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军训
破木凳子2017-06-13 10:324,202

  “阳光这么刺眼,应该是天亮了吧。头好痛,我只记得自己一直在喝酒。这里是哪里,好软的被子,好舒服,好舒服。”宇飞心里想着,揉了揉眼睛困倦的坐起来,此时的他灵魂大半都还在梦中“我的衣服呢?我要去找衣服……什么……???!……好像有点不对劲,我的衣服?******!我的衣服啊。谁TMD脱了我的衣服”给这么一吓宇飞已经完全清醒了,大声的喊了起来,猛地一下从床上跳起来“这尼玛是个什么情况。”

  宇飞再看了看床上“尼玛,那是个人,完了,老子被人给弓虽女干了。我下半辈子的幸福毁了。”宇飞抱着头。很是惆怅得再次倒在了床上。再认真一看旁边的这个小妞。分明就是昨晚那个叫做婉云学生妹嘛。再看看床单上,上面还留有鲜红的血迹。

  “纳尼?这样就死了?我什么都没干啊。劳资tmd是清白的。”宇飞这个白痴已经把自己当成是杀人犯了。

  “砰”。正对着宇飞的大门突然裂开了,飞出了两三米重重的砸在地上,一块木屑飞砸到宇飞的脸上。宇飞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连忙掩护住自己的命根子。

  “走了。今天要军训”智明出现在已经没有门的“门口”。仍然是抽着烟。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背心。

  “你个变态。你不会敲门啊。你个破坏狂,这虽然不是我们宿舍。人家主人修门要很伤脑筋的诶”宇飞嚷起来。“走什么啊走,我的衣服,衣服没了”

  智明指了指地板,道“你是白痴吗。”

  宇飞已经无话可说了。急忙穿上了散乱的丢在地板上的衣服。上面很明显的带着一股烟酒的气味。

  “你要走了吗?”躺在床上的婉云这时缓缓地坐起身来。散乱着头发,那睡眼朦胧的样子美极了“额……我”宇飞指了指智明再指了指自己。摇了摇头婉云顺着宇飞指的方向将目光移到了智明身上。智明只是冷冷的瞥了一眼婉云接着说了一句“再不走不管你了”就转身走了宇飞一脸尴尬的表情:“这个…昨晚…额…那个什么…我…你……睡的还好吧”

  婉云一下子就红了脸。点点头。她居然想歪了,比起婉云这下宇飞可就纯洁多了“哥。等等我啊。”宇飞冲着婉云腼腆得笑了一下就跑出门去了。

  婉云呆呆地望着空洞洞的门,看着身下带着殷红血血迹的床单。昨晚宇飞喝的烂醉,是婉云扶着他住进附近的一家旅馆。而婉云刚要走宇飞就一把抱住了她,一个深吻,婉云刚想挣脱开来,可是看着面前宇飞俊秀的脸庞,半推半就得闭上了眼,紧紧的抱住了宇飞,云妆已卸。

  “我在想什么呢,不会是爱上他了吧。”婉云傻傻的坐在床上,双颊早已泛红。

  ……

  “你小子做什么我不管。但是你得按时间做事”智明倚在旅馆的招牌边,看着衣冠不整的宇飞说道“我昨晚怎么来这的。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哥啊。我给那女的弓虽女干了”宇飞说着摆出一副要哭的样子出来“白痴一样得喝了那么多。还来问我。要不是人家小妹妹送你去旅馆。估计你小子要醉死在酒吧了”智明掐灭了手中的烟头。接着又掏出一根香烟叼在嘴上点起来。

  “哥你有没有搞错啊。老子现在可是被弓虽女干了啊。弓虽女干啊。这么多年来劳资一直坚守阵地昨天就这么被攻破了。这么大的事你就这态度啊。”宇飞嚷了起来。

  “你走不走?”智明拍了拍肩膀的灰尘从背靠着的招牌直起身来,白了宇飞一眼“我刚才没说话吧?嗯。咱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嗯。好好学习”宇飞突然发现这事挺丢人的,就岔开了话题。摆出一副很正经的样子。这白痴又怎么会想到昨晚一直都是他主动的呢。

  “滚!”

