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坐谈天下 常山偶遇 (修改)
无边几度2017-04-08 15:083,152

  王恒便随着沮授张颌,来到侧厅,坐毕。只听沮授说道,“正式介绍一下,吾,沮授,字公与,魏郡广平人,现任河间长史。”说完便点头示意张颌,随即,张颌道,“吾,张颌,字儁乂,河间人,现任河间都尉。”随即目视王恒,王恒微笑,起身道:“小子涿郡王恒,字子信,年十岁。”

  “小子与公等同为炎黄子孙,可为亲戚?同为汉室子民,可为亲戚?”

  沮授似是早已料到王恒会如此回答,微微一笑,道:“善!汝为吾亲矣,当与儁乂同在。”

  张颌微微一愣,似是吃了一惊,随即精光一闪,嘀咕道,“不过小时了了尔,······”,便再无声音。虽是小声嘀咕,但却使周围之人俱都听见。

  沮授听之,并未说话,但却暗自观察王恒的反应。王恒嘴角一勾,心道,张颌啊张颌,你还是没忍住啊。王恒在进府之初便察觉张颌似欲言又止状,便一直在等他开口。当然,沮授的那句话有加了把火的嫌疑,但也是对王恒的认同。

  王恒便开口道:“‘大未必佳’,是吗?”“张都尉是如此想的吗?”“可知,昨日之事,已为过去;今日之事,正在发生;未来之事,未来方知。而轩辕黄帝小时了了,夏启商汤亦是小时了了,秦皇汉武同样也是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吗?”“再如当今大儒孔融孔文举亦是小时了了,现在如何,将来呢?谁知道啊!”“张都尉,你是不是太过武断了?”其实王恒挺佩服历史中的张颌,曹魏五子良将之一,文武双全,且心胸宽广,最重要的是识时务,不似那些死忠之人,于人于己无益。

  张颌满脸通红,歉声道:“子信小兄弟,为兄知错了。做人不该以眼看人,应该以心观人。小兄弟不错!”王恒面带微笑,道:“儁乂兄本就心胸宽阔,又知错能改,将来必有所成,子信在此提前祝贺。”

  沮授听他话语,见他反应,知其有才,便有心结交。

  半响无言,王恒似是下了决定一样,深出一口气后,便直视沮授,但却闭口不言。王恒的动作,沮授都看在眼里,便用手摆了摆。遂即,婢女和佣人纷纷退出偏厅。然后对王恒道,“子信,儁乂不是外人,有甚么话你就直说吧,不要有甚么顾忌。”

  思索了片刻,王恒便幽幽说道:“不知——二位——可曾做好——准备——以迎接那一刻的来临?”

  沮授与张颌对视一眼,眼中充满了震惊之色,虽然只一瞬便消失不见,但显然是想到了什么。沮授不语,张颌装作不解,问道:“什么准备?哪一时刻?”王恒见他们的动作眼神如此协调,眼中便闪过一丝笑意,目视二人,道:“真不知道?那就当小子没说,告辞!”说罢,王恒便起身,准备离开。

  “好!好!好一个涿郡神童,若无意外,你将来必有所成,成就也远非前人所及。”

  “子信,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沮授道。

  王恒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停住脚步。若沮授不开口的话,他王恒或许会真的就此离开。转身凝视沮授,王恒知道,就算自己现在说出了那话,沮授也不会有多少表示。想让他自己说出来,还得*他才行。王恒据历史可知,沮授为人甚为忠心,谨慎少言,言则必精,稳重,从不冲动。

  想了片刻,王恒开口道:“长史大人,都尉大人,子信没什么话要说,就不打扰了,就此告辞。”言罢,王恒转身即走。

  沮授眉头紧皱,心道,这小子确实聪明,实为可造之材,将来必成大器,绝不可错过,但是却在明知我爱其才的情况下,对我步步紧*,绝不能就这么算了!对了,就这样!遂即开口道:“子信,你可愿拜我为义父?”王恒一愣,转瞬大喜,知道沮授已经再次让步,并且也表明了态度,遂道:“孩儿拜见义父!”

  而张颌彻底震惊了,他不明白,这王恒到底有什么能耐能让长史有那么大的让步,且用收为义子来表明态度?长史他是什么人,河北名士,做人谨慎少言,做事从不冲动,今天却为了一个小孩做出了这么大的让步?到底怎么回事?

