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女鬼的复仇
东北神汉2017-12-25 16:293,763

  俗话说的好女人如老虎,放在以前我指定不信,因为我的母亲很温柔,没有东北人的彪悍看上去更像是南方人那样的柔弱,如今却颠覆了我以往的想法,尤其是今晚我活捉了那女鬼娘们,感觉南方的女人要比东北的女人还要彪悍就连做鬼也不消停。

  黄小花和常小跑这两个没出息的货在那哈哈大笑也不知道笑啥,我此刻真想把准备好的砖头照两个人的脸上一顿狂拍,等两人笑够后我问他俩笑啥。

  两人看着我说道:小枫你刚才的那个样子是跟随学的,怎么像个二傻子似的。

  我这才明白原来这两个死畜生在笑我,此刻我才回想起来刚才的我是有多傻,但这也满足了我的虚荣心,虽然我不是奥特曼也不是希瑞,但同样的有人也赐予我力量,那就是强大的东北马家。作为一个出马弟子,应当以除魔降妖为己任虽然这些话都是在安慰我自己但还是制止不住黄小花与常小跑的嘲笑。

  回来后总是心神不宁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想了半天也没什么头绪还是睡觉吧,第二天一大早张武等人的电话就打了进来,第一句话就是你死了没!

  你娘才死了呢!我没好气的骂道。这也难怪我发火大早起谁要是冲你来上这么一句你郁闷不。张武等人听到我说话才放心,随后问道:昨晚怎么样有什么状况没。

  我真想说昨晚那鬼娘们让老子给收了但说出去谁能相信,我只好编了个理由说道:昨晚一夜无事,根本就没有鬼兴许是你看花眼了。随后我便挂了电话起身梳洗打扮准备去上课。

  刚走到教学楼便看到张武,周凡几人从校外走了进来,几人用极其猥琐的眼神看着我,似乎在看一个怪物,给我的感觉就算是给死人化妆,这几人也没有这么认真。

  唉!吧啥那,我冲他们几个喊。

  几个人走了过来把我围在中间陈天用手摸了摸我说道:乖乖真的没事啊。

  我看着他们几个气就不打一处来,藐视他们一遍后我便去上课了,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几个又把我围了起来非得让我讲讲昨晚是怎么过的。

  我看着几人说道:昨晚过的很消魂有个娘们陪我,别说我还得感谢哥几个给我腾的地方。

  几人看从我嘴里套不出什么便不再多说。

  随后的几天里的确是平安无事,只有周凡这个单相思还念念不忘那个女鬼,要知道那女鬼如今都被清风送到地府了,你要找她只能下地狱喽。

  在这里交代下清风到底是什么。所谓的清风在东北出马仙中属于鬼魂一类属于老横死的,他们能与地府打交道而且本事也很大,死去男的叫清风,女的叫烟魂。

  看着周凡一脸的苦瓜象我真是想笑,下午时杨冬和李斌推门进来手里还拿着东西。两人进来后把大家都叫到一起只见李斌把手摊开,一大堆东西全掉在床上,我们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些八卦镜还有一些符不知道这几个老小子是从哪里搞来的。

  陈天在一旁打趣的说,你俩这是干啥去了怎么不准备上学开始抓鬼啦!

  杨冬在一旁说,这两天我们问过其他寝室的人,就在老大出事的那天隔壁的几个寝室似乎也看到了那女鬼而且还听到哪女鬼在唱歌好像唱的还是什么红楼梦,所以说有些事不得不信,而且我们干的这一行,以后得成天和死人打交道所以说,不得不防着点啊,这些东西是我俩和其他几个寝室的哥们团购的,在寺庙里和尚给我们个批发价,这些东西都是开过光的很灵的。

  我望着这几个傻鸟真是无话可说了,当晚我们这栋楼所有寝室的大门上都挂着一面八卦镜就连看门大叔呆的地方也没能幸免,最夸张的不知道是谁把守卫大叔养的猫脖子上挂了一张符,看上去那猫不伦不类的。

  虽然现在都是二十一世纪反对封建迷信,但出了一回这样的事情谁都不想悲剧在发生在自己身上所以说花钱买个安心罢了。

  深夜突然被尿给憋醒,我这人从小就有个毛病就是不爱起夜能忍着就忍着但今天却实在是忍不住了,刚要去厕所放水却被人给拉住,吓得我尿意全无,要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我转过头,只见黄小花与常小跑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的面前。

  你俩想死啊!大半夜的吓我。还没等我说完黄小花对我说道:小枫不好啦!那女鬼在黄泉路上跑了,这回你可要小心了。

  我听完她说的话屁都给吓凉了,怎么搞的还让那鬼娘们跑了呢,常小跑又是叹了口气。

  我这回发现每次出了不好的事常小跑的招牌动作指定是叹气只要他一叹气就是要坏菜了。

  果然不错我所料,常小跑说道:那女鬼在被清风押往地方的途中不知道怎么搞的挣脱了神仙锁跑了,由于黄泉路上雾太大,几个清风追了半天也没追上,估计那女鬼此刻已经跑回来了,小枫尤其是你,那天你露过面所以那女鬼回来复仇第一个找的就是你,虽然我和小花日夜在你身边但也不能说百分之百的不会出事,所以你一定要小心。

  听他说完我真是打心眼里怀疑你们这些所谓的仙办事能力咋就那么差,押解个鬼还能给押丢,要是让胡三太爷他们知道了我看你们的老脸往哪放,娘的,这也怪我那天为啥非得装希瑞出去得瑟,这下好倒是先混个脸熟,那死娘们回来不得第一个弄死我啊,看来我得想辙不能就这么的坐以待毙啊。

  我对黄小花和常小跑说道:如今还有啥办法能抓到那女鬼?

