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中学辍学
易峰寒光2017-04-08 16:163,175

  人生之事,变幻莫测,有时不是自己的本意或力量能抉择的。李可德想和李小翠常相厮守,但是此时不现实,随时间的推移未来可能会心想事成,但是不是眼下。如果李可德能抉择自己的未来和命运,那么本书也就显不出超越的意义了。李可德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他体量家人的辛苦耕耘和默默付出。他对未来一片茫然,但是他又尊重现实而渴望得到应有的一切,加上他有一股不服输的精神,也正因如此,这种百折不挠的精神也好,信念也罢,一直伴他走向人生的辉煌明天。

  李可德现在已经上初三了,他没有再找女朋友,经过初恋之后他心灵受到沉重打击,他现在甚至不知道怎么与李小翠相处。曾经无数个夜晚,他回想两个人相爱的甜美瞬间,不禁热泪盈眶,他觉得孤单,他觉得难过。此时,他一想起李小翠觉得心里空荡荡的,爱是甜蜜的,爱又是残酷的。他不知道怎样处理与李小翠的感情纠葛,想来想去就不想了,随缘吧!他现在不想谈对象,因为那段爱对于他刻骨铭心,时间在慢慢过去,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李可德不时还会想起那段夹杂着海誓山盟、非君莫娶非你不嫁的纯真的爱。虽然班里有几个漂亮的女生给他放过电,但是他依旧没感冒。李可德想:“还是算了,毕业之后还不知道做什么工作呢,能考上高中要继续苦读,如果考不上,那就只有像村里那些外面打工的人一样,吃尽寒风苦雨,如果真是那样,那时随便找个女的结婚就算了!”

  这年东落文村相继有好多个同学都不上学了,其中就包括那个在小学和李可德打架,同时又欺骗过李可德的冯涛。这些不上学的同学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学习都不是太好又调皮捣蛋的人,同时对考高中都没有信心。当然,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原因,那就是看到了新大陆,什么呢?学瓦匠(现在所说的瓦工。)可能有的人不太明白,这里说明一下,就是砌砖的、抹灰的、屋顶挂瓦的都算此行列。

  东落文村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到外面打工都是瓦工,有的学两三年就能成大工。现在小工(俗称壮工)二十块一天,大工(也称技工)能挣四十五一天,两者相差一倍还多。李可德以前也不懂外面干活到底有多辛苦,曾不止一次观察过,那些外面干活的农民工,等农忙了或过节了就回家来了,全部都穿的精神焕发、齐装异服的,头发还染了黄色,还有的打耳朵眼,上了耳钉,给本来有些封闭的东落文村,增添了一股新鲜、奇特的色彩。同时,这些现象让这些起早摊黑、风尘仆仆的“穷学生”看了,几乎可以用心情激动来形容,像是看到了不上学也能过得好的别一种生活方式,对出外打工充满了羡慕和向往。

  学瓦工其实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首先是要拜师,师傅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免不了被师傅的打骂。这行的规矩是“严师出高徒。”李可德听妈妈张艳娥说冯涛爸爸请了村里一个有名的瓦工师傅好几顿饭,最后人家才勉强答应教冯涛手艺,现在冯涛就和师傅已经到北京打工了。张艳娥还对李可德说:“冯涛现在学得很快,一个月能挣一千块了。”这几天张艳娥老在爸爸李路和李可德耳边叨唠,说人家不上学的都学了手艺,而且挣得钱比李路种几亩地,帮人收收猪多的多。现在村里大部分男孩子都去北京打工了,还常说现在上了大学也得自己找工作,还不如这学个手艺,以后可以指着这个吃饭。

  这天晚上,家里吃过晚饭,张艳娥又打开了话匣子,说:“李路,你说咱们可德现在也不小了,都十七、八了,学习也很一般,如果这会不抓紧学个手艺,将来又考不上大学,你说该咋办?”李路座在椅子上,一口口地抽着汗烟,过了好办天,说:“那你说吧,应该怎么办?”张艳娥用手指指李路:“你呀,就知道你没什么主意,我看啊,可德明年肯定考不上县里一中,最多考个私立高中。可咱们可德一看就不像个能干瓦工的人,身体瘦乎乎的,哪有人家冯涛力气大。我看这样,今年这不快过年了吗,等国栋从山西回来,咱们和他说说,让他给找找人,看看能不能找个合适的工作。”李路不住的点头,说:“嗯,这是个好法子!”

