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赶尸人
东北神汉2017-12-25 16:293,665

  我拿出打火机点燃手中的引阵符胆,顿时八卦锁妖阵被我启动,只见数道红色的丝线交织成一道网将那红裙子女鬼扣在当中,我长出了一口气看来这次可以兵不血刃了。

  但还没等我高兴,只听身旁的白驰对我说道:小枫不好了,你看那边。

  我抬头一看,只见孔瑶寝室楼前一道红光乍现,紧接着我听到了常小跑用意念对我说,小枫不好了我们中了埋伏。

  我知道那边出了事,急忙的从树上跳了下去,白驰紧跟着我。我俩走到八卦锁妖阵前,只见那被抓住的根本不是什么女鬼,而是一件红色的连衣裙,胸前贴着一道符。

  妈的,调虎离山。白驰拍着大腿对我说道:小枫这件事没这么简单,咱俩赶快过去,再晚的话别说孔瑶了,就连你那几个手下也要出事。听到白驰这么说,我更担心常小跑他们,毕竟他们是我的随身护马,如果真有什么三长两短的,我回去了怎么跟太爷太奶们交代啊。

  我与白驰飞快的跑到孔瑶寝室的楼前,这时只见一人身穿一身黑袍头上戴着个大草帽,腰里还别着个破布袋。

  那人见到我与白驰到来后,便松开常小跑与黄小花。走了一步对我俩说道:你俩谁是马家的。

  听他这么一说,我首先就是一愣。要知道他说的马家不是普通姓马的人家,而是我东北出马仙的马家。

  我走上前学着电视里演的那样,一抱拳说道:晚辈辽宁马家弟子王莫枫拜见前辈,不知今晚因何事,我这两个不懂事的护马冲撞了前辈,等回到东北我定将这两个畜生交到胡太爷的手里让他老人家好好惩戒。

  要知道面前这人可不是什么省油灯,一出手便抓住我俩个随身护马,就算我和白驰同时出手想胜常小跑与黄小花也没有这么简单,但哥们我也不卑不亢的吹了个牛逼,那就是我有后台,今天你要是动了我,说不准哪天胡三太爷就会带着所有的东北仙家来找你。

  那人听我说完一乐,小辈,我看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吧,要不是你给他们下的命令他们能有这么大的胆子吗?敢跑到我的地方去抓冤魂,你知道吗?你这么做算是坏了规矩。

  抓冤魂,这从哪说起呢。我看着常小跑与黄小花突然想到了什么,那就是清风。要知道前些天因为婴煞的事情损失了好几位清风,估计常小跑他们是再找清风的时候误打误撞的抓到了他所要的阴魂吧,想起阴魂,难道这红裙子与他又关系。

  我看了白驰一眼,白驰立马心领神会走上前对那人说道:先生在下冒昧的问下,这红裙子的事情可是与你有关系。

  我顿时无语,白驰平时挺精挺怪的,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冒傻气呢,问这事哪有问这么直接的。

  那人又是一笑说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难道我做什么事都要经过你们两个小辈同意吗。

  我心里这个气,要不是常小跑与黄小花都在他的手上,我早就拎着砖头过去照他脑袋先来十块钱的解解气。

  正所谓,在人屋檐下怎敢不低头。我低声下气的对那人说道:前辈念晚辈一时无知,还请放了我这两个护马有话好说。

  那人听完后对我说道,怎么你以为就凭你这一两句话我就得放人,你以为你是谁,别说是你,就算是胡三来了老子也同样不买账。

  顿时我火冒三丈,给白驰使了个眼神接着对那人骂道,你个臭不要脸的老帮子,老子敬你管你叫声前辈,你可倒好给脸不要脸,今天你放也得放,不放也得放。话音刚落我便冲了上去,挥手就算一拳直取他的面门。

  白驰这时也没闲着,从书包里掏出铜钱剑便奔那人的下三路。

  那人见我与白驰攻了过去,冷笑一声说道:你既然把我的冤魂抓走,那今天老子就取走你俩的魂魄,说完双手成爪便向我和白驰抓来。

  要知道他的手如今带着黑气要是被抓上了那还有个好,我一翻身躲了过去手中握着一张护体符贴在胸前。白驰就地一滚也躲了过去,但却把常小跑与黄小花救了出来,这两人起来后对我喊道:小枫这人不一般,你快点请仙家来对付吧。

  四月十五红裙子的传说,本以为这个传说就是单纯的邪灵作祟,为了保护孔瑶的安全我和白驰蹲在孔瑶寝室的附近,谁承想却发生了意外女鬼没抓到不说,还引来了一个神秘人,要说这神秘人果然厉害一出手我就感觉到,我和白驰捆在一块也不是他的对手啊,这时白驰站起来,也在身前贴了一张护体符。

  那人突然见白驰身上的护体符就是一愣,两只手也缩了回去,趁这空隙我和白驰也有了喘息的机会。只听那人问白驰,你这护体符可是出自《天荒道典》。

  白驰一愣没想到面前这人竟然单从一张护体符就能判断自己的来历,真是不简单,但随即一想不对,这《天荒道典》只有自己与自己的亲叔叔知道,难道面前这人竟然是……

  白驰突然显得很急躁对那人喊道,你怎么知道《天荒道典》我的父母在哪。

  那人嘿嘿冷笑然后说道:你是白龙山夫妇的儿子?

