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张宇,小宇
破木凳子2017-04-07 18:253,366

  最后一天下午的军训随着一场暴雨被取消,教官也是明事的人,没有再敢找智明麻烦,被送进医院躺在手术床上的他无数次回想这恐怖血腥的一幕,一闭眼想到的都是智明冷冰冰的那张脸,他有种预感,南明要开始有趣起来了。

  翌日“喂喂喂。死猪起床拉。再不起来就要被关在军区了”宇飞爬到九纹龙的床铺上乱蹦。

  “*。大清早的扰人清梦,你小子有病啊”九纹龙转了一个身用被子蒙住头继续睡,两腿一伸还踹了宇飞一脚。

  “哥。他不起来怎么办,亏劳资第一次起这么早,这家伙居然不给劳资面子”宇飞对着站在门口的智明说道,一只脚还在不断踹着九纹龙的后背。

  智明缓缓地走了过来,冲着宇飞挥了挥手“你下来。”

  正当宇飞疑惑不解的时候,九纹龙已经被智明一只手提了起来,这家伙已经睡死了,手里还拽着被子。

  随着一声闷响,九纹龙已经被抛到了客厅的地板上,夏日清晨的地板总是很冰冷的,九纹龙受了这一个刺激,马上跳了起来“我草?难道劳资梦游了”那句草带着疑问的语气,听起来很是好笑。

  “妈的,你刚才吓死劳资了知不知道,从床上像僵尸一样爬起来,抱着被子就躺倒地上去了,劳资还以为你诈死了。既然你已经醒来了,就给劳资穿上衣服吧,今天要回学校了。哟呵呵,好期待啊”宇飞说着掩面像个小姑娘,随手把衣服抛给九纹龙。

  “你在搞什么J8。别装的好像劳资QJ你一样好不好。劳资可是正经男人。”

  “滚蛋。劳资只是稍微的表演一下,我这么有身份的人怎么可能给你QJ”宇飞飞起一脚踹在正在穿衣服的九纹龙胸口上。

  “用得着这么狠吗,草,劳资要去整理一下行李”九纹龙捂着胸口就往卧室走。智明正从卧室里拎着一个旅行包走了出来。

  “不用了,下去吧”说着就把旅行包扔了过来。九纹龙不禁被这个做任何事都心思缜密面面俱到的老大给折服了,真是一个恐怖的怪胎。

  三人刚刚来到*场值班老师就已经吹哨了,拿着一个大喇叭对着两边宿舍大喊“同学们我们要出发了,赶快下来集中,再过五分钟我们就要返回我们的校园了”

  一样的三十四号车,一样的司机一样的座椅,已经见不到魏家晨和那几名小弟飞扬跋扈的面容了,十二人座的小巴车一下子被三个人霸占,显得格外空旷。仍旧是那二十分钟的车程,三人回到了那久违的校园。

  经过昨天的那一阵暴雨,学校的草坪上都混着些清新的气息,周围的学生都在唧唧喳喳得讲个不停,仍然沉浸在七天军训的回忆里,毕竟高中的学校还是很紧张的,回到学校以后大家都要忙着学习,一般来说是没有时间再进行类似的运动了,宇飞和九纹龙这类人除外。

  短暂的三十分钟休息的时间过后,就要到班上集中了。

  “同学们这七天的军训感觉怎么样啊”仍然是班主任那一张天然呆的脸。笑呵呵的对着正在热烈交谈的同学们说道。

  “好累啊老师~”只有少数的学生转过头回答她。

  老师也不生气,现在这种和蔼可亲的老师已经很难遇见了,学校的教学方式差强人意,总是有许多人渣老师来教导学生,这样的老师又怎么能教得好?教学生去包小姐?

  “大家安静一下拉。今天我们要介绍一下新转来的同学,他由于前段时间有事没有参加我们的军训。现在请他来自我介绍一下。”老师说着走下了讲台,倚在门边。

  智明三人其实一坐到位置上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这个学生了,他坐在九纹龙的右边,后排的四个位置就这样被这四个人排满了。智明初次看见他的时候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心脏猛地震颤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正常。这对于智明而言是很非常少见的情况了,以智明来说,就算是手上沾染再多人的鲜血他都不会有一点的感觉,对他来说那就像是理所应当的,他就像一个沉默的杀手,出手必定致人于死地。

  新转来的同学蹦蹦跳跳的走上台,挠了挠脑袋说道“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做张宇,未来的三年要和同学们一起完成学业,请大家多多指教”随后还鞠了一躬。很是正经原本正在自顾自吵闹的同学顿时安静下来,上下打量着这个新同学。张宇下身穿着一条黑色马裤,上身着一件黑色T恤,肌肉的轮廓若隐若现,最有特点的是他的眼睛时刻都是充血的,瞳孔旁攀附着无数的血丝。

  乍一看张宇和宇飞就有着三分的相似,嘴角边都是时刻带着微笑,但是不同于宇飞的是他没有宇飞内在蕴含着的肃杀之气,取而代之的是经过大风大浪者的沉着冷静。

  “好了。大家都认识了吧,我们的新同学,张宇。你先下去吧,接下来我们要上课了哦”班主任对着张宇微笑了一下,挥手示意让他下去。

  课间的四十五分钟里,宇飞和九纹龙这两个好事的家伙就找张宇聊了起来。由于性格相当,三人聊得很开。

  “喂,张宇啊。你以前是从哪里来的”九纹龙敲了敲张宇的桌子张宇摇了摇头,示意这个不能说。

  九纹龙自然也很识相,转移了话题又问了一句“你眼睛的血丝是怎么回事?”

