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机门
爱虾的鱼2017-04-08 12:033,699

  天机城里天机门。

  天机门内天机深。

  天机掌门天机子。

  看破红尘渡天门。

  巷子尽头,一棵大槐树下,四五个小孩手里拿着小花灯笼,边跳边唱着这首儿歌,似喜庆又有些淡淡的伤感,小孩并不理会,只会清唱着这首简单的歌谣。

  大槐树旁边就是酒楼,茂密的枝杆伸出一枝靠在酒楼二层阳台处,窗台边坐着一个英俊中年男子,男子双眉入鬓,手中握着酒杯,两耳动神的听着外面儿童的歌谣,男子对面还坐着一个十七八岁妙龄少女,女子眉毛弯弯,杏眼一眨一眨调皮的看着对面的男人。

  “老爹,想什么呢,今天是天机门的新掌门接任大典,我们去凑个热闹好不好啊!”少女声音清脆,宛如动人黄鹂鸟。

  男子抬起头,眼神中满是慈爱,笑着说:“月儿,你就喜欢热闹,天机门与我们英家素无往来,贸然前去,只怕遭人猜疑。”

  少女“哦”了一声,乖乖的点头,然后看着酒楼其他的客人,自己的老爹向来谨慎,于是不再多说。

  “哎哎哎,你们知道吗,天机子临终之前绝定把掌门之位传给谁了吗?”靠楼梯口一张桌子,一个大肚典典的汉子故做神秘的向旁边几位客人说道,凡是听到他的话的客人皆是停下手中的杯筷转头看向他。

  大汉似乎很满意客人的反应,神秘一笑。

  旁边桌子的一个中年男人挥挥手,面有不屑道:“谁人不知天机子临终前把位置传给大徒弟青云子了”大汉点点头装做严肃道:“这位大哥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天机子三徒弟,大徒弟青云子的智谋和能力都不如二徒弟青玄子和三徒弟青城子,为何要传位与他,你们可知?”

  众客人顿时语塞,少女一听大汉身边有热闹可寻,立刻搬个凳子做到大汉桌前,睁着明亮的大眼睛好奇的问大汉:“那你说说为什么天机子传位给大徒弟呀?”

  大汉端起一碗烈酒直接灌下肚,拿袖子擦擦嘴:“嘿嘿,这事呀!,就要从天机门的无上神功,天机卷说起了。”众人一听到天机卷三字,就像喝酒喝到一只苍蝇一样,全部停下来看着大汉,少女睁着明亮的大眼睛盯着大汉,眼神满是期待。

  大汉拿起喝空的酒碗放在少女眼前,有些猥琐的笑了笑,少女冰雪聪明,立即明白大汉是想要蹭酒喝,喊到:“小二,拿十坛上等好酒来。”大汉一听,顿时眉开眼笑。

  “好嘞,客官稍后。”楼下传来一声欣喜的高音。

  大汉笑呵呵的双手抱拳:“多谢小姐的美酒了。”

  少女响起银铃般的笑声:“不谢不谢,快给我讲讲天机门的事”

  “嘿嘿,关于这天机门还要从很久以前说起。”大汉笑着答应,在众人的鄙夷的目光中展开话题:“这是一个强者的世界,弱者只有生活在世界的最底层,过低贱的生活,这种规则也从来改变过,天下五分,为四城一岛,东南西北四大城,周边还有无数个小城,也都隶属于四大城,除了大北城为妖兽城,其它三大城的掌管权都在城中的各大家族手中,于是经常会有各大家族争夺的情况发生。

  四大城把一岛围在中间,中间隔着万里汪洋,绝非一日之功可到达,此岛名为天岛,天岛面积比四大城稍小,但是从岛中诞生的强者决非四大城的强者所能比。

  据从天岛游历回来的侠客说,在天岛还看到过传说中的神级强者,能够在一瞬间秒杀几位天级强者,此言一出,在四大城中引起了轩然大波,于是去天岛的人越来越多,只想一睹神级强者的风采,但是天不从人愿,并没有人见到传说中的神级强者,天岛上的本地人对此也不愿多说,众人只好悻悻而归,时间也就慢慢的过着。

  直到有一天,从天岛上走出一位惊世之才,此人来到大东城边缘地区的一座深山潜心苦练,二十岁练至人级颠峰,三十岁突破魂级,到四十五岁之后已经到达地级巅峰,当其脚踏虚空纵横大东城,一世霸气连败几大家族族长时,各大家族终于开始恐慌,于是几大家族结成联盟讨伐此人,此人倒也聪明,躲于深山之中不肯出来,直到十年后,此人在深山中开门立派,名为天机门,自称天机子。

  各大家族闻训而来,天机子绝世英才一挑各大家族,众人才发现为时已晚,天机子已经步入天级强者之列,在四大城中算的上是顶尖高手,各大家族心怀鬼胎,都想其他家族和天机子拼的鱼死网破,自己家族好坐收渔翁之利,最后谁也不肯和天机子死拼,只好一拍而散,天机门就算是在大东城立足了,凭借着超强的实力,天机门开枝散叶,广招门徒,几十年后竟然发展成大东城最强大的门派,天机子更是夺日月之光,耀天地之星,凭借着无上神功“天机卷”,几乎成为大东城最强大的存在。

