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青涩少年 第7章 初进中学
易峰寒光2017-04-08 16:163,418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李可德六年小学生活也可算得上是丰富多彩了,连续六年都是班长,不光是因为岁数稍大一点,更重要的是他为人正直,人缘较好,学习也不错,得到了老师同学们的支持。其实李可德这人也不是夸夸其谈,用三寸不烂之舌化腐朽为神奇的主,他就是一个老实本分,对老师的话言听计从的好孩子。

  三年级上学是在邻村西落文村,校长史国全为了改变李可德看上去不太阳刚,说话声音不大的问题让他负责喊队。开始李可德声音很小,史校长站在一边一个劲的让他重复喊,一遍又一遍,最后,李可德总算喊起队来像回事了,嗓音洪亮,节奏紧凑。每天放学,同学们是要排队放学回家的,李可德每天的工作就是喊:“立正、稍息、向左转、向右转、向后转……齐步走”,也正是从这时开始,李可德一贯不爱在大庭广众之下讲话,声音小的毛病得到了改善。妈妈张艳娥,爸爸李路对李可德现在的表现非常满意,常常在外人面前说:“看,我们可德真是大人了。”

  爷爷李峰原来是村里的大队会计,老人家虽然经历过饥寒交迫的旧社会,但是基本上没吃着什么苦。当时李峰有一个哥哥不是自己的亲兄弟,是父亲第一个老婆的生的,后来第一个老婆去逝了,才娶了李峰的妈妈。李峰的妈妈当然是对自己亲生儿子更亲了,那个不是亲生的大儿子不但要负责家里的重活,还要没黑天没白日的上工,以至一辈子也没结婚。那个年代光棍是受人看不起的,家里人也看不上他,最后得了肺病去世了。那时李峰早已经结婚了,而且孩子都长大了。李可德听妈妈张艳娥说,当时爷爷念过高小呢,高小就是现在的五年级,算是小学毕业了,在那个年代属于文化人了。后来一直在大队里,再加上李可德奶奶持家是一把好手,地里的,家里的都误不了,把爷爷照顾的舒舒服服的,所以爷爷就没受过什么苦。老人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就是李可德爸爸李路,二儿子叫李顺,小儿子叫李平。现在三个儿子都结婚成家了,老人现在更是舒服了,平时没事了打打麻将,下下棋。

  李可德在爷爷眼里不怎么受欢迎,因为老人总觉得李可德太老实了,老人喜欢孩子调皮点,正因为这,李可德不爱去爷爷家玩。妹妹李可欣生来就是一个调皮捣蛋的主儿,爷爷李峰非常喜欢,逢人就说:“可德以后不如他妹妹,看可欣现在就这么难管,以后肯定有出息。”

  妈妈张艳娥对老人有很大意见,意见是从这件事开始的。前几年,李可德和妹妹李可欣两个孩子都很小。一天,村里管浇地的师傅通知李路说:“马上就要浇到你家了,你们浇不浇?”李路说:“当然要浇。”李路一想,张艳娥要在家看孩子,我一个人去要抓化肥又要改畦有点忙不过来,我家地和爸爸李峰家的地挨着,而且弟弟们都还没结婚,就想到了爸爸李峰。一进门,李峰和李路两个弟弟都在玩扑克,正玩得热火朝天的,李路说:“爸爸,你们浇东梁子上那块地不?刚才李师傅通知我,说马上要浇到我们那了,如果你们浇,咱们一块浇浇,可德他妈在家得看孩子,我一个人怕弄不过来,你们帮我一块浇一下,完了我再帮着你们浇。”

  李峰、李顺、李平,还有村里有名的牌鬼张云,玩得正尽兴。李峰不加考虑的说:“要浇你们就浇吧,我们先不浇。”李路一听,脸色一下变得苍白了,心就像被揪了一下痛,心说:“爸爸呀爸爸,你就是不浇应该让兄弟们帮帮我的忙吧,难道分了家,真的一点亲情都没有了吗?”李路从父亲家回来,推上小推车到商店去买回来一袋化肥,拿了个盒子和一把铁锹就自己去了。等他到地里,一看,气得他火往上冒。原来李峰听李路说要浇地,看李路走了,他们也赶紧不玩牌了,也去浇地了。李路本来是村里的一号老实人,竟然也压不住火了。原来李峰、李顺、李平几个人把水绕过了李路家的地,浇自己的呢,李路过去没说话,把水渠的水拦住了,放进了自己家。过了一会李峰一看没水了,发现原来是李路改进了自己家地里,两人吵起来,争吵半天最后无果而终。张艳娥听说这件事后,恨老爷子李峰他们几个人,一提气就不打一处来,气的牙根疼,所以张艳娥平时也很少去老人家里,除非有事了,或是需要聚一聚的时候。

