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陈留典韦 家中巨变
无边几度2017-04-08 15:093,205

  天空,一轮明月高高悬挂,月光明媚,山中,一头猛虎从远处奔来,远远望去,百兽之王,威风凛凛,似乎无人敢侵犯它的威严。它一路奔走,所有的大小动物纷纷退避,不敢迎向它们的王者。可是,这头百兽之王也不似往日那样,追逐动物,捕猎食物,只是一味的狂奔。近观之,只见这头百兽之王身上,有数道伤口,鲜血淋漓,伤口之深,可见虎骨,此虎之伤,骇人听闻。

  只见,那头百兽之王奔来的方向,出现了一个虎背熊腰,满脸横肉,面带凶色,手持双戟的壮汉,戟上还沾染着鲜红的血液,口中还叫嚷着道,“今天我看你这畜生还往哪跑?”。

  不一会儿,带伤的猛虎和持戟的壮汉都奔向远方,转眼间消失不见。

  大约一刻钟后,那猛虎和壮汉奔去的方向,传来了猛虎的咆啸声和壮汉的暴喝声。又约片刻后,那里又传来了猛虎不甘的咆啸声。

  忽而又见,那个壮汉肩扛着猛虎,手持双戟,原路返回,向山下走去。

  忽然,远处传来了打斗声,只见那壮汉把那死虎往地上一扔,提着双戟往那打斗的方向走去。那壮汉本就是性喜武,好打斗,经常锄强扶弱。

  那壮汉见是一群黑衣人正在围攻两人,且一人身上已经受创,另一人也是在众人的围攻下处于绝对弱势,随时会支持不住而殒命,便往这奔来欲助两人。同时,他口中大喊道:“一群人欺负弱小有何本事,二位兄弟,俺来助你们!”

  不错,此二人正是王恒与廖化。从开始一交手后,王恒便知道自己不是鹰大的对手,但对方百招之内绝拿不下自己。于是他便带着廖化一路奔逃,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一个手持双戟的壮汉。

  只见那壮汉手持双戟,奔到旁边,挥手便是一戟,被攻击的黑衣人出剑欲挡,结果是剑断人亡。挥手又是第二招,事情犹如上一次的翻版,再次剑断人亡。随后,他又手出十余招,招招毙命。

  那鹰大便道:“这位兄弟,我们与兄弟往日无仇近日无缘,不知兄弟为何帮助那两个叛徒,又下如此狠手!何不助我们斩杀那两个叛徒,之前之仇一笔勾销!”

  未等那壮汉出言,王恒便道,“叛徒?呵呵!我们压根就不认识你们,而你们却连续追杀我们有数月之久。而且反诬我们是你们的叛徒!哈哈哈哈!可笑至极!”

  那壮汉道:“俺不管他们是不是叛徒,俺只知道他们现在是弱者,俺就要帮助他们。若俺以后见它们为祸百姓,俺会亲手斩杀他们的!不知各位兄弟可否给个面子,离去吧!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那鹰大道见那壮汉无一不在他之下,隐隐还在他之上,便道:“好,这个面子我给了,不过,若你下次还要阻拦我们,我定杀你!”

  那鹰三见鹰大如此说,急忙道:“老大,不能啊!只要我们在坚持一会儿,我们就能给四弟报仇了!不能就这么算了!”

  “老三,别说了!我们走!”

  王恒与廖化见鹰大他们离去,齐齐松了一口气。王恒转而对身边壮士道:“今天真是谢谢壮士了,不然我们俩就真的栽在这里了。不知壮士高姓大名?”

  那壮汉道:“俺名叫典韦。今天在山中猎虎,听见这边有打斗就过来了。现在他们走了,那俺也走了!”

  王恒一听,见他叫典韦,本来就有点怀疑,现在确定了,那就跟不能让他走了,送上门来的猛将,岂有不要的道理。于是王恒便道:“不知壮士可有住处?天已经晚了,我们并无住所,一个晚上都没休息呢!很累啊!”那典韦不疑有假,便道:“有,我带你们去吧!”“好!多谢典壮士了!”

  典韦的住所,也就是一间小破茅屋,他生活贫困,却有侠义心肠。

  第二天,王恒对典韦道:“你跟我走吧!你有如此之勇力,难道相如此埋没在这荒野之地吗?你想不想让自己吃饱穿暖,让自己的后人都不再衣食住行发愁?”

  “你想不想扬名立万,让世人都知道你典韦这个人?”

  “你想不想,有一天,你一声号令,让千军万马为你奔腾?随你在战场上扬名立万!”

  “俺想啊!可你能让俺做到那些吗?”

