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蔡府定亲 四年之约
无边几度2017-04-08 15:093,144

  这天,王恒正在院中练功,却见蔡府家丁匆忙来找自己,让他速去蔡府。王恒迅速来到蔡府,却得知卫家的人也在蔡府。王恒急忙从侧门进去,心道,“难道他们是来与琰儿订亲的?靠,不是吧!不行,我一定要阻止他们!”

  “琰儿是我的,谁都不能夺走!”

  蔡邕也是夹在河东卫家和自己女儿之间,两头受气。

  蔡邕将王恒叫到书房,便急开口,道:“翔儿,我且问你,你是否喜欢琰儿?”王恒似乎明白了蔡邕的意思,然却开口道:“喜欢,当然喜欢,琰儿那么可爱,我怎么可能不喜欢呢!”蔡邕气急,遂沉声道:“我想问的是,你是否愿意娶琰儿为妻?”王恒兴奋道:“愿意,当然愿意。琰儿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好,那我现在就正式将琰儿许配给你,等四年后,你成年时再与你父母一起来洛阳与琰儿成亲。”“师父,那时间是不是太长了点儿啊!”王恒听之,小声嘀咕道。“你小子还嫌时间长,琰儿才多大,她可才七岁啊······”“还有就是,琰儿以死威*为师,就是不愿与河东卫府结亲,说她喜欢你,只想和你在一起······”

  王恒听到蔡琰竟然以死相*,遂下定了决心,对蔡邕道:“师父,其实我有一件事瞒了你。”蔡邕语气平淡,道:“说吧!”王恒遂道:“其实,我不叫吴翔,我的名字是王恒,字子信,来自幽州涿郡。”“哈哈哈哈,我说你那么聪明,原来你是他,涿郡神童。好,没想到我的学生竟然是涿郡神童!好!本来我还在想将女儿许配给你是不是有些亏了?”“师父,没想到你也听说过我!”“其实我只听过你一次。而原因就是你的那首词《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和亲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再重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词念完,蔡邕又是一阵感叹。

  “哦,原来如此”,王恒心中默念到,“哈哈哈哈,我抄的词还挺有用的嘛!”王恒说道:“靠,原来老子这么有名了。不错不错!”“停!”蔡邕冷声道,“你刚才说什么?”王恒一惊,跪地道:“师父,学生知错了!请您责罚!”“好了,起来吧!今天就不罚你了!”“谢师父!”

  “现在我们该讨论如何应对卫家了!”

  “师父,不用讨论了,我有办法!”说着,王恒的嘴就凑到蔡邕的耳边,小声地说着什么。

  只听蔡邕道:“好吧!就用这个方法了!”

  卫家家主卫玄父子在王恒进府时就已经知道了。而蔡邕见过他们之后,便入内,久久未能出来,而他的学生又急急的赶来。这些都已经说明,事情有变,不会像想象中那么简单了。想到这,卫家家主卫玄便冷着脸等待蔡邕的出现。

  大约一刻钟后,蔡邕便带着王恒走进大厅。刚进大厅,蔡邕便对卫玄道:“让贵客久等了,是我之罪过。”又道,“来人,预备酒菜!我要与卫家主好好痛饮三百杯。”

  卫玄听之,面不变色,转身对家人道:“卫大人已经命人去预备酒菜了!都别客气啊!”蔡邕面带微笑,也招呼众人,“大家待会都别客气啊!”卫玄知道蔡府并不太过富裕,便一直都在观察蔡邕和王恒的脸色变化。见蔡邕脸色不变,卫玄心中略微惊讶。

  片刻后,蔡邕便道:“今天是我蔡邕学生吴翔的大日子,他的生日。在洛阳他认识的人不多,今天就借众人为宾客庆祝一下。希望大家都吃好喝好啊!”吴翔接着激动道:“我吴翔今天生日,·······”

  “够了!”一道声音把王恒的话打断。卫玄终于不再压制情绪,他觉得自己没必要为了为儿子仲文求亲蔡琰而忍耐,眼中充满着怒火,沉声道:“蔡大人,你就给个痛快话!我们来求亲的,不是来给吴小兄弟庆生的,这婚到底允还是不允?给个痛快话!”旁边卫仲文嘀咕道,“我们的恩情报是不报?”卫玄听之面带笑意。蔡邕爱名,见他如此说,便欲开口答应,然一想到自己已经把女儿许配给了王恒,一脸无奈,遂闭口不言。

  王恒见他们如此威*蔡邕,便道:“求亲?卫先生,你们今天来求亲?向谁求亲?能不能告诉小子我?”