  话说李可德小学毕业升上初一了,心里美滋滋的,初中学校离家有七八里路,在码头乡政府附近。每天早上李可德要骑自行车去上学,不管是刮风下雨,很少请假。西落文村有两三个男同学,和李可德玩得比较好,每天早上都来找李可德一起上学,本村这帮小子们和李可德邻居的比较少,李可德也不喜欢他们,大多是原来冯涛的“走狗”,他十分不喜欢。

  现在李可德都虚岁十五了,长得像个大孩子了,近一米七的个子,浓眉大眼一表人才。几个邻居家的女同学们也经常来找他一起去上学,这使得村里同在乡中学校上学的同学们,经常饥笑李可德,说李可德和小翠、美丽、凤娇他们很亲密,还有的说他们是在搞对象。“反正是一些吃不到葡萄,老说葡萄酸的主儿,无事生非的乱编一气”,李可德想。

  码头乡中学,学生覆盖了全乡二十个行政村,每个年级都近五百人。李可德所在的初一分为十个班级,他是二班。二班里只有一个同学是一个村的,也是李可德最最不喜欢的,那就是冯涛,我们说过在上小学一年级第二年时,因为冯涛的一句谎话使李可德又上了一年一年级,从那时开始李可德见了冯涛基本上都不搭理他。“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这个可恶的家伙竟然也分到二班了,”李可德想。别看李可德对冯涛这样冷淡,但是冯涛并没有感觉到李可德对他的疏远,每次见了面总是装得和李可德很亲的样子,李可德一想起他那样儿,就觉得恶心。现在可好,两人又到一个班了。这次幸好老师没有把他们俩个分到一桌上,李可德稍稍觉得庆幸。

  班主任杨博是个刚刚从原北师范毕业的,高高的个子、笔直的西装,看上去精神抖擞。和其他同学一样,李可德感觉比小学学的东西多了,比如代数、几何、英语、历史、地理、化学……这些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东西,现在是必修课了。最让李可德恐惧的是英语了,那些繁琐的单词,每天不但要会读,而且要会背着写,李可德可是招架不住,单词音标学起来就有些困难,再加上什么语法,更让李可德头大。英语老师叫刘敬,在乡中里也教了有三四年了,教学口碑很好,李可德刚刚接触英语,只有努力的学。

  这天上午又是英语课,刘敬老师走进教室,站在讲台上说:“下面先进行提问,我提问昨天我布置的作业,我看看大家掌握的怎么样?”李可德一听这下惨了,昨天晚上没好好背,就看了两遍,千万别提问我呀!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就听刘敬老师说:“李可德,请回答铅笔怎么读?”李可德一听,赶紧站起来,脸胀得通红,这个单词昨天晚上还真看来,怎么就没一点点印象呢?这可很么办呀,他低着头认真的想,大脑现在转速估计有一千公里。这时他同桌李阳看着李可德着急的样子,就凑近李可德说:“哎坡儿。。”,李阳平坦学习就好,而且是班里的英语课代表,和李可德私下处的关系不错。李可德一听:“”然后就说:“哎。。破的。。”,台下同学们一听,嘻嘻哈哈地笑起来。刘敬老师一摆手,示意大家别说话了,然后她说:“李可德,昨天回家看书没?”李可德低声说:“看了,没记住。”“嗯,下去好好看,多背几遍,下次提问可不能再不会了,坐下吧。”李可德羞涩地坐下,没脸看大家。下课了,同学们都围过来,起哄:“李可德,你真有才,把铅笔说成破的,那钢笔是不是好的?”李可德一看大家幸灾乐祸的样子,把鼻子都气歪了,不加思索地说:“你们他妈的别得意,以后你们回答不上来,我鼓掌。”大家一听,这才静下来。

  说起来李可德真够老实听话的,而且懂得体谅父母。夏天,天热得人头疼,妈妈张艳娥给李可德点零花钱,让他渴了买点冰棍、雪糕,别上火了。李可德觉得家里本来就不富裕,而且上学还要东借西借的找钱供自己,李可德基本上都把钱省了下来,回家再给妈妈。张艳娥因为这感动的不行。更让张艳娥感觉到欣慰的是李可德从来不争着要新衣服、新鞋和好吃的,都是妈妈主动给他买回来。就是买回来的新衣服和鞋子,李可德还要等学校有活动或是参加亲戚婚礼才会穿。

  自从李可德上了初中,张艳娥知道孩子上学远,就前一天晚上把饭做好,第二天早上给热一热,这可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以前张艳娥从不爱早上起来做饭,这让李可德很高兴。张艳娥也常常说:“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吃饭可不行,我可不想孩子个子小小的,瘦得嘎嘎的。”爸爸李路现在借钱买了一辆家用三轮车,不再仅限于给二表哥徐刚找猪挣点小钱。他现在自己不但找猪而且还负责送。这样一来,比以前一头猪能多挣几十块呢。张艳娥一说起来就是:“我们老李吧,虽然也没多少文化,可是人吃不了苦,就知道干点轻便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越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越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