  腊月二十八这天,张国栋从山西回来了,张艳娥早就听说张国栋今天回来,从下午就开始准备,准备晚上让弟弟他们一家人来家里吃饭。李可德打扫院子里的卫生,李路负责沌前两天从集市上买回来,准备过年吃的鲤鱼,现在拿出来刮鳞片清洗,准备晚上沌着吃。李可欣现在也十几岁了,也像个大姑娘了,长得眉清目秀的,她头上梳着两个小辫子,打扫屋里卫生和擦桌子。张艳娥当然是负责今天整体的饭了,其实张艳娥并不怎么擅长做饭,不是咸的像李路说的“把卖盐的打死了!”就是淡的没法吃。所以张艳娥请来了李可德奶奶徐秀珍来帮着做饭。全家忙活的像是今晚天是大年三十一样热闹。

  张国栋这个人,我们前面讲过,是张艳娥的二弟,在山西军队里当着个团长。自从一九七八年入伍就一直在山西。妈妈张艳娥对李可德说过,二舅张国栋高中毕业后去当兵的,然后在军队上过两年军校,后来一步步走到了今天。下午四点左右,一辆黑色的帕萨特汽车缓缓停在李可德胡同口,李可德二舅张国栋,二舅妈李丽,还有他们的孩子,李可德表弟俊青,三人一起来到李可德家。和以前一样,张艳娥、李路、李可德、李可欣听到车声跑出来,围到车前。张国栋一家人从车里钻出来,拎着一些李可德从来没听过,也没见过的水果、面包、饮料……,张国栋今年也有四十多岁了,一米八的个子,一身黑色的风衣,留着当下流行的背头,看上去领导气十足。张艳娥等人赶紧把他们让进家里。

  进了屋后,张国栋面带微笑,关切地问:“大姐,大姐夫一切都好吧?”张艳娥没等别人回答,急切地说:“兄弟呀,都还好,没什么事。”“噢,那就好!”李可德沏好了茶水,给二舅、二舅妈倒水。屋里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李可德奶奶徐秀珍,从厨房走出来,笑*地说:“噢,他二舅来了呀!回来道上累了吧?”张国栋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说:“婶子也在这儿呀,您老身体硬朗吧?”老人家微笑着说:“嗯,好着哩!”说话间,李可德摆好了桌椅,大家围坐在一起。让李可德奶奶徐秀珍老人坐在中间,张国栋坐在副手,李可德把菜都端好,把酒倒上。张艳娥忙活于厨房与饭桌前,一个劲的说:“今天没外人,咱们都随便点,多吃点!”李路端起酒说:“来,国栋、李丽、俊青,来喝一口!”张国栋拿起酒,李丽、张俊青都喝的茶水,都端起来,包括奶奶徐秀珍、张艳娥、可德、可欣都拿着水喝了一口。

  张国栋吃了两口菜说:“我说,大姐,大姐夫,每年回来你们都这么客气!让我觉得挺不是滋味的?”张艳娥一听,微笑着说:“兄弟呀,今天哪,我还真有事跟你和小丽商量一下!你看,可德也十七、八了,现在上学成绩也不行,估计一中是考不上,你看,我去年跟你们说过,要不你帮着找找人,看能不能学个技术什么的,如果行就不让他上了!?”张国栋一皱眉,说:“大姐呀,你也忒着急了吧!初中还没毕业就不打算让他上了?就算有技术活恐怕也得吃苦呀!”张艳娥接着说:“兄弟,不是我急呀,全村的男孩子都到外面去打工了。我也看透了,你说现在上了大学的都得四处找工作,能找着找不着都得两说。我看,还不如现在就让他学个技术!好好锻炼一下。你就给想个办法吧!”张国栋一看大姐心意已定,再加上张国栋是个很要面子的人,又不能说帮不上忙,就说:“大姐,大姐夫,你们放心让可德交给我管呀?”李路一直没说话,现在一听,赶忙说:“国栋,你就放心吧,孩子跟着他舅没什么放心不放心的。”张国栋接着说:“唉,姐夫,我说的话你们没听明白,我那儿可德他肯定去不了,我那是军队,我倒可以问问我那些战友能不能帮忙,我有个战友现在咱们原北省的省会德阳市建筑公司当总经理,让他在建筑公司找个地方估计可以。”张艳娥李路一看,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李路赶紧说:“可德,快,给你二舅倒酒。”张艳娥激动地说:“兄弟那就让你多*心了,你给你战友多说点好话,可德,你也看到了,身体瘦乎乎的,太重的活估计够呛,你多费费心吧,那我年后就不让他去上学了,我们等你信吧!”张国栋点点头,说:“好,那就这么办,我尽力去办这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越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越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