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新的征程
易峰寒光2020-01-20 10:003,149

  李可德回到家里有一段时间了,没事了除了帮家里做点杂务,就是吃了饭往床上一躺,在家看看小说。李可德回家前在夜市买了四、五本盗版小说,李可德现在已经沉醉于奇妙的故事情节中了,不思疲惫整天埋头欣赏。

  时间过得比想象中的快多了,在外面打工的、上学的人们渐渐都回到了东落文村,东落文村显得比平时热闹了很多。村里虽然热闹,李可德也不爱出门,整天蜗居在家里。小学同学中,曾经挨过李可德打的那个李,强,现在成了李可德在村里唯一交心的朋友。李,强现在县里一所私立高中上学,戴个眼镜,看上去书生气很足。以前李可德上学时没怎么感觉到这人的优点,通过这一段的交往,他感觉李,强是个可以信赖的朋友。

  自从放假后,李,强天天来找李可德玩。两个人谈了好多以前小时候的事,谈到高兴时开怀大笑,谈到难过的事时,两人凝神苦思。这天晚上吃过晚饭,李,强又来找李可德玩,两个在李可德的卧室里,围着小铁炉坐着,一边聊一边烤着手。李可德问李,强,说:“李,强,现在你在高中里学习怎么样呀?”李,强笑着说:“一般吧,成绩属于上中游,马马虎虎的。”李可德从内心里很羡慕李,强,对于学校的生活充满了无尽的怀念。李,强笑了一下说:“可德,我早就想问问,你现在和李小翠还有联系吗?”李可德一听,有些惊讶地说:“你……你怎么知道我们俩好过?”李,强两眼注视着李可德,眠着嘴,说:“哪有不透风的墙,你说吧?”李可德深深的出了一口气,说:“早就分了,只是初一好过一段。”李,强点点头,有所怀疑的眼神看着李可德,说:“可德,不会吧,我觉得她人挺好的,现在她和我在一所高中里,两个班挨着,经常看到她。”李可德想起了以前那不堪回首的往事,心里觉得挺不是滋味,低低的说:“人家现在是高中生,我连小学都没毕业,我们不可能再好了!”李,强看看李可德心酸的表情,淡淡地说:“嗨,可德,别多想了,也许你以后比谁都强呢!”李可德茫然地说:“也许吧,谢谢你还把我当成一个朋友!”李,强笑笑,幽默地说:“从你上小学打了我一回之后,就记住你了,呵呵,大可乐!”两人相视而笑。

  过年的气氛还没有完全消退,大街小巷、各家各户门口上,院子树上挂着大红灯笼,家家张贴着新年对联,显示出了一派新春新气象,真是“张灯结彩辞旧岁,欢天喜地迎新年!”。新年过了,李可德还停留在过年的喜悦中,李可德又长了一岁,新的一年的开始代表着新的气象,新的梦想,新的未来。但是,李可德一直不清楚新的一年对于他代表着什么,也许是更多的磨练,也许是崭新的一页,也许……

  李,强开学了,东落文村的人们,就像长久以来形成的习惯一样,年终而归,年初而出。出外打工的走了,上学的开学也走了,全村大街上人显得稀稀拉拉的,大部分是老人、妇女在路旁一站,三五一伙,拉东家事,扯西家事。最近,李可德觉得在家呆得烦了,整天在家蜗着,觉得身体都快生锈了。年前,二舅张国栋回来说等他过年回去给联系一下,现在都三月底了还没来信,把张艳娥愁得也整天愁眉不展的。

  这天,妈妈张艳娥对李可德说:“可德,哎呀,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没来信呀!上次让你去德阳,我给你二舅打了十几个电话你才去了德阳。这回从德阳回来是你和你二舅说的。你也不小了,这回,你就直接找你二舅说吧?”李可德本来心里就急,但是一直没鼓起勇气问二舅呢!听妈妈张艳娥这么一说,李可德说:“妈妈,今天晚上我问问吧!”

