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正式出马
东北神汉2018-03-22 10:563,609

  俗话说,山不在高有仙则明,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我站在一个小山坡上,望着山下的芸芸众生,突然有种悲天悯人的感觉,一阵风吹动我的白衬衫,在这一刻我感觉我似乎已经是一个得了道的仙家正在陶醉中,就在这时一个极其讨厌的声音传来了,小枫你妈喊你回家吃饭了,你还有心在这扯犊子。

  说话的正是我那随身护马常小跑,这个煞风景的货,早不来,晚不来,非得这个时候来,真是让我有气。我白了他一眼说声知道了,然后跟着他往山下走,奇怪的是今天黄小花居然没有跟来,我问常小跑,黄小花去哪了。常小跑哼了一声说道:那个女娃子躲在家里看电视呢。我一惊,这黄小花大白天就敢在我家看电视,万一吓着我家里人怎么办。急忙的和常小跑回到家里,果然那黄小花正端坐在电视机旁看着电视,而且还十分入迷。好在母亲在厨房做饭,奶奶和父亲都在东屋。要说黄小花还真是个小孩可能没看过电视的缘故看什么都新鲜,此刻正在那聚精会神的看动物世界。

  我走过去对她说道;喂!这下不要紧黄小花蹦起来多高,显然是看的太聚精会神没注意到我的存在,我和常小跑在后面咯咯直乐。黄小花缓了一下后转过头铁青着脸看着我俩,虽然她不敢对我怎么样但常小跑却成了她的出气筒。

  黄小花瞪着眼手掐着腰对常小跑骂道:好你个死长虫,居然联合小枫来吓唬你家姑奶奶,小枫年纪小不懂事,你都多大岁数了还跟小孩是的,今天姑奶奶不给你点颜色你也不知道你姑奶奶是何许人也!说着话就要动手。

  常小跑一脸无辜的看着我,我只好充当和事老在中间调节。小花大姐,你看看这事都是我的错,你别和常小跑一般见识了。我一脸奴才相的对黄小花说道。

  常小跑原本听到黄小花辱骂他,就要发作但最后还是忍住了。黄小花见我从中调节火气也小了很多,眼看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谁知道黄小花的这番话彻底的激怒了常小跑。告诉你死长虫如果下回再敢大白天的吓唬姑奶奶,小心姑奶奶把你的长虫皮拔下来。

  常小跑不听还好,这下可是彻底的爆发了。指着黄小花跳着脚的骂!死丫头老子不与你一样你还蹬鼻子上脸,你个臭黄皮子有什么了不起的,今天我就要让你知道我们常家的厉害,说着话常小跑就开始动手了,只见他用手在空中画了一道符然后向黄小花打去。那黄小花见常小跑动手就知道不好,赶忙躲了开去。两人就这样在我的屋子里动起了手,可怜我屋子里的东西几乎都被他们砸烂了,父母听到声音跑到我的房间却打不开门,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两人此刻都不听我的劝解,在这么打下去我的家是不能要了,我赶忙念动咒语唤来仙堂护法,一阵清风过后两个大汉走到我的身边对我说道:大仙有何吩咐。听到两人叫我大仙我是十分受用啊!但这时不是意淫的时候在耽搁一会我的家都得被这两个祖宗给拆了,我对护法说道:把这两人带走交给教主处理吧。

  两个大汉见状也是一愣自从跟随东北出马仙出马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出马弟子身边的护身报马自己打起来的,两人见我下了令也只好动用仙家秘法将黄小花与常小跑凭空的拘回仙堂。见他们都消失了我长出一口气总算是走了,我把门打开,家里人进来都是一愣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好意思说自己身边的报马窝里斗只好骗他们说,刚才有个邪祟进屋让我给打跑了,家里人听我说完都大吃一惊一边夸我有本事,一边准备了黄纸香烛多烧些纸保平安。

  就这样一晃半年过去了自从上次常小跑和黄小花被拘走后我联系过香堂上的仙家才知道那两个人因为私斗被教主罚禁闭半年两人被关了黑屋,要说这对冤家点子也够背的,但能怪谁啊,谁让他们平时谁也不服这下好了。从那天把他们送走后有件事我想了好几天才明白,像我这样的人刚出马是不能有太大的法力,更何况能唤来仙堂护法,后来与仙家联系才知道原来我是灵根天生邪骨,所以出马后道法也自然的高于一般人。大半年过去了也没有在动用过法力也不知道如今的法力到了什么地步能不能像道家那样可以点石成金。

  一转眼快要高考了,报自愿成了我最近烦恼的事情,报一所什么样的学校才会对我的前途有帮助,家里的意见是让我自己拿主意,而我根本就没有主意,最后只能上香求助于仙家了,可这次却让我大跌眼镜仙家却也没有回音,如今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最后还是父亲让我报辽宁交通大学,正当我要填写志愿的时候,黄小花与常小跑又出现了,常小跑人没到声音先到了,小枫等等。

