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逐鹿之战(2)
五十求一2017-06-13 10:152,174

  “你这鼠辈,先是击杀我家二大王陆木,现如今又偷袭我族三位首领,难道没有一点身为强者的觉悟吗?我等自是敌不过你,但我族宗宪大王率领的人马即刻便到。你若识趣,现在退走还有一线生机。否则,我等再怎么不济,也可拖得你一时半刻。我观你气息紊乱,想必刚才的偷袭虽是成功了,却也耗费了你大量功力,还使你受到了反噬吧!”说罢,想是对自己所说的话非常有信心,只见这个魔族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盯着王禅看。

  “呵呵”王禅笑着扫了身周众魔族一眼,说到:很不错,没看出来你还有点胆色,这种时候还敢在我面前站着废话。说出你的名字吧,这么一个有趣的人,做我剑下无名之鬼未免可惜了。

  “爷爷我名唤秋魂”说罢也不见这人有什么动作,四周分散的魔族兵士全都向着巨坑里面冲下来,而在坑里的三名魔族,则背着深受重伤的止巡、亚加、莫中三人飞速往大坑之外逃去。

  虽说王禅本也有拖延时间的打算,却未料到那名唤秋魂的魔族竟有这等能耐,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不动声色的指挥众人对他发动攻击。说到底,还是他阅历、见识都太短浅的缘故。好在自己在离开树洞之前就已吞下了那滴偶然得到的万年灵乳,现在灵乳也已经开始发挥效力,这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恢复了他五成的灵力,而灵乳却还有大半未及炼化。

  相传这万年灵乳乃是天地奇物,极为稀罕。本身虽是由无数灵气凝聚而成,然而在它成型之后,却附着上了一些未知的东西,使其服用者不单单可以在极短的时间里快速恢复自身灵力,更可以在完全炼化之前改造身体。

  言归正传,王禅乍被突袭,惊怒交加。以意念催动长剑惊神。只见惊神剑一化为三,“嗖”的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出,冲向重伤的止巡三人。因惊神剑自雷霆中铸成之时,机缘下产生一抹灵识,后来又精心培育。现如今,惊神剑剑灵已有了一定的灵智。故而王禅放出神剑之后便任由剑灵自由发挥,只要能击杀目标就行。他本人则迎向朝他杀来的众魔族。毕竟不是一个层次的,只是一个照面,那些魔族士兵就已经躺下了。而那个秋魂却是和惊神剑斗在了一起。重伤的止巡三人已经被人背到了大坑外面。就当王禅要斩草除根的时候,感应到了数道强横的气息朝这边掠来。不敢耽搁,王禅朝秋魂拍出一张烈火符。符箓飞出之后化为一条火龙向秋魂冲去。

  秋魂一掌拍开劈向来的惊神剑,就要躲闪火龙的吞噬,而王禅趁势收回惊神剑,召出睚眦与小琴的化身向树林深处逃去。

  且不说已经布置好一切,正在赶来的宗宪一干人等。睚眦与小琴跟王禅分开之后当即就使用了隐身符,一路急行。有了王禅在后面的全力拖延时间,半个时辰之后,二人终于看到了部落所在。

  一盏茶之后,睚眦两人进了部落,在守卫的带领下,来到了议事堂。

  “你们两个孽障,舍得回来了吗!王禅呢,怎么没和你们一起过来?”黄帝和众长老见他二人平安归来,心上的石头终于落了地。应龙长老,也就是睚眦的父亲,走到跪在地上的睚眦两人身边,弯着腰问小琴“丫头,你来告诉伯伯,发生什么事了!”

  小琴哭哭啼啼的说“王禅大哥救下我们之后,本来已经跟我们在回来的路上了,可是没多久就有许多魔族的强者带着追兵撵上来了。为了不让我们出事,大哥他留下拖住那些魔族,让我们先行逃回来向各位长老汇报情况了。”

  听到这里,应龙阻止了小琴的话语,回头看着黄帝说“大王,就让老夫去带王禅回来吧,他可不能出事呀。”

  不可,如今魔族大军已至,一场大战随时可能爆发,万万不可以为了他一个人浪费时间。说到这里,黄帝轻笑了一声,王禅的本事你们还不了解吗,那小子虽然平时少言寡语,但一旦认真起来却是蔫儿坏蔫儿坏的。而且日后他的责任重大,没有丰富的战斗经验和阅历,是无法保证完成的,这次就当是一次历练吧。

  见众长老无人反对,黄帝板着脸看向睚眦、小琴:你们两个孽障,平日里里调皮捣蛋也就罢了,明知与魔族关系紧张,随时会爆发大战,竟然还敢到处乱跑,简直是不知死活。若是今日不就此事对你二人严加处理,日后还不定惹出多大祸事。

  “来人”

  门外守着的两名守卫应声走进议事堂像黄帝弯腰行礼“大王有何吩咐?”

  你二人将这两个孽障带到静修室交给风尚,让他好好看管,没有孤王的手令,谁也不许见他们,更不许让他二人离开静修室半步。

  自进了议事堂,睚眦一句话都不敢说,此时见自己和小琴就要被关禁闭了,忍不住开口问到:大王,王禅真的没问题吗?求您一定不要让他出事啊,他为了我和小琴孤身犯险,我……

  黄帝打断了睚眦的话茬说:你小子现在知道害怕了?哼!王禅的事情孤王自由分寸,你二人好好修炼,好好的给孤静思己过。

  “把他们带下去吧”

  王禅拼命的逃避着魔族的追杀,收到小琴他们已经平安回家的消息之后,便撤掉了他二人的化身。

  在他身后的宗宪诸人已经越追越近了,在得知止巡三人重伤昏迷之后,宗宪气得当场打杀了两个士兵。之后,他一面安排精锐护送止巡三人回部落,一面又带人向王禅逃遁的方向追击而去。

  昏暗的树林里几乎伸手不见五指,虽然对修行者的影响并不是很大,但不能说一点影响都没有。

  在逃命的过程中最忌讳的便是慌不择路,因为这很有可能是死亡之路,当然也有遇到奇遇,机缘的机会,但这终究不是什么可以确定的事情。

  逃亡的路上,哪里的林木茂密,王禅便向哪里奔逃,遮天蔽日的林木让王禅失去了对方向的判断。陡然,一股强劲的吸力笼罩了王禅,紧接着他就失去了知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独千年的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独千年的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