洛雪颜锋芒太过,让九狐狸都心有余悸了。他这招抛砖引玉还真是绝!”龙淏睿似乎很喜欢眼前的红珊瑚,左右摆弄着。

  “五弟难得有如此参透的见解!”龙淏轩一旁打趣道。

  “九狐狸向来阴险,怎会轻易暴露自己的人。”龙淏睿似乎对龙淏淼倒是十分了解。

  “五弟说的是很有道理。”龙淏熙的脸色有所缓和,以老九的行事作风,的确不会。

  “三哥,你这又是从哪弄的好东西?”龙淏睿话锋一转落在红珊瑚上。

  “喜欢就搬走吧!”龙淏熙毫不吝啬的送予了龙淏睿。他们兄弟虽然不是一母所出,但是自小就特别的投缘。龙啸天眼中只有龙淏淼,对这几个儿子却是关心甚少。也许是同病相怜,他们心中都很嫉恨老九。

  “三哥,如今你和老九共理朝政,这对我们是个机会。只要取得更多大臣的支持。太子之位定是三哥的。”龙淏轩话中有话。却不敢多言。

  “四哥,你不是要让三哥拉拢定国侯吧!”龙淏睿毫不避讳的说出龙淏轩心中所想。

  “三哥,如今大皇子已倒,这朝中势力最大就是太后楚氏一族。若有他们的支持,就算父皇偏向老九也是无济于事。”龙淏轩将其中的厉害关系道于龙淏熙。希望他暂能放下与楚家的恩怨。

  “此事容我好好想想!”龙淏熙示意二人退下。母妃的仇不共在天,可是老四说的不无道理。楚家势力的确不容小窥。

  雪颜在太医院看着宫里各位主子的脉案,不外乎都是一些不痛不痒的病症。整天把补药当饭吃,不病才怪。雪颜将桌上乱起八糟的病案理在一起,准备让人送回到库里。这时从脉案中调出一本景华宫的脉案。看陈旧的封面,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了。景华宫?不就是龙淏熙的住处!雪颜打开,看着上面的记录,才发现这是云妃的诊疗记录。这云妃应该就是龙淏熙的母妃。雪颜看了几页并未看出什么,都是些正常脉理。翻至最后几页,却发现了些异常。雪颜不明白为何好好的人,会在三日之内暴毙身亡?雪颜又翻着书柜下面更旧的脉案,看见一本与众不同的脉案。上面用的是金黄色。和龙啸天的颜色竟然是一样的。雪颜仔细的翻阅起来,这一本竟然是皇后的。雪颜同样的翻至最后几页,却发现了和云妃那本太多的相似之处。难道皇后和云妃的薨逝另有内情?雪颜感到一阵寒气从头贯入。宫中两位有子嗣的娘娘,在不同时间,相同原因的暴毙身亡,不是预谋又会是什么?

  雪颜入宫也曾听闻,皇上当年最为宠爱云妃,一度都要扶上皇后之位,可惜大好年华便早早香消玉殒。后来皇上娶了南越国的公主为后,也就是现在龙淏淼的母后。龙啸天对其宠爱更是胜过曾经的云妃。结果又是华发早逝。为何皇上宠爱的两个女人都是一个结局?而龙淏淼身体里的寒气又是怎么回事?雪颜意识到这绝对不是巧合,而是阴谋!而背后的始作俑者是否还会再次出手?似乎他的对象都是皇上的宠妃,都留有子嗣。

  雪颜看着两本脉案,决定找出阴谋背后的这个人。

  “洛大人!”门外站着一个宫女

  “何事?”雪颜收起了脉案问道。

  “刚才宫外传信说大人的母亲病重,洛大人希望您有空回府看看!”低头回道。

  洛夫人病重?雪颜不禁起疑。她已不是宫人,可以自由回家。难怪洛泽坤会派人传话与她。

  “麻烦你告知洛大人明日酉时派人在宫外接我回府!”雪颜冷笑,想着自己入宫以来的经历,想必洛泽坤也是充满疑问吧!

  宫女告退出去,雪颜看着那人的背影,她应该是洛泽坤在宫中的眼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倾城:妙手神医惑帝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倾城:妙手神医惑帝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