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是敌是友?(一)
五十求一2017-05-07 04:112,202

  白色羊皮精准无误的落到喊话之人的肩膀上。

  “这是被我击杀那人所携带关于青州的情报,你等带着它走吧”屋子里众多弓箭手也在王禅语毕之时被一股清风送出屋外,而他们丝毫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吱呀”房门被关上了,门外诸人大眼瞪小眼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无奈之下,刚才喊话之人再次大声说“阁下既然是修行者,我等自知不敌,这就告退了。”说着,安排俩人留下监视王禅之后,就带着大队人马离开了。这之后自是相安无事。王禅用过饭菜之后,趁着小二收拾的时候还问了一下,知道婴儿的母亲,客栈已经按他的要求安葬了,便不再多言语了。

  看着已经喝过羊奶,熟睡的婴儿,王禅感到阵阵发愁,想着这孩子自幼散母,父亲又在他出生之时就已亡故,今后恐怕只能随他浪迹天涯了。

  原来王禅回到中原已经有两个多月了,这期间他到处寻找部落的族人,却一无所获。反而知晓了如今天下人族寿命巨减,而且不再是自己当初那个人人都可肩扛山岳,移山倒海的时代了。回想当初,王禅被一股巨大吸力带走,不知昏迷了多久,醒过来的他却是因为不知晓自己的所在,长年累月的在外面游荡,寻找着回家的线索。在这段回家的旅途之中,他结识到了许多的朋友,有因实力强大,不逊于洪荒的强者,他们自称为神奴役众生。也有美丽的精灵,好酒的矮人这类许许多多奇特的种族。还有和他同为人族,肤色和发色与他大为迥异的。当然了,王禅所结下的仇家却也是不少,然而千难万险也无法阻止他回家的脚步,只为了完成黄帝交代给他的那个使命。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朋友的帮助,王禅才能穿过重重险阻,找到回家的路。

  如今中原大地的各个部落都已经依附了这个大夏王朝,人民的生活倒也算是太平。

  “阁下以一介修行者的身份在我大夏王都之内滥杀凡人,真以为我大夏王朝收拾不了你吗?”一个苍老的声音非常突兀的出现在了房间里。“恩?”声音的主人好似说完了话才发现行凶者是个少年郎,惊讶的说道“竟然是个小娃娃,你师从何门,难道你家长辈没有教过你出门在外不得对凡人动手吗?”

  王禅看着这个说话的老头“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原因无他,这老头明明一大把年纪了,却跟个小孩一样,头上下了一个朝天椒的大型,下巴上老长的胡子却编成了一条直达腰际的辫子。

  “不准笑”老人可能也知道自己的形像有些搞笑,虽然经常被好友亲朋以此作为嘲笑的话柄,却总是习惯不了,谁让这是他那个师傅亲自给做的形象呢,还明确的禁止他私自更改。好像是为了增加一些自己的威严,老头咳了一声,说道“我乃大夏王朝镇国大尊者吴天,是天庭钦封的”

  “喂,你别笑了”看到王禅毫不掩饰的坐在那里笑个不停,老人又说了一句。可惜他的形象加上他的话语,更像个小孩儿在撒娇发脾气。

  气急败坏的老头手一伸,召出自己的兵器,一把大剪刀,对着王禅就是一通狂攻。而王禅在看到这把大剪刀的时候心神一震,便熄了动手的心思,只是一味防守。老头如狂风骤雨般的攻击始终无法碰触到王禅,每每攻击到王禅身上的时候,总是看到王禅的身体由实化虚。接连不断的攻击丝毫便宜都占不到,老头停下攻击再次问道“你到底什么来历,莫非是哪个千年老妖出来游戏凡尘?”

  王禅看老头不攻击了,这才开口问道,“这把金蛟剪你从何处得来,你刚才所使的剪法可是名唤“思绪万千”?

  这一问可不得了了,老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怀中掏出两张符箓,同时以神识驾驭金蛟剪攻击向王禅,自己躲在一边口中念念还有词,看来是要激发符箓攻击了。

  “回答我”王禅见这老头不回答自己的问题,反而再次向自己发动攻击,无奈之下大喝了一声。这一声大喝打断了老头控制金蛟剪的神识,也阻止了他激发符箓的咒语。

  王禅这一手可是吓坏了老头,连被握在王禅手中的金蛟剪都不要了,一转身,刹那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看着这一幕,王禅苦笑了起来。自言自语到“那丫头的传人吗,连我的五行遁术都传出去了。不知道她飞升了没有。现在只能等这小老头带人来找我了。”

  却说逃跑的老头遁出客栈之后,一路狂奔,不断的潜逃,终于回了王宫。

  大夏国主少康接到侍卫回报说大尊者回宫了,就赶忙前来。“大尊者,你怎么这么狼狈,莫非那个修行者很厉害?”尽管经常看到这位大尊者,但只要一见到他的形象就想笑,二十多岁的少康强忍着笑意开口问道。

  “大王,你想笑就笑吧。看着你这样憋着,老夫都替你难受。”听了大尊者这话,少康反而不好意思再笑了。

  一脸关切的问道,“大尊者,究竟怎么回事?”

  “唉,别提了,这回碰到硬茬儿了,幸亏那人都没有攻击我,否则的话我也是个身死道消的下场。”大尊者吴天说着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拍脑门,着急的说着“完了完了,金蛟剪还在那人手里呢,被师傅知道了非得扒了我的皮不可”还不停的嘀咕着。

  “要不请昆仑那边多派些修行者过来吧”少康见大尊者在那里发愁他的金蛟剪,就说了个办法。

  “拉倒吧,就他们,跟老夫同辈的有谁能强得过我去?不过嘛,多来几个人总是有点好处的”说着贼嘻嘻的笑了起来。

  想到就做,吴天从身上掏出传讯玉佩,通知了身在昆仑的几个师弟师妹,原来他还是大师兄呢。

  没一会,便有消息传来了,不过好像昆仑那边的诸位师弟师妹在开口敲诈他了,惹得吴天骂骂咧咧的。

  昆仑这边,几个青年男女坐在一间静室里“二师兄,大师兄那边不让咱们跟师傅说,咱们真的不说吗,万一师傅知道了,我们又得……”众师兄弟想起他们的师傅,都是不寒而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独千年的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独千年的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