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不配为人父
端木摇2019-09-17 22:151,166

  “凭什么?就凭我是你的长辈!”孙秀面冷声硬,吼道,“孙家没有你这样的不肖子孙,你滚!”

  “家族荣耀靠一介弱女子来维系,非大丈夫所为!孙家有你这样的子孙,才是耻辱!”孙皓破口怒吼。

  孙秀气得脸膛发暗,“逆子!”

  羊玄之小心翼翼地赔笑道:“孙大人息怒,孙皓还小,不知好歹,还是先带他出宫吧。”

  孙秀立即喊人进来,七八个侍卫制住孙皓,押着他离开。

  他不停地挣扎、叫嚷,最后回首看我一眼,那样悲绝的目光,令人心惊。

  我暗自叹气,为了我,表哥夜闯昭阳殿,得罪孙秀,只怕以后的日子不好过。

  嫁给司马衷为后,我这一生的幸福就此毁了,他痛惜,他不愿我囚困深宫,他要给我幸福,保护我一生一世。他这份心思、心意,我只能心领。

  因为,我不想害他;再者,他有心无力。

  “啪”的一声,清脆地响在耳畔。

  我惊愕地呆住,捂着脸颊,那种火辣辣的痛,不及心中的痛。

  是父亲掴我一巴掌。

  虽然,这种痛已经麻木,但还是会痛。

  “贱人!”羊玄之双目怒睁,骂道,“你竟然勾引孙皓!和你母亲一样下 贱!”

  “羊兄息怒。”孙秀一笑,“容儿毕竟已册封为皇后,一国之母,有话好好说。”

  “让大人见笑了,大人不如先到殿外稍后,我与皇后说两句体己话。”羊玄之脸上的笑贱得令人恶心。

  “好,我在殿外等候羊兄。”孙秀看我一眼,好意规劝,“容儿,听父亲的话。”

  心中冷笑,我目送善谄媚的孙秀离开,不看父亲一眼。

  羊玄之阴沉地瞪我,没有半分为人父亲的慈祥与疼惜,只有厌恶与怒火,“我警告你,你最好打消逃走的念头,好好当你的皇后。”

  我挺直了腰杆,淡淡道:“羊大人,今非昔比,这是昭阳殿,吾是皇后,大人是臣,当自称‘微臣’。”

  他一愣,以极其鄙薄的口吻道:“若非我,你能当得上皇后?我始终是你父亲,在我面前,你也敢摆皇后的架子?哼!”

  他不配为人父亲!

  我懒得同他多费唇舌,道:“时辰不早,吾乏了,还请羊大人回府歇着吧。”

  羊玄之更气了,拽住我的手腕,目露凶光,“我告诉你,让你当皇后,是便宜了你。别以为当了皇后就可以忤逆我,也别想着逃出宫,记住了吗?”

  我点点头,挣开手,倔强地望着窗外。

  他又道:“好好服侍陛下,为陛下生下一男半女,若是得男,便是太子,你这辈子就不缺荣华富贵。”

  倘若我生下男婴,便有希望册封为太子,母凭子贵,孙家与羊家也能凭此权势在握,届时,赵王司马伦就不在他们的眼里了。

  这便是他们的期盼与筹谋。

  我怎会将自己交给那个蠢钝的皇帝?

  司马衷这一生,命运从来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被先帝操纵,被贾后操控,被赵王掌控,只是一个可怜可悲的傀儡皇帝,比我还惨。假若我为他生孩子,是害了孩子,让孩子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孙秀去而复返,随同驾临昭阳殿的,还有司马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胭脂血:两朝艳后太勾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胭脂血:两朝艳后太勾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