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颍川名士 涿郡危机
无边几度2017-04-08 15:093,193

  荀彧,字文若,颍川颍阴人,曹*帐下首席谋士,被曹*誉为“吾之子房”,荀攸之叔。

  荀攸,字公达,颍川颍阴人,曹*帐下五大谋士之一,曹*之“谋主”,荀彧之侄。

  程昱,字仲德,东郡东阿人,曹*帐下五大谋士之一。

  戏志才,曾为曹*手下谋士,才名不显,英年早逝。

  郭嘉,字奉孝,颍川阳翟人,曹*帐下五大谋士之一。

  徐庶,字元直,颍川人,先仕刘备,后被迫投靠曹*。

  在这暮春初夏时节,颍川郡治所阳翟迎来了一个骑着红色高头大马,面容俊美,但稍显稚嫩的七尺有余的少年。而这个少年正是王恒。

  王恒从刚进颍川的时候,先去了长社,后去了许县。

  这一天,一大早,王恒便骑着马慢悠悠的走,但却有个明确的方向——颍川治所阳翟城。

  中午时分,王恒便牵着马走进阳翟城,直奔最有的名酒肆而去。王恒一进酒肆,便高声对小二喊道,“小二,打十斤上好的高粱酒带走。”说话的同时,王恒的目光便向大厅四周扫去,最后定位在一个衣衫略显单薄,却满身酒气的年轻人身上。片刻,王恒便把目光收回,等小二把酒弄出来时,便掏出一些五铢钱付了帐。王恒做完这些后,转身就走,并高声道:“人言颍川多才俊,我道颍川像渠沟。”

  那青年心想,既然你那么想钓鱼,我就上钩看看你到底要干嘛!于是,那青年便道:“小兄弟,······”却见王恒快步走门外,没有半点反应,出门便骑马而去。那青年人来到门外时,看见王恒骑着红马远去的身影,眉头微皱,“红马,少年,是了,是他,王越之徒,蔡邕的弟子,吴翔。不过再加上根据文若、公达他们给的信息判断,就可判断,吴翔绝对不是他的真名,他的名字恐怕应该叫王恒吧!”想到这,那青年心道,“算了,不想了!先回去吧!”

  然而,当他走进家门的那一刻,猛然醒悟,一拍脑门,道,“糟糕,我中计了!”

  啪!啪!啪!

  “聪明!不过以你的才智,绝不可能到现在才知道,所以,你不用在装了,我敢肯定,你从一开始就洞悉了我的打算。是吗?”王恒并不惊讶,反而微笑着看着那青年。

  “聪明!不愧是幽州涿郡神童王恒。不过你也应该知道我是谁吧!”

  王恒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狠色,不过瞬间消失,沉声道:“当然,郭嘉郭奉孝,你的大名可是令我如雷贯耳啊!不过,你是怎么分辨出我的身份的?”

  郭嘉听到后也不惊讶,淡淡的道:“涿郡神童十岁离乡,半个月后,现身在冀州河间,随后消失。一个半月后,洛阳出现了一个红马少年吴翔,拜师天下第一剑客王越与大儒蔡邕。又在一个月前离开洛阳,而离去的方向就是颖川,现在出现在颍川,由此可知你是王恒。”

  “虽然你的相貌发生了变化,但你还有一个致命的破绽,可以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你是谁?这个原因,你应该能想得到!”

  “红马”,王恒叹道,“可它与我在一起也有一年了,我不愿舍弃它!”

  郭嘉叹道:“这样你有了这个为人的优点,但也是你人生旅途上的一个致命的缺点。”

  “我们进去吧!待会我给你介绍几个朋友!”

  王恒与郭嘉在屋中等候。半响,附近传来笑声,郭嘉与王越同时起身出门相迎,见几个书生携手而来。

  只听那郭嘉叫道:“文若、公达、仲德、志才你们终于来了,这位小兄弟可都等急了。”这样,郭嘉算是为王恒介绍了他们四人,但却没有介绍王恒。王恒见郭嘉不向他们四人介绍自己,也就没有说话。荀彧四人心下疑惑,对视一眼,便由程昱道,“奉孝,他不会是涿郡王恒吧?”郭嘉笑而不语。

  四人刚一进院,便看见了院中的红马,心下明了,此人就是王恒。

  此四人俱为颍川名士,有才名,日前与郭嘉一起讨论过王恒之事,所以一眼便看出他就是王恒。

  屋内共摆了六出座位,左三右三。进屋坐下后,人员分布,左侧,从上至下,荀彧,荀攸,程昱;右侧,从上至下,郭嘉,戏志才,王恒。王恒起身道:“虽然你们知道我是谁,但我还是要正式介绍一下自己,王恒,字子信,假名吴翔,幽州涿郡人。”

  四人也都依次起身介绍了自己。荀彧,面容伟美,略带胡须,双眼有神;荀攸,圆脸,眼中不时闪现光芒;程昱,美须髯,面色郑重;而戏志才,面容憔悴,一看便知体弱多病。

  刚开始,王恒听郭嘉等五人,谈天说地,一心交好他们,关系处得比较融洽。

  王恒看时机差不多了,便沉声道:“小子一路走来,见民生凋敝,百姓流离失所,而汉室威信全无,天下将乱,纷争四起,不知天下大势如何?”