  我回过头只见常小跑与黄小花两人气喘吁吁的跑的我面前对我说道;教主吩咐让你报一所学殡仪的大学。我一听当时差点就晕了过去,再看这二人还是穿着半年前的那身衣服,此刻的二人似乎没有半年前的那种锋芒而且显得和沉稳。看来这半年的小号让他们蹲的还颇有心得。常小跑喘了口气对我说道:小枫那天你问仙家报一所什么样的学校好,仙家再三考虑以你的资质应该多接触些阴阳之间的事情,所以才让你报殡仪的。

  我转移话题尽量不聊报志愿的事情,问道:你们两个这半年过的好吗?让我感到奇怪的是,黄小花从进来到现在一直没有说话和半年前真是变了个人似的,常小跑叹了口气说道:半年前若不是你让仙堂护法将我二人带走可能我二人如今还在为口舌之事争斗,误了修行这半年来我俩闭门思过想起往日种种真是不该。

  我看着二人见他们能悟到这点还真是不容易。一旁的黄小花看着我说道;小枫,太爷太奶,都希望你能报考殡仪学校因为那里是最适合你的地方,所以你也不要在考虑了,还是听从太爷太奶的安排吧。

  我看着他俩感觉两人有点逼宫的意思,所以嘴上敷衍的说道:既然是太爷太奶的意思那我就听他们的。你俩要是没啥事就先回去吧,我还要看书复习呢。

  两人见我下了逐客令只好退下,见两人都走了我笑了下,心里暗道:听你们的才怪让我吃死人这碗饭得下辈子了,当时真是多余的问仙家。在志愿表上填好了,辽宁交通大学后把志愿表藏了起来。心总算放下了,第二天来到学校在交志愿表时我还特意的看了下,还好没有什么改变,看了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本以为黄小花与常小跑二人会偷偷的改我志愿,没想到两人却没有。交了志愿表心总算是放下了。一晃的功夫高考来临了,由于这一阵我临阵磨枪再有自认为自己的基础还算不错,高考应该没什么问题。

  高考过后我还在父母面前吹嘘着,这回上大学一百个没问题,奶奶还直夸我,给一家人哄得直乐,由于高考完事,现在处于放假阶段所以奶奶就带我回了趟老家。

  回到老家有一人是不能不看的,那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李四姑。来到李四姑家我先是一愣,在我的记忆中李四姑家不应该算是富裕也就三间大瓦房而如今却是整个村子了唯一盖起二层小楼的人。看来东北仙家果然是言出必行,说给李四姑一场盎贵果然应验了。

  李四姑见我和奶奶来了高兴的从屋里迎了出来,四姑和奶奶寒暄一会后便把我拉了过来仔细的端详一遍后说道:到底是天生邪骨啊!丙然非同一般小枫这一年来你的道法应该精进不少吧。

  我心里暗笑精进个屁啊!如今我的能耐有多大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说道:还算马马虎虎。四姑你过得还好吗?

  四姑笑着对我说:这也是托你的福,如今我在整个村也算得上是个有钱人,东北仙家果然是言出必行。四姑便把她的奇遇说给了我听,原来那次四姑为我出马的事情破了仙根道基,这一辈子都不能再出马了,黑妈妈临行时曾对四姑说要给她一场盎贵来报答她。四姑回家后见没有什么变化对这事也就淡忘了,也就是过了三个月,家里猪圈里的母猪不知道为啥总是用嘴拱地,李四姑见是异兆便开始留心观察,没出两天那母猪就在猪圈里拱出一个瓦罐,李四姑把瓦罐挖出来打开一看里面装的全是黄灿灿的金条子,这才知道黑妈妈许的诺原来是真的,还真赐给自己一场盎贵,李四姑和自家的老头合计既然是再猪圈里拱出来的,两人决定用这比财富来养猪,谁知道开始养猪后生意一天比一天好。这就是李四姑的发家史。

  李四姑盯着我看了一会说道:小枫观你面相,在过些日子你要出远门啊!我一愣!出远门,哦!可能是上大学吧!

  我对李四姑说道:四姑可能过一阵我要上大学会离开家,但辽宁交通大学里家也不算太远。

  李四姑看着我说道:我看未必,你此行也有凶险,但总能逢凶化吉,也没什么大难。李四姑的这一番话给我说的头皮都有点发麻。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所以干脆不吱声。

  时间过的很快一晃在老家住了一个月了,算着日期也是该发通知书的时候了,我和奶奶从老家赶了回来,到了家父亲拿着快递走了过来问我小枫这个可能是你的大学入取通知书,是从湖南那边发过来,你说你报个学校那么远干什么。

  我听着一愣随即有种不好的预感,我赶忙抽出通知书,这一看不要紧,我差点晕了过去,只见通知书上写着!王莫枫同学你好,很高兴你被我校入去,我在往下看,下面学校的落款是湖南长沙殡仪学院!

  我愣在当地,父母接过通知书看了一遍后都是一愣问我怎么报个这学校!我此刻真是有口难辨,明明是辽宁交通大学怎么变成殡仪学院了,妈的一定是常小跑和黄小花两人搞的鬼,怪不得那天两人有恃无恐,原来早有打算。

  我叹了口气,看了看通知书,不知道老天为啥要跟我开这么大的玩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出马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出马仙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