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将心比心
洛倾城2017-04-04 10:302,187

  我直直的朝她走了过去,不顾她惊慌的躲闪,用力的抱住了颤抖不已的她,推心置腹的说道,“我亦如伊慧公主一样,也有刻骨铭心的仇恨,但我绝不自暴自弃,也绝不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前朝体质腐朽,百姓哀声震天,伊慧公主早知前朝国主弄得百姓苦不堪言,前朝国主落得如此下场,乃咎由自取,伊慧公主的恨比起这些百姓而言,简直不值一提,难道就没有人来告诉伊慧公主这个实情,还是伊慧公主甘愿对此充耳不闻,宁可自怨自艾,伊慧公主着实是个可怜人”

  伊慧面色铁青,她愤恨的一把推开我,凌厉的扇了我一巴掌。

  我并没躲闪,结结实实的挨了她这巴掌,响亮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尤为刺耳,我的脸也火辣辣的疼。

  伊慧怔住了,难以置信的问道,“你怎么不躲?”

  “伊慧公主可否解了气”我平静的问道,伊慧对我动了手,可是却比我更难过,看来,她也是个善良之人,罢,我就做个顺手人情,待将来有朝一日,我再同癸仁讨要回来。

  “为何不躲?”伊慧后悔不已的问道。

  “为何要躲?”我反问道。

  我若是躲了,怎能解开伊慧这个心结,癸仁设宴于湖畔,料定我回凤留阁时,听到那凄苦的歌声,绝不会坐视不理。

  越是在乎的人,就越难以触碰她的内心,癸仁太在乎伊慧,也太迁就伊慧,故伊慧会自甘贬低,而他却不知该如何是好,恰好我来了,就顺手利用了我,让我去直言点醒伊慧。

  而伊慧早就对一切心知肚明,却不肯面对,选择了一昧的逃避,如今被我毫不留情的说明,恼羞成怒后便对我动了手,她这样做,那就证明她心里一切了然,根本不需要我多费口舌,她需要的只不过等人来同她说明一切,而不是任她自我堕落。

  我坦然的看着伊慧,看着她的眼眸黯淡了下去,看着她内心的自信在崩塌,看着她失声痛哭,看着她痛苦不堪的自责。

  待等她发泄完后,一切归于平静时,我才上前扶起她,伊慧,到底是个善良的女子,她缺的只是个宣泄的机会,而癸仁却怕伤了她,不肯直面待她。

  癸仁让我当了这个恶人,而他却躲在背后,我咧嘴一笑,算了,由他去吧,当回恶人又如何?

  伊慧哭着同我说抱歉,我怎会怪她,她的内心早已被伤得千疮百孔,孤寂与恨日夜折磨着她,归根到底,她是在渴望人来救赎她,在那人未来之前,她就已经将自己折磨得体无完肤,恨,真的那般令人绝望么?

  “伊慧公主???”

  “唤我伊慧便可”伊慧打断了我,说道,她眼有些红润,惹人无尽怜惜,泪后的她,肌肤竟白皙得透明,美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我莞尔一笑,伊慧总算是接纳了我,若非伊慧早就心知肚明这一切,我又岂会这么轻易点开她的心结。

  “那伊慧唤我龙侑亦可,等下,龙贵会斩断伊慧的锁链,伊慧不必惊慌”

  我扶起伊慧,将她引至庭院中央。

  伊慧看到了我眼中的坚定,缓缓的将手伸了出去。

  龙贵得我命令后,就见寒光一闪而过,破碎的锁链便哗啦啦的落了一地,声音听来甚是让人颇不舒服。

  我白了眼龙贵,无声责备他太唐突了,也不怕吓着了伊慧,可我又信他,是他的话,绝不会让伊慧受半点伤害。

  伊慧呆呆看着躺在清冷地上的锁链,良久,才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她看了看我,又微微昂首,望向了夜空,今夜,是她与过往划清界限的时候了吗?这些年,她到底在逞强什么?折磨她,也折磨着癸仁,自从那日国变之后,她就陷入了绝望的境地,她拒绝了癸仁的探视,也尘封了她的心,她命人从冰河底下采来冰铁,特制了这副锁链,将她的手脚束缚,借此来慰藉她的灵魂,因只有这样,才能对得住她的父王,但她却遇见了我,看似冷漠的我眼眸里也有如她一样的不甘与痛苦,不知为何,她一看到我,就知我与她一样,都有难以启齿的痛苦。

  伊慧始终一动不动的立于庭院中央,久到我几乎快要认为时间凝固了。

  “表哥,不,国主近况如何?”伊慧终于回过头,幽幽的问道。

  “国主颇为担忧伊慧,这不,国主特意设宴于湖畔,存心来让我当这个恶人,真是狡猾”我故作轻松道,三言两语解释了我为何会来到此处。

  伊慧歉意的笑了笑,寂寥道,“我锁了自己数十年,也不知到底为了什么?或许只是骨子的自尊在作祟,数十年了,无人踏入这个庭院,就连宫女们也不敢与我接近,惧怕我问如今的凤凰城怎样了?而你一来,就直言不讳,不知道是我的幸还是不幸,或许真如你所言,我的恨根本不足为提”

  我心里涌起不安,就凭我这么简单的说了些话,伊慧的态度就陡然转变,我还未有自信能靠一番说话能扭转乾坤,难道她想???

  “伊慧,难道你想???”我生生将后半段话咽了下去,担忧的看着她。

  伊慧轻叹,说道,“若我死了,你是会伤心,还是担忧国主会责难于你?”

  我气结,怒道,“我怎会怕国主责难于我,倒是伊慧,你怎能示性命如草芥”

  伊慧怔了怔,眼里涌起一阵温热,她缓缓朝我走来,步步让我心惊。

  “龙侑,你可否还有信任之人?”

  我挪不开半步,只得定在那里,在伊慧那双黑眸里,我无所遁形,她看透了我,亦看透了我内心的纠葛仇恨,我与她一样,都有着无法触碰的痛,她是亡国的公主,心中的苦一想便知,而我的苦,又有谁人知。

  “曾经有,现在亦有”我尽量平静道,声音竟在发抖,说这话的我费劲了所有气力。

  我曾掏心置腹的信过一个人,可在危难之时,我便被背弃了,徒留了满腔的怨恨,如今,我绝不再信他,也不再轻信任何人,除了我自己。

  伊慧苦笑了,她同情的看着我,灼热的视线似乎将我的伪装烧个粉碎。

继续阅读:008龙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华夏之并蒂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