  两人摇了摇头说道:那女鬼被我们抓了一回估计不会在上当了所以这回只能跟她硬拼了。而且上次那女鬼的目标是找替身,这回是单纯的报仇所以说小枫你这回要小心了。

  啥意识,看他俩这意思有点要卸磨杀驴呢。我看着两人说道:那我这回横竖都是个死了呗!

  两人听我说话的语气知道我生气了,黄小花在一旁劝解说道:小枫你别误会,那女鬼要是来了我和小跑帮你应付,我们只是提醒你这几天要多加小心。

  常小跑在一旁说,对!对!这是善意的提醒。

  我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他俩了,把他俩撵走后我躺着床上,希望那女鬼不要来的那么早,最起码得给我一点时间准备下,就在这样的乱想中我睡着了,在梦中我还真梦见那女鬼,只见那女鬼张牙舞爪的向我扑来,眼看就要被撕成两瓣时突然一位金甲天神从天而降手拿大刀将那女鬼一顿好砍。

  早上醒来后我仔细琢磨那个梦总感觉有哪些地方不对,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索性不再去想了,就在我要出门的时候老六李斌在后面喊道,你们看周凡的床。

  我们几个人好奇的围了过去只见周凡的床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本书,三个烫金大字,红楼梦。

  我脑袋顿时嗡了一声差点没晕过去还好杨冬在后面扶了我一下,我知道那女鬼回来报复了。

  周凡看着那本书手有些发抖的拿了起来,这本书正是他借给那个女孩的至今也没还给他为啥会出现在这里。

  在周凡的心里一直认为那借书的红衣女孩和女鬼扯到一起有些牵强,但如今这事确实发生了,书奇怪的来到自己身边却不得不让自己有些动容。张武在一旁对我们说,这两天有什么人来过我们这?

  大家摇了摇头,然后张武问我,老五你自己在这住的那天可有人来过。

  没有。我只说了这两个字。

  现场的气氛显得有点紧张,此时周凡却笑了笑对大家说,这可能是个恶作剧也许是别的寝室放过来的。周凡随手把书扔进垃圾桶,但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周凡抓过书的手被染成了红色,陈天过去闻了下说,这是血。

  周凡发出杀猪般的叫声。

  中午艳阳高照,我站在寝室外面看着这座大楼,心里不免发出了感叹,本想上学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没想到一个学期还没过去就发生这么多的事,真是叫人好生烦恼啊!

  我叹了口气现在我发现我有点像常小跑了遇到什么事都喜欢先叹气,娘的学谁不好非得学他。我大步的走进寝室,在刚进去的一刹那我发现了不远处的停尸间有双眼睛睁看着我,我猛然回头果然在那墙角处,我发现了一个身穿红衣的姑娘,正对我邪邪的笑。

  我知道面前的就是那鬼娘们,但青天白日的我也不好动手只能默念咒语把黄小花常小跑找来,两人到的时候那鬼娘们已经消失了。

  两人看着我问发生了什么事,我把刚才看到鬼娘们的事情告诉他俩,两人听完后对我说声自己小心后就消失了。

  我现在真的怀疑他俩是不是怕了,听完后居然跑的比兔子还快。

  又是午夜时分,寝室里没有一个人睡着,从他们的呼吸声就可以判断出谁都没睡,果然陈天这个话痨最先说话,都睡了吗?

  这问的不是废话吗!大家谁能睡得着,一个女鬼在外面候着,你要是睡着了进来把你弄死,你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们几个人回了几句后,杨冬起来拽出一根烟抽了起来,大家都知道杨冬心里的恐惧。

  老三还有烟么!傍我一根,张武也点上只烟准备与大家说些什么。还没等他说话门外面便飘来一阵歌声。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啊……啊……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经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啊……啊……

  那鬼娘们果然来了,我估计此刻整个楼的人都没睡,我们几个人缩成一团,我在看那哥五个嘴里念叨着阿弥陀佛!手中的家伙却是五花八门,十字架,桃木剑,八卦镜,转经轮。尤其是陈天手拿十字架嘴里念着阿弥陀佛。要是让上帝知道了还不得弄死丫的。

  闲言少叙!我感觉那歌声离我们越来越近,似乎已经到了房门口,这时我念动咒语找黄小花和常小跑却怎么也招呼不来,丫的!两个死畜生关键时刻放老子鸽子,要是老子今天能逃过此劫。明天非得弄死他俩。

  眼看女鬼就要杀到房门口了,就在这时一声猫叫,那歌声戛然而止。大家松了一口气以为那女鬼走了,没过片刻那歌声再次传来,也得亏我们几个神经大要是换了旁人这精神上的折磨就够让人受的了,还没等女鬼进来自己就把自己给吓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出马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出马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