  张宇再次摇摇头。

  “嘿,张宇,别管九纹龙那傻b。今天这么天气这么好,晚上我请你喝酒吧,我昨天刚赚了五千哦”宇飞很骄傲的拍了拍胸脯探出头隔着九纹龙和张宇聊天。天气好就请人喝酒,这种家伙真是怪胎。

  张宇听见了宇飞这一句,神情有点诧异,随即又转回到正常,在这个学校哪个家里不是达官贵人,一天有个五千的零花钱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不好意思啊,我最近几天都有点事情,可能不能和你一起喝酒的,改天有空了我请你吧。”

  宇飞听了这句话便趴在桌子上,显得有点失望,道“这样啊。没关系,你有空了就找我,我照样请你喝酒拉”

  九纹龙心里暗自不爽,妈的,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了,对自己人又这么小气,才给了劳资三千,不够意思,真贱。

  “呵呵。那谢谢你了哦,礼尚往来,以后你请我我也请你”张宇笑呵呵的说道。

  “好啊。九纹龙,你也要出钱的。劳资三千可不是白给的”宇飞对着张宇很礼貌的笑了一下,随即摆出一副臭脸对着九纹龙,显然对九纹龙昨天坑自己三千仍然很不爽。

  九纹龙心里正暗骂着宇飞,就被宇飞这一句话给喊醒了“妈的,你把劳资的真丝T恤都给毁了,三千都算少了,劳资都给你打过折了你还TMD不满意,你的钱现在就在劳资口袋里,不服你咬我啊。张宇你放心,等你有空了就来找我,我一样请你喝酒,不请宇飞这个白眼狼”九纹龙冲着宇飞竖起中指,转头再对张宇说道。

  张宇在旁边咯咯得笑,一节课下来有半节课宇飞和九纹龙都在较劲。班级的气氛更加的活跃了。

  下课铃刚一响,张宇的兜里就响起了手机的铃声,张宇掏出手机按下接通键就往外面跑,随后的三节课就再也没有看见张宇的身影。

  “喂,阿龙,你说张宇的手机真霸气啊”宇飞揉着手一脸奸笑。

  九纹龙被这一脸的邪恶给吓到了“宇哥,你小子TMD不会想偷吧,咱们虽然是坏学生,可是怎么也不能偷人家东西啊”

  “你说什么屁话,劳资这么有风度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偷东西”宇飞从小就被凯爷灌输了思想,就算再穷困潦倒都不能去做抢劫偷窃的事情。进号子里的两种人一定会被严刑拷打,一种是QJ犯,一种就是抢劫犯。所以在刚到南明的时候才不想去超市里抢食物。但是智明不同,只要能活下去,除了兄弟不能舍弃,其他的他能够抛弃一切

  “那想怎么样啊。”九纹龙一脚踹在了宇飞的椅子上。

  “你小子天天就想着偷偷偷偷,劳资这么有气质的人都给你带坏了,咱们现在可是有身份的人,不会去买啊。买!劳资说的是买!”宇飞反手给了九纹龙一个暴栗。

  九纹龙揉着脑袋上肿起的肉包,道“妈的,你不说清楚劳资怎么知道啊,你一开始就说买不就好了”

  “嗯。现在你知道了吧。把口袋里的三千交出来吧。革命的胜利离不开人民群众的支持”宇飞说着就把手伸向了九纹龙的口袋九纹龙鄙视的看了看宇飞,妈的,这小子一开始就给劳资下套啊,不就是不爽那三千块给我拿了嘛。哎哟卧槽,太贱了。

  “你给不给啊。看着我又什么用。给钱给钱,人民群众的呼声可是很高的,再不交钱国民党就要打过来了”宇飞的手还在九纹龙的身上搜“你小子有够贱的。给你给你。”九纹龙心里暗暗的发誓,一定要把这赔了的三千块再搞到手里。

  “这样才对嘛。咱们今晚就去买手机咯。哥你跟我们一起去吧”宇飞拿着手里的一叠钱在手上甩着,看了他就能让人一下子明白傻b的最高境界,他已经用丰富的经验把九纹龙给打败了。

  原先二人是有手机用来联络的,后来跑路到南明,就把一切可以用来通许的手段都毁了,当时刚来也没想过这茬,现在看来也是真的需要了。智明点了点头

继续阅读:第19章 雨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炼狱锁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