  郭嘉五人一愣,心道,原来你的目的在此。

  荀彧心道,我们与你不熟,总不能把老底交给你吧。于是,荀彧便开口道:“现在是私人聚会,不谈国事!不谈国事!”

  听之,众人皆闭口不言,王恒也不好再说。接下来,王恒等人也再无谈下去的兴致,不到一刻钟就散去了。

  “奉孝兄,小子在你这儿借宿一晚,可行?”

  “没问题,想住多久都行!”郭嘉的家只有两间屋,一间卧室,一间客厅,不过都不大,破旧不堪。

  晚间,王恒与郭嘉同榻而卧。

  凌晨时分,天空一片昏暗,小屋外阵风徐徐,树叶也都发出”沙沙“的声音。若有人在外仔细倾听,就能听到风中夹杂着说话的声音。

  “奉孝,你说,天下若乱,会对中原大地造成多大的伤害?”

  “天下乱局已成,战争已无可避免。战争一起,天下民生凋敝,百姓流离失所。若此时能出现一个真正的英雄,就能迅速解决战乱,还天下百姓一个太平世界。”

  “奉孝,你有没有想过,若出现的英雄不止一个,战乱不止,又该如何?”

  “啊,是我疏忽了!”

  “奉孝,如果以后天下真的出现了几个拥有一统天下实力的枭雄英雄,那你会如何选择?是选择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甚至连自己最忠诚的部将都能算计的枭雄,还是会选择那种宁为百姓或部将可以放弃胜利希望的枭雄,亦或是阴谋诡计不断但却爱护百姓的枭雄?”

  “我······不知道,这一点我没有想过!”郭嘉在这一刻愣住了。

  “那也没关系,只要以后多自己注意就行了。”

  王恒又幽幽说道:“若天下真的出现两个或三个甚至更多这样或是那样的英雄,那天下只会战乱不止,人口锐减,而中原暗弱,塞外兵强马壮,他们早就对中原天下垂涎不已,这样的机会,你说他们会不会放过?再加上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小人,中原天下汉人能剩几何?”

  郭嘉彻底惊呆了。

  “在中原天下,那些个谋士只是为了自己一方的胜利而出谋划策,几时将天下百姓放在心上了。他们只是为了自己的名利,以及展现自己的才华,而展现才华的代价,就是这天下百姓!”

  “奉孝,我希望你能记住我今天所说过的话,好好思量,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明主?”

  王恒见郭嘉的反应,便知他已听进心里,正在沉思之中,便不再言语,直接睡了。而郭嘉却是一夜未睡,直到天微微亮起时分,才朦胧睡去。

  中午时分,郭嘉才醒来,见身边已经无人,便知王恒已经离去。见门上钉着一根木简,上面写着,“奉孝兄,早上见你未醒,便起身离开,顺便留下一些资财,为你生活之资!希望日后再见时,我们不属于敌我两方。还有,红马留给你了,记得好好善待与它哦!”

  郭嘉笑道:“这小子!走了还不让人省心!不对,靠,我被这小子阴了一把!”

  此时,王恒已经走在前往襄阳的路上。

  幽州涿郡,王恒家中,王硕道:“兰儿,恒儿已经离开家一年有余,只是没想到他竟拜了王越与蔡邕为师,学习武艺与文学而且他好像还与蔡邕之女蔡琰定了亲。”吴兰显得颇为惊讶,喜道:“恒儿,我就知道,你是好样的!”说完又哭泣道:“夫君,不知道恒儿现在是瘦了还是胖了?他在外年过得好吗?我想他了!”“我知道,我知道!其实我也想的!”

  半响,王硕道:“兰儿,最近,我们好像被人盯上了,这几天你进密室吧!带些棉被和食物!最近千万不要出来!”“好!你也小心点儿。”吴兰知道,肯定出事了,可她现在能起的最大的作用就是不拉他后腿。王硕不再言语,心中却默念道,“兰儿,这一次是真的出事了。很可能是那个家族中的人找到我们了!永别了!”

继续阅读:第14章 濮阳吴氏 山匪廖化(求点击,求推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恒心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