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初露锋芒
破木凳子2017-04-07 18:252,939

  当晚三人回到宿舍就被巡夜班的教官逮了个正着。教官一眼就看到了正在蹑手蹑脚爬围墙的宇飞和九纹龙,而智明则是很潇洒的落地之后被抓到的。那么晚了教官也是睡眼惺忪,命令三人第二天军训结束后去找他。

  “说,你小子昨晚跑出去干嘛了”教官坐在办公室里猛地一拍桌子,桌上茶杯里的老人茶都溅出来了。

  宇飞的脑袋在这种情况下一般都是不够用了,想了半天支支吾吾的道“那个…教官,我们这么好的学生昨晚没有去酒吧。我们只是去…去…去外面散步,对,就是散步了”

  九纹龙在宇飞的大腿上狠狠的掐了一下,哪有不打自招的,人家教官都没说他去酒吧他自己就讲出来了,这种欲盖弥彰的说辞一下就让教官察觉出了问题。宇飞也知道自己说错话,捂起嘴猛地摇了摇头。

  “妈的!你小子还学会骗人了啊,明明就是去酒吧!要是你刚才老老实实的给我说出来,或许我还会饶你们一命,现在嘛,嘿嘿,罚多罚少全靠你们的觉悟了”教官一脸奸诈的说道,其实这种情况一开始要是说实话的话死的更惨,如果不是因为宇飞那白痴说漏了嘴,或许教官还真的会相信他们是去散步,毕竟教官也没那么闲,天天处理几个学生仔的事情。明天军训就结束了,也不想节外生枝。

  “不对。教官你不要听他的,我们真的是去散步,真心的,那么晚了哪里还有酒吧开门啊你说是吧”九纹龙这纯属就是找死,哪家酒吧不是晚上开门的。

  “你当劳资乡下人啊,酒吧什么时候开门劳资还会不知道?你自己说吧!老实交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教官好气又好笑,从来没见过这么白痴的学生,最后一句其实还藏了半句没说,完整的应该是“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教官啊!我们第一次来这军训,哪里知道什么地方有酒吧啊,就算知道,我们这种乖小孩怎么敢去,里面都是坏人诶”九纹龙说这句话完全就是违心的,他自己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坏蛋。宇飞这时候已经是在旁边不敢说话了,再说错话估计真得扑街了。

  “妈的。就你话多,给劳资你上你的嘴,那个那个,你说,你们昨晚去哪间酒吧了”教官冲着九纹龙喝了一句,转头对站在旁边的宇飞说道。

  宇飞给这么一问突然愣了一下,道“什么?酒吧名字?我出来的时候没仔细看啊,哪里还记得,龙哥你记得吗?”这下就算他再怎么狡辩都是没有用的了,这句话说出来就默认了昨晚的的确确是去了酒吧。

  九纹龙顿时捂住了额头,天!天啊!这白痴都说了些什么,死了死了。

  “哈哈哈哈。TMD还骗劳资没有,你们两个,都给劳资出去跑二十圈,快点!”说完狠狠地用手里的文件拍在九纹龙的肩膀上。

  “又是跑圈。草!”两人刚出门就差不多是同时喊了这一句。同时他们也是很疑惑,为什么每次智明都没事。

  让智明留下来其实也是出于对他的好奇,教官能够感觉出智明这个人城府非常的深“说吧,昨晚身上为什么有血迹,袖子还撕了一边,别当劳资是瞎子”

  “哦?我本来以为你是”智明从身后拉出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很从容的点了一支烟。

  “妈的,劳资问你话呢,少给劳资耍嘴皮子,办公室里不准抽烟,TMD给劳资老实回答”教官有点被激怒了,从以前到现在哪个学生不是对自己毕恭毕敬的,就连上届年段的扛把子刘震天都得给自己分烟,这小子居然这么嚣张的自己抽起烟来,居然还敢坐下。反了他!

