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教育
破木凳子2017-06-13 10:154,279

  楼下的DJ自我陶醉的打着碟,一群人在舞池里摇摆,癫狂。

  酒已经喝了一箱半,宇飞和九纹龙二人拿着两组骰子正玩着赌点数。智明则是一个人不断的烟、酒、烟、酒。从开始到现在的一个多小时没有断过。

  “喂。你小子耍赖啊。妈的明明是十点你给抖一下变成十四点了”九纹龙对着没有作弊经验的宇飞嚷了起来。

  宇飞仍旧为自己辩解着“哪有,哪有。明明就是十四点,你酒喝多了,歇着吧”宇飞自己也是很清楚,这点酒根本不可能让三人中的任何一人有丝毫的醉意。

  “妈的,你TMD才醉了。劳资没醉。你小子耍赖,不带这么玩的”九纹龙在宇飞的肩膀狠狠地来了一拳。

  “切,玩不过劳资就说劳资作弊。没出息的娃,喝就喝啊。估计是你醉了不敢喝”说着宇飞对着瓶子就吹了一口,瓶子里的酒顿时少了三分之一。

  九纹龙也一口蒙了下去,擦了擦嘴巴便道“妈的,谁说劳资醉了,劳资清醒的狠呢,至少能喝倒两个你。”

  两个人对喊着,对面的几个小混混已经是一脸的不爽了。

  “喂,子昊哥,你看他们都没把咱们放在眼里啊。要不要给他们点教训。”一个染着绿头发的小混混对着身边的青年人小声得嘀咕起来。

  “这几个是生面孔啊,不知道后面有没有什么大靠山。敢在这里大喊大叫估计有那么点人手。”子昊拍了拍身边小弟的肩膀说道。

  “老大,你不是怕了吧,我张胜当年就是看着你有胆量才跟着你的,现在居然被几个学生仔给吓唬住了?你不是吧”那个自称为是张胜的小弟不屑得说了一句,随即举起瓶子一饮而尽。

  “什么?我怎么可能会怕,当初一百多个手拿砍刀的冲我跑过来我都没怕过”子昊自吹自擂了起来,他哪里知道,一百多个砍刀手,都能组成一个小型军队了,估计这些砍刀手不是来砍他的。好勇斗狠害死人啊。

  “那就抄家伙干他们啊。还等什么”张胜已经不耐烦了,忍着没有发作。

  “嗯。见机行事。你看那边两个家伙这可笑啊。这么大的人了还为了几口酒再闹,不会是玩不起吧。”子昊故意提高了音量,显然是说给宇飞和九纹龙听的。

  张胜也明白了老大的激将法,为了不理亏要让对方先动手,随即道“对啊。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爽快点,一口下去才不会给人笑话”

  宇飞了九纹龙显然已经听到了对方的挑衅,站起身来就要发作。“妈的你们干嘛啊。想打架啊。那个小绿毛,说的就是你了,TMD看什么看!”智明仍旧坐着不动,冷眼旁观。

  这时宇飞心里想到“要是跟这种小混混一个样,估计也是没前途了,劳资TMD是做大事的人,哪能因为这种小事阻挡了前进的脚步”随即扯了扯站在身旁的九纹龙“大家都是来喝酒的,不要搞那么多事情了,坐下坐下”说着还装作老板的样子对着子昊一伙人摇了摇手“坐下啦。继续喝酒,不要介意拉,这家伙喝醉了”强行就把九纹龙按在了座位上。顿时优越感就来了,还很装模作样的整了整自己的衣服。

  “妈的你才喝醉了,宇哥你拦我干屁啊。让劳资上去掀他丫的”九纹龙刚一坐下来就对着宇飞喊了一句。恨恨的饮了一口酒。

  “我哥说你是个粗人你就是个粗人,咱们可是要做大事的人啊,对吧哥”宇飞装着一脸的严肃,说罢还冲着智明笑了一下。

  九纹龙想来也是,智明哥确实说过自己的性子要改一改,应该就是要从小事做起的吧。说着压抑下了心中的那股怒气,道“来来来,咱们继续玩继续玩”拿起桌上的骰蛊摇了起来。

  而隔壁一桌的那几个小混混还真以为宇飞他们怕了自己,一伙人一脸嚣张的做了下来,谈话的声音也就更大了。

  ……

  酒过三巡,对面的几个小混混又开始按耐不住了“老大,我实在是看不惯了,他们居然还是这么嚣张。咱们现在人比他们多,肯定能打的过的,这种学生仔被我们来拿把匕首耍耍估计他就要晕了”高傲自大害死人啊,其实这个社会像这种人实在是很多,想用人数优势欺压别人,结果反被搞死的例子也多得是。

