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蓝白条纹
松海听涛2019-09-27 11:333,531

  “什么大盗啊,不可能,你放一百个心,这个人是老领导介绍来的,绝对可以放心。人家是什么身份,就算是在逃疑犯,犯得着塞我这吗?”电话那边传来的中年男子声音,苦口婆心。

  “那你那么放心你留着啊,弄我这干什么?”李小柔也是火气上头了,平时她很少敢跟大伯顶嘴的。

  “人家点名说想来开阳市的,我能怎么办?”那边声音依旧温和,“我想留也留不住啊!开阳分公司就你那一家,你就多多照应点吧,就这样啊,晚上再打,正开晨会呢!”

  话没说完,那边就撂了电话——态度很明显,这事儿,你管也得管,不管也得管!

  小美女无奈只能气的在卫生间冲着地板发货,高跟鞋使劲的踩在微晶石地板上,发出了“咚咚咚”的响声。

  一阵捶地之后发泄完毕,李小柔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脸,强撑起一个自信的职业笑容之后,转身打开卫生间的房门,重新回到了三楼。她一边走路,一边不断的告诉自己,你是个职业女性,这点小风小浪都过不去,以后怎么在商场的大洋中破浪前行。

  要处变不惊!

  处变不惊,处变不……“诶,经理,你回来了?刚走那么急,是不是吃坏肚子了早晨?”

  “惊你妹!啊啊啊啊啊啊!你怎么那么烦人!”再也无法处变不惊,刚进行的自我催眠面对那张猥琐的笑脸时瞬间破碎,李小柔本身就是个火爆脾气,今天三番四次被挑衅,能忍到现在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所以关于这个“美女是不是去拉屎了”的话题终于突破了她好不容易建立的最后一道防线,脸上强压住的职业微笑瞬间崩塌,小鼻子小嘴全部皱在了一起,她指着鼻子对着李快叫道:“你不是大伯派来玩儿我的吧?”

  “我没玩你啊!”李快听到这个词,猛然一愣,随后眼睛又不自觉的飘到了她的胸脯上——那眼神的意思很明显,也很赤裸裸,就好像一个嫖。客去某些场所挑女人一样,想玩?得先看看货啊!

  “闭上你的狗眼!不然我把你眼珠子扣下来!”

  “扣眼珠子很恶心的,两根手指黏糊糊的感觉,真的不好受。”李快听了她的话,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岔开了话题,眼珠也飘向了别的地方。

  可他眼神这边还没移开,那边李小柔接下来的话,彻底让周围的空气冰冷了起来。

  “你到底有没有父母教你什么叫礼貌啊?”

  冰冷,彻底的冰冷。其实李小柔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她讨厌一个人,但是却从不涉及人家的父母,毕竟父母无罪,但是今天她已经是三番四次的被搞,已经气晕了头,自然也口无遮拦了起来。

  而当她说完这句话正在犹豫是不是要道歉的时候,身上就真的再次感觉到了早晨的那种寒冷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从心底里面泛出来的凉意,瞬间能通过心脏蔓延到自己的全身,如同一只被猫盯住了的耗子,被老虎扑住的山羊,让她连动的勇气都没有。

  “你……你想干什么?”抬眼看去,眼前的男人已经收起了那玩世不恭的笑容,当脸上的肌肉皮肤都回归原位,她才发现这男人的脸颊是长得多么的刀削斧工,坚毅的脸庞棱角分明,古铜色的皮肤充满了男人味,就连那唏嘘的胡茬子,都似乎能给他平添三分沧桑和凶狠。

  但是,最让人忌惮的却是他的那双眼睛——如同饿狼一般的眸子,交接上这眼球,立刻让人挪不动脚步。

  心里没来由的十分恐惧,再联想到他可能的疑犯身份,李小柔本能的想往后退,但是脚步因为挪不开,身体又想向后躲,就真的出了状况。双脚钉在原地,身子向后倾倒,就只能出现一种情况——摔个屁股墩。

  当然,美女身材好,屁股足够翘,摔个屁股墩都能在地上弹三弹,连带着,饱满的胸脯也着上下颤巍巍的弹动了起来。伴随着女孩子摔倒在地的本能的一声娇叱的“哎呀”声,听着这声音,配着眼前上下晃动的画面,都能让一个男人直接变成饿狼,更何况——

  “白蓝条纹?不妥,职业装就应该穿蕾丝的嘛!”眼前传来男人品头论足的声音,“想不到外表那么蛮横,里面却是可爱风?”

  蓝白条纹?

  蓝白……条纹?

  “啊!”李小柔终于发现比摔了一个屁股墩更让她丢脸的事情,就是自己在摔倒的同时,包臀裙的裙底直接朝天开放,入了那个男人的眼睛。

  本能的,李小柔就发出了被色。狼侵袭后的本能叫声:“啊——————!”

  声音委婉悠长,如同高山流水,而这次似乎终于有人听到了这叫声,楼道那边传来了脚步和一个男人的怒吼:“小柔,你怎么了?”