  ……

  “还有同学没来吗?”天然呆的班主任笑着站在讲台上说着。

  “老师,不是有个新转来的同学吗?好像叫做张宇,他没来啊。智明和宇飞也没来。”一个比较多话的同学举起手。与此同时智明和宇飞哥俩出现在了班门口。

  “报道”宇飞向班主任笑着挥了挥手班主任看了看手表问道:“你们迟到了六分钟哦。昨晚也没回宿舍。去干什么啦。”我们。昨晚一个我们走在路上然后一个老太太……然后……就那个……什么……额,你懂得吧?宇飞结结巴巴的说道。

  “然后呢,你把那个老太太弓虽女干了啊?”说着那个说话的学生哈哈的笑了起来。全班也是一阵哄笑。

  九纹龙也躲着前方同学身后捂着嘴偷笑了起来。随即抬头看看已经红了耳根的宇飞,“不对啊。老子的妹妹怎么会是老太婆”老师我们昨晚出去逛逛回来的时候看时间太晚了就在外面找了个旅馆睡了。所以才迟到。“智明冷冷的说着。

  “嗯嗯。进去吧,”班主任笑着说道智明拉着宇飞坐到座位上,没等宇飞屁股坐热九纹龙就笑着说起来:“宇飞哥。昨晚玩的很爽把。”宇飞支支吾吾没有再答话。

  “同学们准备好了吗。水带够了吧。咱们现在就去学校中心的大*场排队集中吧。”班主任继续说着:“周圆圆。叫同学们排好队就让他们一起下去哦。老师要先出去安排咯”接着老师特意还对了周圆圆笑了一下就走了出去哦。顺带一提。这个周圆圆就是十六班的班长了。学习成绩一般。外表也不是很初中,但是在十六班这个全年级最差的班里也就只能挑出这么一个像样的来做班长了“同学们赶紧排好队啊。从第一组按顺序跟我下去”说实话这个半吊子班长做的还挺像样的。

  整班人没用五分钟就已经列好队站在*场上了。智明静静的站着。活脱的就是一个文弱书生嘛。身后的九纹龙和宇飞两人却是一点都没有闲着。趁着在整理列队的时候仍然唧唧喳喳得闲聊着。

  学校像租赁公司租借了三十多辆小吧车。一辆车里能装进十二个学生。在临上车的时候班主任特意找到智明宇飞还有陈冲三人“这次小吧车的乘坐是按照学生所在的宿舍所安排的。由于你们宿舍人数比较少,就将就着和你们隔壁宿舍的几个同学一起坐车吧,34号车。到了市郊区时所临时寄宿的宿舍安排也是按照这样的。委屈你们了哦”班主任把宇飞当成小孩子一样摸了摸他的头走开了。

  “这货是傻吗。34号车…34号车。在那边。咱们过去”宇飞埋怨了一句就扯着智明和九纹龙走向34号车三人刚要上车,在九纹龙身后的一个大胖子一把就拉开了九纹龙“妈的挤个什么玩意,赶着投胎啊”说罢还恶狠狠的瞪了宇飞一眼。

  九纹龙见这小小的中学生就这么嚣张,随即问道:“你TMD跟谁混的啊。报上名字”其实九纹龙纯属大惊小怪了,这年头的学生仔都这模样,九纹龙自己不也是吗?

  “马仔映阳哥。怎么地吧。你小子还想吃我啊。老子就是12班的魏家晨。有本事你就砍了我”魏家晨摆出大哥的谱就吼了起来。他应该是认为都是在学校里的学生没有那种胆子砍人所以就放了这么一句话。

  “妈的废什么话。弄你丫的”宇飞推开九纹龙一把抓住魏家晨的头发猛地往车窗上砸。砸了一下车窗就已经碎了。接着宇飞就把魏家晨往地上狠狠的一带,魏宇霎时间摔出二三米倒在另外一辆小吧车的车轮边。跟着魏家晨一起的几个学生仔忙着扶起魏家晨,其中一个不怕死的还挥起拳头就要打宇飞,然而由于碎裂的玻璃落在地上的声音早就惊动到了在*场边上和老师们交谈着的陈保安长:“喂。你。就是你。干嘛呢。干嘛要打人家”陈保安一个箭步就冲了上来一把就钳住了那个学生仔的手。把他拉到了一边。

