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老大的女人
笑笑星儿2019-02-25 10:513,384

  小酒苦笑,看着蝈蝈:“蝈蝈,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以前也不知道玉姐是老大的女人,我要是知道,打死我也不敢让你对红姐下手啊。”

  说完一脸谄媚的看着少妇:“玉姐,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以前都是我小酒不对,我给您赔不是,您可千万不能跟老大说这事啊,不然他非扒了我的皮不可。”这小子说着,竟然站起身,亲自搬过一张椅子:“玉姐,您快请坐,我现在就给你端茶认错。”

  “我……”旗袍少妇有些懵了,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两人,凭借她几年在地下世界混的阅历一眼便看出这两人并不是做戏,是从心里真的对自己很恭敬。这让她马上想起这个酒爷今天来到红妆时对自己的态度,和先前完全不同。

  要知道即便是在两日前,她得知温州盟瓦解,盟主离奇死亡的那一刻,这个叫做小酒的青年带人来到了红妆,接手红妆的一切。那一刻,这个长相邪美的青年给她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也是那一刻,他知道了这个被称作酒爷的青年的强大,更知道温州盟的瓦解正是这个曾经不被重视的天堂酒吧的酒神青年的一手杰作。而现在,这个青年已经基本上完全接收了温州盟的一切,成为了S市滩最新的三大势力之一的盟主,人前,这是一个让无数人低头谄媚的酒爷。

  “你们……”少妇经过不少大阵仗,此时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少妇名叫南宫玉,是红妆的管理人,更是温州盟的一个不可或缺的人物,而有传言,这个名叫南宫玉的少妇是温州盟盟主的秘密情人,总之,在S市地面上,知晓她的人不少,敢招惹她的却不多。

  现在温州盟已跨,在S市彻底的消失,取而代之是酒爷为首的“天堂”,南宫玉身为温州盟元老并未被杀掉,只不过她这几日始终提心吊胆。没有人不怕死,她也怕,她最大的靠山已经没了,现在等于什么都不是,可是现在……

  她不可思议的看向泳池边的两个人影,难道这一切都是那个青年的原因,她伸出一只雪白小手,轻轻的捏住了脖子上那颗褐色的子弹头,这个青年到底是谁,竟然能够让温州盟的新盟主酒爷如此恭敬?

  她的心泛起了滔天巨浪。

  出乎小酒和蝈蝈的意料,段飞在泳池边修理了鹦鹉一顿便迅速的离开,不用小酒说话,南宫玉已经快步跟上送了出去。

  鹦鹉鼻青脸肿的走过来,魁梧的身子此时看起来更加的狰狞。

  “鹦鹉,老大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小酒一阵纳闷的看着鹦鹉,难道老大来这里就是专门为了修理鹦鹉一顿?这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老大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问我我问谁去啊,你好奇怎么不直接去问?”鹦鹉没好气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鹦鹉,那个女人性感吧?”小酒忽然压低了声音问道,身边的蝈蝈顿时鄙夷的看了两人一眼,转身走向池边。

  “性感,嘿嘿……”

  鹦鹉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看着小酒:“小酒,这娘们是你手下的?你碰过没,如果没碰过就让给我,我把先前说过的话全部收回,以后你有事一句话我就过来,怎么样?”鹦鹉说话的时候满脸邪光。

  “她叫南宫玉,是这家红妆的管理人,我倒是没碰过,不过我也不想碰,怎么,你真的看上她了?”小酒问道,心中偷笑:麻痹的,这个混蛋,刚刚被老大收拾一顿还不老实,这么快就又原形毕露了。

  “那好,刚刚的话我收回,以后只要你有事直接找我。”鹦鹉说着二话不说站起身就向外追去。

  将段飞送走,南宫玉犹豫了一下再次来到天台,刚刚走出楼梯便看见一脸怪笑走来的鹦鹉,她的心里一沉,虽然只是第一次见到这个青年,却已经知道了这个混蛋的变态,根本就是一个混蛋。

  南宫玉心中一颤,从鹦鹉眼中看出了对方心中的想法,一阵无力感升起,在这个酒爷平起平坐的青年面前,她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

  “美女,今晚陪我吧,我一定……”鹦鹉一脸的怪笑,可是很快,鹦鹉的怪笑就变成了奇怪,然后变成了震惊,最后竟然一脸恐惧的转头就跑,他看见了挂在南宫玉脖子上的那条丝链……

  南宫玉一脸迷惑,就在此时,天台上传出鹦鹉那气愤的咆哮:“小酒你个王八蛋,竟敢这么玩你家徐爷,我要扒了你的皮,奶奶的,这次老子真的完蛋了……”鹦鹉一阵哀嚎,都快哭了,“如果被老大知道老子打他女人的主意,老子就别想活了,不行,不行,老子得赶紧滚蛋,在老大知道之前离开S市,老子现在就走。”