  伴随着怒吼,李快向身后看去,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带着两个跟班一起冲了过来。

  而看到有人来了,李快身体挡住门口,一把把地上的李小柔给拽了起来:“不想被别人看到底裤就赶紧起身。”

  “你是谁,到底怎么回事?”李快刚刚拉起李小柔,那边男人就冲进了办公室,指着李快的鼻子问道。

  “我?李快,这里的秘书,有事?”李快抬眼仔细打量了一眼前面这男的,一身名牌衣服,一块“欧米伽”手表,一股暴发户的德行。

  “秘书?”只看了李快一眼,那人就一伸胳膊想把他拨开,但是使了两下劲儿却发现拨不动,反倒被自己的力量带的退了一步,小小的失了颜面。

  “闪开!”

  “想过去啊?”李快一笑,“早说嘛!”

  “懒得跟你废话!”来人又说了一句之后,直接绕过了李快,随后跋扈的声音忽然低了两个八度,“小柔,刚才怎么了,你没事吧?”

  “没事,自己跌了一跤!”看到来人,李小柔露出了比看见李快更恶心的表情,“而且,赵天刚!你来干什么,保安怎么让你进来的?”

  “哈哈,那些看门狗敢拦我?”听到保安二字,赵天刚跟听到笑话似的,“我不信这个地头上,有哪个保安敢拦我?”

  说完这句话,他直接就把身子贴在了李小柔身上,用看似关切但是无比猥琐的手法就想去拍打她挺翘的臀部,“唉,你看看,怎么这么不小心,摔得屁股上都是灰!”

  “走开!”李小柔再次发出了一声尖叫,并且用全身的力气使劲挣脱,而女经理办公室连续发出了两声尖叫,即使别的办公室的人再怎么城府深,再怎么不想干涉经理的私事,仍旧有几间办公室打开了房门。

  毕竟如果真的出事儿了,对谁都不好。

  一个个办公室房门打开走出了人,不约而同的要么去“厕所”,要么去走廊里的净水器接水,看似随意的出入,但是各个都把注意力放到了经理办公室那边。

  这次的事件,也终于引起了整个三层的所有人的注意。

  赵天刚看到有人出来了,自然也不能继续猥琐,缩回没摸到屁股的手,赶忙转移了话题:“小柔,你怎么能找个男秘书呢?这天天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影响多不好?”

  “我找什么秘书关你屁事?”

  “别犟!过两天我给你弄来个女秘书,保证比那个……”

  “等等!”听到这里,李快终于忍不住了,毕竟先前的事儿不关他的事儿,而目前看来,有人要砸他的饭碗,“你说换秘书就换秘书,哪根葱?”

  “我是谁?”看到有人敢反驳自己的决定,还是那个吊儿郎当穿着大裤衩来上班的民工模样的秘书,赵天刚立马不乐意了。转身走到李快面前,赵天刚露出了一声冷笑:“小子,罩子放亮点,不想惹事就自己主动滚蛋走人,别到时候大家都难看!我也不怕告诉你,顺河区黑爷听说过吧?那是我老子!”

  “孬种遇到事儿,怎么都喜欢先报自己亲爹的名号?商量好的吗?”李快听到这威胁,脸上露出了如同看小孩子炫耀棒棒糖的表情,“但不好意思,我还真没听说过什么黑爷?”

  说完这句话,李快转头看向了李小柔,“是公司的领导?”

  “不是。”后者摇头。

  “不是公司的人还敢来公司内部撒野?赶紧滚蛋!”李快说完这句话,一把推开站在自己面前的赵天刚。

  大概是手劲儿过大,这一下之间就把他整个推倒在地,后脑勺先着地,“嘭”的一声摔了一个七荤八素。

  这一推之间可吓傻了那些从办公室出来的“围观群众”,李快不知道黑爷是谁,他们可知道。这赵天刚已经来公司好几次了,连保安都知道他的根底,这些公司中层肯定也都知道。

  那黑爷年轻的时候叫黑子,从二十来岁的时候就开始混社会,在这顺河区摸滚打爬了三十年,三十年间无数混子被抓走,也有无数倒在枪棒打拿之下伤了残了之后洗手不干的,当然,更多的是犯了事儿流窜到外地的。

  所以,到了他这个年纪,还能在社会上混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傻子,另一种就是混出来了。

  而这黑爷明显就属于后者,顺河区的产业,上到正经的超市影院家电市场,下到半地下行业的KTV酒吧洗浴中心等娱乐休闲场所,哪都有这黑爷的根基。而且几十年下来屹立不倒,他早已经在政。府和公。安机关买通了自己的眼线和势力,可谓黑白两道通吃,在这一代真算是只手遮天了,不然那赵天刚也不敢这么嚣张跋扈。

  这如今有人惹了他的儿子,能有好下场?众人看向那新来秘书的眼神,露出了一丝同情。

  不单是别人,这次就连李小柔都急了起来,她虽然讨厌眼前这人,但是她却不希望李快出事儿,再怎么说,他出事儿的原因也有自己的一部分。

  “李快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快跟赵公子道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神的最强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神的最强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