  有的人说天机子达到了天级顶峰,只手碎山河,距离神级也只有一步之遥,也有的人说天机子只有天级中期,众人议论都有自己的见解,但人们可以肯定的是,天机门一定会成为一个巨擎,可是后面的事情却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

  天机子突然仙逝了,一代惊世奇才就这么死了,在四大城引起了巨大轰动,众人猜测纷纷,谁也没有想到个所以然来,到底有没有隐情,谁也不知道,天机子的大徒弟接任天机门掌门,成为天机二代,也是个天资卓越之辈,修练天机子留下的天机卷后,在八十岁前竟也达到地级巅峰,在天机二代的带领下,天机门按理也会继续朝前发展,令人费解的事情再次发生了,天机二代在百岁之余也驾鹤西去,轰动再次袭来,人们不禁就问了,那可是是地级强者,活个两三百岁可是没一点问题的,怎么说死就死了呢,答案谁也不得而知,这种怪事一直延续到了现在,每一代天机子最长都不会活过一百五十岁,而天机门的发展也一天不如一天,传到青云子这代,还只是个魂级,但是拥有无上神功天机卷,青云子步入地级强者以上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话说这门由第一代天机子创立以来,门徒鼎盛,是一天比一天壮大,可是自从十代天机后,这天机门就是一天比一天衰败,这都是在这天机卷上面…”众人的胃口纷纷被吊起来了,虽然大汉所说的也不是什么秘密,但他的神秘表情而却让很多人误以他确实知道什么内容。

  “这天机卷是大叔你家的厕纸吗?大叔对这怎么如此的熟悉?”一声爽朗的笑声打断大汉的话,众人皆是一愣,转头看向角落里一个二十左右的少年正含笑的看着大汉,少年剑眉星目,棱角分明,只是一身的粗布衣衫显得有些寒酸。

  大汉微怒的看着打断自己话的小子:“你是什么人,不知道我张汉说话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断吗?”少年嘿嘿一笑:“张大叔好本事,连天机门的内幕都知道,小弟佩服的紧呀!”说完少年端着一个酒杯走到张大汉身边,双手举杯:“小弟敬大叔一杯。”

  大汉见是来敬酒加拍马屁的,不由的一乐,端起小二刚满上的好酒,一口灌下肚去,少年趁大汉喝酒之际,往大汉身上一倒,大汉立即用手托住少年。

  少年不好意思笑道:“张大叔见谅,小弟不胜酒力,大叔莫见怪。”

  “没事没事。”张大汉推推手,笑着说。

  “哎,大叔,你别顾着跟别人说啊,还没说完呢!”少女见大汉收了酒却不说了,忙催促道。

  大汉谄媚笑道:“是是是,我立刻为小姐说说这天机卷……”少年看向少女,不由心一动,竟是看得有些痴了,少女感受到少年的目光,疑惑的对视过去,少年脸一红,连忙转开视线,对着大汉道:“小弟酒喝的有些头晕了,就先行告退了,张大叔继续。”

  张大汉咧嘴一笑,露出发黄的粗牙,点头示意,少年便匆匆下楼,拐角之时目光不由看向听的聚精会神的少女。

  张大汉讲的兴起,手无意摸到胸口,脸色大变:“钱呢?,我的钱袋怎么不见了?,刚刚还在的。”目光在旁边的客人身上转来转去,少女正听的起劲的时候,大汉突然发现钱袋不见了,眉头一皱。

  “一定是他,臭小子,敢拿我钱袋,看我不宰了他。”张大汉想起少年敬酒时无意的时候倒在自己身上,立刻明白,急忙下楼追了出去。

  少女见大汉跑下去,连忙跑到阳台,对着张大汉的背影大喊:“喂,你还没给我讲完呢,酒都给你买了。”张大汉头也不回的往人群里追去少女瞪着眼,气鼓鼓的腮帮子坐回中年男子面前:“老爹,你看那人,喝了我的酒,却不给我讲完,还有那个男的,看起来那么老实,原来是个小偷。”

  男子摇头笑道:“傻丫头,人心难测,不过那个少年眼神清澈,倒也不像是个恶人,只是一时走错路而已。”

  少女朝男子吐出粉红的舌头,看向外面的大槐树,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天当被子地当床。

  怎奈生来无爹娘。

  都说我是小混混。

  可是谁愿当流氓。

  少年在大街上边走边甩着手上的一个钱袋,嘴里念叨着几句随口编的歪诗,少年打开钱袋,把里面的银子全部倒在手上,惦了一下重量。

  “竟然有二十两呢,好吧,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白银二十,只拿一两”少年拿出一两银子放到自己口袋,剩下的全部扔给了旁边的乞丐,乞丐抬起双眼,刚说谢谢。

  “小混蛋,给老子站住,把钱还给我。”人群中跌跌撞撞的张大汉恶狠狠的朝少年追过来,少年大惊,转身就跑。

  “妈呀,看你这么胖跑的倒挺快的”少年穿唆在人群中距离大汉二十米左右。

  “小王八蛋给我站住,老子这叫壮,不叫胖”张大汉追的越紧,少年就跑的越快,把大街两边的小贩小摊都打翻不少,两人就这么一个追一个跑。

  “我说胖子,都追了我这么久了,就放过我吧”少年的速度慢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大汉也是一样,累的满头大汗的。

  “你休想,老子今天不扒了你的皮就不叫张大胖,不对是张大汉”

  少年见不能摆脱大汉,腿下加速,往城外跑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碎苍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碎苍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