  鹦鹉说着飞快的冲下了天台,经过南宫玉身边的时候很难看的对她龇牙一笑,脚步不停,一阵风的离去……

  “哈哈哈哈……”南宫玉一脸莫名走上天台的时候正看见那让人敬畏的酒爷和另外一个青年肆无忌惮的大笑。

  “玉姐没吓着吧,快,快请坐。”小酒一脸谄媚的凑上来说道。

  “酒爷,我……”南宫玉还是不能适应小酒的态度,看着面前的椅子不敢坐下。

  “什么酒爷,都是别人乱叫的,玉姐你直接喊我小酒就行,嘿嘿。”小酒微笑,邪气盎然,很难让人相信他就是那个让S市滩三天时间大变天的酒爷。

  “……”南宫玉拘谨的坐在椅子上,又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天台入口。

  察觉到她的目光,小酒笑道:“玉姐你别担心了,鹦鹉那人渣现在估计早吓得魂都没了,我估计那混蛋现在正忙不迭的赶往机场开溜呢……”小酒说着又忍不住笑起来,显然又想起了鹦鹉那狼狈逃窜的样子,敢打老大女人的主意,这小子估计现在要被吓死了……

  段飞坐在出租车里心中纳闷不已,他刚刚接到一个电话,如果是别人的电话他可以不理会,可是这个电话是云诗彤的,想起那个冰冷女神已经几天不正经搭理自己,此时忽然打电话让自己快点回去,到底是怎么回事?

  该不会是发现了自己和何岚的事了吧?想起那天何岚拿着辞职书走进总裁办公室的一幕,段飞心中有些忐忑。

  打开房门,房间里黑乎乎的没有亮灯,段飞一阵纳闷,打开客厅的灯光,段飞一转头吓得顿时一哆嗦,差点没尖叫出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前面。

  沙发上,云诗彤一身黑色睡衣,盘腿坐在那里,和平时的端庄舒雅完全不同,此时一双美目正在看着门口的段飞,双眼通红,显然是刚刚哭过,尤其是让段飞吃惊的是在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瓶红酒,此时已经下去了大半,再看云诗彤的脸蛋,红扑扑的,显然是酒意上涌的样子,露出一丝媚态,让人疯狂。

  段飞皱眉,今天的云诗彤让他感觉十分陌生,除了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蛋,其它一切和平日完全不同,尤其是一双美眸带着酒意,给人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这哪里还是那个让人敬而远之的新商业女神,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深闺怨妇。

  “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一个人喝起酒来了?”段飞来到面前,一把将茶几的酒瓶拿走,天知道这个女人已经喝了多少,看样子好像不少。

  “把酒给我。”云诗彤瞪着段飞,像是个不懂事的孩子,伸手去抢段飞手中的酒瓶,却被段飞一闪躲开,她的动作怎么能够在段飞面前得逞?

  “给我……快……把酒还给我……”云诗彤仿佛失去了理智,眼睛里只有段飞手中的酒瓶,不要命的扑上来。

  “云诗彤,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一次段飞没有躲避,任由她将酒瓶抢走,看着云诗彤再次倒了一杯红酒,一仰脖子喝干,心中咂舌,红酒可不是这么喝的。但是现在云诗彤显然已经有些意识不清醒。

  “没有什么,就是想喝酒。”云诗彤头也不抬,再次倒了一杯。

  段飞一阵无语,亲眼看着云诗彤将剩下的红酒一杯杯喝掉,不一会剩下的半瓶红酒已经见底,而云诗彤也明显意识模糊,手里举着酒瓶还在不断的倒来倒去……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让她变成这样?”段飞开始纳闷。

  “没酒了,我去拿酒……”自言自语,云诗彤便想起身,可是身子刚刚站起便一阵天旋地转,头重脚轻重重的摔在沙发上,连带脚下的拖鞋被甩出了很远……

  “呜呜呜……”让段飞目瞪口呆,云诗彤这次没有试图站起,竟然趴在沙发上嘤嘤的哭了起来,肩膀止不住的颤抖……

  段飞傻了,这到底是哪一出,段飞从跟云诗彤结婚到现在,云诗彤始终冷冰冰如同高高在上的女神,即便是偶尔在段飞面前也变现出强烈的厌恶,段飞连她笑的时候都很少见,哭更是生平第一次。

  忽然,段飞的心中一阵恼火,云诗彤今天的表现很不正常,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或者是……被什么人欺负了?

  这个想法刚一出现段飞便怒火滔天,心中生出一种要杀人的冲动,他不管是什么人伤害了云诗彤,云诗彤是他老婆,虽然这个老婆并不尽职两人的关系也很一般,却依然是他老婆,在这一年多他早已适应了她的存在,甚至,在被她鄙视的时候自己都觉得很快乐踏实。他根本不在乎被云诗彤鄙视瞧不起,因为她是自己的老婆,可是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无论是谁,哪怕是天王老子,他也要将对方碎尸万段……

继续阅读:第61章上电视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