  “老师没有。是他。他……”这个学生仔指着宇飞刚要讲话魏家晨就已经站起来抢了话茬“保安哥。这是个误会。至于车窗钱我会赔的。您放心吧。我们不会闹事的”

  “你?”陈保安指了指魏家晨头上的伤口“误会嘛。和几个兄弟开个玩笑推来推去不小心就撞上了。保安哥您忙您的去吧”魏家晨满脸堆笑得看着保安。还给他塞了两张红钞保安点了点头“不要惹事啊。车马上就要开了。赶快上车吧”随即转头走了。显然他对魏家晨的“解释”很满意“我们上车”魏家晨对着身后的小弟说到。接着狠狠的撞了一下宇飞的肩膀,瞪了一眼,道“给劳资等着”与手下的几个学生仔嚣张得走上车宇飞看着这么不识相的魏家晨,左脚踏上小吧车门就要按上去打。这时智明拦下了气冲冲的宇飞“别TMD疯。上车”

  宇飞自然不敢违背智明的吩咐。点了点头。三人上车在最后一排的位置坐了下来。

  ……

  魏家晨和4个学生仔坐在前排霸道的打着牌。和智明他们离了有3个座位。魏家晨边打着牌还不时瞪一眼宇飞。只要魏家晨一转头过来,宇飞就是直接一句CNM骂过去。一点没有示弱的样子“映阳?你和他有过来往吗”智明拍醒了身边正在睡觉的九纹龙看着小吧车里悬在墙壁上的电视说着。

  “没。他手下的三间酒吧都离学校还有“梦幻吧”很远,我和他只是见过几面而已”九纹龙叼了根烟点起来。

  “狠人?”智明玩着手里的打火机说着“也只能算是个小混混吧。和我一样在尚未受到三大集团控制的偏远地区占领了三间酒吧而已。偶尔卖卖粉。至于货是哪里来的我就不知道了。”九纹龙吐了一个大大的眼圈随即又把眼圈打散。显然已经是很无聊了。

  “和你比怎么样”智明仍然是不紧不慢的问道“这家伙高傲自大。没有把我放在眼里过。你看他那小弟就应该会知道了。”九纹龙随即指了指正在打牌的魏宇“呵呵。这样啊。”智明打了个哈欠。没有再说话。

  ……

  “小伙子们。咱们到啦。下车吧。”司机转头对着车上的8个人说着。看见了地上狼藉的一片显得有点惊讶。在魏家晨和4个学生仔的那个范围里地板散落着一堆花牌。还有瓜子壳。而智明三人的范围里,地上全都是烟蒂。看着已经是有三包的量了。

  “哦”智明拉起正在熟睡的宇飞,三人率先走下车。在数学老师的指引下进了一栋民房。民房共有八层。每层至少都有三四百平方米。数学老师说是学校为了给历届学生提供军训的住宿区所建造的。而在军训结束之后就分层分间的租给外地人。之后把钥匙交给三人,交代完什么一些注意防火阿,晚上要关窗什么的就走开了。临行前还警告了九纹龙一句“你要是在军训期间惹事,教官会收拾你的,小兔崽子”九纹龙笑着应和着,把数学老师请了出去。三人分别把衣物放好后小小的休息后就进入了下午的军训。至于魏家晨那五个家伙,智明宇飞三人没有再理他们军训地点是在民房区后方的大野地。里面的杂草已经被铲平了。铺上了厚厚的水泥。面积有十六中两个*场那么大。教官是个外地人,说着不标准的普通话。许多女生都给逗得笑起来。

  “喂,阿龙啊,为什么我没看见婉云,”宇飞凑近九纹龙小声得说着。

  “哈。你爱上她了吧。人家初三啊。”九纹龙笑起来。声音很大。惊动了教官“喂。那边那个。就是你了。不要看别人,给我出列,跑二十圈”教官指着九纹龙用那带着乡音的普通话说着。

  “为什么总是我,,”九纹龙埋汰了一句,低着脑袋就出列跑圈了。

  “同学们我们继续开始练啊。原地踏步走……”教官吹起了原本挂在脖子上的军哨……

继续阅读:第8章 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炼狱锁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