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秋水十三式
爱虾的鱼2017-04-08 12:033,898

  断壁崖下云雾缭绕,不知高多少,天机门山连绵不绝,不知有多深,晴转阴,明媚的阳光躲在厚厚云层之后,断壁崖边,青云子慢慢走来,青玄子和青城子并排跟在身后。

  “师弟,师父叫我们到这来是为了什么呢?”青云子不解的问道。

  “师兄,我想师父他老人家叫我们到这来是为了…”青玄子话没说完,剑光幻影,尖锐的刺穿声音令人心底发寒,青云子直觉胸口一痛,两把长剑从后面直接贯穿前胸,青云子眼睛睁的老大,慢慢转过身来,不可置信的看着两人。

  “你,你们,为什,到底是为什么?”青云子站立不稳,随时可能倒下,还是不愿相信的看着自己关系最好的两个师弟。

  青城子脸色早已变得狰狞不堪,平日随和的摸样完全消失不见。

  “师兄,你还不知道吗?,你别怪我们俩,要怪就怪师父他老人家吧!,凭什么掌门之位是你的?凭什么天机卷是你的?我们两有什么?我们武功与你相差无几,就因为天机卷,你武功现在远超我们,还不是因为天机卷!”青城子几乎是吼出来的,脸色因为太过激动而发红,一旁的青玄子则不敢直视青云子的目光。

  “哈哈哈哈,就是因为这个,哈哈哈哈,我两个最好的师弟,就因为这个就想置我于死地。”青云子摇晃着身体,仰天大笑,笑着竟是流出两行清泪。

  青玄子紧张的看着青云子:“师兄,只要你把天机卷和掌门之位交给我们两个,我们会想尽办法救你的。”一旁的青城子冷哼一声。

  青云子嘴角边流出一丝鲜血,冷漠的看着平日关系最好的两个师弟,仰天长叹:“晚了,太晚了,师父,徒儿来找你了!”青云子用出最后一丝力气跳下断壁崖,青玄子两人大惊,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唯有看着青云子消失在云层之中。

  天机门第十六代天机就此逝去,留下气急败坏的青城子和后悔莫及的青玄子。

  青山环翠通九霄。

  深谷幽处孤魂嚎。

  天机十六青云子。

  身葬何处谁人知。

  青玄子看着崖下的云层,双手抱头,顿足锤胸:“师兄,我对不起你啊!”眼中滑落两行青泪,后悔不已,身旁的青城子冷哼一声:“做都已经做了,说什么都晚了,现在就是要怎么料理后事,怎么向门下弟子交代。”

  青玄子慢慢的平复悲伤的心情,问道:“现在怎么办?”青城子眼神一凝,凶狠的说道:“罗恩门罗天去而复反,偷袭师兄,师兄惨遭暗算,摔下断壁崖…”

  …月上枝头,幽暗的山中透着一股诡异,深山内不时传来几生野兽的叫声,直让人头皮发麻。

  “妈呀,这什么地方啊,走了大半天了,都怪那死胖子,追我追的这么凶,不就拿了他一点钱吗?,又不是偷了他媳妇的花裤衩,奶奶的。”此人正是被张大汉追了一天的少年,好不容易摆脱他后,自己却迷路了,加上天色已晚,不知走到哪里来了。

  “这里应该是天机门的附近,还是看不到人,怎么办,老天啊,我将夏虽然是个小混混,但是可没干过伤天害理的事,唯一一次就是骗了个小孩一个鸡腿,那是因为太饿了,别让我英年早逝啊啊啊!”少年手拿一根树枝开路,拨开两边的杂草,一边抱怨,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早已又渴又饿,希望能从草丛里跳出只山鸡野兔什么的,大约走了半个时辰,将夏气馁的坐在地上,肚子也配合的“咕,咕”叫了两声。

  “老天啊,我现在不求山鸡野兔了,给只小鸟我也满足了,给个人做伴就更好了,最好给个美女,最好是今天中午在酒楼碰到的小姑娘。”将夏疲倦的闭上眼睛,脑海里回想起在酒楼匆匆对视一眼的可爱少女,竟慢慢的睡着了。

  …“哇,烧鸡,野兔,鱼,天啊…”将夏兴奋的看着桌上摆的食物,随手抓起烧鸡咬了一口,唇齿留香,“天啊,太棒了!”