  晚上,妹妹李可欣在桌子上认真的写着作业,李路拿着水杯在电视旁边看着。李可德走到电话跟前,打通了张国栋的电话,李可德说:“喂,二舅,我是可德?”“噢,可德呀,你等一会,我这儿有个会,先挂了!”电话里“嘟……嘟”地响着,李可德放下了电话,心里觉得很失落,心想:“不会是二舅故意躲我吧,他是不是没有联系好地方给我?所以……”他心里七上八下的。妈妈张艳娥凑过来说:“怎么说的,你二舅?”李可德很恢心地说:“他说开会呢!”张艳娥一听,脸色也暗了下来,轻轻地说了句:“过一个小时再给他打一个吧!”李可德从桌子上拿了根烟点着,一口口地吸着。李路看看张艳娥,又看看李可德,说:“都别急,也许你二舅真有重要的会呢,别瞎想,呆会再打一个?”李可德听了爸爸的话,觉得心里舒服多了。过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李可德又打通了二舅张国栋的电话:“喂,二舅。。”“嗯,可德,是不是有点心急了,我给你联系好了,你这两天就去吧,我有个战友,也是我同学李,建,国在滨海,是个保安公司的经理,我跟他说了一下你的情况。他说你去了就不用给你培训了,让你直接上岗,你感觉行不,想不想做保安?”李可德一听,觉得很兴奋,为什么呢?他早就听说过当保安吃的好,睡得好,而且还发衣服。更为关键的是滨海是全国有名的沿海城市,他很想去看看。他急忙说:“二舅,我想去!”就听张国栋又说:“可德,这回你去了可要好好干呀!好了,你记个电话。。”李可德赶紧找出纸和笔,张艳娥在一旁帮着写。

  “138555……记好没?”李可德说:“记好了……谢谢二舅!”

  四月的北方大地没有了寒冬料峭的味道,春天的气息已经染遍了这里的一草一木。李可德这一天要去滨海了,那里将又是一个陌生的城市。相对于以前初出家门的感觉,李可德多了一些自信,不再担心找不到地方,他自己深刻地记住了一句话“鼻子底下是什么——嘴呀。”可以打听,可以自己看。这一天,仍然是李路帮李可德拿着行李去燕子县城坐的长途汽,这回坐的是开往首都北京汽车。燕子县是原北省最北边的一个县,与北京紧临,东落文村里打工的人多数都去北京。李可德也是第一次去首都,他心里充满了兴奋的感觉,有时间他想去看看天,安,门、故宫、颐和园、万,里长城……这一直是李可德内心的梦。这里要从北京坐火车,有机会看到吗?他不清楚。

  汽车经过近两个小时的路程,到达了北京***长途汽车站。北京不愧为中国的首都,宽敞的马路干干净净,一排排的建筑高耸入云,让李可德更就记忆深刻的是人来人往,穿流不息,整天跟赶大集一样。两个人拿着行李,李可德跟着爸爸李路随着行人一起,坐上一辆公交车。李可德仔细一看,公交车上的北京人就是不一样,显得都很有文化,一个个衣冠楚楚,精神焕发。他们一看李路和李可德大包小包一上车,都用异样的眼光投过来,像是看外星人一样,认定了李可德和李路是从外星球偷度来的天外飞客,一定还会盖上一个不雅的外号“农民工”。公交上晃悠着经过了几站,李可德透过窗户,从人群的缝隙里看到了天,安,门,巍峨壮观。真想下车一睹为快,可是知道车是不停下来的,也清楚要去火车站,所以目视着自己的梦在眼前一闪而过,让李可德多了几分失落感。

  随着公交报站语音的提示,北京火车站到了。两个人下了公交车,李可德远远望去,噢,这就是北京火车站呀,跟想象的一点也不一样,想象中北京火车站肯定是一座极大的建筑,肯定能吓人一跳,今天看来这个建筑不算太大,但是外观却很独特,现代与仿古相结合,真可谓相得益彰,显得庄,严大气。李可德一边走,一边问爸爸李路,说:“爸爸,北京站与北京西站哪个大?”爸爸李路说:“西站比北京站大多喽,有空了你有机会可以去看一下。”李可德一听,心想:“噢,原来北京站不是北京最大的站,嗯,有空去欣赏一下北京西站!”

  李路把李可德送上了去滨海的火车,车门口大声叮咛着说:“可德,到了一定要给家来电话!”李可德回头说:“好,爸爸,你放心吧,你回吧!”李可德进了车厢,坐在靠窗的座位上。他透过窗户望着李路瘦长的身影,慢慢消失在人流中。李可德忽然觉得心里有些酸酸的,觉得爸爸不在身边自己好孤独,他不知道这种孤独还要多长时间,还要延续多久。李可德慢慢地又平静下来,他想到了那些在北京打工的同龄人,想到了他在德阳受的苦,他想:“我这次是当保安,又不是当小工,我还难受什么?想到这,他平静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越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越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