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一生只奏约人歌
端木摇2019-09-17 22:151,186

  拒绝他的情意,还是顺从内心的意愿?

  司马颖慢慢俯首,目光灼热,轻触我的唇角。

  我像是被烫了一下,别开脸,避开他,双腮火辣辣的。

  他见我一副娇羞的样子,许是当我接受了他的情,笑道:“容儿,本王备了秦琵琶,本王为你奏一曲,如何?”

  “好。”剧烈跳动的心慢慢平复下来。

  “想听什么曲子?”司马颖取来一把雕着一只栩栩如生的鸾的秦琵琶,坐下来,摆好姿势,“《越人歌》?”

  我颔首,心慢慢地沉了。

  乐声奏响,忧伤的秦琵琶声缓缓流淌,渐成凄殇。

  他专注地弹奏着,面色平静,十指抚弹,看着我,幽深的眼眸流淌着款款柔情。

  垂落的广袖如云皎洁,一袭白袍衬得他愈发美如冠玉、皎如秋月。

  好像听见母亲在轻轻地哼唱: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歌声凄楚呜咽,饱含深情,又充满了浓浓的无望,气息似断未断,令人心痛如割。

  仿佛看见披头散发、狼狈不堪的母亲,看见忍辱负重、备受虐打的母亲……

  母亲沾染了血的手抚着我的脸,双眸含泪,却极力挤出微笑,“容儿,笑一个给母亲看。”

  我笑不出来,可是母亲就要走了,我只能努力地笑,让她安心离去。

  母亲吩咐表哥,让他不要将父亲虐打母亲致死这件事说出去,要他发下重誓,并要他照顾我。

  表哥一一应了,泣不成声。

  “容儿,乖,不哭……”母亲的声音越来越低,眼眸也越来越无神,“就算母亲不在你身边,母亲也会在天上看着你……你要勇敢地活下去,不让母亲失望,知道吗……你是羊家和孙家的女儿,从小就聪明,但你要勇敢、坚强,还要有胆识……容儿,记住,身为女儿家,美貌和才智不能决定你的一生……勇敢,坚强,胆识,才是最宝贵的……”

  “容儿记住了。”突然,母亲阖上双眼,我惊叫,“母亲……母亲……母亲……”

  “容儿……容儿……”

  有人唤我,我愣愣地回神,司马颖焦急地问:“怎么了?”

  泪水模糊了双眼,但我看得清楚,他的关心发自肺腑。

  他搂着我,轻拍着我的背,“不要伤心。”

  母亲过世三个月后,我从来没有再哭过,直至近来陈年往事被勾起,才数度饮泣。

  此时此刻,我难抑心中伤痛,哭倒在他怀里,呜咽不成声。

  十九年来,从来没有有过这样宽厚的肩膀让我依靠、让我尽情地哭,司马颖是第一人。

  良久,我止了哭,他为我拭泪,温柔问道:“为什么你每次听《越人歌》,都哭得这么悲伤?”

  我不语,默默抽噎。

  “是否因为……你母亲?”

  “嗯。”我哑声道,“母亲擅弹秦琵琶,一生只奏《越人歌》。”

  “你母亲……”司马颖顿了片刻,叹气道,“其实,本王十岁那年,见过你,也见过你母亲。”

  我不解地看他,他见过我和母亲?

  他十岁,我八岁,还没回泰山南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胭脂血:两朝艳后太勾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胭脂血:两朝艳后太勾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