  片刻后,张颌冷静下来,他明白了长史的用意。然而,他却不想就这么放过王恒,于是就故意紧皱眉头,而眼中闪现出莫名的光芒。

  沮授注意到张颌的异常,暗自点头,微笑不语。于是沮授转而注视王恒,注视他的一举一动,“张颌已经出题,而你会如何面对呢?”。

  王恒也注意到了张颌的情形,心中暗笑,感叹道,张颌,张儁乂,你也不过如此嘛!史书不实也!忽而沮授微笑着注视着自己,心中一紧,眉头微皱,他娘的,差点被骗了,靠,太大意了!

  王恒心道:“历史上的张颌,文武双全,为袁绍部下四庭柱(颜良,文丑,张颌,高览)之一,河北名将,投降曹*后,又为曹魏五子良将之一,且多次率兵抵御诸葛亮北伐大军,又曾大败马谡于街亭,迫使诸葛亮摆出空城计才得以脱险。”

  “如此人物,就算史书不实也不会差别太大。那他怎么可能会出现如此情形?那就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示弱以迷惑与我,是我丧失警惕,再使用雷霆一击与我争雄。”

  “可是按理说以他的性格他不应如此啊,可他为什么会这么做?难道是因为我迫使义父两次退步,而特意向我发起挑战,用他自己的方法检验我的能力。”

  想通之后,王恒便注视着张颌,脸上散发着自信的微笑。

  啪!啪!啪!

  “好!很好!非常好!不愧是涿郡神童,果然聪明。既然你们都不愿先说,那就由我来吧!”顿了顿,张颌看向王恒,道:“你想说,天下将乱,是否?”

  王恒点头,面色不变道:“据我所知,幽冀青兖,以及豫扬徐荆等各州官府无一不是民心尽失,关中等地更是糜烂,却又有人在广施恩德,夺取民心。其一旦起事,汉室根基将尽毁其手,从而天下大乱。”

  沮授幽幽一叹,遂道:“是啊!天下糜烂至此,朝廷不思挽回民心,却只一味的争权夺利,天下怎能不乱!汉室天下怎能不失啊!天下将乱,天下降乱啊!可到头来苦的还是百姓!呵呵!”

  说罢,沮授似是脱了力气一样,半响无言,轻轻道:“都去吧!儁乂,你带子信去走走吧!”在确定王恒与张颌离开后,沮授精光一闪,瞬间恢复,自言自语道:“这小子,果然聪明,不愧是涿郡神童。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锋芒毕露,步步紧*;欲擒故纵;······呵呵!只是你有一个最大的缺点,那就是现在锋芒太露,不宜长存啊!若能改之,那天下将任你驰骋!”

  汉室倾颓,民心不附。朝堂纷争,天下乱局。贼起黄天,天下屠戮。战国重现,群雄逐鹿。

  王恒在他义父家住了两天,便直奔常山郡而去。

  王恒在常山郡寻找了半个月,却没有得到赵云的任何消息。王恒心道,“你果然还没回来啊!呵呵!”

  这天,王恒走到城外不远时,王恒忽然发觉有人在跟踪自己,刚欲扭头察看,便有一把剑横在脖子上。

  “小子,你是谁?为什么在常山郡寻找赵云?”

  这一刻,王恒第一次发觉原来死亡可以离人如此之近,第一次感到了害怕,双腿颤抖,双脚几乎站立不住。他不想在还没有任何成就的情况下,离开这个世界。但此刻,王恒的武艺完全用不上,大惊失色,浑身冒冷汗,心中再也无法平静,只能故作镇定,半响无言。

  中年人厉声道:“小子,快说!不说的话,你可就没机会了!”

  “说!”

  王恒先是怯声道:“大···大侠,小子名吴翔!”感到那人没有杀心后,又渐渐镇定下来,道,“记得小时后,表兄赵云一家迁居常山郡,从此与我家失去了联系,所以来到这里后才一直寻找嘛!”说完,又小声嘀咕道,“又没别的什么意思!”

  那中年人一把剑撤下之后,欲转身离去。王恒便暗自松了一口气,道:“啊!谢天谢地!谢天谢地!没想到我这么聪明!”见到中年人要走,王恒急道:“大侠,你这么厉害,你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人哎!你收我为徒吧?”

  “你很不错,不过俺暂时不想收徒!”王恒顿时失望无比,满脸伤心之色。

  那中年人见此,道:“好了,现在我先教你一招剑法,你自己慢慢练习吧!”

  王恒大喜过望,满脸喜色,激动无比,道:“谢大侠!不,谢谢师傅!”

  直到此时,王恒才真正的看到那中年人,他,身高八尺有余,面容干涸,目光凌厉,手持一柄长剑,身上散发着一股凌厉的气势。

继续阅读:第4章 武艺初成 初见蔡琰 (修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恒心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