  “好啊。妈的,劳资早就想练练手了,看刚才那小子那么客气才没动手”子昊揉着拳头发出“咯咯”的声响。说着就抄了一个瓶子往后扔,正扔到了宇飞的脚边散裂开来。

  宇飞正摇着骰子玩着爽呢,被这么一扔再也不想装什么大老板了,猛地站起来把身下的椅子抄起来就甩了过去。砸碎了对面的玻璃桌。“妈的,给你面子你还不要啊,要不是因为劳资是有身份的人,才不会跟你唧唧歪歪。”

  为首的子昊和张胜见到一个学生仔居然有这种气魄,心里也是一惊。子昊已经开始推辞了“小兄弟啊,这个,我刚才是不小心的啊,不要见怪”子昊想要等宇飞先动手,再叫人手,于是装出了一副的无辜的样子,他还以为宇飞还会像刚才一样再容忍一次。

  “既然叫我兄弟,那好说啊,赔钱,劳资刚才本来就要摇到豹子了,被你这么一搅和骰子数都乱了。三千一口价,别的咱们不说了。看你是‘兄弟’才给你这个价!”宇飞白着眼,手叉在腰上就说道,他这个想法很是幼稚,他还以为面前的这几个小混混会乖乖的给钱。

  “呸”张胜一口唾沫吐在了宇飞的衣服上。子昊也知道,张胜这个举动实在是太过冲动了,现在情况不好收拾。偷偷的往后挪了两步。

  哪里想到宇飞一点都没生气,相当淡定的说道“这衣服‘兄弟’我花一百万买的,被你吐了口口水,怎么说也得赔我十万吧。这可是真丝制造的啊,全世界可就这一件,加上刚才的三千,我给你取个整,就十万吧。看你是‘兄弟’就不坑你了”宇飞说着很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本来我是不想向‘兄弟’你要钱的。可惜这衣服实在太贵重了,比你的命还贵”说完最后一句眼中里已经显现出了杀机。

  “妈的,谁陪你啊。呸。有本事你小子就来打我”说着又朝着宇飞的衣服上吐了一口唾沫。九纹龙此时正静静的站着看着宇飞的这场精彩“表演”

  宇飞已经忍不住了,怒气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正颤抖着双手“不赔嘛。好!”说着撕裂了身上的T恤缠成一条短绳绑在手上。一阵的恐惧正在对方正营之中蔓延着。

  子昊已经感觉到了,要是再不跑就来不及了,扯了扯站在前方的张胜,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阿…阿盛,咱们还是走吧。他们看上去不像是一般人”

  “哼,劳资跟错你了,要滚你就自己滚。”说着就拔出口袋中的弹簧匕首冲了上去。

  而宇飞的心里已经被怒气充满了,没有留下一点空间给予自己理智的思考,左手狠狠地砸在了张胜握着匕首的手臂上,张胜的右手顿时失了知觉,弹簧匕首落在了一边。接着宇飞又是一拳狠狠地砸在了张胜的腮帮子上,只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张胜的下巴收到了这样四五百斤的冲击力,顿时就歪倒了一边,还没等张胜缓过神来,宇飞又是一脚扫在了张胜的腰间,一米八的大个顿时就像一柄激箭射了出去,躺倒在了四五米外的栏杆边。张胜哼了一句,但是已经没有力气再爬起来了。腰间剧烈的疼痛感顿时蔓延开来,席卷全身。

  而九纹龙看见宇飞已经动手,自己也冲了上去。环抱住了两名小弟紧紧地掐在胸口,一把就往旁边的墙壁上砸了过去。两名痛苦的呻吟了一声,晕了过去。等到九纹龙放下他们的时候,他们的胸口已经完全变形了。

