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任意妄为
端木摇2019-09-17 22:151,152

  成都王司马颖,司马衷皇弟,武帝第十六子,太康十年(公元289年)受封成都王。

  孙瑜何时与成都王相识?难道也是在外祖母六十寿宴那日对他一见倾心?

  我不动声色道:“成都王颖,年二十一,已有妻室,妹妹不介意么?”

  “成都王有王妃、侍妾,但我不介意,只要能嫁给成都王,我什么都不介意。”孙瑜跪在我面前,仰首殷殷地求道,“还请容姐姐成全,为我与成都王赐婚。”

  “这……难道你心甘情愿伏低认小、当成都王的妾室?”我讶异。

  “羊家是士族高门,孙家也是名门望族,容姐姐也不愿看着孙家女儿伏低做妾吧。恳求容姐姐念在你我都有孙氏血脉,下旨让成都王迎娶我为侧妃。”她满目恳切,为了能够嫁得意中人,大胆求嫁,她的胆量与魄力,我自叹弗如。

  我低眉沉思,脑中浮现司马颖那俊伟的容颜、那深邃的黑眸,仿佛听见那震动我心、令我心痛的乐声。

  孙瑜叩首道:“求容姐姐成全。”

  我问:“你父亲可同意?外祖父可应允?”

  她抬首,眸光微转,“此事……若容姐姐成全我,我毕生感激不尽。”

  我明白了,她思慕司马颖,还未对家人言明,求我以司马衷的名义下旨赐婚,圣旨一下,孙家人也无可奈何。可是,她不明白,赵王把持朝政,假若她父亲不同意她嫁给司马颖为侧妃,还是有本事将那不可违逆的圣旨取回。

  “赵王执掌朝政,陛下受其掣肘,我可以尽力帮你,不过,有一些事,我想知道真相,望你诚实以告。”

  “容姐姐想知道什么?”孙瑜的眉眼露出喜色。

  “三年多前,你我与表哥去郊野游玩,你做过什么?”当年那件事,我耿耿于怀,想亲口听她说。

  “我没做过什么……”她的眼中闪过一抹慌色,眼珠滴溜溜地转。

  “既然如此,你退下吧。”我寒声道。

  “容姐姐息怒……”她惊惶道。

  “孙瑜,你是否应该敬称一声‘皇后’?在吾面前,你应该自称什么?”我拍案,色厉内荏。

  孙瑜惊诧地看我,想来没料到我会突然翻脸无情,也没料到我会问起当年之事。

  片刻后,她深深吸气,道:“三年前,在泰山南城郊野,民女故意欺瞒堂哥,将皇后丢在郊野。是民女的错,民女任意妄为,恳请皇后恕罪。”

  三年多前那件事,我铭记于心,此生此世都不会忘。

  那时,我十六岁,孙皓和孙瑜来泰山南城游玩,相约去郊野游览。没想到,她竟然暗中使计,骗表哥先回城,将我一人丢在郊野。我认不得回城的路,又逢下雨,走到天黑也还没回城,只能在野外的茅草屋歇一晚。

  更没想到,就在那间茅草屋,我被一个身长九尺、长着一双白眉的亡命之徒毁了清白。

  这笔账,我记在那魁梧男子的身上,更记在孙瑜的头上。

  我厉声喝问:“今年五月,吾回到洛阳,你还做过什么?”

  闻言,她的身子颤了一下,低声回道:“民女……那日民女邀皇后去金谷园游玩,后来没去成,是民女故意为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胭脂血:两朝艳后太勾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胭脂血:两朝艳后太勾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