  不错!你是谁,你既然知道我父母的名字,我父母的死是不是和你有关,你快说。

  这也难怪白驰激动,要是换做旁人,本来父母已经失踪多年突然听到一个陌生的人提到自己的父母能不惊讶吗,白驰手中紧握着铜钱剑等着那人给他答案。

  那人此刻双手结印,然后从他腰间的破布包掏出一个铃铛摇了几摇后只见从那树林里突然走出了好几具已经干枯的尸体。那怪人对我俩说道,如果你俩今天能侥幸活下来,或许我会考虑回答你们的问题,如果死了的话那对不起,你们的灵魂将为我所有了。

  我和白驰心知这样是根本套不出什么话的,还不如动手来的实在,正所谓擒贼先擒王,这个道理我上小学的时候就知道了,还没等那些干尸过来,我便先冲上去对付那身穿黑袍头戴大草帽的怪人。

  那怪人桀桀冷笑对我说道:你这个出马弟子心还挺急的,你还是先陪我的那些干尸玩玩吧。

  妈的我听到这话气的肺都要炸了,转回头对常小跑与黄小花喊道,你俩死了没,没死快点去对付那些干尸。常小跑与黄小花站起身后一招手放出那些新招来的清风然后向那些干尸冲过去。

  其实这事也都怪我,如果当时不是我要常小跑在本地收清风也许就不会坏了南茅北马的规矩,如今人家找上门来,打又打不过,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我对白驰喊了一声,老白还等啥呢,上吧。

  我与白驰两人双战那黑袍怪人,那怪人冷笑一声突然抬起手喊道:龙翔!一条金龙突然出现在天空,妈的从小到大都是在电视上看到过龙没想到这次还见到真的了,这绝对不是幻术,要知道幻术怎能瞒过我的阴阳眼,这的确是条龙,不是那四块五一盒的红金龙。

  白驰此刻也愣住了,这一手化龙术只有《天荒道典》里才有这人怎么会,这人究竟与自己的父母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就在我和白驰一愣神的功夫,那怪人对天空中的金龙一招手对我俩喊道:龙破!那条大金龙奔我俩而来。

  白驰将左手中指咬破涂在铜钱剑上然后将铜钱剑对准金龙丢了过去大喊一声破!一声响金钱洒满地,金龙却不复存在了,那怪人见破了自己的化龙术,五指成爪冒着黑气向我俩抓来。

  由于我与白驰身上都有护体符,一时间那怪人的黑气也伤不到我们,看来这不是办法,我对白驰喊道:老白你挺一会,我请人去,我虚晃一招后,退到白驰的身后开始请仙,要知道我现在的实力还不够给人提鞋,还是请仙来的快。你乃荒山古洞仙静心,独修少人烟,积功累德积年久,妙法精微临我坛,而今因何起他意,不与我和反生嫌,我本心直身正士,老诅命我度世间速听老祖调遣兵马,速动不得迟延。念完咒语后心里默念,来个能打的,来个能打的。

  这时我的意思突然模糊,我知道仙家来了,突然我大喊一声,有请祖师爷,蟒天龙上身。

  当我在醒来的时候发现我躺在地上,身体像要散了架似的。我艰难的站起来却发现我被一道黑气所困,那到黑气越缩越紧,眼看着就要把我围起来了。

  这时白驰也是干着急,手中结印念动咒语,三天育元,景霄正刑。发生号令,上应列星。救尔雷神,运动风霆。太一帝君,召汝真灵。一召即至,来降帝庭。

  那怪人听白驰念这咒语也是一愣,这咒语乃是《天荒道典》中独有的大五雷咒中的天雷神咒。

  白驰一招手一道天雷打了下来正打在那怪人身上,烟雾过后,那怪人站在原地显然没有受伤。只听那怪人说道:你虽然修炼过《天荒道典》但还没有你父母那般纯熟,如果这道天雷是你父亲所发,我兴许会被打成灰飞,但你的道行还是太差了。

  白驰此刻已经双眼通红看着面前的怪人,一字一句的说道:我的父母是不是被你害了。

  那怪人出奇的沉默了,过来半晌说道:算是我害的吧,你想报仇吗。

  白驰此刻都要疯了,而我苦于被这黑圈所困根本就出不去,我在看常小跑那边也好不到哪去,只见他和黄小花被那几个干尸追的乱跑。这时那怪人哈哈大笑对白驰说道:如今的你认为能报仇吗?还不如让我送你去见你的父母怎么样。说完手中腾起一团黑气就要对白驰下手。

  这时的我也似乎是疯了大喊声不要!一身的灵力被我给引动。那人大惊回头看向我,没有想到我身上的灵力这么充足所以先把白驰用定身咒给定住,然后走到我的附近突然把手一招,只见常小跑与黄小花被一道黑气所捆住然后被那些干尸抬了过来,那怪人又是一招手,新招来的清风全被他收进布袋里。然后看着我说道:没想到你身上的灵力这么充足,听东北那边的说,最近东北那些地仙收了个天生邪骨,灵根所化的小孩做出马弟子,想必就是你吧,我没去找你,你却自己送上门来了,也好这样也省却我一番功夫,你知道这黑气是什么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出马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出马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