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输赢之间
笑笑星儿2019-09-11 13:473,344

  “是吗?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以前是我没准备,这一次我可专门找了个车手,看最后是谁输?”朱蕾哼了一声。

  段飞这才有时间打量面前的几个无良学生。

  三个画着浓烈烟熏妆的时尚女孩,尤其是为首的女孩,一身牛仔背心短裤、黑丝裤袜,再蹬着一双黑色高跟鞋,脸上的烟熏妆勾勒出一个浓浓的蓝紫色眼影,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好孩子。除了她以外,身边两个女孩两个男生也同样打扮,穿着和服装,似乎处处都在对别人展示着“老子不是好人”的含义。

  段飞再看看挂在自己身上的苏小雅,一阵叹气,和眼前三个女孩比起来,苏小雅这身打扮还真算的上是正经良家女孩了。

  “怎么,这就是你说的那个超级车手吗?”叫朱蕾的女孩上下打量了段飞一眼,鄙夷的哼了一声,“苏小雅你的眼光还真差啊,这种货色也看的上?怎么配做我的对手。”

  “朱蕾你别得意,一会等你输了有你哭的时候。”苏小雅傲气的崛起小下巴,毫不相让。

  “好,好,我让你现在还嘴硬,你可不要忘记了咱们的赌注,谁要是输了,明天课间操的时候就脱光了围着操场跑一圈。”朱蕾咬牙切齿。

  “一言为定,谁要是反悔谁就是逗比,以后生儿子没屁眼。”苏小雅更狠,冷笑道。

  段飞听的额头冒汗,他算是真的体会到这个年代的孩子有多叛逆了,这种赌注都敢下,谁输了就在大操场上裸奔,妈的,看了一眼面前烟熏妆化的浓到几乎看不清真面目的叫朱蕾的女孩,心里想着这女孩要是真脱光了在操场上裸奔一圈,估计能够直接引起全国轰动了都。

  “哼,咱们走着瞧!”叫朱蕾的女孩脸色铁青,一扭身,走到了那个靠在车身上的长发青年身边,不知道低低的说着什么。

  “段哥哥,你到底有没有把握啊,你要是万一输了我可就……”看着不远处那个长发青年,苏小雅也有些没底。

  “放心吧,不就是飙车吗?你刚刚也亲身感受过了,还没有信心。”段飞拍了拍女孩的头顶,有些宠溺的笑道。

  苏小雅甜甜一笑,脸色好了许多,对着不远处的朱蕾大声喊道道:“别磨叽了,快点准备开始,赛完了我还要和我的段哥哥去吃烛光晚餐呢。”

  长发青年抬头冷漠的看了一眼大叫的苏小雅,眼睛闪过一丝惊艳,不过很快,他就拉着朱蕾上了布加迪,段飞也拉着苏小雅上了丰田小跑。

  两辆跑车缓缓的驶到了起跑线,这一次不用段飞吩咐,苏小雅早已经紧紧的绑好了安全带,脸上带着一抹兴奋的潮红。

  “开始……”

  负责计时的一个男生发生叫道。

  轰……

  一声轰鸣,布加迪赛车扬起一道浓重的烟尘如同野马般冲了出去。

  看着远远冲进盘山道的布加迪赛车,苏小雅一下就急了,焦急的看着一脸冷漠的段飞:“段哥哥,快追啊。”

  “不着急!”段飞慢慢的说完,扔掉了手中的香烟,眼睛眯成一条线,一双手慢慢的摸在了方向盘上……

  轰、轰……

  又是一声巨大的轰鸣声,丰田小跑在几名观战学生的视线中冲进了盘山道,巨大的响声越来越远……

  苏小雅的身体再一次被狠狠的撞在了坐背上,跑车的强烈加速让她的心再一次飞快的提到了嗓子眼,虽然已经感受到过一次这种压抑的滋味,可是这一次明显更加强烈,饶是她已经有所准备,依旧被迎面的狂风压的几乎窒息。

  一股厮杀的寒气从身边的段飞身上传来,苏小雅感觉此时自己仿佛坐的不是轿车,而是冰窖,浑身寒冷。

  没有人注意到,此时段飞眯着的眼睛肿竟然布满了细密的血丝,如同恶魔般的,浑身笼罩着一层浓重的杀气,嘴角,更有一丝残忍的狞笑……

  发泄。

  段飞正是这几段的速度中发泄着自己压抑已久的情绪,耳边的狂风刮得脸生疼,可是却给了他一种释放的快感。

  他似乎不是在赛车,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这是在和人飙车,脚下的油门一次次的踩下,丰田跑车的轰鸣声越来越大,近乎嘶哑的吼叫,宣泄着他心中的压抑……

  “这次苏小雅输定了,嘿嘿,小黑哥可是嘉定区有名的地下职业赛车手,很少有人能超过他,尤其是在这九道盘上,小黑哥的飙车记录从来没有失败过。”负责裁判的一个青年嘴里叼着一根长嘴利群嘿嘿笑道,带着一丝玩味。