  顿时局势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原本还在叫嚣着人手的子昊此时已经是孤零零的站在了宇飞和九纹龙的面前。“老…老大,饶…饶了我…饶了我吧。我家里还有八十岁的老母亲等着我照顾啊。老大”子昊已经跪了下来,暗中掏出了手机拨通了号码。

  “哼。十万块钱交来马上就放了你”宇飞此时已经恢复了理智。对着子昊的脸上又踹了一脚。顿时子昊的鼻子就已经歪了,鼻血汩汩得就流了下来。

  “老大啊。我…我哪里有钱啊。我还不想死在这个HG酒吧里啊。”子昊故意加上了地名,目的就是为了叫人手,说着还装模作样的流几滴眼泪。想来电话已经打通了。

  九纹龙看着跪在地上的子昊,心里不禁起了怜悯之心“宇哥,算了吧,人家的母亲还等着他照顾啊,咱们混矮骡子的也要有点人情味啊,要不然跟那些成天打打杀杀的小混混还有什么分别”

  宇飞踌躇了一会,丢掉了绑在手中已经撕裂开的衣服,道“你走吧,以后不要再随便惹人了。这个社会比你厉害的多得多。”随即对跪在地上的子昊挥了挥手。

  而眼尖的智明陡然看见了子昊手上的小动作,放下手中的酒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像个鬼魅一样的就闪到了正要站起来的子昊的面前。一只手就举起了他,子昊这么一惊,手里握着的手机也落在了地上。

  “你还有什么遗言吗”智明望着子昊恐惧的眼,缓缓地说了一句。

  “大…大哥…大哥。这是…这是误会啊,这真的是误会”子昊的眼里已经充满了绝望,他像只困兽做着最后的挣扎。

  “哦?就这个了吗?那好吧,你死前最后一句话还是真没意义,告诉你,打你,是教你做人,可惜你没机会改变了。”智明说着往子昊的眼眶边轰了一拳。顿时眼球就爆裂了出来,左半边的脑袋已经变形了,鲜血不断的从子昊头上的碎裂处源源不断的流出来,滴到了智明的肩膀上。接着智明像拎小猫小狗一样把子昊往楼下一贯,只听见玻璃碎裂的声音,夹杂着女士的尖叫。脑部血肉模糊的阿黄已经摔到了阁楼下的吧台处,左边白眼一翻死了。

  楼下顿时大乱,DJ也停止也,灯光开的亮堂堂的,楼下的几乎都往门外挤,与此同时两个小保安也奔上阁楼。

  “你们。举起手!等警察来!”两名小保安握着手里单薄的警棍向智明三人*进。

  智明冰冷的目光往两人身上一扫,两名小保安顿时就被那股令人颤栗的霸气给镇住了,那是一种王者的气息,能够震慑住任何人的心灵。

  “不…不要过来。离我远点。啊……”两名小保安还没说完就跑下了阁楼,他们已经完全被吓到了,估计用不着天亮他们就会辞职回家种田。

  “走吧,警察到了就难办了。”智明淡淡的说了一句就往楼下走。

  宇飞和九纹龙已经看呆了,没想到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智明就能够用身上散发的霸气震走两名保安。这样的霸气是宇飞和九纹龙无论怎样拼杀都无法拥有的,就算是在暴怒之时,三人的差距仍然是很大。

  “哥。哥你等等啊。你怎么知道他打电话叫人的。我离那么近都没看见诶”宇飞已经赶了上去开始追问起来了。

  “呵,我不是白痴”智明仍然回答了以往一贯的回答,接着转身对着身边的九纹龙说道“如果我不在呢?或许人家几百人一起围过来,现在你们已经扑街了!记住了,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黑社会没那么好混。给我清醒点”智明少见的说了很长一段,从语气中可以听出他显然有些生气了。

  九纹龙自己也是心知肚明,要不是有智明,自己和宇飞两个人估计不能活着离开这间酒吧了,他没有答话,心里默默地记住了这一个教训。

  智明撕了沾上血迹的左衣袖。三人从子昊的身上踏了过去,缓缓的走出门,原来的两个小保安已经不知道哪去了,静寂的夜空下,任谁都不会在乎在边缘区的今晚有个青年混混惨死酒吧。黑社会就是这样,要是你没有实力,就得死!

继续阅读:第15章 首次交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炼狱锁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