  “只要你愿意跟着我,一切都有可能。”

  “好!从今以后,俺老点就跟着你了!”

  王恒听到此话后,心中狂喜,道:“好了!典大哥,元俭,我们走吧!先进城补充些东西吧!”

  “呃!主公,俺已经认你为主了,再让你叫俺大哥有点不好吧!要不你也像元俭那样,给俺也起个字吧!听着舒服些!”

  “好吧!那···你就叫‘恶来’吧!古之恶来!”

  “好!俺终于有字啦,叫‘恶来’,哈哈哈哈!”

  一个月后,王恒三人终于踏上了涿郡的土地。王恒离家将近两年,即将归家,他非常的激动。然而此时,他心中的那份不安与伤感愈加的强烈。到了此时,王恒终于明白他心中的那份不安来自于何处了,是他的家,他的家里一定出事了。

  在感到自己家可能出事的时候,王恒再也按不住心中的思念,急忙往家中奔去。而廖化与典韦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见王恒的脸色充满了担忧,也不再随意说话,只是在小心翼翼的交换着眼色。他们并没有从对方眼中得到答案,就担忧的神色看向王恒。

  一天后,王恒终于回到了他昔日的家园。他一路上满怀着希望的回到了涿郡,又满心的担忧但有带着一丝希望的回到了家。

  他发现,他儿时的家园已经破败不堪,他最后的那丝希望已经随着他眼前的一切而烟消云散了!

  “啊······”

  “老天,你为什么要如此对我!我本生性懒惰,是你一步步把我*上勤奋;我本无心争夺天下,可你偏偏又让一个神秘组织来一路追杀我;当我从懒惰变为勤奋,当我立志要争夺天下时,可你却带走了我的父母!你为什么要跟我过不去?”

  “好!那我便打下一份诺大的江山来给你看看!看你还能再带走我什么?”

  “爹,娘,你们一路走好!”

  说完,王恒便有望他的家走去。他走去,发现他的家并没有被大火烧毁。他心中大喜,说道:“爹娘他们可能没死!”急忙走进院中,王恒发现院中有很多的灰尘,许久都为打扫了。但王恒并不在意这些,他再找父母有没有给他留下点儿什么,以供他日后的查寻。

  终于,王恒在密室的最深处发现了母亲留给他的一封信。王恒大喜,便急忙拆开,只见上面写道:恒儿,当你见到这封信的时候,你爹可能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看到这,王恒大哭道,“爹,你就这样要离开孩儿了吗?为什么你要走?爹······”

  紧接着往下看:而娘可能会回娘家等待你的到来,娘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是你爹让娘把一封信交给你!你放心,娘一定会好好活下去的,娘期待着你来接娘亲回家!娘的娘家是濮阳吴家。你快点来啊!娘想你了!

  王恒把信看完之后,心中有喜有悲,喜的是有了娘亲的消息,悲的是知道了父亲已经逝世。

  自从看完信之后,王恒便一会儿哭,一会儿又笑,把廖化与典韦弄得头皮发麻,不知道该怎么做。

  半天后,王恒道:“恶来,元俭,走我们先去一趟涿县,吃点东西,便去濮阳。”“哦!”廖化道。

  “去濮阳干嘛啊?”“找我娘!她现在在濮阳吴家!”典韦挠了挠头,小声说道:“那就不用去了吧!据说是濮阳吴家一夜之间消失不见了!”

  “什么?濮阳吴家不见了!啊······”

  半响,王恒道:“走吧!我们去县城吧!”突然想到一事,王恒便道:“你们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王恒再度来到密室,他听父亲说过,这个密室中隐藏着那杆家传神兵——玉龙枪,而且他自己都没见过。

  王恒费尽心机在密室中四周墙壁上寻找暗格机关什么的,可他什么都没发现。最后他把目光锁定在了密室中央的四根柱子上。他在柱子上似乎找到了一些痕迹,但最终并没有收获。

  王恒心道:“算了,父亲找了那么多年都没找到,我才这么一回哪那么容易找到的”,便摇了摇头。

  忽然,王恒摇动着的头不再动了,他的眼睛盯住了一旁的那个没有倒的兵器架,那个兵器架看起来已经很久了,但是却并没有散架。而且它的旁边掉了一地兵器,但它却稳稳的立在那。

  王恒走到那个兵器架前,细细的观察着这个破旧的兵器架,并没有发现什么。但是王恒的手碰到那个兵器架的时候,却明显的感到他的不同。王恒用手细细抚摸着那个兵器架,这个兵器架明显比一般的兵器架沉,就好像这个兵器架下面坠着什么似的。

继续阅读:第21章 神兵玉龙 兄弟首战 (求推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恒心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