  “至于恩情,我老师何时欠你们恩情了?就算欠了,你们也是大家族,就是这么让人报恩的!”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来这里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要让我师父把琰儿许配给一个病得不知道能活多大的人,就因为你们要让蔡家报恩,就因为病孩子是你们卫家人?”

  “可笑之极!你们所谓的恩情从何而来?”

  “更为可笑的是,你们在求亲的时候,能不能先弄清楚琰儿有没有婚约在身?”

  最后又低吼道:“你们求亲的对象是我的未婚妻,你们知不知道?啊······”

  话音一听,王恒便见大厅中众人皆是愣在那里,而卫家之人更是满脸通红。

  半响后,卫家最先反应过来的竟是卫家公子卫仲文,他道,“我们卫家在来之前,便已打听好蔡府小姐并无婚约。所以我不知道你这个婚约是从哪来的?”说着,看了看蔡邕,幽幽说道,“总不会是刚刚才定的吧!”卫家家主卫玄暗道,好!为父总算没白疼你。

  听见此话,蔡邕立刻满脸通红,不过,片刻便恢复了常色。

  王恒不慌不忙的答道:“至于婚约的事,我师父先前并不知道。它是由我师母定的,师母当时就对我说,‘翔儿,我就把琰儿交给你了,你一定要照顾她一生一世,对她不离不弃。’,这事,琰儿也知道,你们要是不相信,可以当面问她。至于刚才嘛,师父是把琰儿许配给我了,不过那只是将婚约重复一遍而已!至于恩情嘛,你们对蔡府并无恩情,当时是我救的师母,与你们无关!”

  到了此时,恩情的事情也弄清楚了!卫家众人也没脸再在蔡府待下去了,便都告辞离开。

  而王恒在蔡府住了几天,陪了蔡琰几天,终于使蔡琰不再那么难过。

  转眼,有一个月过去了,一是一年一度的暮春时节,王恒的武艺又到达了一个瓶颈,无法寸进,便有有了外出游历的打算。

  王恒便与王越蔡邕商量了一下,准备离开洛阳。

  王越在王恒临行前,送给了王恒一把宝剑——纯均!

  在洛阳城门前,有一辆马车停在那里,车前有一个双眼红肿的小女孩,站在那一动不动,遥望着前方那一道红色的急速前进的身影,双眼出神。对,她就是蔡琰。蔡琰现在愣愣的出神,耳边环绕着一句话,“现在的分别,是为了将来再次的团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琰儿,等我回来的时候,就是我娶你的时候,我们到时再也不分开!”

  “哼,等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我怎么惩罚你?竟然要和我一下子分别四年!”

  后方远处的城门上,蔡邕与王越并排站立着,遥望着王恒离开的方向,久久的凝望着——颍川。

  “琰儿,我们回去吧!恒儿一定会风风光光的把我们的琰儿娶回去的!”

  蔡邕心道,“以他的相貌与能力,将来身边的女人一定不会少吧。唉,不知道我们夫妻把琰儿许配给他是对还是错?算了,只希望他以后能好好的对琰儿,我就满足了。”只是蔡邕不知道的是,当时周敏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就是‘翔儿,帮我好好照顾琰儿,直到她嫁人为止’。

  他也不知道,其实王恒已经把蔡琰当成了他唯一的妻子。最起码,他在蔡琰允许前是不会碰其他任何女人的。

  前方,一处密林,在那里,树木很多,道路两旁的树林由于树木茂盛枝叶繁多,所以光线很暗,看不清里面有什么东西。

  这样的地方,是很适合埋伏的地方。

  而那神秘家族的十几个人,就分别埋伏在道路两旁的密林里。他们已经在道路上设置了,绊马索以及拒马等物,还在路上设置了一些简易机关。可以说按他们布置的东西,就算是吕布骑着赤兔马来也是走不掉的。不过,他们千算万算却忘记了,王恒可以不过来。

  当王恒骑着红马来到这一片密林前,心中一阵悸动,心道,前面肯定有埋伏,硬闯肯定不好闯,进入埋伏圈,还不如直接掉转马头,引他们来追。

  于是王恒便掉转马头,向后疾驰而去。

继续阅读:第12章 黑衣初现 颍川见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恒心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