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公主伊慧
洛倾城2017-04-04 10:302,138

  走了没多久,我被领到一湖畔,微风袭来,满面清香。

  沿着湖畔长长的石路一路走,远远的就看到等候在湖中央凉亭里的癸仁,他一人在那,似着小酒,好个轻松惬意。

  我浅浅一笑,回头对龙贵说道,“你在这里等我亦可,别担心,我只是与国主谈谈心而已,不会出什么事”

  “属下明白”龙贵低低的应道,亦是平静,亦是毫不担心。

  我暗叹了口气,朝癸仁走了过去,越是靠近他,心里越发忐忑起来。

  “七公主,可等久了?”癸仁低声道,夜幕下的他,越发神秘,淡若轻风,浓若青山,癸仁身着一袭白衣,如墨的长发随意束在身后,少了分王者霸气,多了分恬淡脱俗。

  我竟一时看痴了,呆滞了片刻,才回过神来,我赶紧行了个礼,回道,“国主这般特此设宴款待龙侑,再等下去,也毫无怨言”

  “这话可出自真心?”癸仁饶有兴味的问道。

  “是”我违心的答道,癸仁时不时的探寻让我不悦,他到底在探我什么?

  “来,请坐下说话,今晚就不必拘谨这些世俗之礼,对吾而言,七公主,当真乃世间难得一见的奇女子,若能成为知己,那是吾的幸运了”癸仁替我斟了杯酒,敬了我一杯,仰头一饮而尽,霎间,豪情万丈。

  我错愕的看着癸仁,不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犹豫良久后,才伸手拿过酒杯一饮而尽,这么个饮法,是我在军营里学来的,改不了了,在外人看来,我倒像个男人一样豪迈,不拘小节。

  “果真痛快”癸仁大喝一声,连饮了几杯。

  “国主,这么个喝法,会很快醉的”我一把夺过癸仁手中的酒杯,担忧的说道,我才刚来,可别这么快醉了,稍微有点心的,会以为我居心叵测,我名声已经很不好了,不想再多个被说闲话的事情。

  癸仁显然没料到我竟会这般冒犯他,手僵在半空,随即,他很快恢复了该有的风度,又爽朗大笑起来。

  经过这么一闹,我与癸仁之间最后的芥蒂也释怀了,他对我着实不错,敞开了胸怀之后,开始天南地北的长谈,从华夏之初,一直说到凤凰城与东荒的厉害关系,直到月上高空,还觉得意犹未尽,酒更加不知道喝了多少,我酒量尚可,倒还不至于醉醺醺,只是头脑有些晕沉。

  以一个男儿来评判,癸仁酒量很差,与我这么推杯换盏下来,他已是醉意醺醺。

  酒醉后的癸仁,别有一番滋味。

  话也说得差不多了,酒也喝见底了,主人都醉了,作为客人的我也不能留了。

  我走出亭外唤了几名侍婢过来,吩咐她们扶癸仁前去寝宫。

  我微微仰头,看着清丽的月,嘴角扬起浅笑,今日,果然不虚此行,能与他相识,此生是值了。

  在我欲走之际,癸仁突然说话了。

  “玉门关之变,绝非吾之为”

  我脸色骤变,惊愕的回头看着癸仁,可他醉了,也似睡了,方才的话语除了我听到之外,别的人似乎没有听见。

  我心事重重的看着癸仁离去,心里更加杂乱如麻,刚才,真的是我的错觉么?

  我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向龙贵,经过他身边时,我低声道,“回去吧”

  脚步一乱,我差点跌倒,龙贵伸手扶住我,说道,“七公主,请留心脚下”

  我歉意的一笑,默然无语的便朝前走去。

  我是切切实实听到了那句话,为何癸仁会提及玉门关,心里的恐惧让我置身寒冬。

  这时,我听见了奇怪的声音,似锁链拖在地上滑过的声音,我悄然示意龙贵停下,自己则竖起耳朵听了片刻,又听到清冷飘渺的歌声从远处飘来,令人毛骨悚然。

  “遗女不知亡国恨,尤唱前朝魂断曲”

  我默默的念道,都这般夜深人静,到底是何人在唱这么悲凉的亡国歌,在这宫里,谁敢这么放肆。

  我寻着声音走了过去,龙贵依旧未阻止,安静的跟在我身后。

  沿着小径,我来到了一座甚是隐蔽的别院,待走近时,我看到了一名女子,她背对着我,仰头望向明月,在浅唱这首曲子,声音凄厉悲凉。

  察觉到我的存在时,那女子突然转过身,愤恨的盯着我,怒道,“你是何人?竟敢闯本公主的府邸,不要命了么?”

  我愣了,几乎同时,我看见了另外一个女子,那个用性命救了我的女子,眼里同样有着倔强与痛苦,她眼里浓烈的悲愤似利剑刺中了我,让我不停打着哆嗦。

  清丽的月色下,她美得倾国倾城,可这张美得令人窒息的脸上竟有着扭曲的愤恨,生生将这般美丽的女子折磨得不成人样,我敢确信,她就是凤凰城前朝的公主,伊慧。

  伊人伊伊清婉怡人,回眸一笑倾倒众生。

  这就是华夏第一美人,伊慧,怎会这般落魄似鬼,可再怎么受尽苦楚,她依旧孤高自傲若天山上的莲,容不得人亵渎。

  “伊慧公主?”我颤颤的问道,眼光不自觉落在她手腕间,脚间的铁链上,我顿时勃然大怒,暗骂道癸仁太过残忍冷血,竟已这种方式囚禁了伊慧。

  “你是谁?竟敢闯本公主府邸”伊慧俯身看着我,冷冷的问道,她虽盛气凌人,却不骇人。

  “东荒,龙侑”我简短的答道,指着那长约数十米的铁链,难以置信的问道,“伊慧公主,这可是国主所为”

  听到我是东荒的人,她的脸色竟然缓和了,不再与我针锋相对,她定定的看着我,寂寥的说道,“只有这样,才能令本公主心安”

  我无言,伊慧现下的心情,我感同身受。

  伊慧的国是被癸仁夺了,她的父王含恨自尽身亡,而她作为一个女流之辈,无力力挽狂澜,只得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她心死亦绝望,每当夜深,孤寂袭上心头,她都忘不掉父王临死前那不甘的双眼,她恨,她怨,可是她再怨天尤人,她的国终究覆灭了。

继续阅读:007将心比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华夏之并蒂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