  “公子,就让月儿陪你吃饭好不好啊!”声音清脆悦耳,如银铃,似黄鹂,将夏看着旁边的少女,不由的看痴了。

  “公子,你怎么?”少女疑惑道。

  “噢,噢,没事”将夏收起窘迫的样子问道:“小姐你刚刚说你叫月儿,果然人如其名,像天上的皓月”少女点头笑道:“是,我叫英月儿,我来给你倒酒。”少女举起酒壶,将夏还沉浸在少女的倾城一笑中,机械般的拿起酒杯。

  “还未请教公子高姓大名呢?”少女边倒酒边说,眉毛弯弯,眼神中含着笑意。

  将夏看呆了,手中酒杯一偏:“我叫,将…”还未说完,发现脚下一凉,因为酒杯偏位,英月儿酒全倒在自己的脚上,“公子你没事吧”英月儿歉意的说道。

  “啊,好凉啊!”将夏身体一个激灵,“月儿小姐,我没事。”连忙说道,可是此时发现身旁哪有月儿小姐,周围只是荒山野岭,美食美酒,倾事佳人不过是黄梁一梦。

  将夏看得周围一片漆黑,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尖锐的疼痛让自己往后一缩:“还真的是梦,好吧!,老天爷,你对我还真好,美食美女都给我了,可是,可是我肚子还是好饿啊!”将夏翻了个身,坐起来,把脚一收,“咦,脚怎么湿了,难度美酒真的出现了”往放脚的地方仔细一看,借着月光隐隐约约看得一滩反光的水渍。

  “黑泥白石反光水,哈哈,有水,看来上面应该有水源,抓两条鱼也不错。”将夏兴奋的跳起来,慢慢的拨开杂草,一条窄窄的小溪顺流而下,将夏沿着溪水慢慢的朝上游走去。

  走了半个时辰左右,渐渐的能听到水流声了,将夏摸摸自己几乎贴紧后背的肚皮,脚下一用力,朝水声方向跑过去,几十步后,将夏眼前一亮,豁然开朗,眼前一个百平方左右的水潭,在月光的倒影下发出鳞光,“哈哈,大鱼,我来了”将夏一个纵身跳下水潭,搜寻的鱼的踪迹。

  …几十分钟后,将夏面前架起一堆火,手中树枝插着两只半大的鱼放在火苗上面烤着,篝火接触生鱼,发出“嘶,嘶”的响声,不一会儿,鱼身上冒出淡淡的水汽,一股香味飘散开来,将夏咽了一口口水,美滋滋的看着快要烤熟的鱼。

  “小兄弟,你好啊”一道虚弱的声音传人将夏耳中,将夏吓了一跳,狠狠的打了个激灵,看向旁边,根本没有人,心中更是恐惧。

  “你,你是谁呀,你在,在哪?”将夏害怕的看着周围,试图找出说话者的身影。

  “我已经死了,你是看不到我的。”话一说完,将夏只感觉头皮发麻,身体不住的颤抖起来,手心里面也全身汗,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

  “你说你死了,死了怎么能说话?快给我出来,别装神弄鬼的,小爷我纵横天下十几年,一岁抓过鬼,两岁杀过神,三岁追我的女生就从东城排队到西城,你有总出来,小爷我不揍死你。”将夏一口气说出一大串不要脸的话,恐惧也是少了一点。

  “呵呵,好个厉害的小爷,那我出来了,你别吓到了!”

