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雨夜
破木凳子2017-06-13 10:342,288

  “孩子,现在你认真的听爸爸说。你要记住,这个世界里是没有后悔药吃的,未来的生活都要靠你自己一个人了,如果有人欺负你,你要十倍的还给他。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都是不能相信的,他有着浮华的外表虚伪的心灵,要想生存下去,那就要改变自己懦弱的性格。爸妈恐怕不能继续陪着你了。”

  躺在床上的智明脑袋里不断回想着父亲的这句话,他的眼泪已经哭干了,他不止一次的想要咆哮,为什么这个世界对自己如此的不公平。

  桌上有张报纸,智明从床上爬了下去。

  “10月28号星河酒店特大事故,淄户市黑道老大在火海中不幸被烧死,整间酒店无一人幸免。详情请等待后方报道”智明呆呆的站着,胸口又是一阵绞痛,他比谁都明白那晚发生的事情。

  “喂。小丽,别让他看啊”一位中年女性说着跑了过来。他是孤儿院院长的妻子。她一把将智明抱回到床上,把桌上的报纸收了起来,看了看呆呆地躺在床上的智明,悠悠得说了一句,可怜的孩子,房间里没有一丝光亮,门关了起来。

  外面淅沥沥的下着雨。躺在床上的智明现在已经麻木了,一闭眼就是那夜血腥的场景,这会给他终生照成不可磨灭的影响。三天没睡了,他沉浸在痛苦之中渐渐闭上了眼。

  时间回溯到10月28号,原本是智明四岁的生日。

  依旧是雨天,天空灰蒙蒙的一片,父亲和母亲正在应酬敬酒,而年幼的智明则是在舞池中央弹着钢琴。

  “少爷,董事长说要您去会会议室等他”一名中年女性立在了智明的身边,很温柔的说道,她是智明父亲陈明远的秘书张乔,三个月以来的工作一直很出色。

  智明很优雅的结束了最后的一个音符,指了指正在喝酒的父亲说道“爸爸不是在那边吗?为什么要我去会议室”

  “呵呵。这个我就不知道咯。走吧”张秘书把手递给智明。

  “嗯。好吧”智明从凳子上爬了下来,牵着张秘书的手往电梯走去。

  ……

  “哪里哪里,以后要您多多关照才是”陈明远手里握着酒杯对着旁边一位身材臃肿的中年人说道。

  “哈哈哈。明远兄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成就,我们警署当然需要您的照顾拉。喝酒喝酒”这名说话的正是淄户公安局的局长,说话间已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见笑了见笑了,晚辈跟您比起来还差得远呢。刘不长您也来拉,咱们也应该喝一杯”陈明远也是一口干了杯子里的酒,转身再次斟满,对着隔壁桌的中央防暴部长举起了酒杯。

  “大家都是自己人,今晚我就要把你吃穷了,哈哈哈”刘部长和明远碰杯说道“尊夫人还是一样的美丽啊,要是我再年轻个十几二十岁,肯定也要追求你。哈哈”

  站在明远身边的妻子阮芸微笑了一下,没有做声,她是一位典型的顾家主妇。

  与此同时,明远西装口袋里传来一阵强烈的震动。明远向刘部长道了一句失陪就牵着阮芸的手走到阳台。

  “喂。请问是哪位”由于今天是儿子的生日,明远说话也是格外客气。

  “您好啊陈先生,还记得我吗?哈哈哈”电话的那头传来了一阵奸笑。

  “不好意思,请你说清楚点”

  “是我啊。您的老朋友,鬼子”对方的语气里带着敌意,一股强烈的危险感向明宇袭来,这个鬼子是另外一个社团的头目,三年前被明宇废了一只眼睛,一直怀恨在心,后来去了日本发展,哪知道会在今天回来。

  明远已经有点发怒了“今天是我儿子的生日,如果你想来,请便。但是,如果你没事找事,我陈明远不欢迎你!”

  “对啊对啊。哈哈哈。今天是令公子的生日啊,瞧我这记性,差点给忘了”鬼子依旧是用很诡异的语气说着,很是泰然。

  “你小子到底想怎么样!”明远一拳砸在左边的大理石板上,鲜血已经慢慢的从拳头上渗出来。阮芸看着发怒了的丈夫,不敢做声,只是很心疼明远手上的伤口。

  “不要这么激动嘛。我今天可是给你带了一份厚礼,送给你们全家”

  “呵呵。大家都是道上的,要怎么样就直说,磨磨唧唧的像个女人算什么意思”明远后背的骨骼发出“咯咯”的爆裂声。

  “先想想三年以前吧,你废我左眼的时候,我曾和你说过什么”鬼子有点咬牙切齿了,显然对三年以前的经历仍然怀恨在心,从电话那头可以很清楚的听见牙齿摩擦的声音。

  明远的心里已经有点慌了,三年前明远手下留情没有杀了鬼子,可是他将鬼子的一家都给灭门了,当时鬼子从血泊里爬起来说的一句话就是“你今天放我不死,以后我取你全家性命”既然今天鬼子有胆量找明远,估计就是有备而来了。

  明远回忆了半晌没有说话,电话那头又传来嘶哑的声音。

  “出来混的要说话说话!说过让你全家死就会让你全家死!”鬼子已经暴怒了。

  “妈的,劳资TMD就在星河酒店五楼。来找我吧”

  “不用。哈哈哈。您的公子正和我在会议室喝茶呢,应该是你来找我,现—在!”鬼子在最后的两个字加了重音,随即挂断了电话。

  明远的脑袋一昏,他已经有点感受到当初鬼子被灭门时心里的绝望了,他颤抖着往后转,原本正在舞池中央弹钢琴的儿子已经不见了,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顿时无数种念头在脑袋里一闪而过,他现在正站在奔溃的边缘。

  随即缓过神来,身为淄户的龙头老大,不能就这样认输,他缓慢的拨通了一个号码“老大有什么吩咐”

  “找一波兄弟拿着火器在天河公司楼下待命,如果我再打你的电话,或者一个小时以内没有打你的电话,你都给我立马来二楼的会议室”说完挂断电话,拉着阮芸就往电梯处狂奔。

  “出什么事了?”阮芸在电梯里问道,她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做丈夫的对不起你,咱们的儿子被…被鬼子给…给绑了”明远颤抖着声线说道,眼眶边不禁流下了一滴英雄泪。阮芸听了这句话一时站不住脚倒了下去,明远紧紧地抱住正要倒下的阮芸,扶起她来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我不会让你们出事的!绝—对—不—会!”

继续阅读:第19章 雨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炼狱锁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