  “你们说苏小雅会不会出意外啊?”另外一个胆小的女孩有些紧张的看着黑乎乎的盘山道,此时太阳已经下山,远处的盘山道黑乎乎的,让她有些恐惧,女孩不自禁的抓住了身边女孩的胳膊,有些用力。

  “出什么意外?”先前说话的男孩叼着烟卷奇怪道。

  “这九道盘可是S市市最危险的赛车地段,我听说以前有很多人从这里赛车摔下去。”女孩说完这些已经吓得脸色发白。

  “应该不会吧?”叼着烟卷的男孩身子一颤,脸色也变的惨白。他们毕竟只是学校的不良孩子,虽然叛逆一些,可是却并不是真正的亡命之徒,经女孩一提醒,被刺激冲晕了头脑的几个孩子马上反应过来,也想起了关于九道盘的那些传说,顿时吓得心惊胆战,担忧的看着远处的盘山道。

  “回来了……”

  又过了几分钟,一个男生忽然叫道。

  崇山峻岭间的盘山道上出现了一道耀眼的灯光,不一会,巨大的汽车轰鸣声远远传来,片刻之间,就冲到了近前,震天的怒吼让两男两女顿时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同时,眼睛兴奋的紧紧的盯着越来越近的跑车。

  随着跑车越来越近,原本兴奋的几人马上变得一脸震惊,不可置信。

  一辆红色的丰田小跑缓缓的停靠在草地上,而不是他们预想中的那辆牛逼哄哄的布加迪赛车。

  段飞叼着一根烟卷靠在座位上,脸上的气色还没有从飙车的亢奋中恢复过来。副驾驶位置上的苏小雅则像是傻了一样,一动不动,一张笑脸煞白,双眼呆滞,呼吸急促,脑门上的冷汗已经湿透了头发……

  忽然,苏小雅猛地推开了车门奔出车外,早已经失去知觉的双脚瞬间在接触地面的一瞬间就软跪在了地上,双手撑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了起来……

  草地上四名青年睁大了眼睛看着在那里不断干呕却吐不出东西来的苏小雅,再看看车里那个叼着烟卷一脸冷漠的青年,不由自主的同时颤抖了一下……

  他们从心底感觉到了一丝寒冷。

  足足过了十几分钟,漆黑的盘山道上再次传来巨大的轰鸣声,赛车咆哮着冲到了人们近前。

  小黑哥和女孩朱蕾同时从车里走下来,同时不可置信的看着那辆如同野兽一样的红色小跑和那上面坐着默默抽烟的男人。

  犹豫了一下,叫小黑哥的长发青年走到了丰田面前,很干脆的看着段飞:“今天我输了,你叫什么名字?”

  段飞没有说话,只是淡漠的看了这个赛车手一眼,然后将怜惜的目光转到了刚刚止住恶心的苏小雅身上。

  看到段飞的漠然,青年自嘲一笑,没有再问,反身走回自己的跑车,也没有再理会朱蕾几个学生,启动跑车眨眼消失在山脚盘山道上。

  朱蕾小脸铁青,看了段飞一眼,然后变得面目狰狞,盯着虚弱靠在车身上的苏小雅:“苏小雅,你不错啊,这次是我看走眼了,原来你找了一个真正的高手,呵呵,怎么,你到底是怎么请到这个赛车高手的?不会是陪人家睡觉人家才来帮你赛车的吧?”

  “朱蕾,你说什么?”刚止住呕吐的苏小雅猛然抬起头来。

  “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这一刻的女孩就像是一只失去了理智的母狮,大声冷笑道:“竟然用一辆普通的跑车跑过了小黑哥的布加迪,这么厉害的高手我怎么请不到,你要是没有陪他睡觉,这种高手会来帮你赛车?”

  “你……”苏小雅气的脸色铁青,哆嗦着一只苍白的小手指着朱蕾,却已经气的说不出话来。

  “哼哼,让我说中了吧,我就知道,不然你怎么能找到这么好的车手?不要脸的臭逗比。”朱蕾犹自冷笑道,反而她更像是一个胜利者。

  段飞复杂的看了靠着车门脸色铁青的苏小雅一眼,忽然,默默的推开了车门,向着还在冷笑的朱蕾走去。

  看着走过来的段飞,看着那双冷漠不带丝毫感情的细长眸子,朱蕾的笑声忽然止住,有些害怕的后退了两步:“你,你要做什么?”

  段飞没有说话,继续向着女孩走去,直到走到女孩近前,忽然扬起胳膊……

  “啪……”清脆的耳光在草地上响起。

  “你敢打我?”女孩不可置信的看着段飞,有点懵了。

  “啪……”

  第二声耳光再次响起,朱蕾那嫩白的脸蛋瞬间变得红肿起来,嘴角流出一丝鲜艳的血丝。

  冷漠的看着这个堕落到快无可救药的无良女孩,段飞的声音淡淡的:“给你这两巴掌是要告诉你,嘴巴长在自己身上,不过千万不要胡乱说别的人是非。”说完,冷漠的看了一眼被打懵了的朱蕾,转身向着同样被眼前发生的一幕吓傻了的苏小雅走去。

继续阅读:第25章打死我负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