  “行,出来吧!”将夏压根就不相信死人还会说话,才把对方激出来,将夏旁边渐渐显现出一道有些虚幻的身影,有些接近透明,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微光,人影抬头看向将夏,咧嘴一笑。

  “妈呀,鬼呀,救命啊!我还不想死啊!还没娶媳妇呢!救命啊。”将夏看得如此诡异的事情,吓的不知所措,大呼小叫,连手中的烤鱼吓的都扔了,倦缩在一旁发抖。

  虚幻的身影摇摇头:“小兄弟,别怕,我本无意吓你,我已身死半日,因为我生前已达到魂级境界,灵魂暂时还未消散,所以才能和你说话。”

  “别说了,你就是要吓我,要吃我,要非礼我,救命啊!我怕鬼呀!”将夏吓的语无伦次,完全不理会虚幻灵魂的话,一个劲的把脑袋埋在手臂里。

  虚幻身影见将夏吓成那样,只好飘浮在原地沉默下来,不知多久的宁静之后,僵持被将夏肚子“咕噜”声打破,将夏慢慢的把头探出来,虚幻身影并没有想象中的狰狞,就像是个平常人一样,只是有些虚幻。

  “那个,能不能先让我吃完烤鱼再吃我啊,我不想做个饿死鬼”将夏指了指扔在一旁的烤鱼,弱弱的说。

  虚幻身影一愣,表情有些滑稽,“你吃吧,我不会害你的,只是有些事情想要拜托你。”

  将夏急忙把烤鱼抓在手里狼吞虎咽,吃过一只后,恐惧也减轻了不少,虚幻身影也觉得没有开始可怕了。

  “你是谁啊?怎么会死在这里”将夏吐出几根鱼刺说道,虚幻身影眼中浮现莫大的悲痛,声音哽咽的说道:“我叫青云子,…”

  “什么,青云子,等等,我被卡住了。”将夏听到青云子三字大惊,嘴里的鱼都没嚼就吞下去,被刺卡住,不停的咳嗽,青云子摇摇头,一道微弱的金色光芒拂过将夏身体,后者喉咙一顺,连鱼带刺一起吞下肚去。

  “哎呀,娘的,差点要了我的小命,你刚刚说什么,你叫青云子,那天机门掌门是谁?”将夏拍拍胸口,眼中满是不信的问道。

  青云子脸色黯淡下来:“此时说来话长。”于是开始向将夏讲起事情的前因后果,将夏认真的听着,双手握的紧紧的。

  “混账,你那两个师弟简直猪狗不如。”将夏气急败坏的大叫,虽然自己是个小混混,但是伤天害理的事情从来没有做过,对青云子的遭遇极感不平。

  青云子叹了一口气说道:“天亮之后我就要魂归九泉了,世上的恩怨我也看清了,不用为我抱不平。”将夏一惊,忙问道:“你不是魂级高手吗,魂级高手的灵魂不是可以不灭的吗?”

  “呵呵,魂级又怎样,就算是地级,天级又能不死吗?魂级只是修炼出灵魂之力而已,到达颠覆的话作战会有一点帮助,并不是不死不灭。”将夏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自己因为从小无父无母,没有习过武,对此也只是在酒楼听说书的听来的。

  “那你说要拜托我一件事,是什么事啊!”将夏问道,青云子沉默片刻,眼神中似乎挣扎着什么,最后还是说道:“我本是大南城王家宗家一脉,自幼进入天机门学艺,如今已是四十年级没有回过宗家,如今身死,家门却不知晓,今日得见小兄弟,莫不是上天见我可怜,还望小兄弟带我书信前往宗家知会一声,我便在那九泉之下也能安心。”

  “大南城,我们这是大东城,大南城离这里太远了吧!”将夏为难的说道,不是自己不愿去,实在是太远了。

  “我愿意传授你秋水十三式作为报答。”青云子早已猜到将夏不愿去,故而以传受剑法为报答。

  “你说什么?真的愿意教我秋水十三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碎苍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碎苍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