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龙侑
洛倾城2018-04-03 16:322,164

  这荒野里,风特别凌厉,还带点细沙刮人。

  御翔一直看着我默然不语,金色的袍子被风吹得老高,沙沙作响。

  我暗叹了口气,又开口问道,“这里是东荒的地界,王怎会选在这里等我,若是遇上不测,可如何是好?”

  “百余年了,侑儿,你一直在外游历,唯独不曾踏入北荒,更不曾给王来个信,说上个只言片语的,莫非,你还在怨王”御翔依旧冷眉冷眼,自从登上王位以来,他就已经忘记了该怎样去笑。

  我怔了片刻,回道,“若是我写信给王,信还未到关口,就会被扣下,又如何能到王的手中,再说了,现在的信息流传得快,我在做什么,王在做什么,不是都可以及时得知,又何必一定要相见呢?”

  御翔又拧眉了,眼眸里的痛又浓了几分,他说,“侑儿,你变了”

  我莞尔一笑,道,“变了好,王还是赶紧回北荒,王不在宫中,想必,宫中已大乱了”

  御翔低沉道,“看见你安好,王便回去”

  我愣住了,在这荒郊野岭的等了我这么久,就只为了看我一眼,确认我安好便就回去,这下,我的良心又备受谴责了。

  我劝道,“比起王的安危,我的安危又何足挂齿,若是出了点什么事,可不是一夕一朝能解决的”

  御翔心情身为复杂,他的侑儿,怎会认为他会替东荒带来麻烦。

  突然,毫无预兆的,御翔紧紧的将我拥入怀中,勒得我骨头发麻。

  我吓了一跳,本能的想推开御翔,但怎么也没能挣脱开,反被他拥得更紧。

  “侑儿,你若安好,王便安好,王不愿在听到玉门关之变,不愿再为你日夜提心吊胆,寝食难安,侑儿,这次回东荒,便不要再出去了”

  听到玉门关之变,我脸色陡然煞白,浑身僵硬无比,身子也冷到发抖。

  御翔以为我仍在害怕那日发生的事情,便更加抱紧了我。

  用了许久的时间,翻滚揪疼的心才稍稍平和了些,我冷然道,“玉门关之事,让王担忧了”

  我态度突然变得冰冷,连我自己都没法控制。

  御翔叹了口气,便松开了我。

  他问,“若是王当初留下你,是否你就不怨王了”

  听到这,我头皮又一阵发麻,处理感情纠纷,我一向都不拿手,更何况我根本不是他爱的那个女子。

  但我还是勇敢的直视着他,一字一顿的回道,“我从来不曾恨过王,更不曾对王有半句怨言,当初,王让我走,那也是情非得已,若王留下我,王能保证,现在不后悔,或许,王会比现在更加后悔,若王真的留下我,或许,我会很我自己”

  对于我的口是心非,御翔只有苦笑面对,眼眸里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无奈。

  他明白,从那一纸休书开始,龙侑就不再属于他了。

  但他不明白,为何,现在的我竟是如此的陌生,难道,我对他真是断情绝意了。

  “侑儿,再等王十年,十年后,王亲上东荒迎娶你”御翔坚定道。

  霎间,我大脑一片空白,御翔千里迢迢在此等我,就为了对我许下这个誓言。

  十年,对于我和他而言,不过是弹指一挥间,可对于他那深爱的女子来说,她等不起。

  曾经的海誓山盟,在利益世俗面前,脆弱得不堪一击,如今,他又重许誓言,却已是无法兑现,多么的可笑,多么的可悲。

  滚烫的泪,大滴大滴的跌落在荒地里,我已无法再控制自己的情绪,对于御翔的情,我只有深深地自责与歉疚。

  我拭干了眼泪,狠心道,“王可听过覆水难收的道理,这一纸休书已经下了,我不再是王的未婚妻了,现在的我已是心如止水,请王收回这个承诺,我已不值得王付出这么多,王,就忘了东荒的龙侑”

  御翔的瞳孔紧缩,他就晓得,他的侑儿是恨他的,是怨他的,不然怎么会说出这么绝情的话,是他负了侑儿,又怎能再去责问侑儿。

  沉默了良久,御翔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他看起来很痛苦,又自责,但他还是说了这话,“侑儿,无论你对王如何,王也绝无可能忘了你,再等王十年,十年后,王一定来娶你”

  还是这句话,听起来刺耳得很,我鄙夷的笑了,仿若听到了个天大的笑话。

  我想问他,当初他下了一纸休书,心里可曾犹豫过,可曾有过不忍。

  本是天之骄女,大婚当日被无故退婚,这等奇耻大辱,整个华夏就是龙侑摊上了。

  我更想问他,若是当初他力排众议留下了龙侑,北荒留下了龙侑,那龙侑又怎么会出现在云门关。

  但若我不是那么无能,我怎么会让龙侑命殒玉门关,生生拆散一对恋人。

  所以,罪魁祸首还是我,我怎能再怨他人。

  已有太多认命丧于我手了,让我如何不自嘲。

  我嗫嚅了几句,千言万语梗在喉间的话语没法说出来,最终,我还是没能说出真相。

  御翔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后,就毅然转身朝后走去。

  不远处,出现了一匹骏硕的红褐色马在朝他奔来,眨眼之间,御翔已飞身上马,大喝一声,朝前奔去,只留下一路滚滚尘土。

  纷扬的尘土里,我似看见一袭喜服的龙侑,同御翔挥手,似是在送别。

  她就宛如一个深情女子,眷恋不舍的送别自己的恋人。

  龙侑对御翔的情一点也不亚于御翔,当得知被无故退婚,她心如明镜,坦然自若,她平静的看着高台上的御翔,没有半句怨言。

  明明痛不欲生,明明痛彻心扉,却生生吞下自己所有的悲愤,她不愿让御翔为难,也不想看见御翔痛苦,就宁可委屈自己。

  咫尺的距离,却是天涯。

  龙侑明白了御翔的难,也知道她只能返回东荒,她不愿做绊脚石,也不愿让御翔落个千古骂名,更不想让御翔失去北荒,北荒对她而言,一样的重要。

  那一刻,她吞下了所有泪水,捏紧了手中的千千结,毅然转身回了东荒。

继续阅读:014千千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华夏之并蒂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