  “呵呵。我有权利不回答你”智明淡淡的回了一句,没有感情没有动作,单是这样也让常人畏惧三分。

  教官已经开始吹胡子瞪眼了“TMD,你现在是在军训,军训期间就要服劳资管。不然劳资吃的你连骨头都不剩。劳资见过像你一样嘴硬的,最后还不是被劳资修理的服服帖帖”其实和智明一样嘴硬的人多得是。但他省略了一句,和智明一样气质的,教官活了这三十几年倒是都没有见过第二个。

  “哦?吃我?是吗?”智明抽了口烟,还是一样的从容不迫。

  教官的脸色已经被气的酱紫了,强者怒时,抽刀向更强者,弱者怒时,抽刀向更弱者,大概教官是认为学生就一定很好欺负,于是站了起来抓住智明的衣袖把他提起来就要挥拳“妈的,再给劳资嘴硬有你好受的”

  “这样?”智明把左手搭在教官抓在自己衣领上的那只手上。

  “什么这样那样,妈的快给劳资说啊!”教官有种被人侮辱了自尊的感觉,智明的态度和所有的学生仔都不同,让教官根本无法接受。

  智明左手已经钳在教官的右手上了,时间似乎就像静止了一样,教官能够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心跳声,强烈的压迫感在小小的办公室里蔓延开来,教官感觉自己似乎就要窒息了。

  “很好。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松开你的手,我能当作事情没有发生过”智明的左手已经开始用力了,教官第一感觉就是手臂上已经火辣辣的,手臂里的血液就好像马上就要爆裂出来一般。

  “第二个。我帮你把你的手松开。”

  智明的眼睛紧紧地盯住了教官的双眼,眼睛里似乎藏着另外一个世界,或是极地或是火山,杀气向自己不断袭来,唯一的主观感受就是自己被无尽的孤独给包围住了。手已经是不受自己控制,他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哦?那—我—要—开—始—了”智明一字一顿的说着,当吐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只听见骨骼撕裂的声音,教官的手腕已经严重变形,周围的肉撕裂开来,能够清楚得看见暴露在空气中的腕骨,随即就是一声惨叫。

  “你应该很识相的。你并不会比我厉害到哪里去,做事之前先摆清楚自己的位置。”智明轻巧的落到地上,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走出了办公室。

  面前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是魔鬼吗?居然有如此大的握力,能够这样轻松的就捏碎自己的手腕。教官的手臂正往下淌着血。先前的三分钟,对他来说就是地狱,人间的地狱,这段场景一定会成为他挥之不去的心理阴影,时而惊醒的梦寐。

  “来人啊”教官声嘶力竭得喊着,这恐怖的声音传递到军区的各个角落,就连正在跑圈的宇飞和九纹龙都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这是什么声音,明哥不会出事了吧?”九纹龙停下脚步,拉住了身边的宇飞。

  “这是个笑话,也不听听是谁的声音。我哥怎么可能会出事”宇飞笑道,这的确是个笑话,从小到大激怒智明的现在都只是一堆白骨了。

  九纹龙哪里管这么多,拉着宇飞就往办公室跑去“妈的,明哥又不是超人,去看看”

  两人刚跑到办公室楼下就看见了缓缓从楼梯走下来的智明。

  “你们来干嘛”智明嘴里叼着烟淡淡的说着。

  九纹龙看见智明就好像看到起死回生的爷爷一样,一把抱了过去“明哥啊。咱们俩还以为你死了”

  “哪里那么容易死”智明说着推开了九纹龙,他受不了这样的热情。宇飞在九纹龙的身后哼了一句“是你自己,把俩去掉。我就说我哥没事,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那么不经打啊”

  “妈的,没事就没事,你损劳资干嘛,搞你丫的”九纹龙笑着踹了宇飞一脚“明哥,你刚才在上面都干嘛了。”九纹龙显然对那一声惨叫很有意思。

  “没什么。教官请喝茶,说你们两个可以不用跑了”说完智明头也不回的就往宿舍走。宇飞和九纹龙两个白痴听了这句话一下子就精神了“谢谢啊明哥~”

  “咱们还有好多的时间啊,现在才十一点半。要不我们再去女生宿舍吧”九纹龙一脸YD得摸着自己的下巴。

  宇飞听了这个提议立马两眼放光“走走走走。咱们伟大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呢。明天就要回学校了,今天得好好的耍一把。”

  两人肩并着肩就往女生宿舍走去“我们是高傲的风中两匹狼~~~”

继续阅读:第17章 徒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炼狱锁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